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原神本子

  • A+
所属分类:花胶

第3393章 象法天

两只眼睛像是液态的,内部有水浪波纹,硕大无比,倒悬在半空。

邪异的力量,从眼睛中外放,腐蚀大地,慑人心魄。

只是一双眼睛,并未显露出本体。

一直在与它斗法的血泥人,露出凝重神情,道:“这么多年了,我们相安无事。今日,终于要决战了吗?”

两只眼睛飞出剑魂凼,暴露在了剑源光雨中,悬空停下。

显然,剑源光雨对它的压制很大。

低沉的神音,从眼睛中传出,响彻神殿千里、万里之地,道:“剑神殿该出事了,而它的主人只有一个,那便是……我!”

最后一个“我”字,蕴含振聋发聩的力量。

在场,哪怕大神境界的神灵,也神魂刺痛。

那股邪异神力,其中部分穿透了层层阵法,落在他们身上。

天梯道:“你想做剑神殿的主人?真视我们为无物吗?战,今日打进剑魂凼,斩了他。”

一根根石阶,浮现古老刻纹,飞了出去。

伴随凌厉的剑气,斩向两只幽潭邪目。

这是神尊级的攻击,看似威势不显,实则惊天动地。在外界,能毁灭星域,破灭天地规则。

“嘭嘭!”

两只邪目中,涌出一圈圈黑色涟漪,将斩来的石阶全部震飞。

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还没有看清形势吗?如今的剑魂凼,已经不一样了,有你们不可想象的强者即将降临,到时候,你们都将化为魂奴。”

血泥人显得很平静,道:“若真有什么不可想象的强者,哪怕他不降临,跨越时间和空间也能主宰一切。既然还需要降临,说明也没那么可怕。”

厚厚血泥向剑魂凼涌去,如同地面上的水浪,高达百丈。

磅礴的血气,宛若千军万马,蕴含无限杀机。

片刻后,血泥人和两只幽潭邪目碰撞在了一起,血气和黑雾对冲,有万千电光火花在里面闪烁。

“轰隆隆!”

一道道恐怖绝伦的冲击波向外蔓延,整个剑神殿都处在动荡中。

天梯亦攻向剑魂凼,与大鸟和女子形成的两道黑色剪影斗法。

张若尘站在逆神碑上,死死镇压鼎中的郭神王。

无论是鼎,还是碑,都在闪烁奇异光华,使得周围时空很是混乱。

郭神王的声音,从鼎中传出:“小辈,你压制不了本座自爆神源,你若炼杀本座,我们只能同归于尽。”

神王的精神意志强大,以张若尘目前的修为,的确无法压制他自爆神源。

但,郭神王在地鼎中自爆神源,却也休想杀死张若尘。

张若尘道:“我能感应到,你的神魂被邪异力量侵蚀,你在剑魂凼中到底遭遇了什么?你被它们控制了吗?”

本是在攻击地鼎的郭神王,突然停下来。

张若尘道:“你说得没错,我无法阻止你自爆神源。真要将你逼急了,我也会死。所以,我们可以谈谈!”

目前而言,郭神王已经不是什么大威胁,张若尘打算先稳住他。

为了消除他的戒心,张若尘继续道:“你知晓的,只要不是有深仇大恨,或者逼人太甚,我张若尘并不喜欢树敌,更不喜欢将敌人置于死地。”

若是能生,谁愿意死?

郭神王倒是相信张若尘这句话,毕竟张若尘放过了太多死敌,连天堂界派系的神灵都能饶恕。

张若尘感受到郭神王的精神意志变得迟疑不决,继续道:“相比于地狱界,剑界还很弱小。对酆都鬼城,至少目前而言,我更愿意交好,而不是将它变成死敌!你若愿意成为我们之间友好的桥梁,今日便有的谈。”

突然,郭神王笑了起来,咯咯的道:“没用的!就凭你一个小辈,还妄想窥探剑魂凼?哈哈!本座已无活路,你也得死……你们……都得死……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鼎中传来。

张若尘脸色惊变,立即从逆神碑上跃下,一掌击在地鼎上。

地鼎疾飞冲天。

“轰隆!”

