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 A+
所属分类:花胶

“洪师弟,你没事吧……”万神宗的人一落地,屈一通立刻就来到那个受伤的召唤师面前,看了一下那个人肩膀上的伤口,关切的问了一句。

“屈师兄,没事,血已经止住了……”受伤的那个洪师弟眉头轻轻蹙着,但还是露出一个微笑,“还好那些飞天夜叉的钢叉没有毒,这点伤也不影响施展术法!”

“嗯……”屈一通点了点头,看向其他人,脸色严肃,“刚才洪师弟断后受了伤,呆会儿进入到宫殿中,洪师弟就在我们中间,范师弟,你负责断后,我还是做前锋,大家抓紧时间休息,服用丹药,恢复神力……”

其他几个万神宗的召唤师都点了点头,对这样的安排,都没有意见。

昨日众人从那山洞中出来没多久,就遇到大批的飞天夜叉,一群人连战连退一日,才飞到这里,神力和体力的消耗都不小,所以落地的众人都抓紧时间休息,服用丹药,恢复体力。

包括黑龙门的那两位女弟子在内,此刻都在抓紧时间服用丹药,休息,准备以最好的状态进入眼前的这座金色宫殿。

这里是宫殿的入口,这宫殿只能从这里进去,宫殿上有禁空阵法,没有人能在宫殿上空飞行,一个个只能老老实实的从这里进入。

眼前有一座高耸的宫殿城楼,那城楼百米多高,闪动着一层黄金一样的光泽,城楼下面朱红色的宫殿大门关闭着,气势威严,有一股浩荡的神圣气息,那城楼飞檐斗拱,城门的入口上有几个和界珠上的字类似的文字,只是在场的人还没有人认识。

一群人休息了不到十分钟,又有一个人飞来了,是书生模样的孟子奇。

孟子奇的头发已经散开,身上衣服破碎,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也很狼狈,一落在地上,就大口喘息起来,然后手一动,拿出大把的丹药,就直接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你看到龙幻没有?”屈一通走过去问了一句。

孟子奇喘息了几口,摇了摇头,“龙兄没有和我们一起出来,我离开山洞之后就没有看到他!”说完之后,孟子奇就直接盘膝坐在地上开始养精蓄锐,在进入眼前的这座宫殿之前,每个人都想要争取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屈一通看了看远处的天空,眉头微微皱了皱。

眨眼的功夫,远处的天空之中闪过几道强烈的术法波动气息。

远远的,可以看到一条火龙在空中飞旋了一圈,清空了一片空域,大批的飞天夜叉像饺子一样的烧着火从空中落下去,随后,那五个代表天华老怪,身上穿着红袍的召唤师迅速飞来,落在了地上。

这五人中,受伤的有三个人,有一个人身上伤势较重,落地的时候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一个个脸色煞白,并不好过,之前他们还有七个人,现在只有五个了。

落地之后,这五个人也是迅速掏出各种丹药往嘴巴里塞。

又过了不到两分钟,远处的天空之中再次传来神力波动的气息,一个剑阵飞舞着,把几十只飞天夜叉在空中绞碎,然后那个剑阵就直接飞到了广场上空。

剑阵之上,是无尘真君带来的那十三个人,那十三个召唤师每个人脚下踩着一把长剑,御剑而行,潇洒无比,十三个人的长剑组成了一个剑阵,这剑阵既能带着他们飞行,又能在必要的时候攻击飞天夜叉,所以这十三个人看起来也是相对轻松的,没有一个人受伤。

“有意思,无尘真君居然把武者剑修的御剑本事用召唤师的法器呈现出来,那长剑法器既能飞行,还能组成剑阵攻击飞天夜叉,长途飞行中还可以减少召唤师们飞行时的神力消耗,的确别出心裁……”屈一通看到无尘真君的那些人落地,就开口评价起来。

这边无尘真君的十三个人落地,那边天华老怪的五个穿着红袍的召唤师则对他们怒目而视,咬牙切齿,用冰冷而又仇视的目光看着这边的十三个人。

“你们之前什么意思,把飞天夜叉朝我们这里引来,还害死了我们一个人?”一个穿着红袍,脸色粉白,双唇通红气质有些妖异的男人走了过去,冷冷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那边的十三人中,一个圆脸圆身的胖子笑呵呵的走了出来,“那些飞天夜叉又不是我们养的,我们哪里能知道他们想要飞到什么地方,再说了,在这里死人不是很正常么,呵呵,看你们的样子,怎么只有五个人了,才到这里就没了两个人,你们开局似乎不利啊,可千万别全军覆没了……”

红袍男人冷着脸退了回来,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天华老怪的人和无尘真君的人有些水火不相容,就差直接干起来了。

“咳咳,诸位可曾见到龙幻?”屈一通走过去,问了那十三个人一句。

“未曾见到!”那个胖子脸色正经了一些,摇了摇头。

又过了几分钟,一道黑烟穿过远处的一群飞天夜叉的堵截,用火球术轰落了几只飞天夜叉之后,也稳稳落在了这边的广场上。

黑烟散去,正是身形犹如竹竿一样的任竹。

夏平安还是没有出现,难道出了意外?

