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年轻的老师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不碎金刚力发动,他陡然前冲,淡淡的金色光芒从体表皮肤上浮现,身上的肌肉仿佛随时都开爆炸一般,紧绷到了极点。

下一秒,他挥出了拳头。

呼!

仿佛有一股庞大的气息轰然袭来,拳头一瞬间,就在杉波的眼前放大。

杉波并没有硬接这一招,他的身体在地面一弹,就向后飞速跃去。

嘭!

拳空打爆了空气,却没有打中目标。

“……尾巴吗?”

支仓冬夜一拳挥空,也没太吃惊,他有留意到杉波的身后多了一条粗大的蜥蜴尾巴。

杉波严格来说并不是跳出去的,而是利用这只粗大的尾巴,在地面进行弹跳。

就在下个瞬间,杉波又再度拉近距离,他咧开大嘴,露出犹如尖牙般的犬齿,一对眼珠射出炯炯凶光。

他以迅猛的力道挥剑,不知名的“刀姬”化成的灵光泛起苍白的光芒,化成一道凌厉的斩切弧。

——快,异常的快。

刀刃的光芒在空中一闪而过,剑锋滑向咽喉的部位,这样锋锐的刀芒能够撕开人的喉咙,令其血涌如注。

铛!!!

支仓冬夜忽地将右手的五指张开,挥出一掌,强行在半途挡住了这一刀,霎时间火花四溅,剑身切在手掌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一听到这种金属般的异响,杉波就知道这一刀没有用,他迅速反转刀身,单臂剑身一挺,银色的剑尖一闪,这次他并不使用斩切,而是用剑尖向前刺去。

或许斩击伤不了你,但是换成刺的话,不相信破不了你的防。

杉波应当是这么想的吧!他应该是认为如果斩劈无效,攻击改成剑刺的话,应当是有效的。

嗤!

一声轻响之中,掌心与剑再度撞击,剑身竟然无法刺穿淡金色的手掌。

支仓冬夜的右手想要抓住这柄刀,刀刃却在迅速抽了回去,弹指之间,杉波的刀唰的一下划出一片银色光瀑,这是高速奔袭而来的刀之豪雨。

这是精密的剑技,每一招都计算严密,攻击的部位是咽喉、眼睛、耳朵、口腔乃至四肢的各个关节区域,这是纵使进行硬化也无法完全保护的位置

面对这种攻势,他的右手宛如膨胀一样,五指并刀,直接与杉波手中的刀激烈相碰,然后瞬间弹开。

杉波每挥一刀,都感到一股反震力道,这般连续交手,反而震的他虎口裂开,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年轻的老师

而且对方的攻势也越来越重,他赶紧拉开距离,但是这时的支仓冬夜紧追不舍。

后者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色,猛地往前一踏,在他的脚下一阵尘土飞扬。

不容忽视的刹那间,手刀与钢刃无数次在空中猛烈撞击,双方的攻速太快,速度快到看不见手与剑的舞动轨迹,只能听到金属声音和散开的火花。

杉波一个转身,作势挥动手中的刀。

唰!

刀光虚晃一招,这一招不过是诈术,实则真正的攻击是扭动鳄鱼般的尾巴,扫在他的腰部。

“嘭!”

尾巴上陡然爆发的巨力轰在身上,并没有让他受伤,不过支仓冬夜也感到腰上传来的震荡力让他身形一震,踉跄半步,速度一下子缓了下来。

“呵呵,原来如此。”

支仓冬夜冷笑一声,不过,他也感到杉波的剑术并不弱。

“……直心影流吗?”

杉波的剑术应该是古流中的直心影流,因为在与其交手的过程之中,双眼的视野技能栏里已经浮现出【直心影流·韬之形】。

“龙尾、面影、铁破、松风、早船……”

他的脑海里也回忆起刚才经历的几式刀招,开始不断的回放刚才对方的动作。

不得不承认,杉波的剑招很精湛,特别是利用脚步移动身体以及重心的位置,刀身的轨迹也很完美,以剑术来说搞不好要比自己还要强。

不过因为变成了“半恶堕种”,这家伙的动作已经没有被古流剑术这层框架规范住行动。

利用尾巴将支仓冬夜击退后缓冲了攻势,得到喘息机会的杉波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

这个男人向前突进,刀锋贴地而来,这一刀是下段行刀,刀路的变化异常诡异,刀光从斜角度扬起,划出滑亮的圆形光辉。

支仓冬夜侧身避开这一刀,刀光在空中折动,朝着他面部的眼珠位置抹去。

杉波也注意到了他的躯体在不碎金刚力的加持下几乎是刀枪不入,这才瞄准他的五官发动攻击——人的身躯不管如何强化硬度,也会存在特定的弱点,五官的眼珠是晶状体,就算是支仓冬夜也不觉得“不碎金刚力”能够覆盖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年轻的老师

到眼珠上。

他冷哼一声,直接闭上眼,右腿突然横扫出一击鞭踢。

“嘶”的一声,在支仓冬夜出手的一瞬间,刀光一闪,杉波挥刀在他的眉毛处划了一下,只是擦出一道白色的细痕。

而过于拉近距离的杉波被这一脚踏中,砰的一声闷响,这家伙的整个身子如炮弹一样倒飞出去。

“别想跑!”

