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辣文纯h文 聊斋艳谭

  • A+
所属分类:花胶

肖震将得到钥匙递给林凡。

“师弟,这是开启此地一处石门的钥匙,他们应该是为此物而来,由你保管,以防我没看得住。”

面对这群北部妖族天骄。

单对单。

他倒是没有这么慌。

但对方人数众多,他是真的有点慌,很少遇到这种情况,各个都有一手,不是想的那么好对付的。

“好。”

林凡将钥匙收好,看来石碑感应的东西,应该就是在那石门后面,记载着伐天九式的石碑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感应力。

反正绝对不是普通材质。

拜九语气很嚣张,仿佛林凡已经是他砧板上的鱼肉似的,为何如此自信,是因为带的人有点多,才这般的自信吗?

“呵呵。”林凡笑着。

拜九知道林凡的情况,听得耳朵生茧,加上奎阳回到天妖族那颓废的模样,看的他就感觉烦闷的很。

身为天妖族的天骄,竟然被人族天骄败的如此凄惨。

实在是丢人。

“人族真是有意思的玩意,身处绝境,竟然还笑的出来,真不知道当死亡到来的时候,你又会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拜九对自身的实力很是自信,自我认为已经将林凡拿捏的死死。

哪怕对方有很多傲人的战绩,可他依旧没有放在心上。

对他而言。

他自信自己也能做到。

林凡不耐烦道:“行了,垃圾话说几句就行,没必要一直说下去,你们想杀我,我给你们机会,单打独斗对你们而言,只是自寻死路,一起上或许会好点。”

此言一出。

跟随拜九一起过来的人都愣住了。

“哈哈哈……拜九兄,此人真的好猖狂,真的将我逗我笑了,奎阳败给他倒是不冤,毕竟这牛逼吹的可就真的过了。”荒狼山灼牧大笑着。

看向林凡眼神,就跟看傻子似的。

黄泉族渊角感叹道:“此人要是参加我们黄泉族的狂妄大赛,以他的能耐,应该能拔尖了。”

众人大笑。

林凡摇头,轻声道:“师兄,畜生就是畜生,智商不够高,很难跟他们交流,我让他们一起上,是不想他们单独被我慢慢虐杀,只想给他们一个痛快,让他们免遭痛苦折磨,怎么就不能理解呢。”

摊手。

无奈,明明是为他们好,却一个个表现的很是不珍惜,真的让人很难搞,为他们感到惋惜。

“你说什么?”

灼牧怒火中烧,勃然大怒,听到人族说他们妖族是畜生,便不能容忍,一跃而起,十指成爪,猛地抓来,爪芒锋利,空间留有印痕,足以说明此招凶残的很。

“他交给我就行。”

一边出招,一边说着。

“灼牧兄不能容忍别人说他妖族是畜生,上一位说的人,已经被撕成碎片了。”黄泉族渊角知道灼牧的手段,很是残忍,在他看来,天荒圣地的天骄等会下场也会凄惨到极致。

拜九没有动手,气定神闲看着眼前的情况,刚好让灼牧试一试对方的手段,灼牧的修为比奎阳要厉害一些,手段很霸道,就算不能轻松镇压,也绝对能给对方带来极大的压力。

“你怎么敢的啊。”

林凡眼神凌厉,直视着袭来的灼牧,身躯暴涨,六臂雷佛身出现,一股浩瀚,强横的恐怖气势爆发出来,瞬息间的变身,将灼牧镇住了。

那股浩瀚力量不断冲击着灼牧的身躯,给他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老子有何不敢。”

灼牧霸道的很,就算面对强横的威势,依旧不怂,双爪狠狠抓来,锋芒锐利,足以抓破一切。

啪嗒!

林凡瞬间禁锢住灼牧的双臂,力量很强,速度极快,让他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区区归元境,胆敢跟我放肆,简直找死。”

猛地用力。

撕扯灼牧双臂。

“啊!”

灼牧惨叫着,双臂被扯断,鲜血洒落,原本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无比,眼神惊骇,充满不敢置信的神色。

“自寻死路!”

林凡六臂聚拢,形成虎掌,悍然一击,轰向灼牧腹部,轰隆,一股浑厚的轰鸣声响彻天地,一道冲击气浪直接贯穿了灼牧的腹部,化作光柱穿透天空,消散在远方。

力量太恐怖,打击感十足,六掌轰出的时候,形成的力量波动爆发空间震荡,灼牧的表情狰狞扭曲,痛苦的他已经无法叫喊出来,

轰隆!

