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全文阅读 只想和你睡 1v1月半喵

  • A+
所属分类:花胶

最快更新红龙皇帝 !

砰嗒!砰嗒!

踩踏石板路发出的脚步声沉重,富有节奏,像是在人心头响起。

从大街上颤动的细碎石子来判断,来者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

在花瓣雨中,奥卡城大街上众人鸦雀无声,整齐划一盯着幽深的城门门洞。

制造声音的主人尚在城门门洞内,样子看不真切,只能看到一个几乎要触摸到门洞顶部的模糊轮廓。

在万众期待的目光中,两个狰狞的独角龙头从城门门洞中伸了出来,暴露在阳光下。

尖锐的螺旋独角,粗壮的脖子,好似大地颜色的土色鳞片满是厚重之感,庞大的个头几乎要触摸到城门门洞洞顶,仅仅是站在那里就给人造成一股强大的威慑力量。

门洞里出来的正是亚龙——地行龙,而且还是两只地行龙并排行走。

昂!

地行龙张嘴露出满口尖锐的獠牙,发出充满野性的咆哮声,在空气中形成扩散的波纹。

“地行龙!”一名来自南方的大师级冒险者吞了吞口水,想起了一段不好的回忆。

地行龙是一种以防御力而闻名的亚龙,这一族群遗传了巨龙祖先的土系魔法,厚重的鳞片配上土系魔法,大师级以下的战士甭想破防,再加上庞大的体型,在野外遇到绝对是噩梦级别的灾难。

而弗塞帝国的地行龙比野生地行龙更加危险。

地行龙身上披着厚实的金属铠甲,金属铠甲将地行龙关键部位保护起来,让地行龙本就强大的防御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若是在战场上……

不难想象身披铠甲的地行龙横冲直撞,撞开敌军阵型,撞垮敌方城墙的场景。

“咦?”一名法师发现了异常,他发现地行龙铠甲上隐隐有气流环绕。

竟然是附魔铠甲!

贵宾席上,外国使者们或本身施展魔法,或使用魔法道具,用鹰眼术等增强视力的辅助手段观察地行龙。

各国高等贵族的眼力自然不是寻常冒险者可比,他们发现地行龙身上的铠甲上竟然有多种魔法波动,显然不止附魔了一个魔法,铠甲材料也不是普通钢铁,而是某种特殊的魔法合金。

“没想到弗塞帝国的工业产能已经富裕到这种程度,”众使者忍不住心中惊叹。

铠甲上的附魔倒是其次,关键是铠甲本身的材料。

地行龙身上这套魔法铠甲拔下来,足够武装一只三十人的食人魔精锐队伍,或者上百豺狼人精锐,然而却用作武装地行龙,这说明弗赛帝国生产力庞大,魔法金属工业产能丰富。

当然,也有人怀疑弗塞帝国打肿脸充胖子,集中资源为地行龙打造铠甲充门面。

在众人观察思索的同时,地行龙还在继续往前走,很快露出身子。

看到地行龙身子的一刹那,众人顿时脸色齐变,他们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只想和你睡 1v1月半喵

发现地行龙身上竟然安装了载具,载具上的绳索绷紧,显然牵引着什么东西。

这两只披着附魔铠甲的地行龙竟然只是拉车的牲畜!

一众大势力使者面色凝重,死死盯着城门门洞,不愿漏过丝毫细节。

终于,由地行龙作为牵引力的物件出现在众人眼中。

首先露出来的是一个斜插天际的巨大炮管,这炮管足足有八米长,三人合抱粗,那黑洞洞的炮口仿佛吞噬一切的深渊巨口。

渐渐的,整个物件暴露在阳光下。

这是一个拥有炮管的未知武器,武器通体紫晶,半透明的紫色晶体里似有魔能运转,美丽而神秘,其庞大的能源又让人感到极度危险。

众人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武器?”

“你们有见过吗?”

“和魔能水晶炮有些相似,但更加危险。”

“……”

还没完,两只地行龙拉着神秘武器走出城门门洞后,城门门洞里又露出两头地行龙脑袋,和先前的地行龙一样,这两头地行龙身上也披着铠甲。

“还有?!”

