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桃花社区在线观看

  • A+
所属分类:花胶

这是昆仑墟禁术!

秦一一也是偶尔在顶层藏书阁看过两眼。

当然,那是因为她家老头子和另外那两个看门的以为她看不懂这些。

但事实上是……她看不懂可以强行记下来呀。

如今看着眼前的江鱼,她的眼底全是凌厉,“原来,是你在后头搞鬼!”

歪头定定的看一眼对面的江鱼,

女孩子原本姣好的面容竟然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下去。

不过眨眼间,十几岁出头的江鱼仿佛已经流逝了十几年,二十年……

最后更是连背都佝偻了起来。

原本的一头黑发更是一点点的白起来……

整个人似是失去了所有水份的花儿,马上被蒸发晒干的那种!

她还不知道,看着秦一一的眼神充满了阴鸷,

“你的命本来就是我的,即然你不心甘情愿的给我,那我就自己来拿好了!”

原本她想着终究是……情份一场。

就让她在梦里头自生自灭,然后一睡不醒多好?

没有痛苦没有知觉的就睡过去了。

可没想到,秦一一的警惕性十足,在最初的几次离魂钟响过后。

她竟然以自己的灵魂为契,设了护魂阵。

甚至只要是在梦里头受到半点的伤害,她的魂魄竟然拼着两败俱伤也要和外来者同归于尽。

这一点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所以她费尽心机选了江鱼,选了江家祖孙两个,再加上江家的背景。

原本是想着徐徐图之。

可没想到她的身体却突然出了毛病……

她只能挺而走险。

结果就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江鱼有些嫌弃的看一眼躺在地下,整个身体因为失去灵魂支撑而瞬间干憋的江老爷子,

没用的东西!

要是他能帮自己搞定秦一一,她就不用暴露了!

秦一一脸色惨白,神色却是淡定的很,

“都这个时侯了,你总应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吧?”

她边说边没忍住又吐了一口血。

这让身后扶着她的商靖珩整个人紧绷,“一一,你……”怎么样?

很想就这样不管不顾的把人给抱走。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他就不信以着如今的高科技,还治不好小丫头身上的毛病!

手一直在抖。

双眼不错眼珠的盯着秦一一,生怕她再出现点别的差子或是意外。

“放心,我没事儿。”

把身子往身后人的身上靠了靠。

她抬手轻轻拍一下商靖珩的手背,声音压低,“相信我。”

商靖珩,“……”我相信你再把我弄晕吗?!

秦一一秒懂他的视线。

不禁朝着他投去一抹讨好的笑,我错了!

这事儿结了再和你算账!

秦一一装傻的往他身上靠了靠,她是病号,她有伤,她……

“你想知道我是谁?”

“我偏不告诉你!”

江鱼咯咯笑,神色充满了癫狂和阴鸷,“秦一一,你以前就霸占了我的一切,抢了我的一切,现在我不管是和你学习,把你所有的一切都抢过来罢了。”抬手指着秦一一,她声音阴狠,“你没出现之前我什么都好,可你出现了,什么都不是我的了,他们眼里只有你!”

到最后更是导致她差一点魂飞魄散。

“都怪你。”

“都是你的错!”

盛容看着她扭曲的脸,突然轻轻一声叹,

“师姐,果然是你!”

昆仑墟设九峰,上又有掌门。

而眼前这位则是掌门唯一的女儿,凤九华!

名字娶的大气,但这性格嘛……

用着秦一一的眼神儿来看,这完全是一个绿茶白莲花。

还是加了BUG的那种!

掌门之女啊。

谁敢惹?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秦一一没出现之前,她就是那个第一人。

所有的师兄弟都围着她,喜欢她。

意图在她身上达到自己这或是那的目的。

所有的女孩子不管心里头怎么想,都只能讨好她,迫不得已。

秦一一自然不屑这个。

她才刚到昆仑墟没多久就和凤九华对上。

吃了不少的苦头,最后硬是脱颖而出,不知吃了多少苦,几乎取代了凤九华昆仑墟第一人的名头,甚至,连凤九华最看重的大师兄都莫名其妙的开始关注秦一一……

凤九华能乐意吗?

各种的使坏各种的找碴。

最后更是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桃花社区在线观看

在一个小秘境中送了自己的性命。

天地良心。

这事儿和秦一一是没半点关系!

全是她自己作死作的,可现在看来,都算到了自己头上?

不过,让秦一一奇怪的是……

她歪头看一眼对方,有些好奇,“你不是在小秘境灰飞烟灭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且,竟然只有二魂一魄。

“你还敢问!”

秦一一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吧。

好像捅了马蜂窝似的让对面的江鱼整个人炸了起来,

“要不是你,当初你在小秘境里头见死不救,我至于现在这个样子吗?”

她可是昆仑墟的天才!