灼牧摔倒在地,哇的一声,口喷鲜血,腹部直接被轰穿,形成血洞,那一击差点要了他的性命,但就算如此,也仅仅只剩下一口气而已。

“不自量力。”

林凡神情傲然,看了一眼灼牧,便已经不将对方放在眼里,虽说对方没有施展真身,妖族都有本体,施展出来的时候,实力暴涨,可区区归元境,便想跟他阴阳境抗衡,双方间的实力可以说是鸿沟般大小。

可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拜九等人震惊,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灼牧竟然被镇压了,仅仅一招,彻底让他们傻眼。

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敢相信的事情。

肖震发现林师弟实力更强了,比以往看到的还要厉害,修炼的未免也太快速了吧,在他们一群圣子中,流传着林师弟到底是如何修炼的,往往数月不到,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进展太快。

都将人给吓懵了。

“我说过,给你们机会了,你们确实不中用啊,一起上还能少受点苦,被我专门照顾,可是很痛苦的。”

“就像他一样,永远这么自信,但结局会告诉他,自信的代价。”

林凡指着倒地不起,躺在血泊中的灼牧。

此时的灼牧还有意识,林凡的话对他而言,就是一种羞辱,想挣扎起来捍卫尊严,只是伤势极重,无法动弹。

拜九等人沉默了。

没有任何举动。

渊角额头浮现汗水,脚步稍微后退一步,谁都没有看出他此时的惶恐不安,眼前这家伙太邪门,邪的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大意了。

“拜九兄,这怎么办。”

渊角询问着。

他是跟着拜九过来的,别的人也是如此。

砰!

没等拜九说话,就见他腾空而起,快速朝着远方逃遁,虽然一句话没有,但他内心已经炸裂,一招镇压灼牧,就算是他都无法做到的。

“跑啊……”

渊角大喊一声,心里却将拜九骂的狗血淋头,玛德,你想跑就跑呗,说一声会死啊,跳起来以为是要跟林凡拼命,明显就是故意的。

想要声东击西,谁要上当就真的愚蠢到极致。

“想跑,跑的了吗?“林凡神色凌厉,哪能让他们逃离。

外面。

一群老辈强者围在记录石前。

每当有名字暗淡的时候,都会有人阴沉着脸,毕竟是自家的天骄惨死在天骄域内,谁能承受得住,培养一位天骄很难,需要各种资源,还要有一定的气运,如今陨落,哪能说接受就接受的。

就在此时。

有人惊呼着。

“你们看,石碑上又有名字暗淡了。”

“是谁?是谁的名字?”

“荒狼山灼牧死了。”

众人听到是北部妖族天骄陨落,心情很平静,甚至还有点暗喜,显然是众人对妖族的印象不算很好。

看到是他们的天骄惨死,终究有些愉悦感。

“让开!”

一道怒喝声爆发,一位老者挤开人群,脸色阴沉的看着石碑。

“谁,到底是谁干的。”

又是同样的询问。

先前天妖族的强者就已经询问过,只是很可惜,谁都没有理睬他,对于人族强者来说,他们总感觉妖族的人,脑子有点问题,

高辣辣文纯h文 聊斋艳谭

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想不通似的。

大家都朝着他投来,宛如看着傻子的眼神。

都在外面等待着,谁知道是谁干的,就算知道也不可能有人告诉你啊。

“源兄,不要这样。”黄泉族强者安抚着对方躁动的内心,希望他能明白,有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只能坦然接受,千万不要躁动。

荒狼山强者脸色阴沉的很。

他知道对方的意思,可是亲眼看到石碑名字暗淡,哪能压制得住心情,发泄,怒吼是正常现象。

黄泉族强者很满意。

看到对方稳定。

明显是将他的话听进去了。

“你们看,又有名字暗淡了。”

“黄泉族的渊角。”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妖族接二连三的死亡,他们到底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危险?”

刚刚还在安慰别人的黄泉族强者整个人都懵了。

一股愤怒的气势爆发了。

“谁,到底是谁干的?”

