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啊传媒app下载 叶无道徐灵儿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

“虽然一个说好话,一个说狠话的谈判模式确实非常实用,但你们演得实在太差了,还是有点放不开。”

经验丰富的欺诈师评价道:“如果那位女精灵能在我同伴身上开几个洞,我们说不定会有些紧张感,但你们聊得这么拘谨,都不舍得用酸甜苦辣整一下我的同伴,就硬生生干聊,反倒是让我感到有点安心。”

“我应该不是你的同伴吧?”亚修问道。

“反正肯定不是我。”哈维幽幽说道:“我的同伴都是不会呼吸的。”

别说伊古拉这个靠收割智商税的诈骗犯,以及从小混迹黑道杀人如麻的死灵术师,就连亚修这个涉世未深的清纯少年都一眼看出这两人在一唱一和,怎么可能上当?

克莉欧司眼泪夺眶而出:“抓不到瑟琳娜就算了……我居然还被几个异域之人嘲笑……呜呜……”

亚修都看傻了:“不至于吧姐姐,而且你哭的时候能不能将铳口抬高一点,我怕你把持不住……”

紫衣少女笑道:“倒是很有胆量嘛,但如果换成是我,我就会装作不知道感恩戴德地签下契约——你们的命在我手里,你觉得你们有讨价还价的资本?”

“有。”

伊古拉平静说道:“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价值,但毫无疑问你需要我们这些‘异域之人’。如果我没猜错,异域之人在这里也极为罕见,我们三人说不定就是你唯一能抓住的筹码。”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有价无市,如果你想利用我们,就必须重视我们的意见,不然你根本找不到替代品。”

“那种奴隶契约就别提出来了,说出你的真实需求吧。”

“克莉欧司说得没错,”紫衣少女笑道:“像你们这种能迅速洞悉局势但又不是从小聆听福音的人,迟早会成为巨大的隐患。”

“谢谢夸张。”

“但你似乎忘记了一点。”紫衣少女露出邪恶的笑容:“我是需要异域之人,但现在有三个呢,我还是有选择权的——”

她抽出一张契约织纸,从中间撕成两半:“我想,我应该只需要一名没那么聪明的新奴隶。漂亮的女孩,你出局了。”

伊古拉气得嘴角都抽搐了:“我是男的!”

“那么,”紫衣少女抽出第二张契约织纸,做出一个要撕裂的手势:“我虽然只需要一名新奴隶,但也不介意有两位奴隶——如果有人知情识趣的话。”

依然没人回应。

亚修和哈维平静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丝毫恐惧,仿佛在看一场拙劣的戏剧。这下子就连紫衣少女也维持不住表情管理,咬牙道:“难道你们是什么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吗?”

“他们只是看破了你的色厉内茬。”伊古拉幽幽说道:“如果你真的只需要一个异域之人,那为何不让那位精灵用铳弹掀开我的头盖骨看看成色呢?”

“其他先不说,但这句话我赞成。”亚修说道:“我想看他的脑子是不是黑得出汁。”

紫衣少女冷冷看着他们三个,绝美的容颜满是森寒,气氛越来越凝重。就当亚修以为对方要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维护面子的时候,孩子们被救出来时的哭声打破了沉默。

她叹了口气,“到底是怎样的堕落国度,才能培养出你们这种狡猾的恶魔?”

“我更愿意将之称为智慧。”伊古拉淡然说道。

紫衣少女从怀里又拿出一份完整的契约织纸,在上面轻轻一拍,顿时显露出一行行文字。

“这就是我的底线了。”她说道:“签了它,或者死在这里。”

克莉欧司咻咻咻三铳,将亚修三人身上的奇迹锁链全部被解除,而且没伤到他们分毫。

偷渡客们没有任何反抗的意图,先不提周围十几名红帽子,他们脖子上也依然戴着锁术项圈,而且光是后面那位哭哭啼啼的女精灵就足以打消他们任何大胆的想法——虽然没能抓住瑟琳娜,但女精灵大概率也是一位三翼圣域术师!

像亚修这种级别的邪教头子都有杰拉德侍候,瑟琳娜明显各方面都比亚修等级更高,负责抓捕瑟琳娜的克莉欧司怎么也不可能比杰拉德差。再加上克莉欧司好像是什么《红帽子总榜》第十,她没有七彩之翼才让人感觉奇怪。

至于三翼术师为什么抓不住看似弱

麻豆啊传媒app下载 叶无道徐灵儿小说

小的邪教头子……有亚修这个鲜明的例子在,伊古拉和哈维都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现象了。

他们乖乖拿起合同看,脸上顿时露出奇怪的表情,互相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这次紫衣少女真的生气了,碧绿的瞳孔都快变成一条充满杀意的竖线:“你们还想得寸进尺?”

亚修举手说道:“不,我们只是有一个不是很过分的要求。”

“什么要求?”

“能不能给我们一本字典。”他扬了扬合同:“上面有些字我们看不懂。”

其实有些字不太懂已经是亚修谦虚了——几乎有一半文字完全看不懂,那些文字跟血月文字的差距,不是简体字和繁字体,而是现代字跟火星文的差别!

