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视传媒官方网站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 A+
所属分类:花胶

林朔和苗成云之间,并没有为了女儿或者学生斗气逞能,多大人了不至于。

其实他俩一直在用巽风传音秘密沟通。

近在咫尺还费这么大的事儿,自然是想瞒着林映雪。

就在林映雪怎么找金字塔而思索布置的时候,林朔和苗成云也趁机达成了一个共识。

经过昨晚一夜的观察,亚马逊雨林内部对狩猎队来说威胁不大,至少在河道里的东西真正露面之前,形势是相对简单的。

那既然如此,不如趁机考验考验林映雪,时不时坑她一把,看她能不能及时纠正过来。

这也是当年林朔刚进山林的时候,林乐山的惯用手法,论怎么坑儿子,林老爷子那是一把好手。

林朔以前那是一边忍着不骂街,一边飞速成长。

至于苗成云,他的成长过程中也有类似的经历,当然他不是被自己的老爷子坑,而是小时候被师姐妹坑,长大了又被林朔这个兄弟坑。

多年媳妇熬成婆,两人忽然发现,现在自己已经能干这个事情了,于是很快就意识到了这里面的乐趣,偷偷摸摸地商量起来。

之前苗成云打退堂鼓,建议林映雪回去,就是在这个思想方针下面的具体行动,当然他那个明显效果不好,说得跟反话似的,被林朔嘲笑了一阵,然后猎门总魁首就给苗副院长打了个样。

要星图,不给,自己看。

林朔这把坑闺女的效果是立竿见影,林映雪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撒娇耍横都不顶事儿,老父亲就跟吃错药了似的拧着自己的心意来,最后林家大小姐只能让狩猎队就地休整,等天黑。

这就显得耽误事情了,苗成云很不满意,用巽风传音道:“你这个是明着坑,那怎么行呢,小姑娘不会真正着道,得跟我似的,暗暗地坑她。”

“人但凡三五成群,那就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林朔说道,“你这种当面不敢反驳,暗地里使坏的人自然是有的,我这样仗着身份地位明着耍横,那也是有的,小家伙得知道应对。”

于是两人在实践中迅速找准了自己的定位,要双管齐下地坑林映雪,而这天白天,也就很快过去了。

狩猎队啥都没干,就在原地坐着。

要是换成一般的苦主,但凡在场早就翻脸了,可惜特洛伦索没这个胆子。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猎门总魁首忽然摆起了架子,可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赶紧忙里忙外地照应着。

他招呼了楚弘毅,两人给林家父女还有苗大公子搭了个凉棚,还用芭蕉叶做了把蒲扇,就在林家父女身边,一会儿扇扇这个,一会儿扇扇那个。

这人的举动被林朔看在眼里,心里倒是有些过意不去,自己教闺女,把他的事情耽误了。

所以在傍晚的时候,林朔终于松了口,说道:“我有一个想法,你听听看,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特洛伦索赶紧应道:“总魁首您请说。”

“楚弘毅,是我猎门九魁首之一。”林朔指了指在一旁的楚弘毅,说道,“嫁给你是不可能。”

楚弘毅一脸娇羞,一旁喝水的苗成云这一下就喷了。

“这我也没指望。”特洛伦索也是哭笑不得。

“那你嫁给他好像也不太适合,你说呢?”林朔问道。

“嗐,这种事情在华夏不太容易被人接受,我是知道的。”特洛伦索说道,“总魁首您有什么安排直接说吧,我自当听从。”

林朔点点头,说道,“楚弘毅呢,我以后就安排在南美,你们日子怎么过就是你们的事情,只是小心别被人拍了放到网上,否则我们公关不太好做……”

“多谢总魁首成全!”楚弘毅在一旁抱拳拱手神情很是激动。

“你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林朔白了一旁楚魁首一眼,然后对特洛伦索继续说道,“你目前手里的买卖,你想脱身可以,只不过在这事情搞定之前,你依然是个北美国防部直接挂钩的军火商,我看你也带着卫星电话,你要是掌握了什么临时情报,不能瞒着我们。”

特洛伦索赶紧说道:“这个自当不在话下。”

“好。”林朔点点头,然后问道,“特洛伦索,你外婆姓什么?”

