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私人up主by可乐鸡翅不太甜

  • A+
所属分类:花胶

第一百零三章敲山震虎

待影卫长春离去,尤大人才缓缓转身。

只见他双手背负,仰头凝望头顶愈来愈亮的紫薇帝星,不觉然已是眉头紧锁、目光深邃,只因自东、西两方似乎有不断弥漫而来的两团莫名黑气,欲要遮掩紫薇神晖。

尤大人眼中登时掠过一抹杀伐厉色:“紫薇蒙羞,灾祸始也!”

那一双背负的手掌愤然一握,身后石桌之上的茶盏,应声炸裂,茶汤四溅!

唯独他衣摆之处好似有一堵肉眼不能视的气墙,将这四溅的茶汤阻隔在外无法沾身。

这等举措丝毫不似他这文官应有的气势!

尤大人昂首喃喃自语,虽有愤怒,但却丝毫不为渐渐涌至的黑气所担忧,反而神色振奋:“这盘布了几近二十年的棋局终将是换人来执了……”

距案发第三日。

清晨方至巳时。

县衙内,一众官差围拥而立,目光皆紧紧盯着摆放在他们面前的十具尸体,无不脸色铁青、眉头紧锁,一筹莫展。

尤其是位列最前方的尤大人,虽说面容古井无波,但双目之中犹如烈火焚烧,怒意冲天,叫人噤若寒蝉!

登时,整个县衙之内,一片鸦雀无声、疑云笼罩。

李雨宁等人也闻讯而来。待见到这番场景也不由得瞠目结舌,倒吸凉气!

此刻在他们面前,横躺着三名仵作、两名衙役和五名不良人,这十具尸体皆与那目击者商贾王全的死状一般无二,均为面带黄疸、嘴唇乌紫,显然是同一手段所致!

那王全之事至今还未查明死亡的真正缘由,眼下又在县衙之内再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私人up主by可乐鸡翅不太甜

多十桩命案!这等如同示威的手段,不可不谓之胆大包天、气焰嚣张,令人发指!

李雨宁也不由得捏了捏拳头,一言不发。沉默片刻不待分说的转身而出,李怡萱不明所以,可还未来得及问,他早已不见踪影。

盏茶功夫,李雨宁终是折返而来,不过与方才不同的是,他手中还拎着两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迈入人群中后,李雨宁自怀中抽出之前素娘赠与自己的那方轻纱,遮于口鼻之上。

然后不顾众人的迷茫与不解,径自朝一只兔子口中塞入了今日身亡的衙役皮屑,另一只则让一位衙役喂食了镖局焚尸的表皮。

见此状况,众人适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李兄弟是在辨别焚尸案和眼下十具尸体的表面可有中毒迹象,虽说依旧不太明白因何如此,但也只得寄托他的一番举动能有所收获!

可约莫等了一个时辰,两只兔子却并无异样。

人群之中不少官差、衙役久等未果也终于失了性子,开始窃窃私语:“看来李兄弟的猜测是错误的!”

便在众人连连摇头大呼可惜之时,尤大人却是不愿再坐以待毙、空耗时间。

只见他倏地站起身来“啪”的一声,将手中茶盏摔的粉碎,扬手下令,即刻亲自带队彻查整个许昌城!

但此刻,许昌城内早已因焚尸案致使流言四起!眼下大理寺又开始彻查搜城,如此满城风雨可谓是鸡飞狗跳,更叫百姓内心惶恐。

这番搜查进行的如火如荼,可李雨宁这边却并无半点风声。

陪同的旁人早已失去耐性,倚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唯有李雨宁一直坚守。

直至过了三个时辰,才有些异状。

李雨宁瞪大双眼,摩拳擦掌的轻喝道:“来了!”

只见,那只吃了焚尸案皮屑的兔子,嘴角和牙龈已经泛起淡淡的黄色,成黄疸状!而口中正不断溢出白沫、四肢乱蹬,不一会便身子一僵,一命呜呼。

至于另一只兔子,却是依旧活蹦乱跳,生龙活虎并无异常。

焚尸案的尸体表面染有剧毒,而这十人表皮却无丝毫毒性!

对这个结果,显然出乎了在此等候结果的众人意料。结合眼下兔子及众人的死状,不由怀疑那王全及眼前十人难不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私人up主by可乐鸡翅不太甜

成均舔舐了焚烧的尸体不成?

“如此结果,只能是一种情况!”李雨宁见状已是心有思量,捂住口鼻,一边拎起死亡的兔子细细打量,一边继续道:“便是镖局之中的焚尸表面,存有剧毒!而差役们和王全正是接触此毒,从而身亡!”

“可即便如此,却又十分奇怪!据王全的口供所言,当时镖局之内已经燃起熊熊火焰,他却并未接触尸体啊?”素娘轻声说道。

“不错,可是你还记得王全的口供中曾提起,他闻道了浓烈的大蒜恶臭吗!可惜的是并未查到究竟是何种物质会散发出这般气味!”

素娘盯着李雨宁严肃认真的侧脸,试探道:“你是怀疑这气味中含有剧毒?”

李雨宁扭过头来看着素娘的双眸,颔首说道:“不错!王全作为第一目击者,他曾闻到由淡入浓的大蒜恶臭,以及深入现场后发现院落之中有烟雾弥漫,而他在没有防备之时,已经吸入了大量的高浓度的毒烟,所以他才最早毒发。而一干衙役和不良人,是在烟雾挥发所剩无几之后进入的现场,所以体内毒素并无太多,不过他们搬运、接触、解剖尸体的时间太长,也导致残留表面的毒素自皮肤渗入且不断累积,最终毒发。如此才能解释他们为何能死状相同,但是并非同一时间毒发的现象!”

李雨宁说完,松开了手中的兔子。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推测,在没有抓到凶手之前还不能盖棺定论!”李雨宁站起身来,双眸深邃,继续道:“而且,现在我还有一事不明,昨日仵作分明已经查验,这镖主遇害之人除了那个婴孩,应该均死于心脉断裂,却为何身上又沾有剧毒呢?这难道不是多此一举吗?即便欲意惹得一众官差触之即死,对他们来说又有何利好可言?再者,此案能不为人察而故意暴露;能当场焚烧而不焚烧;杀人能走而不走,这皆与常理悖行,又是何道理!如今“天谴焚尸”之案已传的风雨飘摇神乎其神,甚至已漫至长安,若是百姓再得知触之即死之事,无疑更加火上浇油!这幕后黑手还嫌不够乱吗?”

这是自远处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哼!只怕这幕后黑手图谋甚大,唯恐不天下大乱呢!”

“尤大人!”李雨宁闻声,回头拱手行礼,思及尤大人方才之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说这幕后之人,是想造天下大乱之势!”

尤大人双眼绽放精光,却并未回答,不过他那凝重的表情已经不言而喻。

“大人,城内彻查可有进展?”李雨宁关切的问道。

“哼,这帮歹人极擅隐匿,不过我也未曾抱有如此轻而易举便能将他们缉拿归案的想法!”

李雨宁揣摩道:“哦?难不成大人欲作敲山震虎,逼他们有所行动,自露马脚?”

尤大人大为赞许的看了一眼李雨宁,并未言语。然后便先遣李雨宁等人回去休息静静等待消息了……

喜欢赘婿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