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杨幂下面好紧好湿好爽

  • A+
所属分类:花胶

咚!

咚!

咚!

信仰界。

心跳的声音越发强烈。

让所有人都能听见。

铿锵有力。

天地之婴,比起之前也确实成长很多。

“五界!”

楚岩初步计算了一下。

这天地之婴,最少也有五界级。

“吃得这么好,不强才怪呢。”

楚岩咧嘴一笑。

自从创造出天地之婴后,他之后几场大战的战利品,除了分给人主、帝皇等人的,几乎全都投资了进去。

他自己吸收的反而很少。

这也是为何,时代交替之前,他在四界一境卡了很久,其实一直都没有什么进步。

这一次突破,主要也是因为时代变更,信仰界快速成长为壮年,时代之力加持所导致。

战利品,他一样没吸收。

都扔给了天地之婴。

当然,这也是他希望看见的。

“现在的我,不能急着变强!太强,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得猥琐发展才行!”

“至于战利品这一块,都让天地之婴消化,正好也可以转移一下其余人的注意力!”

“谁能想到,我暗中还藏了一个五界级的超级力量团?而且,天地之婴,也不是一点作用没有……真给我逼急了,五界级的能量球,我扔出,应该也能砸死一个人吧?”楚岩想到。

嗡!

天地之婴一阵波动,似乎在抱怨。

上苍巨兽嘤嘤道:“傻子,拿自己儿子砸人……不太好吧?”

“呃,也是啊,万一给脑子砸坏了呢。”

楚岩想了下笑道:“没事,到时候再说,实在不行的话,这力量我也能够吸收。”

天地之婴,本身就是他孕育的。

说是孩子,反而更像是他的一个分身。

为超脱而准备的载体。

所以,这些力量本质上还是属于他的。

真给他逼急了,也是可以吸收的。

“再说,反正,之前几战把我的底牌该暴露都暴露了,我几乎所有东西都在明面上,有人真的要杀我,其实很容易算计到。可现在不一样,这天地之婴,就是我最大的底牌。”

“双五界合一……啧啧。”

“我会变的多强?”

楚岩也不太确定。

“而且还不光如此。”

“神主开了新时代,我如今是五界二重,但差不多又快到极限了。”

回来后,他就感应了一下。

太古覆灭后,大道的上限确实提升了。

但也只是开了一个档次。

五界巅峰,应该就是如今的极限。

想入六界,很难!

和当时四入五的时候一样。

大道到了五界巅峰后,便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阻隔住了。

“时代封印!”

“五界就是现在的极限,想要突破六界的话,大概就要人主的时代破碎,再开一个新的时代才行。”

楚岩言罢,又有几分无奈:“人主时代……不好灭。想开下一个时代,人主这一代肯定要死人,积攒足够的力量才行。”

之前,他还没察觉。

“拿我现在来说,太古覆灭以后,信仰界迅速成长,让我一举踏入五界级。可是,大道之力不会凭空多出或是减少。我的力量,其实就是来自于太古死去的那些人。”

“人主时代覆灭,神主时代必然会迅速成长,还有就是新时代的创造,都要用到大道。混沌会提供一部分,但微乎其微,而大多数的力量,其实是需要人主这一个时代的人来提供。”

“怎么提供?死!”

突然,楚岩想到一个词。

鲸落!

一鲸落,万物生!

时代交替,就有一点这个意思。

毁灭一个时代,然后用这一个时代所产生的力量来温养其余时代。

楚岩此时便能清晰感受到这一点。

因为之前他击杀雷圣、魔圣、包括焰圣等人时,大道之力他都没有吸收,而是全部融合给了天地之婴。

按理讲,他是不会这些道的。

但就在太古覆灭一刻。

他体内多出了许多的力量,其中有许多就是和雷圣、魔圣、焰圣等人同源的道。

“这就意味着,雷圣、魔圣、焰圣等人,他们修行的道,其实有一半是提供给了时代的。时代覆灭,这一部分道也就自然而然的转移走了。”

“也就是说……想要再开下一个时代,意味着人主这一时代中,还需要死很多人才行。”

想到这,楚岩眼神有一点寒彻起来。

之前灭太古,他没太在意。

可人主这一代,他不能轻易杀。

“也不知道,桀、旱魃、擎王和夔牛这四个人死后够不够。”

“要是不够,就有一点麻烦了。”

楚岩叹息。

他最不希望有一天遇到的,就是内斗。

当初因为这事,他和人主还各自纠结了许久。

如今好不容易以为化解了。

然而,他现在才明白过来。

有一些事,不是他们想如何,就能够如何的。

九界,有着自己的规则存在。

或者说,有着6大皇主操控,很多东西是由不得他们自己的。

“身不由己啊……”