支仓冬夜得势不饶人,他脚下一步猛冲,地面被一个踏步震出一个圆形小坑,整个人速度猛然增加一截,往杉波的方向扑去。

咻!

他的右拳轰了上去,用力砸向对方的脑袋,他的拳头爆发力十足,一击就打穿了空气。

这一拳距离对方还有数米,却仿佛轰出了一道冲击波,撕开大气的拳头就在落在杉波面前时,杉波的脖子一百八十度的转动,另一张怯懦的面孔转了过来,这张脸也因为紧张和恐惧而扭曲,张开口爆发出一声尖叫。

尖利的声波传递在空气里,恍若实质的撼动大气。

“吵死啦!”

支仓冬夜感觉耳膜发涨,脚下也缓了一步,这个停顿只是一刹那,他的手臂骤然变形,五指宛如利爪一样向前撕扯。

杉波身形向下一缩,右肩被撕下鳞片与血肉,他大叫一声,用力飞身一跃,突然一个后空翻,避开了这一爪。

嘭!

陡然间,一大片碎石沙土劈头盖脸地泼了支仓冬夜一脸,那是杉波后空翻时,利用尾巴扫出的碎石泥土。

支仓冬夜抹了下脸上的沙尘,嘴角泛起一丝狞笑。

(半恶堕种还是不行,即使是加上‘刀姬’的力量,还是距离‘徒级’有些差距……)

也许是半吊子的关系,比之恶堕种还不完全,又不具备鞘之主那种夸张的强化,即便是结合了两股力量,也只是半吊子中的半吊子。

“那么,测试可以结束了。”

支仓冬夜双眼燃烧出淡赤的光芒,方才的交手对他来说更接近于一场“游戏”,只是这种“游戏”,到这里也可以结束了,他要开始正式出手了。

“呼!”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肺部用力吸进一口气,逐渐地,体内的另一股力量涌现,且透过血肉和肉体,无形而有质的热浪逐渐形成。

“【出离忿怒相】。”

他低声发出低沉的咆哮。

仿佛与其声音相呼应,全身燃烧起了扭曲的火焰,宛如将熔铸铁矿的钢炉中的火源压缩的高热,从他的体内迸发出来,朱红的火焰就像红色的丝带,不断往上鼓荡。

扭曲大气的高温下,四周一下子变得模糊而不清晰,在半恶堕种化的杉波视野之中,巨人化的支仓冬夜展现出不符合那具巨大身形的动作。

“嗖!”

神经反射根本追不上那可怕的移动轨迹,因为那是明显超出且无视肉体的物理极限。

泷泽只能挥剑进行抵挡,但是一股暴力撞击在剑刃上,强烈的冲击力使得他被击飞滚了两三圈。

轰!

还未站稳脚根,巨大的影子从上方投向下,那是飞扑过来的支仓冬夜,他以势压人,当头就是一脚向下踩去。

嘭!

一身沉闷的重响,地面被踩出一个大坑。

不过杉波逃了开来,说时迟那时快,他前脚一动,尾巴就感到一阵发烫。

只见一只散发灼热气息的大手已抓住,泷泽来不及反应,身子就飞旋起来。

在具备“不碎金刚力”的支仓冬夜的豪腕怪力下,他的身体重量几乎等同于小石子。

景物化为无数的线从眼前飞逝,侵袭全身的风压,地面由上而下掠过天旋地转的世界,让泷泽混乱的脑子弄明白了自己是不被水平抛了出去。

轰!

淡灰色的土墙被他的身影撞碎,杉波十分艰难的爬了起来,他被砸进了一栋这片黑土地上的建筑物里。

这时的他全身都有大量的伤口,皮肤上鳞片破裂,血淋淋的,就连骨头也不知道碎了多少,本来这种伤势会危及自身性命,可是出于某种原因,他还是努力撑起了身子。

“……毫无意义的挣扎。”

一个低沉声音传出。

杉波一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三米高的巨大身影,他的全身缠绕着一层火光,火焰在他的周身挣扎着想要逃脱,而这个巨大的人影的嘴角如怪物一样裂开。

“感受自己的无力吧!然后,给我去死吧!”

两根铁柱一般粗大的手臂肌肉绞起,硬如钢铁,狠狠对着杉波脑袋一合,噗滋一声,番茄一样的血红汁液向外喷出,在地面溅了开来。

喜欢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