“……”

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一连五个地行龙加神秘武器组合从城门门洞中走了出来,行走在奥卡城中心大道上,身高比街道两旁的房屋矮不了多少。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解说员——伍德纲·石牙!”被魔法扩大的声音传遍全城。

众人顺着声音回头一看,看向中心大道和直通红堡的阶梯之间链接处——王国广场,现在叫帝国广场。

不知何时,帝国广场上蒙着的红布被揭开了,露出红布下隐藏的雕像。

那是一座五层楼高的红龙雕像,红龙正襟危坐,双目直视前方,看上去威严庄重,雕像下方的底座上还雕刻着大量精美浮雕,其中有绿龙、白龙、迩苟、浩克……

雕像正前方,有一座蒙着红地毯的高台,野猪人解说员——伍德纲·石牙就站在高台上。

“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我很荣幸作为解说员,为大家讲解帝国大典盛况。”

说着,野猪人解说员指向正沿着中心大道前行的地行龙:“关于这件正向我走来的陌生武器,我相信大家和我一样,对它来历充满好奇和期待,我正好拿到了关于它的介绍。”

“它的名字是【帝国之嚎】,是伟大的帝国研究者新研制出来的超级武器,武器威力巨大。”

说到这,野猪人解说员顿住了。

众人不禁感到疑惑,心中像是猫爪子在挠,期待解说员的进一步讲解。

“正是由于武器威力过大,不便演示。”

他好像说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这让诸国使者越发感到好奇,决定发动情报力量来探查神秘武器的具体情况。

王座之上,何塞面无表情,将诸国使者的反应看在眼中,心中感到满意,这是他特意营造的结果。

未知带来恐惧,恐惧带来畏惧。

“何塞,这是歼星炮?”红龙耳朵里传来尤格莱丝女王的声音,声音中带着难以置信。

“没错,还得感谢女王陛下提供的图纸。”

“你还真把歼星炮复原出来了!”

歼星炮的历史还得从吉斯洋基人死敌,古老的吸灵帝国说起。

在很久很久以前,吸灵魔建立的吸灵帝国还是一个横跨数个位面的强大帝国,而歼星炮就是吸灵帝国战舰的副炮,在吸灵帝国扩张途中立下无数汗马功劳。

后来,随着吉斯洋基人和红龙一族结盟,吸灵帝国毁灭,歼星炮的制造工艺也随之失传。

【漫游者号】则保留着一份歼星炮残缺图纸,后来被红龙得到。

尤格莱丝女王万万没想到,红龙还真在短短十年时间里,将歼星炮给复原了出来。

顿了顿,何塞接着说道:“女王陛下,严格说起来,这【帝国之嚎】并不是吸灵魔的歼星炮,而是融合了魔晶水晶炮部分技术的全新产物。”

“根据测试结果,【帝国之嚎】在充满能量的情况下,一击堪比传奇魔法,威力和歼星炮差不多。”

“庞大的破坏力不可能凭空产生,”尤格莱丝女王好奇道:“你怎么解决【帝国之嚎】的供能问题?”

“目前有两种解决方案,第一种是法师充能,第二种是宝石填充,一个百人组的法师团需要五分钟才能将能量充满,而宝石填充过于奢侈,所以我决定将【帝国之嚎】安装在魔法塔上,由魔法塔元素池供能。”

“真是一个好办法……”

“……”

在两大半神战力通过传音魔法闲谈的同时,地行龙拉着【帝国之嚎】通过奥卡城中心大道,走到了中心大道后半段。

第二个队伍从城门门洞中走了出来,亦然是一只整整齐齐的食人魔士兵方阵。

食人魔队伍大概有五百人,士兵们身穿统一的制式铠甲,肩抗狰狞的狼牙棒,腰间的皮带上还挂着五把投斧,近五米的身躯压迫力十足,令人望而生畏。

“正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食人魔方阵!”