楚岩眯眼,身处九大界,你想不内斗都难。

“算了,这件事回头在想办法吧。”

“一个时代的灭亡,需要的无非就是力量,回头或许我找到一些同等级的大道替代,就不用死人了呢。”楚岩想着。

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杨幂下面好紧好湿好爽

“而且,就算暂时不开下一个时代,其实也没问题。”

楚岩抬头,看向天地之婴,露出一抹兴奋之色。

“五界巅峰,虽然是现在的极限,可是天地之婴,好像不受九界的限制!”

是的,这就是楚岩之前发现的一点。

九界现在的极限是五界巅峰。

可是,天地之婴却不受九界限制。

他隐约的能够感受到。

天地之婴,随着时间流逝,已经开始有了一点点独自的时代之力。

而这一股时代之力,是超脱出九界本身的。

“这就意味着……我的天地之婴,是有机会突破六界、甚至更高级的!”

楚岩想到此,眼睛越发明亮:“这也就意味着,我可以悄悄的发展了啊。对外,我一直是五界,关键时刻,突然弄出一个六界、七界的天地之婴融合,岂不是能打一个惊喜出来?”

为此,他眼神越发明亮起来。

可很快,他又露出一抹无奈之色来。

“可惜了……九界之内,没什么可以让我杀的人了。”

这一次,他说的是实话。

经历几场大战下来。

现在还能让他杀的,真没啥了。

放眼九界。

五根手指的怕是都能数过来。

桀、旱魃、夔牛、擎王。

没了!

古主算一个,可对这一位,楚岩还是有点看不透。

按理讲,古主断道多时,这期间应该要找一界续道才对。

所以,他其实等古主有一段时间了。

他还想着,古主真来了,他也不拒绝,看能不能跟古主谈一个什么条件之类的。

结果呢……

人家压根没来!

“就4个了。”

楚岩一脸痛惜:“罪过啊,这一次,九界的羊毛,真快要让我薅光了啊。”

“九界之外倒是还有一些羊……咳咳,不对,还有一些能杀的人,毁灭一方,门神一方,这双方,都不太好杀。”

“毁灭那边,情况特殊,之前大道宫主说过,毁灭里的天煞,实力可能不比他弱。门神这边,我倒是能杀……”

楚岩之前问过大道宫主,门神实力其实一般。

也就六界出头。

当然,比自己是强,但也有限。

楚岩觉得,给他一点时间,把境界突破到五界巅峰,稳固下来的话,不说灭杀门神,可用一点手段的话,机会还是很多的。

“可问题是,我不想杀门神啊……”

这货,迟早都是我的。

现在浪费力气去杀,没必要啊。

楚岩无奈。

“没人杀,没大道,就意味着没有养料来喂孩子,好烦!”

“早知道之前不跟血主合作了,这样的话,还能杀一个,现在……”

楚岩撇撇嘴:“多少有一点拿人手短,不太好啊。”

上一战,血主出力不小。

自己也不是过河拆桥的人啊。

“唉,算了,不想了,没人杀,就先稳固实力吧,反正距离极限还有一段距离,先提升到五界巅峰再说吧。”楚岩感慨一翻,缓缓闭目,再次修炼起来。

与此同时。

混沌极深之处。

这里有一座黑暗大陆。

不,这里甚至谈不上是大陆,更像是一片黑压压的天地!

一个混沌道团!

此地的混沌之力比其余地方还要更加浓郁。

在道团之中还不时的传出一些狂风呼啸之声。

嗡!

这时,道团外突然有空间被撕裂,一道身影从中踏步走出。

轰隆!

此人才一出现,周围的混沌之力一下狂暴,仿佛感受到了入侵之力般疯狂攻出。

砰!

古主一拳轰出,将一股股混沌之力击碎。

这时,道团内一阵波动,接着道团外浮现出一张大脸来,发出一声厉喝:“大道修者?好大的胆子!”

古主看向大脸,虚空作揖,笑道:“古族之主,拜见混沌王。”

“古主?呵呵,我若没有感应错,你的时代已灭,一个断了道的丧家之犬,还敢来我混沌天地?”大脸冷笑,声音中尽是轻蔑。

古主也不在意,笑道:“前辈也别笑话我,混沌又何尝不是?这无尽天地,本皆为混沌,现在却是任由九界为尊,何其可悲?”

“放肆!”

喜欢御天武帝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