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美子 yw.193.龙物

  • A+
所属分类:花胶

“奴……奴婢……”海花结结巴巴的道,“小姐……小姐……”

“你回去吧,替我谢过你们小姐,只是这皇家的事情,也请你们小姐多在意一些,什么该做的,什么不该做的,还是多懂些规矩的好,这里是京城,不是边境,若下次再用同样的理由说不懂什么的,倒是让人觉得景王所娶非人了。”

柳景玉继续笑道,看着象是语重心长的提点海花。

站在她一边的丫环,有一个低低的笑出声音来,带着些嘲讽。

海花又羞又恼,眼眶都红了,但却又不得不应声下来。

看着刘蓝欣派来的丫环吃瘪,柳景玉这才觉得稍稍出了一口气,刘蓝欣进到京中,没少搅风搅雨,害得自己也被罚,眼下居然又想折腾到自家府上来,柳景玉怎么看怎么生气。

待得海花委屈的离开,柳景玉就让人把红玛瑙假山收起来,她看见了就不顺心。

“娘娘,请稍等。”站在她一边的杜鹃笑着伸手制止道。

“怎么了?”柳景玉不悦的问道。

“娘娘,这假山以前是太夫人送过来的,听说太夫人现在身体不适,您之前派人送去的药齐国公府虽然收了,但礼却不受,不如就送这假山吧。”杜鹃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假山,颇有几分恶意的道。

这假山原本是齐太夫人答应柳景玉的,但最后却送到了英王府,最后还落到了刘蓝欣的手上,现在再一次送到齐太夫人面前,让齐太夫人看看她当初送的人,是不是真心的把她的礼物当礼物,是不是看重她的礼物?

这也是想用这座假山打脸齐太夫人的意思。

柳景玉沉默了一下,没说话。

“娘娘,您和其他的礼物一起送过去,太夫人会懂的,当日她怎么在意英王妃,到现在英王妃也没亲近她,反倒是娘娘您一心一意的对太夫人好,不管英王妃和太夫人什么关系,哪有您来得亲近,必竟您才是她的亲外孙女。”

杜鹃撇了撇嘴又道,以为柳景玉还顾念着太夫人对曲莫影的好,很是不以为然。

“外祖母……我是真心的想对外祖母好,偏偏外祖母却把母亲的事情……推到我的身上。”柳景玉长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

“娘娘最是孝顺,奴婢们都看在眼中,太夫人也真是看不清楚,怎么就觉得英王妃比娘娘跟她还亲,当日居然把娘娘看中的这座假山给送给了英王妃,害得娘娘也跟着丢了脸面,可就算是这样,娘娘也依然一心一意的对太夫人,有了这座假山,依然给太夫人送回去。”

杜鹃转了转眼睛,换了一种说法。

这说话让柳景玉认同,点了点头:“外祖母……老了。”

“太夫人是老了,分不清谁是好的,谁是不好的,但不管如何,都是娘娘的外祖母,我们东宫可不能失了礼数,让那干子人看看清清,齐国公府的太夫人最亲近的还是娘娘您,就算这里面有些误会,这血脉亲缘,却是断不了的。”

杜鹃是在劝柳景玉,柳景玉却是莫名的有些烦燥,伸手挥了挥袖子,“送吧,来人,带着一些药材过去,再准备八礼,这假山就当做是八礼中的一礼,一起带到齐国公府,送给外祖母,如果外祖母退回来,就说这原本就是外祖母送给我的礼。”

不管当时齐太夫人送的是不是自己,柳景玉也往自己身上拉,她就不信外祖母对自己再无半点情份。

母亲是母亲,自己是自己。

母亲做下的错事,凭什么让自己来承担。

“是,娘娘,奴婢现在就去办。”杜鹃领命,蹲下身子行了一礼,正想转身离开,却被柳景玉叫住了。

“那边怎么样了?”柳景玉伸手指了指一个方向,那是季悠然的院子的方向。

“也不知道殿下是怎么想的,居然就去看看了……一定是假的,说什么精神不正常,伤了身又伤了心,这可真是巧了。”杜鹃气恼的道,她觉得这位季庶妃一定是装的,装成那么一副要疯了的样子,就是让殿下怜惜。

偏偏殿下还当了真,居然就这么饶了她,假孕的事情就算是过去的,凭什么,这可是大罪,原本她还以为这位季庶妃算是真正的完了,这一次自家小姐的算计算是成了,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是没按下这位季庶妃。

糯美子 yw.193.龙物

柳景玉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半响才问道:“殿下又去了?”