不过有趣的是,另外一半文字却是跟血月国度的文字完全没区别。

毕竟几乎完全不来往的不同国度,哪怕文字和语言是同根同源,时间一长肯定会衍化成风马不相及的两种体系,亚修他们能勉强听懂这里的语言已经是运气极好,文字只能看懂一半完全是情理之内。

亚修忽然想起来,其实剑姬的口音也有点怪怪的,不过后来听说剑姬来自乡下,亚修就以为这是剑姬的角色萌点……

“啊,抱歉,是我的失误。”

紫衣少女打了个响指,一本装帧华丽的紫水晶书籍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或许是在今天已经听到过很多次,又或许是这本书的奇异魅力,亚修三人在看见的瞬间就知道这本它的名字——《福音书》。

“一颗1积分,算我请你们了。”

紫衣少女抛了三颗金瓜子给他们,伊古拉揉搓了一下,感觉像是果冻的材质,“这是什么?”

“凡人的福音,知识的媒介,全知的基础,盲愚的宿敌,智慧的种子。”

紫衣少女笑道:“智慧金瓜子,吃

麻豆啊传媒app下载 叶无道徐灵儿小说

了它,你们就能立刻精通我们的语言。”

......

...

血月国度,凯蒙市郊外。

“可惜不能去瀑布上游那边……”阿德拉坐在小板凳上,看着血月照耀下的猩红瀑布,脸上满是遗憾。

“在这边露营不也一样吗。”芙瑞雅倒是阔达得多,用铁钳夹起锅盖,说道:“河鲜锅煮好啦,饿死我了惹,没想到天都红了才吃得上东西,都怪阿德拉你不会抓鱼……”

“明明是怪你不会生火!”

两人吵吵闹闹但下手却毫不含糊,舀起食物哈呼哈呼地吹冷乎,放进嘴巴里满足地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显然易见,她们两人正在进行露营。其实这种露营方式是不太对的,正确的露营方式应该是单人露营,因为这是术师前置训练的一环。

踏入虚境后,术师需要单人游历知识之海,需要忍受孤独、恐惧、寂静等挑战,对于人类这种社会性动物而言,新术师往往要花不少时间来适应虚境冒险。因此为了提前锻炼出术师意志,学徒们可以在现实里进行各种活动来模拟虚境冒险。

像露营就是一个很好的体验方式,野外生存跟虚境冒险已经非常相似了,基本大学生们都会进行露营来感受独立生存,因此遭遇坏人恶徒枉死的概率也不低。

但这正是露营的所需要素之一:如果没有生命危险,那就没有任何体验价值了!

所以说芙瑞雅和阿德拉这种露营是错误的——她们又不可能在虚境里双人成行,两个人一起露营根本没有任何锻炼价值!

阿德拉吃饱喝足,还是不死心地看向瀑布上游:“你说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被封成禁区了?”

她们本来想去的宿营地是瀑布上游,据说有熊狼狗等动物出没,危险度十足,热爱赌博刺激的阿德拉已经准备好手铳炸弹各种武器,就等着守夜跟动物们玩一下‘谁是猎人’的游戏,没想到来到才发现整片区域都被狩罪厅封了,闲杂人等不许入内。

“可能是有虚境通道吧。”芙瑞雅一边说一边脱衣服。

“……你吃饱了就想要了?”

“没有,只是去洗澡。”媚娃指了指旁边的河流说道:“放心,一两晚我还是忍得了的。”

“那三晚呢?”

“你能连续三天不赌吗?”

“那你好强哦。”阿德拉赞叹道:“我最多只能戒赌一天。”

看着媚娃可可爱爱地跳入猩红的河流里玩水,阿德拉暗暗呼出一口气。

本来阿德拉上一次想邀请芙瑞雅去放松一下,结果却变成了她自己放松一下,她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连美色都无法诱惑媚娃,阿德拉越发相信芙瑞雅有大病。

思来想去,阿德拉便带她来露营感受一下大自然,而且理由也非常正当,露营和被流浪汉骚扰乃至谋杀是大学生活必须体验的一部分,不得不尝。

等等,她去洗澡了,那谁洗碗洗锅?

阿德拉嘟囔两句,还是乖乖拿起餐具,去芙瑞雅更前面一点的河流清洗,试图用油迹恶心媚娃。芙瑞雅远远看见便知道自己阴谋败露,讨好似的游过来:“哎呀我帮你洗一个碗吧——”

噗通!

两人同时看向瀑布,阿德拉问道:“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芙瑞雅点点头:“好像有什么在瀑布里掉下来了。石头吗?”

“我觉得不是……”

在两人的紧张注视下,一个令人怜爱的穿着黑色裙装的娇小身影,随着水流流动,如同被丢弃的孩子出现在两人眼前。

“可爱的大姐姐,好心的大姐姐。”湿漉漉的人偶少女可怜兮兮地说道:“能救救瑟琳娜吗?”

喜欢术师手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