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刚结婚的少妇 chinese直男飞机18

  • A+
所属分类:花胶

行辕之内一片混乱。

深夜先是三座城门得而复失,诸将在行辕争论过一番,刚决定等到天亮再组织兵马夺回,不到一个时辰,西城胜德门便陷入熊熊燃烧的冲天大火之中。

大多数将官仓皇赶到行辕,都不清楚城外到底多少敌军袭来,就看着天雄军进出大同城的唯一通道、高耸的胜德门城楼在熊熊火光中摇摇欲坠,怎么不心惊胆颤?

一名喝得酩酊大醉的指挥使在两名小校搀扶下赶到行辕,跌跌撞撞的走到檐下才有些清醒,张皇拧头往胜德门那边张望,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门槛,“啪嗒”摔趴在客堂铺砖地上,葛怀聪气得要拿鞭子抽这些不成气的蠢货:

“狗|操的,都他妈慌个巴子!”

看到这一幕,坐一旁的朱沆自然是一脸铁青,朝葛怀聪说道:“这个不成器的家伙,拖出去浇两桶水叫他清醒再过来议事!”

“拖出去!”葛怀聪见门外的小校朝他张望过来,他都没脸再庇护,示意左右拖出去拿水浇清醒再说。

岳海楼这时候很是狼狈的走进来。

“岳将军,城外是什么情况?”葛怀聪问道。

岳海楼说要亲自带人手翻墙潜往城外探察敌情,葛怀聪看他才过一炷香工夫才回来了,站起来问道。

“……”岳海楼苦涩的摇头说道,“刚落地就被敌骑觉察,狼狈逃了回来!”

天雄军所控制的城墙,特别是西城墙以及南城墙西段,都在敌骑的监视之下。

即便这时候天色还没有亮,岳海楼他们翻出城刚落地,还是被敌骑发现,狼狈不堪的逃回来,他后肩还中了两箭。

好在没有图省事不穿铠甲。

箭簇入肉不深,他裹好箭伤便匆匆赶来见葛怀聪。

“如今看来,暴民趁夜突袭另三座城门,绝非偶然,”岳海楼蹙紧眉头说道,“葛将军应立即组织人马,进攻南北两翼的暴民,以便能及时应对……”

之前天雄军没能从南北两侧攻入南城、北城区域,另三座城门也得而复失,岳海楼还以为天雄军奔袭致精疲力竭,又太过放纵劫掠才会如此,并非暴民有多强。

他还以为等将卒发泄过再行约束,战事就能很快取得进展。

这一刻,岳海楼意识这些可能是他的错觉,所以他主张葛怀聪现在立即派兵马强攻南北两翼,试探聚集于南北两城区域的暴民战斗力到底有多强。

要是事实证明这些暴民的抵抗意志、作战实力比他们之前料想到的强得多,那情形也将比他们所想象的更恶劣。

“不至于忧心如此!”葛怀聪犹满不在乎的说道。

他刚才爬上城头看过,仅有三四千敌骑从应州方向渡恢河袭来,他不相信城里的这些暴民匆匆组织起来,真能成什么气候。

“请葛将军慎重行事,不要叫葛氏再蒙污名!”朱沆沉声说道。

见朱沆揭十五六年前天雄军惨败的伤疤,葛怀聪脸色也骤然阴沉下来,但长长吸了两口气,说道:“朱郎君与岳将军既然如此忧惧,那我便即刻安排!”

虽说葛氏在河东扎根有四代人,可以说是根深蒂固,但葛怀聪还是得考虑他与朱沆、岳海楼二人同时使性子会有怎么后果。

“或可先攻南城!请许师利率部先攻前阵。”曹师利说道。

作为新附之将,特别是以后还想着仰仗葛家,曹师利这两天看到太多的不满,也都憋在心里不说。

袭入大同城之后,他就放纵将卒在城中洗掠半天,主要也是葛怀聪、岳海楼他们面前进一步表明态度。而涉及到具体的战事,他也不会指手划脚叫人厌恶。

然而到这一刻,他与岳海楼、朱沆都意识到事情与原先料想的太不一样,葛怀聪却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也忍不住直接建议出兵试探南城区域的暴力抵抗意志,甚至愿意率朔州清顺军先进前阵进攻。

从南城出去,到恢河北岸二三十里都是泥沙冲积出来的河川平原,地势一片平阔。

天雄军倘若能夺下南城区域及南城门,不仅可以防止敌军进一步从应州方向快速增援,也方便他们优势兵力出城展开,与敌援作战。

而北城,除了北城墙与北面的武周山夹成喇叭状的狭窄夹角地形不利兵马展开外,北城门楼火势这时才灭,内部梁柱应该已经烧透,非常容易垮塌。

此时争夺北城区域的意义,远没有南城区域大。

“那就先请曹将军辛苦一二。”葛怀聪说道。

天色欲晓,诸部劫掠人马还没有都回来,乱糟糟一团,天色没有大亮之前,葛怀聪都没有信心能正而八经的组织攻势,应付

大战刚结婚的少妇 chinese直男飞机18

岳海楼、朱沆二人的刁难。

现在曹师利主动邀战,他怎么可能不愿?