强横的毁灭性力量,从地鼎中爆发出来。

半空中,所有剑源光雨都被冲散,整个剑神殿猛烈晃动。在毁灭力量的中心,空间出现细微的裂痕。

鼎身,宛如天钟鸣响。

即便是数十亿里之外,出了暗夜星门的地域,也都音波不绝。

战法神殿外,玉清祖师以三百六十柄战剑布置出来的剑阵,直接被毁灭力量冲垮。所有战剑,全部龟裂,化为剑片。

地鼎下方,张若尘的所有防御都被击穿,披头散发,口鼻流血。

郭神王最终还是自爆神源了!

这绝非它意愿,因为刚才张若尘明明感受到,他意志松动,已经有妥协的意思。

张若尘抬头看去,发现剑源神树的光芒又暗淡了许多。

真理神目下,一根根原本无形的黑色丝线,因郭神王自爆神源,而渐渐退散。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原神本子

郭神王在剑魂凼中,到底经历了什么?

居然有未知力量,如牵线木偶一般控制一位神王,并且,令其自爆神源。

这也太可怕了吧!

这绝不是乾坤无量境界的存在可以做到!

地鼎坠落下来,完好无损。

但,逆神碑的碑体,出现了很多裂痕。

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逆神碑本来就不是坚不可摧。它最神异的地方,是对世间一切神纹、铭纹的抹除。

在它合二为一后,张若尘发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地方。

似乎……连规则,也能一并抹去。

包括天地规则!

“本源之鼎出世,逆神之碑到来,一切都是天注定。本座当取之!”

剑魂凼的深处,走出一道长着四目的身影,一袭长袖大袍,耳如蒲扇,鼻长三尺,人类身形,却有一颗类似大象的头颅。

他身后,冥光千里,显化高耸的城池,蜿蜒的河流,尸山血海。

诡异绝伦。

张若尘只感觉身体被锁定,各个方向的空间,都在向他压去。

而且,神魂被攻击,菩提树越来越暗淡,附身甲在龟裂。

“这是……”

眼前这人,让张若尘感觉到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他如同是从时空中走出,身上蕴含古朴韵味,却也有一股莫大的威势,寻常封王称尊者无法与其相比。

“象法天,你居然还活着?”

修辰天神的声音,在战法神殿中响起,带有惊异。

那象首老者,窥望向战法神殿,似自言自语:“这个时代,居然还有人记得本天?”

修辰天神走出战法神殿,望向剑魂凼,道:“不对,你只是一道残魂。”

张若尘想起来了,象法天是昔日冥族的一位至强,曾封过诸天,比印雪天还要古老。印雪天就是击败了他,才奠定了冥族第一强者的尊位。

这是十个元会之前,大尊时代的人物了吧?

一个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相继现世,哪怕只剩残魂,依旧令人震撼。

或许,是因为境界提升到了这个层次,也就接触到不一样的世界,以前不可想象的世界。

当世无量,其中一个职责,就是要镇压那些死而不朽之人。

这些死而不朽的人,个个惊艳绝世,都想重活一世,从离恨天,降临到真实世界。当世无量,岂会让他们如愿?

“现在是残魂,但未来未必不能焕发出生机,逆转生死,降临到真实世界。只要神魂不灭,精神永存,就有无限可能。”

象法天观察着修辰天神,道:“你身上沾染有我冥族的气息,若是臣服,今日,可以不死。”

修辰天神轻笑:“象法天你怕是活在梦中吧,这是什么时代了?真以为自己还是冥族第一人?百万年都过去了,属于你的时代,早已落幕。本神乃当世神尊,臣服于你一道残魂?”

修辰天神在真实世界的神魂未灭,神源尚存,如今又有了日晷身躯,只要渡过元会劫难,的确算得上当世神尊。

而象法天,真实世界中的神躯、神源、神魂,都已在元会劫难中灰飞烟灭。

修辰天神傲气凌云,睥睨象法天,道:“你还是赶紧退回离恨天吧,等到天地规则感应到你,你怕是要彻底湮灭。”

“这里是剑神殿!”