是掌门之女。

如今竟然沦落到要和个凡人共用一个身体,忍受着那个下贱东西的种种愚蠢行为……

若非之前时机不对,她早就……

秦一一看着对方满脸慨怒的样子,很是有些怀疑自己以往的那些记忆,

她对她见死不救?

不提两人之间那些年针尖对麦芒的对峙关系。

不说之前她对自己各种欲除之而后快的想法和所付出的那些行动……

单说小秘境里头那么多的危险,好些时侯自身都要难保。

帮别人自然只能是闲暇或是有余力之时好吧?

她遇到危险自己丢了命。

怪她秦一一?

她又不是她凤九华的爹妈师傅长辈!

更何况,最最主要的是,秦一一记忆要是没错,凤九华丢命的那个小秘境。

她秦一一因为受重伤闭关。

她根本就没去好不好?!

秦一一的眼神如同看傻子,“你自己送了命你怪别人吗,我根本没去那个小秘境好吧?”

“对啊,你为什么不去里面都不说一声?”

要是知道她不去,自己肯定也不会去啊。

她进去里面本来就是想着找秦一一的麻烦,要是有可能让她永远留在那里的事好不好?!

可是没想到,秦一一没去。

最后送命丢在里面的竟然是她自己!

秦一一,“……”脑抽吧?

“你现在把你的身体让给我,我就原谅你之前对我的见死不救。”

她说这话说的太过理直气壮。

秦一一都觉得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摇摇头,

“你觉得你能打的过我?”

“那是当然。”

江鱼一脸的冷笑和倨傲,“你已经中了离魂术,你解不开的。”

原本她要是能让自己在梦里头占了她的身体完成转生。

说不定她会把她的记忆留一部分,也算是成全她,让她继续在这个世上活着。

她一脸施舍样儿看的秦一一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不过也是,你就多笑一会儿吧,毕竟过不了多久你所有的一切都要归我了!”

话罢,她有些可惜的看一眼秦一一身后的商靖珩,

这可是个极品!

哪怕是记忆里头那些个师兄师弟们,能比的也没两个!

哎,可惜了,他都知道了眼前一切,怕是不能再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

不过也不是没办法。

或者,到时侯给他一个消除记忆的术法?!

啪。

她的想法和念头还没转完呢。

秦一一抬手一巴掌甩了过去,身形一闪又退回了商靖珩身侧,

“收起你那些龌龊念头!”

看着江鱼那一脸对着商靖珩就差流口水的下作表情。

秦一一有中想把对方一巴掌拍到地底下的念头!

“啊啊啊,你竟然敢打我,你找死!”

江鱼没想到秦一一都快要死了,竟然还敢对自己动手?!

想都不想的一晃身冲着秦一一扑了过去。

同时一扬手,几把巴掌大的飞刀冲着秦一一全身飞了过去。

寒光闪闪。

杀气逼人!

秦一一还没动呢,商靖珩已经抱着她一个侧身避开。

同时他把秦一一放到身后,上前两步抬脚把疯狂出手的江鱼给踹了出去。

砰的一声。

江鱼结结实实的倒在了地下。

可她却不怒而笑,哈哈大笑声中,她抬手指向秦一一,

“你躲不开的,你的身体一定是我的!”

这是她父给她请昆仑墟第一神算算了几次,折损无数天材地宝后才定下来的躯体。

更是配合秦一一的八字……

这就是她秦一一的命。

为了成全她而活!

只是下一刻,她的脸色突然就变了,一脸的惨白,

“你做了什么,你对我做上什么?!”

为什么她体内的灵魂之力竟然在一点点的消散?!

“做了什么?”

秦一一此刻已经站直了身体,对着地下疯了一般的江鱼微微一笑,

“自然是不想让自己魂飞魄散的事情啊。”

歪头笑了笑,秦一一抬手在对方身上打了几道符,“商大哥,她体内所有的一切都被我给禁锢,此刻连个三岁孩子都不如,你找两个人把她关起来吧。”等着商靖珩低头唤人,她看了眼江鱼,“你有个好父亲,为了你宁愿承受所有的天谴因果,可我也有个好师傅。”

她的命是自家老头子用魂飞魄散换来的。

别人凭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要她死?!

“秦一一,你不得好死!”

“你抢了我的机缘,你见死不救,你会有报应的……”

商靖珩眼底闪过一抹戾气,“堵住她的嘴!”

直到两人把人拖走。

他低头看了眼秦一一,眉头紧拧,“你怎么样?”

“没事儿,我……”

秦一一话没说完直接一口血喷了出去。

脸色惨白中她只来得及冲着商靖珩笑了笑,留下一句“我睡一会儿”就一头栽了下去。

“一一!”

……

秦一一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三天过后。

入目一片白。

她吓一跳,自己这是在哪?

脑海里头的思绪还没反应过来呢,耳侧一道焦急惊喜急切忐忑等等情绪交织在一起的声音响起来,“一一你终于醒了!”

秦一一侧头。

对上商靖珩憔悴的脸庞,连眼圈都是青的。

她眉头拧了下,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你怎么变的那么丑了?”