就在屈一通忍不住这么想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身边的范师弟的声音,范师弟指着远处的天空,“屈师兄,你看,那只飞天夜叉好像有点奇怪?”

不只是万神宗这边的人发现了,其他人也都发现了,远处的天空之中,有一只飞天夜叉飞在空中,朝着这里飞来,那飞天夜叉就像醉酒一样,在空中飞得歪歪扭扭的,似乎是在挣扎,就像随时想要从空中掉下去一样,显得有些特别。

就在众人看向那只飞天夜叉的时候,那只飞天夜叉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的背上,一个影子突然闪动了一下,露出一个人来,那个人,正是龙幻——只见那龙幻正骑在那只飞天夜叉的背上,让那只飞天夜叉背着他飞行,龙幻的一只手拿着匕首,正顶在那只飞天夜叉的脖子处,脸上还带着一丝让人牙疼的微笑。

尼玛,这操作也太风骚了,居然是让飞天夜叉背着他飞到这里来,怎么做到的?

这边落在宫殿外广场上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随着龙幻的身形一出现,龙幻瞬间就从那只飞天夜叉的背上腾空而起,一脚就把那只飞天夜叉踹得从空中掉下去,然后迅速就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远处的几只飞天夜叉也方发现了龙幻,怪叫着想要追过来,只是距离太远,追之不及,眨眼的功夫,龙幻就进入到了这片宫殿的安全区域,那些追他的飞天夜叉不由就在空中扇动着翅膀停住了。

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在所有人的瞩目下,龙幻就哈哈大笑着,从天空之中落下下来,“哈哈,大家都到了啊,看来我也没有来迟啊!”

众人朝着龙幻看去,只见龙幻红光满面,气色不错,身上一根毛都没掉。

“龙幻师弟,你没事吧?”屈一通忍不住问道。

“哈哈,没事!”

“你怎么骑着飞天夜叉来了……”

夏平安笑了笑,“事实证明,那飞天夜叉也是怕死,是可以胁迫的,我捉了一只飞天夜叉就来了……”

事情的经过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却不简单,夏平安用一叶障目隐身在山里,然后伺机捕捉到一只追逐自己的飞天夜叉,然后逼着那飞天夜叉驮着自己来这里,在一叶障目的术法状态下,夏平安发现,只要自己不动,就算飞天夜叉在动,自己的一叶障目的术法效果也不会失效。

那只飞天夜叉被夏平安用匕首架在脖子上,不听话就要死,最后只能听话朝着这里飞来。

飞天夜叉虽然驮着自己,但夏平安的身体也是处在悬浮状态,基本上没有什么重量,飞天夜叉的速度很快,所以也能及时赶来。

落地的夏平安目光从天华老怪带来的那几个红袍面首处扫过,看到那边已经少了两个红袍人,念头就转了起来。

是谁在山洞里埋伏了刺客,想要杀了自己?

山洞外的那具红袍男的尸体是否与此有关呢?

那个刺客绝不是红袍男召唤的,如果是红袍男召唤的,红袍男一死,那个召唤出来的刺客也就消散了。

“屈师兄,你们从山洞里出来之后就遇到那些飞天夜叉了么?”夏平安把屈一通拉到一边,直接传音问屈一通。

“从山洞里出来的时候没有遇到过,大家是在离开山洞好一会儿之后,大概飞行了上百里后,在天空之中遇到的,因为飞天夜叉太多,大家随后就被冲散,各自为战了!”

“当时有没有人留在山洞里?”

“没有人留下啊,大家几乎是一起走的,你问这个干嘛?”

夏平安笑了笑,眯着眼睛,“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

众人是在离开山洞上百里后才遇到的飞天夜叉,随后被冲散,自己在山洞外看到尸体,那就是有人在冲散后重新回到了山洞。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留在了最后,会最后从山洞里出来,而且大家的目的地是和山洞所在的方向相反的,那个红袍男回去干什么?绝对心怀叵测……

而除了红袍男之外,至少还有一个人也返回到了山洞,召唤出了刺客,那个红袍男说不定就是发现了另外那个返回山洞的人,双方不小心碰到了,然后死在后面那个人的手上。

有意思!

除了红袍男之外,这里活着的人中,至少还有一个人想要了自己的命!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