金刚经全文诵读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中午吃饭时,楚云告诉弟弟妹妹,她明天出差,让他们在家里好好照顾自己。

并且告诉他们,她厂里的锅炉房对家属开放,让他们自己去她厂里蒸午饭和晚饭,进去时只用登个记就行了。

接着跟楚帆商量,看他能不能在黑市买到砖头水泥沙,把家里的院子浇成水泥地面。

虽然家里还剩一点沙石水泥和砖头,但是不多了,不够铺院子。

楚帆点点头:“我试试。”

吃过饭,收拾了碗筷,在家里自学了一会儿,就到下午两点了。

下午不用上班,楚云把附近的两个国营废品收购站全都跑了一遍,看见完整的小人书和连环画就买下来。

海市版的《三国演义》在网上能卖到二十万块钱一套,《红楼梦》也能卖到一万八一套。

没有破损的小人书和连环画不好找,楚云找了将近两个小时也就找了一麻袋。

这些书籍卖给国营废品收购站一斤两分钱,卖出去一斤却要五分钱。

这一麻袋的书有五十多斤,楚云花了不到三块钱买了下来。

一路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好不容易提回了家,两只手酸得都发木了,好像不是自己的。

趁着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楚云坐在院子里一本本飞快的整理图书,主要是拍图书上面的灰尘。

可还没整理几本,院门外就传来楚月的声音,小家伙放学回来了。

楚云只得慌里慌张把那些小人书和连环画扔进空间里,等以后有时间再整理,然后跑去把院门打开,让楚月进来。

她则去厨房做晚饭。

今天上午去见陆明轩时,他跟她说,他今天会过来吃晚饭。

楚云想把这顿晚饭做的丰盛一点,一来让大家都吃顿好的,二来为自己饯行。

她在空间里买了一斤火腿肠和两斤大虾,打算做一道油炸火腿肠和一道香辣大虾。

好久都没吃火腿肠和大虾了,有点怀念。

除此之外,再烧两道青菜和一道藜蒿炒腊肉,再打个鸡蛋粉丝汤就足够了。

楚云的菜烧到一半,楚帆就从她厂里拿了蒸好的米饭回来了。

在她所有菜全都出锅装盘了,陆明轩父子两个也全都到了。

又是火腿肠又是香辣大虾,所有人都吃得不亦乐乎。

邱大叔和楚帆平时抢着吃的腊肉今天就没那么受宠了,一直到火腿肠和香辣大虾全都吃完了,他们才吃腊肉。

当邱大叔得知从明天开始楚云要出一个星期的差,很是失落。

她不在家里,就没人做美食吃了。

邱大叔决定这一个星期不来楚云家了,就在食堂里吃,等楚云出差回来了,他再来蹭饭。

吃完饭,弟弟妹妹负责收拾碗筷,楚云收拾了书包去夜校上学。

在路上看了一眼自己的网店,挂出去的那些票据已经全被至尊宝买去了。

这一票买卖净赚了好几万。

晚上躺在床上,楚云想了好久,不能去小瓦村买粮食。

如果去小瓦村买粮食,太近了,不能体现她买粮食的不易,还是出省去买吧。

第二天早上,楚云收拾了两套衣服和出差必备品以及书本便出了门。

如果在路上缺什么再买什么,反正她有空间,什么买不到?

楚云这次出发的目的地是隔壁湘省,那里是鱼米之乡,买一千斤粮食应该不困难。

这个年代因为限制人们出行,所以火车票好买。

楚云买了火车票,生平第一次坐上了绿皮火车。

她买的是坐票,还是临窗的座位。

坐在靠窗的座位,看着窗外的景色,吹着三月的暖风,楚云觉得分外享受。

不过窗外的景色真没什么看头,几乎全都是田野,看了一会儿窗外,楚云便开始看书。

出门在外,学习不能落下。

学了不到两个小时,楚云听见乘务员推着餐车有气无力地叫卖午饭,于是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快到十二点了。

把书本合上,装模作样的在随身带的包包里翻东西,实际上是在空间里买吃的。

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买列车上的盒饭吃的,实在是太贵了,而且味道还不怎么样。

好想买泡面吃,但是在公共场合吃泡面太引人注目。

这个年代根本就没有泡面卖,她吃泡面,如果让人看见,当做一件稀奇事到处说,有关

金刚经全文诵读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

部门来调查她怎么办?