“咔嚓嚓,哗啦……”

听着外面传来巨响,众人走出客堂往德胜门方向眺望过去,却见四层高的城门楼这时候再也支撑不住,在熊熊大火中垮塌下来。

左右城墙下还有百余兵卒在武将的驱散下,徒劳的拿水桶扑火,这时候躲避不及,被崩飞出来的砖石、燃烧着的梁木砸得鬼哭狼嚎。

看到这声势,葛怀聪才真正意识到情况可能比他们想象的糟糕。

“城楼垮了!朱将军站在城下督促兵马扑火,没来得及躲开,被一截横梁砸中,当场就气绝而去了!”这会儿有人狂奔过来禀报。

葛怀聪脸色有些发白,这还没有真正开打呢,朱广武就死了?

而此时有多少兵卒挤在胜德门下扑火,死伤又是多少?

…………

…………

大同内外城四门相接连起来的两条主街最为开阔,将长街两侧楼铺的遮棚拆除掉,长街足有十五六丈宽,都够十数匹战马并驱突进了,但从西城胜德门沿长街东进,正对着残军坚守的内城西门。

除开两条主街,大同城内因为人烟密集,宅院杂乱,街巷都很狭窄。

葛怀聪昨日曾下令要求南北两侧拆除棚屋,清理出往北城、南城区域进攻的通道来,但天朦朦亮时,等他与朱沆、岳海楼等人赶到西南城的前阵督战,才发现这条军令根本就没有人理会。

在南北两翼负责前阵的将官,甚至担心暴民这时候反杀回来,会妨碍到他们分兵进西城劫掠财物,还拆除一些屋舍,用砖石木料有意将几条狭窄街巷彻底堵死。

不要说拆除两侧的屋舍,单单将一条宽街的碍障物清除掉,清出一条往南城区域进攻的通道,就已经日上三竿了。

待六百桐柏山卒整编完成,徐怀将修造登城道等事交给郑屠、韩奇、徐忻他们负责。

他与徐武碛、周景等人赶到西南城来找朱沆、徐武坤会合,他也是想亲眼看一看城中契丹及诸蕃反抗民众的组织强度。

清顺军骑兵步卒总计有五千兵马进入大同城里,但进攻通道太狭窄,兵马再多都无法发挥出优势来。

徐怀赶过来时,清顺军仅安排一营兵马,在五六丈的长街上分作数阵结阵,正进行强攻前的最后准备;后方的街道里被集结起来的兵卒塞得满满当当,但这时鸟用都发挥不出来。

之前清理街障浪费太多时间,契丹人早就在对面严阵以待,两侧屋顶还密茬茬的站满契丹弓手。

徐怀从马鞍上站起,直接搭手跳到一侧的屋脊上,将两边的阵列看得更清楚,也都有些不忍心看下去。

骑兵通常不配备重盾。

而为保证突袭推进速度足够快,天雄军及清顺军步卒要么没有准备遮护面积大、坚厚的蒙铁重盾,要么就换上轻便小盾,更不要说携带偏厢车、冲车等攻城器械了。

进城已经是第三天了,葛怀聪这些蠢货,压根就没有想到要就地取材,打造这些攻城器械。

甚至都还不如两百监军使院卒在进入西北角楼下驻院之后,羁押十数汉民匠户,紧急找来一些马车,改造十数辆偏厢车以备不患。

清顺军这时候拆了不少板门充当大盾,举起来顶在最前面,想以此抵挡从两翼屋顶的契丹弓手。

即便萧林石没有可能提前发动城里的契丹人及诸蕃民众,但也很显然在天雄军与清顺军前锋军袭夺胜德门之后,萧林石潜藏在大同城内的人手就马不停蹄的动作起来了,对如何玩巷战也有周密的计划。

狭窄的长街上,清顺军推进很快就被契丹人拿拒马、鹿角或马车改造的偏厢车迟滞住推进的脚步,他们所持的小盾以及前排几张门板,根本无法保障后方的兵卒不受精锐契丹弓手从两翼屋顶射来的利簇。

曹师雄、曹师利兄弟二人可以说是勇将,但清顺军降附之前,作为契丹汉军,给养、兵甲等各方面的待遇都远低于御帐军,地位低下,相当于大越厢军,真能指望有多强的战斗力?

第一队进前接战不到一盏茶的工夫,被射死射伤二十多人,却连前方的拒马、鹿角都没能搬开,只能惶然退了回来。

清顺军也缺乏足够多的强弓劲弩与契丹弓手对射……

喜欢将军好凶猛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