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肉又污的黄文 sese

  • A+
所属分类:花胶

夏云飞抬头望着天空,夏泽凯也跟着看了一眼,天空还是碧蓝色的,但已经不大纯了。

他知道,再过上一两年,这片天空就能被各种微颗粒给满满填充起来,到时候看蓝色和星星都成了奢望。

“嗯,早该换了!”夏云飞轻声说道。

中午,一块去前边一家叫‘大红门’的火锅店吃的,店里的牛羊肉很地道,猪肉也很新鲜,小孩子都不敢吃辣,夏泽凯还分成了两个锅。

他们兄弟三个就着通红的麻辣锅底吃的很爽,这回没再喝白酒,全部是冰镇过的啤酒,冷热酸甜,贼拉刺激。

“泽凯,你现在这个日子真是过得简直不要太舒服。”二哥夏云辉都羡慕了,这是他理想中的生活。

可惜他一直在奋斗的道路上,还没来得及享受一把。

夏泽凯被说的不大好意思了:“哥,哪有你说的那样,我也就是瞎混,现在看着还不错,可再过上两年就白搭了。”

夏泽凯心里清楚,他提前把溶豆给做出来了,打了了人无我有的时间差。

可这个神奇的国家里,最不缺擅长学习的人才,他相信再过上一段时间,就会有其他品牌的溶豆上市了,到时候会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说白了,这东西还不具备核心竞争力。

这个事实也鞭策着夏泽凯,一直不敢停下来。

……

二哥临走的时候,给夏泽凯说了一个事;“兄弟,我前天说给你介绍个中介公司,我已经给他们老板李远洋打电话了,明天上午就带你过去找他,有时间吧。”

“有!”夏泽凯很肯定的说道。

“那好,明天上午电话联系,就这样吧,你们也回去吧。”二哥挥着手让他们走。

大哥那边得赶回周城,六十多公里呐,路上怕堵车,他刚才吃完了饭就直接走了。

夏泽凯他们两口子各自牵着丫头和桐桐的手往家走的路上,罗希云说:“我昨天给你说的那个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要想一想卖什么零食,得提前规划好,还不能和一楼脱节,要不然起不到相互促进、互补的作用。”夏泽凯很清醒。

并没有因为溶豆的生意好,就觉得他卖什么东西都一定会大卖,那是脑袋秀逗了的天真想法。

到家了以后,夏泽凯酒意涌了上来,他去洗了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让丫头和桐桐自己在客厅里摞积木玩,就上床睡觉了。

罗希云本来还想着说他一顿,可看他躺床上没多久就开始打呼噜了,这真是累坏了,罗希云才放他一马。

夏泽凯连晚饭都没吃,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天是黑的,漆黑的那种。

夜色中,刚醒的夏泽凯眼神适应力特别好,他能看到身边在夜色中依然清洗的凹凸线条,闭着眼睛用手摸也知道这是他老婆。

旁边两个黑乎乎的影子正在黑夜里翻动身子,身上的小毛毯又滑落了。

“我特么睡了几个小时?”夏泽凯要晕了。

他慢慢的下床,生怕动作大了就吵醒了还在熟睡的娘仨。

又肉又污的黄文 sese

穿着拖鞋用脚尖往外走,来到客厅里,才发现钟表上的短针走到2的位置,距离天亮至少还有3个小时呐。

这个时间点,他老婆必然是给丫头和桐桐把过尿了,夏泽凯有点内疚,和两位哥哥多喝了点马尿,就睡得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下回可不能再喝酒了。”夏泽凯坐在沙发上自言自语。

可干点什么?

现在还是凌晨,他一觉睡了将近一个对时,这会儿直接精神了。

白天还好,看个电视节目,一会儿也就过去了,可这个点看啥,声音稍微大一点,估计就把屋里那娘仨给吵醒了。

“真落后啊,手机都看不了视频,呸!”夏泽凯看着他老婆刚给他买的手机,无语了。

除了打个电话、发条短信,听个彩铃,最多也就是用不清晰的相机拍个照片,然后登入个手机QQ了。

上个浏览器看看小说也行,可别指望网速能有多快!