“我外婆姓劳。”特洛伦索说道,“她这一辈子,也是应了这个姓氏了,一辈子劳碌命。”

“那猎门从你开始,就多一个劳家。”林朔说道,“你是第一代家主,三寸门槛,驻地就在阿根廷,猎门家族创立的大小事情,你可以跟楚弘毅商量,他会教你怎么做。”

“多谢林总魁首!”特洛伦索抱拳拱手道。

林朔又问道:“你有孩子吗?”

“嘿。”特洛伦索摇摇头,“感情方面,我是个很专一的人。”

“懂了。”林朔看了楚弘毅一眼,于是就知道这俩人不可能有孩子,继续说道,“那你就去找玛雅人的后裔,收养他们,把玛雅雄鹰战士的传承流传下去。

然后你这支传承,我给你独立保留权,不必纳入我猎门传承共享的体系,为期五十年,也就是大概两代人。

两代人之后,你们劳家当时的家主若是还认自己是猎门的一份子,那就派出传人来参加平辈盟礼,怎么样?”

“谨遵总魁首号令!”特洛伦索大声应道。

林朔点点头,然后看了看自己的闺女林映雪:“这份五十年之约,你听见了?”

“听见了。”林映雪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听见了就好。”林朔说完指了指天空,“天黑了,你看看吧。”

众人这才想起来,坐在这儿是为了等天黑看星星。

聊着聊着,周围其实已经越来越暗了,抬头一看,那是璀璨的银河。

雨林跟城市不一样,没有光污染,星空之美足以夺人心魄。

林映雪问魏行山要了一支手电筒,低头看看地图上的十一个点,又抬头看看星空。

只见林家大小姐一会儿抬头一会儿低头,就跟小小年纪犯了颈椎病似的,二十分钟过去了,然后她嘟着嘴拉着老父亲的衣袖开始耍无赖了:“这么多星星,怎么可能找得到嘛。”

林朔没搭理她,打了哈欠说道:“我困了,你慢慢找。”

说完了正要躺下,苗成云在一旁看不下去了,用巽风传音求情了:“你差不多得了,小姑娘都撒娇了。”

林朔也用巽风传音回话道:“遇上一个耍横的男人她就撒娇,那她得有几个身子才够嫁啊?这种应对肯定是不行的,我不能让她含糊过去。“

“你傻归傻,你闺女没这么蠢。”苗成云说道,“她这叫对症下药,是觉得撒娇对你有用,这才这么做的,你要是换个人她就换招儿了。再说了,你明明很享受就别装蒜了,不然太耽误事情。”

“也对。”林朔躺倒一般的身子又直了起来,冲林映雪一伸手,“把地图和笔给我。”

“哎!”林映雪欢天喜地,把林朔要的东西给他了。

林朔拿过来,先把地图翻了个面,在地图背面开始落笔。

都不用手电筒打亮,这副星图林朔早已烂熟于心,一边画一边说道:“这个呢,是林降天劫的星图,林家祖训是传儿不传女,你学归学,回头给追爷上香的时候,就别告诉你爷爷了。”

“哦。”林映雪乖巧地应下,然后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父亲落笔。

一边看纸上的星图,林映雪也一边抬头找天上的星星。

一开始她还有些迷糊,慢慢地随着林朔画出来的星位越来越多,整体星相越来越明确,她终于对上了。

“哦!”林家大小姐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些星星给咱林家绝技定位的。”

“林降天劫,星图尚在其次。”林朔说道,“关键是身上力道掌控能力和对发射武器的了解程度。一定要做到分毫不差,这才有效果,否则就不是林降天劫了,而是随便乱扔东西。打不打死猎物暂且不说,光把箭矢捡回来的路上,别人就能笑话死你。”

说话间,林朔的星图就这画好了,转手递给林映雪:“来,看看吧。”

林朔这张星图是画在地图背面的,上面星星点点好几百颗,而十一座金字塔的位置在地图正面。

于是林映雪把地图翻过来翻过去,不由得埋怨了:“爸,你画在另一张纸上多好啊,这样两张纸容易比对。”

“废话。”林朔说道,“这张星图你是要记在脑子里的,记不住愣翻,怪睡啊?”