“娘娘,您别难过,就算殿下去了又如何,不过是一个庶妃,而且听说她这一次很伤身体,这以后不一定能再怀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居然想到假孕的法子骗殿下,莫不是真的想从外面抱一个进来,混了皇家的血脉?”

杜鹃想起此事,气恼不已:“一个小小的庶妃罢了,到现在还没有来见娘娘,给娘娘敬茶,到现在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娘娘进宫去向皇后娘娘说明此事,皇后娘娘一定容不下她的。”

妾室要给正妾敬茶,才算是真正得了名份,季悠然极无礼,到现在也没有给柳景玉敬茶,柳景玉身边的人早就愤愤不平了。

柳景玉摇了摇手,向皇后娘娘告状她不是没想过,但皇后娘娘对她也不似以往的好,她也不敢无事生非,而且这件事情里她是推手,也怕这件事情查的过深,会牵扯出她来,也就不敢往死里整季悠然。

就怕季悠然鱼死网破,到时候自己也得不了好。

太子之前看自己的眼神就不太对,也在怀疑自己,这时候她就更不敢往皇后娘娘面前去递小话了。

“她给之前的太子妃敬过茶的。”柳景玉缓声道。

“那时候是那时候,这时候是这时候,总不能一概而论吧!您看看她,现在都把您当什么了……”杜鹃替自家主子愤不平,可话给柳景玉打断了。

“好了,她的事情不要多说,特别不用说的这么大声,若是让人听到,就又是我的不是了。”柳景玉警告道,这里虽然是她的院子,也都是她的人,但必竟是东宫太子府,她嫁进来也没多久,有些话传出去可就不好了。

特别在这种时候,她就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行差走错,手中的帕子绞动了两下,眼底露出一丝凌厉。

季悠然这次伤的不轻,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之前是有还是没有,现在都是没有了,这让柳景玉松了 一口气。

孩子她是绝对容不下的。

她的儿子才是太子的长子,在她没有生下儿子之前,谁也别想生下子嗣,女儿也不行。

季悠然做梦一般,居然敢抢在自己面前,也就是她该死了。

“盯着她的院子,看看她这次还搅什么鬼。”柳景玉吩咐道,眼下在府里季悠然就是她的大敌。

“娘娘放心,奴婢就去安排。”

曲志震得了圣旨去往城外修缮太后娘娘的陵寝去了,接旨的当天把府里的事匆匆的交给了曲太夫人,就离开了。

这一去虽然就在城外,但也不是随便能回京的,曲府因为他的离开,倒是安宁了许多,只有太夫人说起那天的事情之后,曲莫影又传消息过去,愿意陪着季太夫人一起进宫,顺便再去看看曲太妃。

糯美子 yw.193.龙物

曲太夫人原本就担心一个人进宫,虽然说这位朱静妃的名声一直很好,但必竟没见过,现在又是拿这种事情去麻烦她,也不知道朱静妃愿不愿意承下这门亲事,听曲莫影愿意陪她过去,心里自然是极乐意的。

当下就同意了,派人去跟曲莫影约好了时间。

太夫人递贴子的时候,曲莫影也跟着递了贴子,说是陪着太夫人过去的,没多久宫里就传出了消息,定下日子请曲太夫人和曲莫影一起进宫。

进宫之前,曲莫影还曾经去了裴元浚的书房,裴元浚拿了一份朱静妃的案卷给她看,朱静妃家里也是名门望族,家大业大的很,但家势也有些败落,之后朱静妃是选秀送过来的,入选之后,一直很低调。

在宫里不算得宠,也不算不得宠,生下了魏王裴青旻,肚子也算是争气,只是朱静妃的身子弱,这孩子也是早产了的,再加上原本就带了些胎毒过来,越发的体弱,比之朱静妃自己的身子还不好。

这宫里身体最不好的就是他们母子,他们母子中,更不好的就是裴青旻,许多宫里的太医甚至隐隐传言魏王活不长。

这样的一对母子比起其他人更没有危险性,也因此朱静妃在宫里一直很低调,名声也佳,有什么事情都不会参合进来。

“朱静妃……是个什么样的人?”既然打算去见这位朱静妃,曲莫影自然要问个清楚。

裴元浚伸手握住她的手,让她放下手中的案卷,带着她走到窗前,懒洋洋的道:“朱静妃和宫里的其他嫔妃不同……本王小的时候几乎没见过她,低调的很,她生的魏王也是如此,只是大家都知道她身体不行。”

他拉着曲莫影的手指,十指相扣,并立窗前,声音一始既往的慵懒,“和宫里的其他嫔妃不一样,不争宠,从来不争,太后娘娘却不喜欢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个时候本王还小。”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