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和顾太太 桃子奶盖 黄色小文章

  • A+
所属分类:花胶

“人世间最感人至深的,大概就是血脉亲情了。当年张碧玉一开始那么憎恨你,最后却想着带你下山。但我好不容易才让你降世,怎么会让她将你带走。

我将她从大雪山中驱逐,使她再也不能上山,并在她心中种下心魔,只要她想起这些事情,就必定无法突破极限。随后,我将还在襁褓之中的你冰封。

直到十八年前,时机成熟,才将你解封,让你开始成长。”

大巫祝说到这里,环顾四周,觉得应该要有掌声。

但她只等到了刘基的一剑。

好家伙,说了那么多想让雪女产生心魔,没想到先让友军叛变了。

刘基的一剑带着他满腔的悲愤,虽然是初入逆天境,但这是剑尊的含愤一击,威力之大,速度之快,让大巫祝根本来不及躲避。

整个人都被斩成数段,剑光还未收敛,剑气纵横,将碎肉又剁成了酱,这剑气中更是饱含着一种阻止伤口愈合的力量,并且能攻击神魂。

刘基这自创的一剑,也可以说是神技了。

围观的吃瓜群众当场愣住。

啊这……

大巫祝这就被砍死了?

是不是太草率了点?

“没那么简单。”

无心笃定地说道。

果然,在大巫祝的身体被砍碎之后,一个吊着的黑袍人的手动了起来,她解开吊住脖子的绳子,又掀开黑色兜帽,下面也是一张年轻漂亮的面孔。

“年轻人杀心不要那么重,听我把话说完。”

刘基:“……”

他看不出大巫祝用了什么手段,明明他刚才动手的时候锁定了大巫祝的神魂,而不是仅仅斩了大巫祝的肉身,没想到,碎成了那个鬼样子,她还能活。

这是借体重生的手段?

诡异的场景让刘基不敢再妄动,雪女也在默默思考这是什么情况。

片刻,雪女觉得自己高估了自己。

这我怎么想得到嘛!

雪女停止了思考。

大巫祝发现自己震慑住了刘基和雪女,便决定继续把这段没说完的故事说完。

她暗地里做了太多的事情,憋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让人知道,现在逮着一个装逼的机会,岂能错过!

“你娘不止一次想要从我这里将你夺回去,在我的误导下,她一直觉得雅若就是她的女儿,她担心我会像吃掉其他巫祝一样,吃掉她的女儿,所以明明是枪王家臣,却背地里当了我的内应。

她也不知道,她一直暗中筹谋想要对付的北地枪王,其实就是她心心念念了许多年的女儿,她更不会想到,自己会死在自己亲生女儿的手里。

怎么样,诸位,我安排的这一出戏是不是很有趣?”

大巫祝张狂地笑着,刘基满眼怒火,却只能握紧拳头,他在积攒自己的愤怒。

下一剑,他一定要杀了她!

他要为张碧玉报仇!

大巫祝其实没想到自己会把刘基气到这个程度,她一直只有一个目的。

筹备这么多年,张碧玉只不过是一枚棋子,包括让她心魔深种,再到让她产生误会,和雪女动手,最后被雪女杀掉,从一开始,大巫祝就想好了剧本。

所有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雪女产生巨大的情绪波动。

只要雪女情绪波动强烈到一定程度,她就可以施展手段,将雪女神不知鬼不觉地换成她。

这天下没有人知道,所谓的四王之战,其他人可能是得到了四王传承的幸运儿,但雪女是真正地拥有着圣灵玄武血脉的人。

成神之机,就在今日!

大巫祝看向雪女,眼里充满了狂热,然而……

她失望了。

在雪女的眼神中,她看到了呆滞。

想象中,雪女该有的对她的愤怒,对自己错手杀死生母的懊悔,对生母惨遭不幸的同情与怜惜……

这些,她都没有。

感觉她整个人都停止了思考似的,完全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大巫祝满脑门问号。

自从她在大雪山上得到玄武精华,便开始策划了这样一出百年大戏,经过她的多番诱导,才顺利达成现在这个局面。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然而,她好像高估了雪女的智商。

莫不是冰封太久,脑子里面进了水?

大巫祝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如果雪女不为所动,那她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你不难过?不痛苦?不自责?”

大巫祝有些憋闷地问道。

你娘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现在更是被算计死了,你就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我为什么要自责?伤害她的人一直都是你,我把你杀了不就好了么?”

