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日的小芳抽搐

  • A+
所属分类:花胶

最快更新大夏封神记 !

此言一出,燧人氏等人神色诡异望着姒癸。

自己人?

他们不仅感叹于姒癸的厚颜无耻,还联想到当年姒文命让火云洞全体成员支持他成圣,说过同样的话语。

难道这是夏后氏的代代相传的家风吗?

在场之人几乎都见过姒文命信誓旦旦的模样,他们想起那段火云洞人心惶惶的日子,大多数不禁对姒癸有所反感。

脾气最为火爆的帝轩辕拍着桌子:“火云洞可高攀不起弑亲灭祖的夏皇。”

姒癸眉头一皱:“轩辕先祖此话从何说起?晚辈虽然有几次机会致您老人家于死地,可不是都没忍心下手吗?”

“若晚辈铁了心要对人族各位前辈下毒手,在座的三皇五帝,起码会少一小半。”

前半句还算正常,后半句却暗含对火云洞三皇五帝的轻视。

帝喾见状低声对颛顼说道:“叔父这后辈怎么比姒文命还狂妄?”

颛顼平静回道:“燧人圣皇推测姒文命有可能折在他手里,他比姒文命狂妄不是理所当然吗?”

帝喾倒吸一口凉气。

姒文命虽说人品不行,简直就是人族的叛贼,可对方实力还是挺强的。

否则不可能在火云洞内被围攻多年而幸存下来。

听说要不是被断了气运来源,都没法将他从火云洞赶出去。

这等强人竟然折在此人手中?

帝轩辕冷声道:“还想狡辩,本皇且问你,本皇且问你,姒文命安在?”

姒癸闻言微微一愣,他是真没想到,帝轩辕竟然会关注禹皇的生死,嘴角不由泛出一抹嘲弄的笑容。

“晚辈若是没记错的话,第一次遇到轩辕先祖,您老人家奉了三位圣皇的指令,前去追杀先祖禹皇,这才过去多久,您就和先祖禹皇化敌为友成为忘年交了?以至于开口质问晚辈他的下落?”

帝轩辕冷哼一声:“这与立场无关,你连血脉先祖姒文命都敢狠心弑杀,有何资格称我等为自己人?哪怕不幸与你一起,还得防着你暗中使阴招。”

姒癸大笑道:“哈哈哈哈,轩辕先祖此话颇为滑稽,令人忍不住发笑,难道这不是人族的传统?”

“难道轩辕先祖不是禹皇的先祖,昔日您和他人围杀禹皇,可有考虑血脉相承?”

“那日燧人圣皇与妖族和修道者围攻晚辈,可有想过晚辈也是正儿八经的人族,体内流着高阳氏和华胥氏的血脉?”

帝轩辕闻言大怒,欲拍案而起。

姒癸冷冷看着他,眼中天道、地道、人道流转不休,硬生生将他压回座位上。

帝轩辕试了几下,没能起身,脸色渐渐阴沉,正欲爆发。

旁边伸出来一只手,轻轻放在他肩上。

帝轩辕只觉浑身一轻,压力消失不见,跟着消失的还有他想起来的力量。

燧人氏笑道:“有话好好说,莫要动气。”

他再不出手,任由帝轩辕和姒癸大打出手,且不说帝轩辕难有胜算,光两人交手造成的余波,都会让火云洞一片狼藉。

姒癸淡然道:“既然轩辕先祖撕开温情的面具,晚辈也只好有话直说,天庭一方大帝之位,对人族而言有莫大好处,若非晚辈心向人族身边又没合适的人选,今日根本不会来此地看诸位的脸色。”

“诸位若真为人族考虑,不妨答应下来,当然,晚辈不会强求,倘若诸位宁可错失良机,也不愿和晚辈同流合污,那晚辈转身就走。”

“另外,晚辈只给诸位半个时辰的时间考虑,过期不候。”

他说完这段话,起身向外走去。

“半个时辰,诸位好生商议,晚辈暂时就不打扰了。”

然而就在他将要出去之际,燧人氏突然说道:“这等好事,人族当然不能错过,老夫仅代表个人,愿意接受姒癸的馈赠,不知诸位觉得如何?”

姒癸停下脚步,转身,他忽然想听听在场众人的想法。

神农氏第二个表态:“既是好事,自然没有往外推的道理,我同意接受姒癸的好意。”

伏羲氏笑道:“看来大家所见略同,我刚卜算过,对人族而言的确是好事,这送上门的好事,怎能往外推呢?”

风向变得太快,以至于颛顼等人有那么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刚才明明还在质疑对方人品,不愿与人扯上关系来着,怎么一下子就同意了?

他们不由看向之前反对最强烈的帝轩辕,却发现对方眼观鼻鼻观心,像没听到似的。

颛顼第一个反应过来。

这怕是故意为之。

毕竟有人无缘无故送好处上门,正常人都觉得对方另有图谋。

倘若对其百般猜疑和羞辱,对方依然如故,那代表所图甚大,值得警惕。

反之,则不然。

难怪姒癸说出底线转身要走,燧人圣皇就立刻开口应下。

原来如此!

三位圣皇全部支持,其余人更加找不到反对的理由,这件事很快得到通过。

姒癸回到原位,缓缓坐下:“晚辈有几个条件。”

帝轩辕闻言冷声道:“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姒癸轻笑道:“晚辈若是无欲无求,这天庭一方大帝之位,诸位拿的安心吗?”

燧人氏拍了拍帝轩辕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说来听听。”

姒癸自顾道:“其一,晚辈希望由三位圣皇当中的一位成为天庭一方大帝,毕竟这个位置有望成圣,给一般人,太过可惜。”

此言一出,燧人氏、神农氏、伏羲氏各自露出不同的神色。

燧人氏的沉思、神农氏的期待以及伏羲氏的诧异。

最终还是燧人氏回道:“此言在理,我等商议后会给你一个答复,还有呢?”

姒癸环视四周:“晚辈希望火云洞其他前辈也能接受赦封,到天庭任职,人数不得低于总数三成,上不封顶。”

看着议论纷纷的其他人,姒癸补了一句:“

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日的小芳抽搐

这对人族而言,同样是好事,诸位前辈不要觉得晚辈在逼迫你们,随便一尊神位,都是其他生灵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晚辈来之前,就封了一些大夏臣民为神袛中相对排后的地袛,他们的修为,全都提高了一阶,要不要这个好处,诸位认真考虑。”

燧人氏看着骚动的众人,微微皱眉:“是否接受赦封,回去好好想想再决定,莫要在此丢人现眼。”

“此事也一并商议后再给你答案,还有吗?”

后一句才是对姒癸说的。

姒癸淡然道:“关键时刻,晚辈希望诸位能站在晚辈这边。”

“好好考虑,晚辈想在火云洞四处转转,半个时辰再回来。”

这次他没回头,直接带着黎山老母离去。

……

“前辈,你觉得他们会答应晚辈的条件吗?”

姒癸根本没去转,只是在附近找了座山头,随意抓了一只飞禽妖兽,打算和黎山老母一起烤着吃。

黎山老母想了想道:“你这哪是条件啊,除了第三条以外,更像是在额外给他们好处。”

姒癸叹道:“就是有了第三条,他们才不会认为晚辈有别的算计,只想晚辈做这件事,其实是在为自己做。”

“这样他们才更有可能答应。”

黎山老母幽然道:“如果

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日的小芳抽搐

他们不答应呢?”

姒癸很随意道:“那也简单,想办法让他们将火云洞凝聚多年的气运交出来。”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