他狂怒着,凶狠的目光看向所有人,他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干的,竟然在天骄域残害黄泉族天骄。

众人瞥了他们一样。

并未放在心上。

都特么的一个德行,刚刚还劝别人,轮到自己的时候,就彻底变了。

渐渐的。

又有名字暗淡,来的很快速,所有人都震惊了,而且还是妖族的天骄陨落,这让围在石碑面前的强者们内心大惊。

“有人对妖族天骄展开了屠杀,按照陨落的速度,他们肯定是聚集在一起,到底是谁能有这样的本事?”

“我的天,这些妖族天骄到底是得罪了谁,有点惨啊,都已经死了五位了,看这情况,好像还在增加。”

“不可能是别的势力天骄干的,没有这样的本事,肯定是他们深陷天骄域某处危险之地,遭遇

高辣辣文纯h文 聊斋艳谭

了强敌。”

“真是倒霉。”

人族强者们就跟聊着八卦似的,随意闲聊,丝毫不慌,反正死的又不是他们的天骄,跟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反观妖族这边的人一个个都站不住了。

恨不得冲进天骄域,将那些天骄抢出来。

此次被他们送进去的天骄,在妖族都是极强的天骄弟子,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可是现在死成这样,哪能受的了。

内心在滴血。

“不会是他干的吧?”

小老头怀疑是林凡干的。

以他对林凡的了解,他是有这样能力的,这群进去的天骄,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别看林凡是阴阳境修为,那可是连天人境都能暴揍的。

不能表现出来。

低调!

谁也不能知道,否则甭管是不是,这群妖族强者肯定会将责任推到林凡身上,只希望林凡能够杀得干净点,千万不要留有漏网之鱼。

但凡有个跑出来。

林凡真的就彻底得罪了妖族群体。

那结果……

想想都感觉可怕的很。

也许会被妖族评为最仇恨的人族。

天骄域里。

“我小看了你,没想到你实力如此可怕。”

拜九狼狈的很,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对方施展的一种绝学,太可怕,将他们的去路全部封锁住,完全没法离开。

困龙纹?

是什么样的绝学呢?

“先前跟你说了,何必不信呢,现在能够怪谁,只能说你自己蠢呗。”

林凡斩杀几位妖族天骄的手段,给拜九留下很深的印象,太可怕,手段极其残忍,完全没将对方当人看待,就跟斩杀畜生似的。

除了没有拔毛过程外,别的基本差不多。

“我拜九从不将任何人族天骄放在眼里,唯独你的出现,让我承认我不如你,你可敢给我数年时间,到时在万众瞩目下,决一死战?”

拜九不服,不甘心的很,没有想过会遇到这种情况。

“你傻?还是我傻,总感觉你们妖族的脑袋都不好使似的,奎阳跟你差不多,你说他吃那么多人脑,怎么就不见长脑子呢?”

林凡被拜九这番话给逗笑了。

也许只有妖族的人才能说出如此搞笑的要求吧。

给几年时间?

决一死战?

真给你也是浪费时间,到那时,一个指头就能崩死的玩意,有何可谈的。

“混蛋,你别羞辱我,我拜九是有尊严的?”

拜九怒声呵斥,从未有过这种羞辱的时刻,真的很憋屈,有种说不出的愤怒。

“我就羞辱你了,不想被我羞辱,就对我出手吧,给你机会,别又不中用。”林凡招招手,早就做好准备,随时都可以跟他大战一场。

“你……”

拜九咬牙切齿,恨意绵绵,动手自然是想动手,可是他深刻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动手就是死。

在林凡紧逼下。

他的气势弱了很多,就跟泄气的气球似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

怂了,至少在林凡看来,他是真的怂了,但凡能有点把握,他也不可能跟林凡废话到现在。

就是因为没有把握。

才彻底认怂。

“想怎么样,你该知道,那就去死吧。”

林凡自然不可能留活口。

除非他脑袋秀逗,否则就是给自己找麻烦,这些天骄随便干,但人家背后有人,能够避免还是可以避免的。

没有必要招惹这些没有必要存在的事情。

拜九大惊,体内力量沸腾,显露妖族真身,怒声狂吼,在绝境中,他爆发出了曾经从所未有的力量。

不是他不想逃。

而是大家都没有逃离,对方施展的困龙纹真的很可怕,无法破开,同时蕴含着一种可怕的威势,对他有着极大的压制感。

就好像遇到先祖似的。

那是来自血脉上的压制。

林凡要是知道他的想法。

绝对会笑着。

困龙纹可是用来镇压天龙的,镇压你们就是大材小用。

喜欢我修炼武学能暴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