等到了招待所再偷着吃泡面吧。

楚云选来选去,选了一袋十二个装的早餐小面包,又买了几个卤蛋,这才拿出小面包夹着卤蛋吃了起来。

这时火车停靠站点,上来一批旅客。

一个年纪不大、浑身打着补丁的农村老太太带着一个七八岁,穿着一身新衣的小男孩走到楚云的身边。

楚云见状,连忙把自己的行李包扔到行李架上给他们让座,只把装着钱和票的包包背在身上。

那个老太太和那个小男孩在那一个座位上挤着坐了下来。

无论火车还是汽车上,两个位置坐三个人,在这个年代司空见惯,楚云也没当回事,自顾自的吃着面包和卤鸡蛋。

那个小男孩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扭头对老太太道:“奶奶,我要吃她吃的东西。”

一开口就是一口乡音,证明这小男孩是农村小孩。

这个年代农村孩子大多过得很苦,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这个小男孩馋楚云的东西她完全能理解。

楚云正要给他一个小面包,就听老太太语气不善道:“我说闺女,你把你手里的点心给我孙子一个,你也吃不了那么多不是?

还有你手上拿的那个蛋是卤鸡蛋吧,也给我孙子一个,没看见他都快馋哭了吗?你也吃得进去!”

她这话一出口,附近的乘客都纷纷对她侧目。

哪有人向别人要东西这么理直气壮的,好像别人不给天理难容。

楚云站起来把要递给那小男孩的面包递给过道上的一个小萝莉,她也一直眼巴巴的盯着她吃。

小萝莉不敢接,抬头去看她爸爸。

那个男人冲着楚云腼腆的笑了一下:“你自己吃,我们带了干粮。”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面饼子递给自己的闺女:“妞妞,咱们吃饼饼。”

楚云非要把那个小面包给那个男人:“大叔,拿上,给小妹妹吃。

你也听见刚才那个奶奶说,这么多点心我吃不了,那就让小妹妹尝尝面包的味道。”

两个人推让了几句,那个男人这才千恩万谢的接过面包给了自己的女儿。

那个小萝莉立刻香甜的吃起面包。

虽然每个面包只有小孩子的拳头大,可楚云饭量小,两个面包加一个卤蛋她就能吃饱。

她干脆把手里的面包分给了座位附近的小孩子,只给自己留了一个。

收到面包的小孩家长纷纷说着感谢的话,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面包,但是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还是蛮金贵的。

楚云坐了下来,见那个小男孩和他奶奶全都紧紧盯着她手里剩下的面包,故意对那个老太婆道:“你刚才说我手上点心好多,现在没了。”

那个小男孩指着她手里的面包道:“这不是还有一个吗?”

楚云当着他的面把那个面包拍扁,然后整个塞进嘴巴里,拍了拍手:“现在一个都没了。”

那个小男孩嘴一扁,嚎哭了起来。

他奶奶气得脸全黑,指责楚云道:“你这闺女心也太黑了,明明还剩一个面包却不肯给我孙子!”

她这话一出口,马上有不少乘车组团怼她。

“人家又不欠你的,凭什么非要给你孙子吃,不给你孙子吃,就是心太黑了?”

“换作是我,我也不给这出口就骂人的老太婆的孙子吃!”

这个时候的人们大多比较正直,谴责那个老太婆的不仅有刚才收到她面包的小孩家长,还有别的看不过去的乘客。

那个老太婆被群怼,很是不忿,但她一张嘴吵不过那么多张嘴,最后只能偃旗息鼓。

那老太太欺软怕硬,怼不过那些乘客,觉得楚云是个小姑娘,好欺负。

扭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嘴里不干不净的骂她,不过声音太小,楚云听不清。

楚云在心里冷笑一声,借着翻包包的掩护,从空间里又买了好几个卤蛋,分给刚才那几个小孩子。

然后故意手里留一个,当着那对祖孙的面把手里的卤蛋剥了壳一口一口慢慢的吃了,挑衅道:“我的心呢,一般来说不黑,但是碰见像你这样的人就必须得变黑。”

说罢,不再搭理她祖孙俩,把卤蛋吃完,打开书本继续学习。

那个小男孩因为啥都没有捞到,一肚子的气,故意挤楚云,挤得她都不能好好学习。

楚云冷冷道:“你再挤我试试?”