象法天只是说出了这么一句,一股冥光风劲,从他身上爆发出来,铺天盖地的涌向张若尘。

张若尘守在两位祖师身旁,身姿不曾有丝毫弯折,感受到可怕危险降临。

那股气息,就像当初擎天那一击一般,让张若尘感觉到绝望,会被碾杀。

但,这样的绝望心念,只浮现出来一瞬间,就被张若尘斩去,眼中重归宁静。

这是象法天以他昔日诸天级的气息,描绘出来的虚幻假象。

意在,以意念击溃张若尘的心念,瓦解他的抵抗意志。

实际上,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哪怕是擎天,想要跨越一片遥远虚空击杀他,也绝非易事。

“妙离,你还在等什么?诸天的残魂,你若吸收,必能获得无穷好处。”张若尘道。

“今日,本神便来称量昔日冥族第一人的斤两!”

修辰天神背上一对黑色羽翼展开,飞出战法神殿,与冥光风劲对撞在一起。

她脚下时间印记光海爆发出来,头顶出现黑色云彩,弥漫着属于贝希的诸天力量。

张若尘站在后方,发现修辰天神变得狡诈了许多,并不像表面那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原神本子

么“莽”。看似轻视象法天,但真正动手,却直接激发出黑色羽翼中贝希的力量。

修辰天神道:“你的身上,沾染了邪异气息,应该很惧怕剑源光雨吧?”

“无妨,光雨即将消散。”

象法天走出剑魂凼,步法看似很慢,可是,每一步都能跨出数里,将修辰天神衍化出来的时间神海不断踩碎。他道:“你自称当世神尊,但太弱了!就凭你这样的修为,与本天斗法,必是魂飞魄散的结局。”

修辰天神向张若尘传音,道:“象法天的残魂很强,要不联手?你以无极神道和地鼎助我!”

张若尘对危险感受强烈,觉得他和修辰联手,也挡不住象法天,道:“动用天旗吧!”

“只好如此了!”

修辰天神快速后退,与张若尘汇合。

张若尘鄙视了她一眼,以前那个无惧世间一切的修辰天神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实在……太能屈能伸。

撂狠话,没有输过。

知道打不过,退得比谁都快。

象法天的身形影像,越来越高大,带有无穷压迫感,仿佛是真正的诸天走来,要踏碎天地。

这股气势,无与伦比。

哪怕张若尘不断告诉自己,对方只是残魂,心神依旧受影响。

蓦地。

一道剑鸣声,在张若尘和修辰天神的后方响起。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喜色。

一柄剑魂凝成的光剑,悬浮在玉清祖师头顶上方。

强大的剑魂威势,将象法天的那股诸天气势斩破。

一直盘坐不动的玉清祖师,站起身来,如天剑出鞘,与象法天对视,道:“多谢你们这些邪异的逼迫,否则老夫今日未必能够破境。”

“若尘,你很好,先前若非你挡在我们前面,祖师怕是已经饮恨。现在,你可以退下去休息了!总得有人来为你们这些年轻人遮风挡雨。”

玉清祖师身上的威势完全不一样了,强大了太多。

境界突破,宛若一步登上天穹,站在了乾坤的巅峰。

给张若尘的感觉,玉清祖师如今的力量波动,完全不输天庭、地狱那些威震天下的封王称尊者。命运神殿的十二神尊,绝大多数,应该都处在这个层次。

玉清祖师身周无数剑雨伴行,迎向象法天,道:“今日,我这当世神尊,便来斩你昔日诸天之残魂。想要降临真实世界,这个时代,不欢迎!”

“唰!”

悬浮在玉清祖师头顶的天剑魂斩出,所有冥光被切开。

象法天没有与玉清祖师硬拼,果断退去。

但,玉清祖师却不肯放过他,直接来到剑魂凼外,双手抬起,身后剑雨汇聚,化为一片剑气海洋。

不仅象法天退回了剑魂凼,那双幽潭邪目,也在玉清祖师破境后退走。

此刻,面对铺天盖地的剑雨,象法天和幽潭邪目同时打出神通,衍化出万里冥河和黑雾城墙。

(本章完)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