在众人观察食人魔方阵的同时,野猪人解说员——伍德纲·石牙的声音在奥卡城上空回荡:“食人魔是天生的强大战士,同时也是最早跟随伟大帝国皇帝陛下的种族之一,近百年以来,无数帝国敌人在食人魔狼牙棒下化为肉泥……”

一群身高五米的大汉身穿铁甲,手持比人身体还粗的狼牙棒,从身前走过,这种震撼只有亲身体会才知道。

外号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各国派来的观礼使者有不少是军队出生,望着食人魔,眼瞳深处满是浓浓的忌惮。

这支食人魔队伍行走动作整齐划一,即便在行走过程中,彼此之间的间隔也丝毫未变,这意味着食人魔队伍训练有素、纪律严明。

即便是人类种族,这样一支队伍也算得上王牌精锐,更何况是比普通人类强大十倍不止的食人魔。

诸多观礼者都在暗中评估食人魔队伍的战斗力。

面对单个食人魔士兵,就算是经验丰富的高阶冒险者也有不小的失败可能,或许只有大师级强者才能稳胜。

而在战场上,食人魔的种族、训练有素、相互配合的优势发挥出来,至少需要两倍训练有素的高阶战士,才有可能挡住这支食人魔队伍。

在泰达诺尔,高阶战士可不是大白菜,足以作为国王出行的侍卫,某个冒险者团体的领袖,边关的守门将领,小一点的王国有没有一千高阶战士还是个未知数。

可以说,凭借这支五百人组成的食人魔队伍,弗塞帝国就足以傲视泰达诺尔大部分国家。

得出结论,众人忍不住心中感叹:“帝国,不愧是帝国……”

若说【帝国之嚎】是战略威慑,那么食人魔士兵就是常规力量层面的威慑,让人在做出与弗塞帝国为敌的决定时多思考一番。

食人魔走过,接下来是豺狼人。

“正在向我们走来的是豺狼人方阵。”

解说员声音洪亮:“豺狼人和食人魔一样,是最早追随陛下的种族之一,他们的领袖是霍格将军……夜晚响起的狼嚎是敌人的噩梦……”

和身穿重铠的食人魔不同,豺狼人步兵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只想和你睡 1v1月半喵

穿着轻便的镶铁皮甲,一手雪亮单手大刀,一手包铁橡木盾牌,圆形盾牌中心还有一根破甲的撞刺。

除了步兵之外,豺狼人队伍还有狼骑兵。

狼骑兵目光犀利如鹰,他们穿着由厚实牦牛皮特制的皮甲,背后背着弓箭,手里拿着雪亮大刀。

和步兵的单手大刀不同,豺狼人狼骑兵的大刀更长,刀刃更为宽大,非常适合在高速奔跑过程中挥砍,发挥出斧头一般的效益。

高超的机动能力,夜视能力,再加上强大的战斗力,正如解说员所说的那样,豺狼人狼骑兵在夜晚的狼嚎声是敌人挥之不去的梦魇,罕有军队能在野外挡住豺狼人狼骑兵的夜袭。

和食人魔一样,豺狼人队伍通过中心大道,步伐整齐,显得训练有素,就连座狼也是如此。

豺狼人之后是工兵——狗头人,然后是牛头人壮汉,哥布林……

观礼嘉宾席位上,众人在大饱眼福的同时,也见识到弗塞帝国的强大。

士兵本身的强大,从头到尾,每个出场的士兵都是正儿八经的战士职业者,而且至少都是中阶战士,这让人不禁联想到弗塞帝国数年前推行的职业者教育。

武器装备的强大,每一个出场的士兵们身上穿的武器装备都堪称豪华,都是牛头人和矮人共同打造的精品。

集体的强大,士兵们步伐整齐,全程静默无声通过中心大道,这一切无不阐述着军队的严格纪律。

在战场上,这种纪律会转化成战斗力,更好的配合,更强的伤亡承受能力,这一切都将成为敌人的噩梦。

花瓣雨依旧,又是一支队伍从城门门洞中走了出来。

众人精神一震,这一次出来的不是那一种族的队伍,而是八匹马拉着的马车,三驾马车一同驶出城门门洞,后方还有源源不断的马车。

观众们看到了马车车板上盛放的东西,那是一个巨大的透明玻璃罐,玻璃罐里装着淡绿色的液体。

“这…这是药剂?!”一名擅长制药的魔法师瞪大了眼睛。

他能分辨出,玻璃罐里着的淡绿色液体正是他经常制作的生命药剂。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