再丑下去。

她说不定就要再换张脸看了!

商靖珩,“……”

门口有匆忙的脚步声响起来。

几个医生护士出现,“商先生麻烦您让让,我们帮秦小姐做全面检查。”

声音都带着惊喜和激动,

这位小祖宗总算是醒了!

她他们不用再被商靖珩的黑脸给吓到,不用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更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怕这位小祖宗一睡不醒。

她他们这些医生怕是得被商先生给牵怒!

“你们检查,我就在一侧坐着。”

好不容易盼来小丫头醒过来,他才不会让小丫头再离开自己的视线!

如是,几名医生只能买一送一的使出浑身解数帮着秦一一做检查。

最后得出的结论自然是皆大欢喜,

一切完好!

病房里头总算再次恢复了平静。

秦一一看着他一脸的好笑,“我都说了我没事儿,你还非得折腾他们。”

她晕迷是因为之前体内灵魂之力耗损太多。

睡了一觉。

又有之前离魂禁术反噬对方反哺……

她如今的精神可是从不曾有过的好!

“商大哥,咱们出院吧?”

她都在这里躺了三天了,再躺下去人都要发霉了!

“一会我去问问医生。”

商靖珩看着她,语气坚决,“你别想自己跑掉,也别想说服我!”

秦一一,“……”

第二天上午,在秦一一的再三要求下,商靖珩和医生反复确认,人是真的没什么问题后亲自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开车把人接回了他临时居住的家。

“你坐那里别动。”

把人一路抱到沙发上,他看着秦一一如同看瓷娃娃,

“想要什么想喝什么饿了和我说,我帮你。”

秦一一看他一眼,幽幽的,

“我去洗手间。”

商靖珩,“……”

晚饭是商靖珩做的。

煮了秦一一最爱喝的瘦肉粥,菜也是清淡的。

秦一一连喝了两碗粥,还吃了一些别的菜,最后她看着商靖珩端走的饭菜揉了揉肚子,

“商大哥,我觉得我还能再吃两碗。”

“刚出院的人没资格多要求。”

……

第二天两人开车去了四合院。

老两口在家里头摆起了龙门阵,附近的几个邻居老太太老爷子的说笑唱闹。

热闹的很。

秦一一看着这一幕挺开心的,

她不在家,外公外婆有人陪着说话,不会觉得孤单。

极好!

“哟,老方啊,这是你孙女孙女婿啊,好孩子啊,一表人才。”

“可不是,瞧瞧这一对儿,画里头出来的一样。”

“天作之合啊。”

方老爷子黑了脸,“我家一一还没大学毕业呢。”哪来的女婿?!

几个老头老太太都了然的笑,老方这是舍不得了啊。

又说笑了一会儿,都各自回了家。

秦一一笑嘻嘻的跑过去,

“外公外婆,我好想你们!”

“想我们好几天不着家?”

却和这个臭小子相影不离,想想都气!

方老爷子没好气的白一眼商靖珩,“家里头没吃的了,你……”

“外公外婆,我买菜了,放心吧,很快就煮好开饭。”

方外公,“……”

看着自家外公被噎的无话可说,秦一一偷笑。

回头被方外公抬手敲了一下,

“笑什么笑,坏丫头!”

瞪她一眼,把自己手里头的工具交给她,“把地下的这些东西都给我收了。”

秦一一笑嘻嘻的接过去收好。

回头和方外婆告状,“外婆你看外公,他欺负我!”

方外婆笑哈哈的,

“外婆帮你,个死老头子,回头再欺负一一今天晚上睡地板!”

秦一一猛点头,“对对,睡地板!”

方外公,“……”

晚饭过后。

秦一一送商靖珩下楼。

月色如水。

洒在两人的眉梢眼底,仿佛是天地给两人披了层银纱。

商靖珩看一眼秦一一,“江鱼已经没了。”

秦一一点了下头,意料之中。

凤九华的灵魂不完整,折腾这么一回,江鱼一个普通人的灵魂可承受不住这些。

再加上禁术反噬……

她心里头微微叹息一声——

江鱼和凤九华都没有了轮回啊。

何苦来的?

一片爱女之心,还是一片害女之心?!

她摇摇头,不想再去想这些。

“一一。”

秦一一抬头看过去。

双眸撞入一双星辰大海般的瞳眸中。

里面倒映着她一个人的身影。

秦一一抿了下唇,“你……”

“等你明年毕业咱们就结婚吧。”

秦一一嘴张成了O字型,她……还有,要不要这样快?

不过,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紧张,看着他眼底的在意以及身侧男人身子的紧绷。

秦一一微微一笑,点头,“好啊。”

商靖珩抬手帮她把额前一缕碎发挽至耳后,眸光温柔缠绵,

余今生有你,吾之幸!

生有你,足矣。

喜欢九爷的小祖宗又在线打脸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