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永久免费的服务器 杨家后宅(全)冬儿 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

“你还要哀家说得多明白?”颜景看着烨礼。

烨礼摇头:“我还是不明白。”

颜景突然站起身,朝着他走过去,哼了一声:“不明白就是你蠢。”

“也不必哀家继续说。”

“烨礼,这酒,还是你先喝吧。”颜景突然伸出手抓住了烨礼的肩膀。

烨礼本能的想起身,却发现对方的力气之大,压制得他起不来身。

肩膀上有如千斤重,他身体垮了跨,用所有力量才能勉强保持着现在的坐姿,额头上的汗水也跟着下来,他惊愕地看着颜景:“芷儿,你的力气为什么这么大?”

颜景笑,这一笑,极美,美得晃人,即便是烨礼在这种时候,都因此晃神。

“哀家不仅天生美貌,还天生神力。”她说。

烨礼半信半疑:“是吗?”

“这酒,要哀家亲自为你喝下去吗?”颜景问烨礼。

烨礼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恐惧,他摇摇头:“我不想喝酒。”

“你不想喝酒你带着酒过来和哀家一起喝?你逗哀家玩吗?”

“难道哀家看起来就那么蠢,还会相信你这些东西?以为你说几句感人肺腑的话,哀家就忘乎所以?”颜景反问。

烨礼的肩膀越发往下跨,他吃力地说道:“你先放手。”

“我难受。”声音有些哀求。

颜景闻言,不仅没放手,反而还把手上的力气给加大了,她用手捏着烨礼的肩膀,一点一点用力。

烨礼的肩膀也越来越痛,他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掰开颜景的手,却发现那只手仿佛长在他身上了一般,他无法撼动半分。

他的目光也越发恐惧,他有种自己今日活不了的感觉。

“烨礼,这毒,不错,可惜对哀家无用。”颜景用一只手端起酒杯,然后把酒洒在烨礼的面前,洒成一条直线。

像祭奠逝去的人那样。

“烨礼,要哀家喂你喝,还是你回去自己喝?”颜景问他。

烨礼疯狂摇头:“不,这酒没毒。”

“没毒?那就哀家喂你喝吧,你得替哀家证明这酒没毒不是吗?”颜景的手转而去捏着烨礼的下巴,强行让他的嘴张开。

烨礼面色痛苦,惊恐地看着颜景,为了让烨礼说话,颜景又把手往下,放在了烨礼的脖子上。

“不,芷儿,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我会去做一个闲王。”烨礼忙说道。

颜景问道:“你怎么会想到要来毒杀我?”

“你要杀我,我只能杀你,我还有选择吗?”颜景又问他。

烨礼闭了闭眼,痛苦而艰难地说道:“芷儿,我没有选择,如果你不跟我在一起,我们就无法共存在这世间。”

“我只能冒险搏一搏,你现在支持者虽然很多,但其实根基还没打稳,只要你死了,这天下我能顺利得到。”

“你不死,你日后也会为了打稳根基而除掉我。”

“所以你选择了一个最蠢的办法?”颜景冷笑。

烨礼:“最蠢吗?不是的,我不管选择什么办法,都是你死我活,任何办法的结局都只会有两种,一种你死,一种我死。”

颜景又感觉烨礼这么说也算有点道理,勉强赞同他。

“所以我选择最简单最可行的,但凡你心肠不那么硬,我说的那些话足以打动你,你看在我‘自动退出’的面上,也会喝下那杯酒的。”烨礼又说道。

颜景叹气:“可是你现在失败了,你明知道你计划一旦失败,你就必死,那你为什么不舍得现在死?”

烨礼张了张嘴,一时间非常无力。

人面对死亡的时候自然害怕。

google永久免费的服务器 杨家后宅(全)冬儿 小说

“看在过去的份上,芷儿,你饶了我吧,即便是把我贬为庶人都可以。”烨礼祈求地说道。

颜景:“不可能。”

“一定要我死吗?”烨礼哀求地盯着颜景。

颜景想了想,说道:“只有两个选择,现在死和回府再死。”

“现在死,你就是来毒杀太后的人,你罪大恶极,尸体将要被扔在乱葬岗被野狗啃噬,亦或是悬挂城门示众。”

“回府死,你就是自杀的王爷,你的葬礼风光,哀家会把你体面安葬。”

“你选择哪一个?”

烨礼愤怒地吼:“你为什么非要杀掉一个爱你的人,我死了,这世间谁来爱你?”

颜景上手就是一耳光,直接把烨礼给打得两眼冒星星,她说道:“你还在说爱。”

“你都要毒杀我了,九王爷,是毒杀!这就是

google永久免费的服务器 杨家后宅(全)冬儿 小说

你说的爱?”离谱。

烨礼被扇得嗡嗡嗡的,看着颜景,突然哭着说道:“可是芷儿,我是真的没办法。”

“你不死,你就迟早会要我死。”

“我也没办法,你不死,你就迟早会要我死。”颜景也说这句话。

让烨礼无言以对。

“好了,哀家不跟你废话了,我数三声,你选择,如果你不作出选择,哀家马上喂你。”颜景开始喊:“一……”

“二……”

她的每一声调子都拖得还算长,也算是给了烨礼一点思考时间。

在喊的第二声尾音的时候,烨礼痛苦地哭泣着,他相信芷儿一定敢给他喂毒药,芷儿是一个敢拿着刀直接把人脑袋削掉的女人。

他说道:“好,我选。”

“我会回府自我解决。”

“你离开皇宫后,一个时辰内,哀家要听到你的死讯。”颜景松开了他,回到了烨礼的对面坐着,看着烨礼发颤的身体。

“回去吧。”颜景面容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的事情都不存在。

烨礼神情恍惚地回到了自己府中,他把那瓶毒酒带了回来,事情败露了,他没得活了。

现在死,能死个体面。

现在不死,芷儿只会会让他死的很难看。

到时候就像烨澜一样,死在天牢,因是罪犯之躯,尸体都不知道被扔在哪儿去了。

那实在是惨。

现在死,落得一个风光的葬礼,史书上自己也是清清白白。

罢了。

他泪流满面,心灰意冷,极度绝望,几次拿起酒杯,却又狠不下心自杀而放下。

关键是现在不死还有出路吗?

他去找自己的兵符,想死之前看看自己的兵符,更是想看看,能不能依靠这兵符做最后的挣扎。

喜欢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