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私密教学

  • A+
所属分类:花胶

淸瑶醒来的时候已经日晒三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私密教学

竿了,屋里就她自己。

萧景瑜与萧砚扬早就走了,倒是留下几人处理后续的事情,淸瑶松了一口气。

萧砚扬眼光倒是好,基本上淸瑶发明的七七八八的东西,都被他看上了。

这爸爸又不差钱,人家要的是高端,舒适,独一无二,少不得淸瑶还要想一些替换材料让这些发明与众不同。

萧景瑜也留了人帮忙,淸瑶算是用一次以技术入股,三分天下。

玻璃的技术,用脑子想她也留不住,所以她只要了一成股,没有经营权,决策权,也没有生产权。

这就是谁有钱有权谁就是爸爸的古代……

好歹萧砚扬已经够手下留情了,没萧景瑜牵线,就淸瑶此刻的段位,啥能守住啊,所以,还是要努力提高社会知名度和地位的。

听留下的人说,萧砚扬本来想着买断的,不知道怎么改了主意。

手头有了钱,淸瑶又惦记上改造赵家村乃至赵家镇了,不过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而且现在是冬天,虽然比北方暖和多了,也在零度以上,可是猫冬嘛,怎么也要有点仪式感。

闲来无事做什么?

看书咯,明年开春就是童生试,她好不容易获得的考试资格,怎么也要一鸣惊人吧。

花国也考四书五经,格式还是八股文呢。

考试内容也不难,比较单一,就是背书。

文章多以“四书”文句为题,文体有固定格式,解释必须按四书集注为准,都是条条框框安排好的。

但是,这些加起来足足有四五十万字!

四五十万字啊!

而且考试环境也一般般,考个小小的秀才,就要县府省各考一场,吃睡全在没有厕所的大单间中。

唉,看来古代的公务员竞争也是蛮激烈的嘛。

淸瑶开始了早起背背背,吃完饭后练练练的模式。

这么折腾了一冬天,二月开春的时候,淸瑶终于要去考童生试了。

童生试其实就是花国取得生员的入学考试,这不是一场考试,而是考三场。

先是知县主持的县试,一般考五场,分别考八股文、试贴诗、经论、律赋、策论等。

等这个考试通过了才会进行四月份的府试,就是需要到阳城去,由知府主持,这个考三场。

通过县、府试的淸瑶就是所谓的“童生”了,然后就要马不停蹄的参加由各省学政或学道主持的院试。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私密教学

这关是最难的,有些读书人要多次尝试才能通过最基本的县、府试成为童生。

亦有人得到童生的身份后,院试多次落第,到了白发苍苍仍称童生者大不乏人。

院试是童试的最高一级,它由学政主持,院试通过者才可进入官方学校,院试得到第一名的称为案首。

淸瑶就是冲着这个案首去的,没道理自己一个现代来的高材生理解能力比小孩子还差。

院试录取者就可进入所在地、府、州、县学为生员,俗称“秀才”,算是有了“功名”,进入士大夫阶层。

这也是淸瑶的终极目标,因为当了秀才就有免除差徭,见知县不跪、不能随便用刑等特权了。

要是成绩最好,她还能被称“廪生”,还能到公家领取廪米津贴。

再往上点,她就不敢继续了,现在她瘦了不少,差不多一百七十斤,未来她只会更瘦,瘦了可就不像男的了,考秀才的搜身不那么严重,基本就是摸摸了事。

可是等考举人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买个秀才的话,最贵时也才200两,正常年景105两,当上秀才也不等于做官,不当头名啥用没有。

考上举人才算的上官僚,所以花国的科场大案多集中于乡试。

先不说上头给到各州府的名额不多,就说秀才还需要经历三年两大考的磨练,这是全省大模拟,分别是“岁考”和“科考”。

她倒是不惧,可是举人查的严啊,上厕所都有人盯着,那已经上升到挨个摸身的地步了,她哪里敢尝试啊!

脱裤子的时候被士兵看到自己没有唧唧的后果敢想吗?

所以秀才就是她的终点线了,除非女的也能考科举,否则她是绝对与举人无缘了,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自己当不得举人乃至进士,其他人也当不了吗?

她自己培养些人不就好了,没听说当家主的必须考进士啊。

距离她实现富一代的梦想更近一步了呢。

完事准备就绪,淸瑶跟着一众考试的人来到赵家镇。

主持考试的萧景瑜脸上的表情是一抽一抽的,强忍着才没笑出声来。

赵家镇地势偏远,大多都是百姓,正儿八经的学堂就两个私学,连个官学都没有,一个私塾只收富家子弟,这个忽略不提,有钱人家还是懂的抓教育的。

另一个私塾不收年龄大的,也不是不收,大多的学子考过一次到两次,没钱考了,就干脆放弃了。

这就导致回回考县试,上头给的五十个名额都塞不满。

有钱读书的人太少了,知道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太少了。

淸瑶此刻就站在一群萝卜头中间,鹤立鸡群。

上头坐着人模狗样的萧景瑜。

淸瑶举目看去,发现十二三岁到十六上七岁的考生占了多数,她以为两鬓斑白压根没有,也是,在赵家镇读书,有那功夫还不如另谋高就了。

也有一小部分年龄稍微大点的,可是那些比她年龄大的,没她胖,比她小的没她高,这就导致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偏巧大家全都认识她,考棚上难得出现一片和谐。

六更到,天色彻底大亮了。

“排队了,排队进考场了。”这时有衙役站在辕门前大声喊道。

“少爷,少爷,你喝口水啊再进去啊。”小杏花连忙在后边追着。

“不用不用,我不想上厕所。”

淸瑶想排队,但是大家都等着他第一个上前,检查的衙役都知道她跟自家大人的关系,意思意思把东西掰开来看看就放她进去了。

经历过唱保之后,悬着一颗心的淸瑶就进了考场。

她抽中的是甲十五号,淸瑶找到后发现,这个位置前边正对着考官的位置,此时萧景瑜跟教谕还在外边没进来。

她矫情地用帕子将桌子和板凳上的灰尘擦干净,然后拿出笔墨安排摆放好,搓着手等着开考。

二月份在四处漏风的屋子考试,当真是酸爽的很。

喜欢穿越养家小农女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