后边的时间里,夏泽凯是瞪着一双眼睛躺在沙发床上干熬到早上的,快五点的时候,他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梦中,感觉有人踹他,夏泽凯张开眼睛,就看到他老婆正光脚抬着腿还想踹他:“你找揍是吧。”

“嘻嘻,谁让刚才怎么叫都叫不醒你,泽凯,你怎么还在沙发上睡觉了,我刚才醒了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干什么去了。”罗希云叨叨他。

“我大半夜的还能干什么去,你可真有意思。”夏泽凯撇嘴,这娘们在想啥。

他跟着说道:“别提了,我大晚上的睡不着了,还不是怕在卧室里影响了你们休息,你个没良心的,还拿你的驴蹄子踹我,等我晚上再收拾你。”

“呸,你这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罗希云呸了一声,去厨房做早餐去了。

一锅地瓜大米粥,再来上一叠用醋和香油拌好的疙瘩丝咸菜,最后再来上一个鸡蛋饼,这小生活就过得美滋滋的。

夏泽凯还嘴巴犯贱,说了句:“媳妇,就你这手艺,哪天咱家破产了,开个小店卖早餐也能挣钱。”

“能累死个人,你愿意去你去,我反正是不挣那份钱。”罗希云对这个很较真。

也正应了那句话,有些行当一直看着别人挣钱,但自己就是干不了,连入门的门槛都达不到,咋还谈其他的。

……

早上七点多,齐城晚报的报纸就如数送到了划片的区域内,接下来还有人挨家挨户的沿着沿街店铺派送报纸。

已经开门了的‘静桐烘焙’也是其中之一。

又肉又污的黄文 sese

派送员把报纸送到店里后,也不瞎哔哔,直接走了。

郭颖拿起这份报纸随意翻阅了一下:“哎,满姐,你说齐城晚报也真是的,天天还给送份报纸来,要是能看也就算了,他这报纸上还全是卖药的、卖房子的、卖车广告,这是有病吧!”

“谁知道呐,兴许做报纸的有病吧,不吃药就撑不住了。”满娜娜带着满满的恶意说道。

郭颖也没仔细翻看,就把报纸丢在了柜台里边的一角,那里已经放了一叠报纸了,都是齐城晚报的,这些报纸就等着关键时刻献身了。

八点左右,店里就开始上人了,今天第一天开班,大多数爸爸妈妈都忙着上班工作去了,剩下的爷爷奶奶们过来的并没有那么多。

可这时候还是有零散的老太太上门,有的人是去早市买菜刚回来,手里还提着装菜的包。

一进门,其中一位老太太就拿着一份报纸喊:“小郭,你快点帮我看看,这个人是你们老板吗?”

郭颖纳闷,我老板经常来店里晃悠,您老这就不认识了?

她还没想明白,老太太就把报纸放在了她眼前:“小郭,你看看这给人是不是你老板呀。”

“他侧着个脸,我看不清楚,不过我看侧脸像啊。”老太太极力的强调。

郭颖纳闷,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我老板干了啥事,怎么还能上报纸了?

心里头想着,伸手下意识的接住了老太太递过来的报纸,搭眼一看,这分明就是她老板!

老太太看着郭颖不说话了,还催她:“小郭啊,你到是给我说一下他是不是你老板呀,我就是看着面熟,但只有半张脸,不敢认!”

“嗯,真是!”郭颖承认了。

她赶紧看了一下完整的内容,报纸是昨天发的,讲述的这份报道是有几个年轻人五一当天在水库救上来一个落水的男孩,男孩爸爸当时着急去医院,给忘了留下他们的联系方式了,现在人家正在登报寻人启事,想找到救他儿子的这几个人,表示感谢。

“窝草,我老板这么牛?”郭颖简直不敢相信这上边写的是真的。

可她也清楚自家老板的性格,绝对不会沽名钓誉,作假。

“姨,这报纸你是从哪里来的?”郭颖留了个心眼,赶紧问了一声。

老太太说:“我刚才去卖菜的时候,那个发报纸的老马给我的啊。”

“我翻着翻着,就看到这一篇了。”老太太说。

原来汪宏生的寻人启事软文广告里还多给他了一副插图,算是白送的。

插图就是夏泽凯他们四个人救了人之后,有人从背后偷偷拍下来的,这个偷拍的人最后还把这张照片卖给了齐城晚报,赚了一百块钱。

老太太继续说:“小郭呀,这要真是你老板,那他可真厉害,救人这么大的事情都没说,可真是个大好人。”

“姨,你还不知道我老板啥性格,他就那样,做什么好人好事都是藏着掖着,对了,这个事你先别往外说啊。”郭颖寻思他老板既然不愿意承认,那肯定是由他自己的理由。

老太太没答应,她说:“干嘛不说呀,又不是我自己领了报纸,我都认出来了,你说咱这片常来店里的,看他面熟的也好多吧。”

“到时候,万一他们给报社打了电话,还有奖金的话,我岂不是亏大了。”

老太太这思路很惊奇,可也符合当前的情况。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