“你不给我东西吃我就要挤你!”那个熊孩子如出一辙的和他奶奶一样不讲道理。

一个坐在楚云前面的大块头男性乘客看不下去了,对她道:“小姑娘,你跟我换个位置,我坐你那里,我不怕他挤!”

楚云笑着说好,跟那个大块头男性乘客交换位置。

楚云刚一站起来,那个小男孩就在他奶奶的指使下把她的位置给占了。

那个大块头男青年却不是个怕事的,走过去把那个小男孩提了起来,扔在他奶奶的腿上,硬挤了进去,坐在楚云的座位上。

那个老太太立刻哭喊了起来,说那个男青年欺负她祖孙俩老的老小的小,马上招致不少人的怒怼。

乘务员听到楚云他们这里闹哄哄的,便来查看是什么情况。

那个老太太恶人先告状,拉住乘务员,哭得像家里死了人似的,指着大块头道:“同志,他……他抢我孙子的座位。

你说,他还是人吗,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居然抢一个小娃的座位!”

楚云立刻挺身而出:“乘务员小姐姐,她胡说八道!”

虽然这个架空的六零年代流行叫同志,可楚云叫乘务员小姐姐也没毛病,人家本就是女的。

不少乘客也义愤填膺的指责老太太含血喷人。

乘务员冲着楚云和那些激动的乘客做了一个别急着说的表情,然后问那个老太太:“你给你孙子买票了吗?”

楚云一听这话顿时安静下来。

这个年代七八岁的小男孩个子长不到一米二,而铁道部有规定,一米二以下的小孩子乘火车是不用买车票的。

连票都不用买,哪来的座位给人抢,看这老太太怎么自圆其说。

那个老太太怔了一下,连哭都忘了,虚张声势的梗着脖子:“当然买票了,没买票哪来的座位?”

“那麻烦你出示一下车票。”那个乘务员素质超好。

老太太又怔了一下,脸上表情很魔幻,然后嚷嚷起来:“你是不是狗眼看人低?

看见我祖孙两个是农村人就欺负我们,咋不检查别人的车票,非要检查我孙子的车票?”

楚云怼道:“全天下的人都跟你祖孙两个过不去,所以整个车厢的乘客都欺负你们。

现在连乘务员小姐姐例行检查车票,也被你扣上一顶欺负你祖孙两个的大帽子,你是不是拿不出车票才这么说的?”

老太太憎恨的瞪着楚云:“你才拿不出车票!”

都怪这小贱人,当她开口替她孙子向她要面包时,她直接给她孙子几个面包不就完了?哪有现在这么多事!

“谁说我拿不出车票?”楚云从包包里找出车票,出示给乘务员看。

指了指

金刚经全文诵读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

大块头:“我这张车票就是那个大哥现在坐的座位,我和他交换了座位。”

“对,我是和那个小姑娘交换的座位,没有抢这个小屁孩的座位。”那个大块头也出示了自己的车票。

乘务员看了看他们的车票,然后对老太太道:“请出示你祖孙俩的车票。”

那个老太太胡搅蛮缠指着其他乘客道:“他们都没出示车票,为什么非要我们出示?”

其他乘客一听,纷纷掏出自己的车票:“我买的是站票。”

“我的是座票。”

“我的也是站票,我女儿不足一米二不用买票。”

乘务员把那些乘客的票全都检查了一遍,然后对老太太道:“你现在可以出示你祖孙两个的车票了吧?”

老太太翻着白眼道:“不是不足一米二的儿童不用买票吗?你怎么还要检查我孙子的票?”

乘务员垮着脸道:“你总算知道一米二的儿童不用买票,那你怎么说这个男同志抢了你孙子的座位呢?”

喜欢长姐她人狠话不多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