“哦。”林映雪这才安下心来,打着手电默默地记忆林朔画出来的星图。

父女俩说话间,周围人一声不响,就这么等着。

三分钟左右,林映雪点点头,似是记住了,这才把地图翻过来,看那十一座金字塔的位置。

“好几百颗星星,记得这么快。”特洛伦索不由夸赞道。

“这是临时记忆,明天准忘。”林朔淡淡戳穿道,“还得再巩固的。”

“那也很厉害了啊。”楚弘毅笑道,正要夸赞几句小姑娘天分过人,然后就住嘴了。

因为他发现,小姑娘这会儿的表情,这是在怀疑人生呢。

显然,她还是没对应上。

“是不是记岔了呀?”林朔问道。

林映雪翻过来一看,一脸纳闷:“没有啊。”

“哦。”林朔点点头,“那就是你苗伯伯之前分析得不对了,金字塔的位置,跟星相无关。”

林映雪看了看苗成云,欲言又止,然后开始低头思考。

苗成云见状就想把她往沟里带,说道:“到底是我分析错了,还是你爹画错了,你要自己判断。”

结果林映雪没上当,抬起头来问大伙儿道:“难道玛雅人当年看到的那片星空,跟我们现在看到的不一样?”

林朔点点头:“行,能想到这一点,我算你过关了。”

苗成云说道:“当然不一样了。你们林家人以星相作为绝学的基准,这是因为在自然界里,日月轮转万物更替,唯有星星的位置不变。

可是星空的这种固定,得看时间尺度。

时间一旦长了,天上星星的位置,也是会变化的。

究其原因,是地球的地轴有二十三点五度的倾斜,因此有了黄道面与赤道面的不同,也造成了岁差。

这里我就不展开了,等你到了学院高中课程自然会学到。

总而言之,星空的变化,以两万六千年为一个周期。

而玛雅人是在公元前四百年开始建立奴隶制国家的,距今小三千年了。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让天上的星星产生变化,让你这会儿找不到了。”

“那我是不是应该找一份跟玛雅文明同时期的星图。”林映雪问道。

“没错,可惜这种上古星相图,你爹这个死记硬背现代星相的人是不会的。”苗成云点头道,“好在啊,你苗伯伯我学贯中西古今,略懂。”

“苗伯伯好厉害!”林映雪一边夸着,一边就把纸笔递给苗成云了。

林朔这个气啊,心想谁说我不会的,可这会儿争这个又显得自己小气,于是只能忍了,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苗成云一边直接在地图正面落笔,一边还卖派,说道:“我呢,也就不跟你爹似的,吭哧吭哧把星相全画出来了,他那是显摆自己厉害,然后耽误你的事情。

我就画十七个点,其中是十一个,是现在金字塔的位置,还有六个,就是当年跟这十一颗恒星邻近的恒星。

如果说有其他隐蔽的金字塔的话,这六个位置的可能性都有。

至于这六个位置里哪个可能性最大,那你就要自己判断了。”

说完,苗成云把地图递给了林映雪。

林映雪看了看,指了指其中的一个位置:“那就这里吧。”

“为什么是这里?”林朔问了一句。

“因为这个点,我们会经过其中一座已知的金字塔,也许还能找到额外的线索。”林映雪答道。

麻豆视传媒官方网站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嗯。”林朔点点头,“思路正确。”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