大巫祝:“……”

雪女的这个逻辑好像也没什么毛病,就是有一点不对。

现在的局势已经反转过来了,刘基和雪女都将大巫祝视为仇敌。

大巫祝本来想以雪女为目标,现在看起来是不行了。

不过,她也没到绝境。

刘基现在已经是心魔躁动,正好适合下手。

大巫祝冷笑一声,她知道这次约莫失败了,但那有什么关系,她还有机会重来。

而雪女只要内心产生漏洞,就会被她趁虚而入。

走着瞧吧!

她也不是毫无办法,雪女终究是有在乎的人。

生母张碧玉和她没有相处过,没什么感情基础,这点可以理解。

那……林云呢?

这个人一定能让雪女的心产生漏洞吧!

大巫祝在脑海中酝酿着一个新的计划,同时对刘基的内心世界入侵。

刘基心中已经诞生了心魔,虽然还未成长,但只要有一点点,就足够她潜伏了。

大巫祝施展神通,正要进入刘基的心中,忽见得刘基的内心世界中,一个拳头打了出来。

“?”

这是什么?

这心神世界的一拳,直接把大巫祝打懵了。

而下一秒,无心站了出来。

看到无心,大巫祝面色微微一变。

“是你!”

这可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居然在这个时候,被无心找上门来了。

“多年不见,没想到你居然藏在雪山上逍遥快活,我可当真是小瞧了你啊!”

胡玉玲没有跟无心一起现身,之前张碧玉的事情已经给了她教训。

虽然魔族的生命力更强,却也不是不死,在大佬的战斗面前,指不定一个没搞好就死了。

现在还是躲一躲,暗中观察为妙。

不过……

无心居然和这个大巫祝有关系?

听她们这口气,还是旧相识了。

莫非,这草原的大巫祝也是魔?

胡玉玲还在猜测,那边的大巫祝已经揭秘了。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着呢,正如你当初绝对想不到,自己培育出的一只小虫子,都能把你打得屁滚尿流!”

虫子?

这是啥?

大巫祝这话说完,无心的脸色顿时一片漆黑,周身魔气汹涌,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住了。

这,就是黑化。

“你真会在自己脸上贴金,不过是趁我不备,赢了我一招半式罢了,说到底,你的能力都是我赐予你的,今天有我在,你的死期到了!”

无心认真起来了。

大巫祝看着无心周身的魔气,更加觉得不妙。

她最怕看到的,其实也是无心。

如无心所说,她的力量,来源于无心,虽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的力量比无心的还好用,可是,在面对无心的时候,还是会被克制。

这种克制并非绝对克制,而是一种互相伤害的克制。

她同样也能限制无心,比如一个人产生了心魔,她和无心都可以趁此机会占据这个人的心。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两魔相斗,在两败俱伤之后,滋生了心魔的人自然就赢了。

一次战胜两个心魔,修为还会更上一层楼。

若是在别的地方,大巫祝也就不怕无心了。

无心看着比以前强大了许多,她依然有一战之力。

可现在还有另外两个敌人在虎视眈眈,都是同境界,有点难顶噢!

最蛋疼的就是自己还在阵法当中,这阵法是困阵,里面的人出不去,虽然她就是阵眼,耗费一些时间就可以取消大阵。

但是,有那个时间,别人都够杀她好几次了。

这次的情况是真不妙,本来以为这次是让雪女1v3,没想到自己一波操作之后,变成了自己1v3.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

现世报来得太快了。

越是这样绝境的时刻,大巫祝反倒越冷静。

“就凭你们,能杀的了我?无心,你不会忘了你在创造我的时候做了什么吧?”

无心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刘基也疑惑地看向了无心。

大巫祝一口一个被无心创造出来,而创造生命,应该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她是怎么做到的?

“她就是心魔蛊。”

无心没有隐瞒这个信息,不管以前刘基是什么成分,现在他们都有共同的敌人,就是眼前的大巫祝。

而大巫祝,也正是无心亲手培育出来的天下最为恐怖的蛊。

心魔蛊。

听到这个名字,刘基心里也是一慌,了解心魔蛊威能的便知道这东西有多可怕,一只虫子寄生在体内,从此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了。

心魔蛊甚至不需要媒介,只要人心中有魔,就能寄生。

“不是说心魔蛊已经灭绝了么,怎么世间还有心魔蛊?”

“灭绝?心魔蛊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喜欢仙界第一卧底请大家收藏

顾先生和顾太太 桃子奶盖 黄色小文章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