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岳弄进去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跟岳弄进去 第一章

原来,杰西在自己到卢卡的家里后,没过多长的时间,就因为在奶奶的要求下又回到了沃尔顿家族的城堡。

在这个时间中,沃尔顿家族的几个人又都聚在了奶奶海伦的书房中,讨论着脸书公司的事情。

奶奶海伦拿着管家调查的结果和专家的报告,在和卢卡的伯伯和叔叔讨论着。

卢卡的大伯罗布森说道,“这家网络公司的发展前景是没有什么质疑的了。看来还是我们的卢卡,他眼光高啊!”

卢卡的叔叔奥利佛在一边也说道,“是呀。大哥,你看看,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们的市场占有率就提高了这么多,还有卢卡他的那个直播我觉得也挺不错的,但就是不知道,IBM公司,是什么意思啊?明知道卢卡是我们沃尔顿家族的,怎么还这么的打击他呀!”

奥利佛他在沃尔顿家族是最支持自己的侄子的,但是,奈何自己在家族中也是势力薄弱,根本抗衡不了自己的母亲,所以在卢卡的事情上他才没有说过什么。

并且在原来卢卡‘最辉煌’的时候,奥利佛他也始终的认为自己的侄子一定会雄起的,现在你再看看,谁要是在他的身边说一句什么卢卡多么的了不起啊之类的话,保管能让他乐上半天。

这一次,看着手上自己的母亲提供给奥利佛自己的结果和数据,他的胆子就大了许多,他说道,“海伦女士,我们还是不支持卢卡的事业吗?”

海伦现在是完全的愣住了,在她看完这些结果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是那么的反对卢卡自己投身到什么互联网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当初是那么的不入自己法眼的小公司已经有这么多的使用人数了,在说又有了专门供职于自己家族的那些专家的结论,海伦她自己即为卢卡当初的执着感到高兴又为自己被这个时代所抛弃而感到伤心。

罗布森看着脸色有些不好的海伦说道,“妈妈,你没有什么事情吧?”

海伦摆摆手,放下了这些关于互联网的发展资料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啊,罗布森。不过话说回来,罗布森你知道的,在我心中挺为我的卢卡感到骄傲的,哈哈,没有想到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下一个时代是互联网的时代了。”

接着海伦又有些怀念的说道,“我还有你们的爸爸和叔叔就是靠着领先于

文学

这个时代的理念才建立了我们的沃尔玛超市的,所以当我看到了卢卡现在在互联网上的成绩不但不会在反对他了,而且我们家族也会帮助卢卡他的。你们说怎么样?”

罗布森到是没有什么好反对的,就说道,“那是当然了。我们自己的亲人,难道还看着他被沃森家族那么一个落寞的家族欺负不成吗?哈哈。”

“对啊,就是这样。大哥该是我们沃尔顿家族展示力量的时候了。”奥利佛在一边附和着罗布森说道。

海伦看着眼前的两个儿子,无奈的笑着说道,“呵呵,你们这些小心思啊。”

她想了一下接着说道,“这样吧,罗布森,你马上回沃尔玛去,建立我们自己的网络部门。在互联网起步的时候,是我们沃尔玛落后了,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就是我们没有迎头赶上的机会。

跟岳弄进去 第二章

当慕远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庄园内的监控室门外。

他出现的位置很刁钻,正好躲过了监控的镜头。

然后,他如一道旋风般推门进去,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住了里面的两个安保人员。

严格说来,这焦氏庄园的安保还是很到位的,这监控室更是坐落在非常隐蔽的角落,门口还有人守卫。

正常情况下,不可能有人悄无声息地潜入监控室,更何况还要控制住里面的安保人员了。

可慕远……就不是一个可以用正常标准判断的人,所以慕远轻松地弄瞎了焦氏庄园的眼睛。

下一秒,慕远直接以最简单的方式关掉了监控室的电源,然后又一个移形换影,溜走了。

慕远移形换影的速度和移动距离,仅取决于小毛的移动速度。

现在,慕远又出现在了焦四的卧室内。

他也没耽搁,直接将焦四扛在自己肩上,待小毛重新折返回来时,他才推门而出。

有小毛在前面盯着,慕远也不用担心会被人遇上,他也没想过要直接带着焦四离开庄园,只需要去车库就行。

现在慕远对这庄园的熟悉程度,已经不弱于这庄园的主人了,他闲庭信步来到了车库。

焦四很有钱,这点从车库里的豪车就可判断出来。

慕远稍稍瞅了一眼,看到了一辆浅蓝色的跑车。

布加迪……

“没看出来这老梆子还有一颗骚动的心啊!”

