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萝卜全文无删减阅读 我还没摁住她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且说一家人围坐在桌前,陪着沈长清吃饭,进来的齐安平说了句吃过了,转身就出去了。

若是搁在往常,话音不落地的接话者珍珠一准会接话,两人针尖对麦芒的怼起来。

气氛极其的活跃,众人哈哈一笑,这才是十几年来、众人习以为常的、很正常的一种交流气氛。

而今天却不同,形同室外因长时间下着雨而导致气温降下十几度一般,变得冷清、沉闷,有些个不太正常。虽然说这会子大家在陪着大病刚刚见好的沈长清吃着饭,有些个拘谨,但也不太对头儿。

能让齐安平脸色惨白、神态有些慌张的事情定是小不了,这一点,谁都知道。

但此一时,的的确确不能向平常一样,将过于沉重的事情竹筒子倒豆子,劈里啪啦直接的说给沈长清,也是谁都知道的事儿。

这么一大家子人的顶梁柱,若是倒下了,上有老,下有小的沈家当何去何从,可想而知。

可是不傻的沈志烨今儿自是被唬得够呛,也知道不学无术的自己不讨爹爹的喜欢,遂变得跟一只懒虎、乖猫一般,闷头吃饭,一声不吭。

顿顿离不开肉、还竟啃那半生不熟地肉的他,这会子,对满桌上清淡的素菜也极少见的、大口大口的吃着,也是从来只吃干,不喝稀的他,还装模作样地喝起了汤。

“还来一碗吗?我的好孙儿?”老太太关心地问道。

“来一碗吧!”沈志烨道。

看着他变得有些拘谨、还好像特意学着吃得很有礼貌的一副模样,对着老太太点头一笑。

也许有些个拘谨、礼貌得过了头,有些个做作,老太太身后伺候着的丫鬟将一碗汤递给他时,冲他勉强一笑。

“珍珠啊,你那是挤眉弄眼的干什么呢?怎没见你好好吃饭?”老太太看着坐在凳子上,脸上表情怪异的珍珠问道。

“外祖母,你问梅棠,刚才我一个人吃了多少的甜瓜,撑得我看着这一桌子饭菜干着急,吃不下去啊!这真是一种折磨!”珍珠委屈道。

“哈哈,还把你给折磨了?甜瓜解暑利尿,解个手就完事了!”老太太道,“不吃点饭菜,

拔萝卜全文无删减阅读 我还没摁住她

晚上睡觉你该饿了!”

“外祖母说得对,我去去就来,去去就来!”珍珠起身,捂着小肚子直奔大门外。

“这孩子,自小就这样儿,听风就是雨儿......,哈哈哈......”老太太笑道。

珍珠奔至门外,立刻直起了腰,蹦到一处台阶之上,四处寻找着齐安平,忽见任伯手提着食盒,众前院过来,珍珠急问道:

拔萝卜全文无删减阅读 我还没摁住她

“任伯,可看见了齐安平?”

“啊,珍珠姑娘,安平公子在后厨呢,刚刚四老爷又送菜品过来,他拿着一盒送到后厨加热,这盒子里是点心,我拿过来了。”任伯道。

没等任伯的话音落,珍珠直奔后院而去,任伯急问道:“珍珠姑娘,你不进来吃两块吗?这外面还下着雨呢!”

眼见着珍珠踩着水洼,扑腾腾地跑着直奔后厨而来。

珍珠很是了解齐安平,珍珠已经在齐安平惨白的脸色跟慌张的神态上看出来,齐安平得到了卷昊的消息,而那消息肯定是不太好!

珍珠是喜欢卷昊的、是爱卷昊的,情窦初开,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或许她分不清那来自心底的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爱?但初恋的感觉就是懵懵懂懂的,两者都有吧!

珍珠知道卷昊落入胡大恶人之手,定是要遭殃,也知道,沈梅棠一句:卷昊危矣,意味着什么?但她相信,卷昊不会死,只要是活着,就有办法!

‘吱嘎’

一声推开厨房的门,室内几个忙碌着的师傅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的齐安平先是一愣,然后抹搭一眼珍珠道:

“这么馋啊?你至于吗,都追到锅里来吃了啊,可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的!

再说了,这四舅父,送过来的吃的,是给你吃的吗?

腮帮子一甩开,头不抬,眼不睁的,盘盘见底,吃个溜干净!我到要眼巴巴地瞧着,哪一户人家敢娶你这个无底洞,非得将家底吃个底朝天不可!”

“哈哈哈......”

几个师傅大笑,也知道他们俩个自小便斗嘴,这边斗完,气得脸红脖子粗,一个转眼就又好了。

“你出来,我有话问你!”珍珠一本正经道。

“就快好了,等我把菜装入盒子里,这.......”齐安平道。

不待齐安平把话说完,珍珠上前一把扯着他的胳膊,强行拉到门外,瞪圆了一双眼睛问道:“你告诉我,卷昊怎样了?”

“哎呀!你有病啊,病得可真不轻!”齐安平恼火道,“拉扯什么呀?不知道!”

“你休想骗我,你的眼神出卖了你的心!你知道了!”珍珠指着齐安平的眼睛,焦急道。

“卷昊对你那么重要吗?你的眼神也出卖了你的心,当我不知道!”齐安平回怼道。已然是察觉出珍珠对卷昊不一样之处。

有时候,感情这东西是藏不住的。

虽然珍珠从来没有在齐安平面前说过卷昊只言片语,但眼神中流露出的感觉与谈及他人之时就是不同,极为敏感的齐安平自然是感觉到了。

至于珍珠与卷昊之间产生没有产生感情,这件事对于齐安平来说无关紧要!

他的心思只用在二妹妹身上,既便知道以卷昊的身份不可能成为情敌,他也无时不刻的视其为头号情敌来看,处处针对着,处处排挤着,处处提防着,要不怎说他极其地敏感呢!简直有点儿神经质,自己却又不知道。

有时候感情也真是奇怪,他的力量神奇得超乎想象,一句话,一个眼神,能让一个人的心情瞬间攀上巅峰,咫尺天堂,也能一落千丈,跌入无底深渊!

......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卷昊确实对我很重要,很重要!”珍珠直接承认齐安平的话说道。

齐安平也只是猜,猜出个事情的五、七分,却也没有想到珍珠很直接的跟他承认了对卷昊有感情,而他却突然间不知道话应当怎么说了!

喜欢沈梅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