慕远嘀咕了一句,有点小失落。

他倒是很想试试这布加迪,但估计这焦四塞在副驾驶,真跑起来后他东摇西晃,容易影响自己发挥。

为了能顺利将人带回去,他选择了一辆放在角落里的宾利,一辆越野车。

他拉开车门,把焦四塞进了后排,然后用安全带把他固定住。

虽不一定很牢固,但至少能保证他不会因为急刹或者急转弯满车内乱飞。

搞定焦四,慕远坐进了驾驶室。

这是慕远第一次开豪车——尽管他有着将二手捷达开出法拉利的技术,但如果真能开豪车,那必然又是另一番感觉。

点火!

一脚油门踩下去,感觉……也没啥区别。

就轰鸣声大了一些。

不过这声音一起,慕远也不能再耽搁了,直接驱车冲了出去。

外面的一切都很正常,不过下一秒慕远便看到有两个人从旁边快步跑了出来——他们多半是听到车库内的声响才跑过来的。

他们这一天多时间里,已经快被折磨出神经质了,一有动静就心惊胆战的。

更重要的是,现在这个时间点,老板绝对在睡觉,怎么可能动车?

所以,有问题!

当他们看到冲出来的那辆宾利时,更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平日里,不管是老板开车出车库,还是老板的司机开车,都是缓缓开出来的,可这次,那完全就是脱缰的野马啊……

在冲出地下车库的那瞬间,四轮都离地了。

这速度得有多快?

逃命吗?

“停下!”有人大吼。

然而,没用,那车玻璃隔音效果好着呢。

几乎是他们下意识的反应,现在开这辆车的人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白人。

“开枪!”有人大喊。

“先别忙!老板说过要抓活的。再说了,这车是防弹的,开枪有用吗?”

“立刻让人在几个出口布设阻车器。”

最后这一个建议立刻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想要抓活的,首先得让车停下来不是?既然对方开了车,肯定是想冲出去,如果安装了阻车器,这人就插翅难逃了。

这辆宾利,就仿佛一颗水雷扔进了鱼塘,直接让整个庄园炸了锅。

任何看到这一幕的人,第一反应便是拦下这辆车。

不过大部分人都不会这么傻的冲上去拦,靠身体能拦下一辆高速行驶的车?脑子有问题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倒是有一部分人开过枪,不过除了让车上崩出一阵火花之外,也没有任何效果。

这防弹车,质量确实过硬。

与此同时,有人冲向焦老板的卧室,准备去汇报这件事情。

可当这位心腹敲了一阵门没有任何动静后,他直接撞开了门。

然后,他傻眼了。

人呢?

紧接着这位心腹炸毛了。

他终于明白那白皮狗为何藏了一夜没动静,而这时候却蹦跶出来了。

感情他完成了自己的目标,成功地绑走了自己的老板!

这位心腹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老板不见了却是事实。

“绝对不能让那车离开庄园!”这位心腹咬牙切齿地冲着对讲机吼了一句,“老板在车上。”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了。

老板在车上?被绑架了?对方是怎么办到的?

好吧,这些可以稍后一些时间在考虑,当务之急是让将车给拦下来,救出老板。

幸好这座庄园周围都建有三米高的围墙,而且还非常厚实,除了大门和后门两处出口能供车辆通行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通道了。

阻车器,必须得用上。

虽然那车是防弹车,轮胎也安装的防爆胎,但在专用阻车器的作用下,那车也别想冲出庄园。

只是让所有庄园内的安保人员没想到的是,之前买这两套阻车器,是为了防止有认驾车冲入庄园,谁也没料到有一天这阻车器会用来阻止车辆冲出去。

庄园内的一切部署有条不紊,而那辆嚣张的宾利也已经冲过了半个庄园。

就在众人以为这人会选择从大门冲出去的时候,却见那宾利右侧车门摇下一道缝隙,一颗圆溜溜的东西从那缝隙中扔了出来,径直落向不远处的围墙。

“轰!”

一声惊天的爆炸声响起,土石飞溅,火光升腾。

那原本厚实的围墙,竟然在这爆炸中轰然倒塌,露出了一个足有三米宽的宽阔豁口。

与此同时,那辆宾利一个快速的甩尾,直接

文学

来了个漂移,然后油门声轰鸣,那车竟如吃了药一般,加速朝那豁口冲出。

周围大量围拢过来的武装人员心头冷笑。

你以为炸个豁口出来就能冲出去?你没看地上还炸出了一个大坑吗?

跟岳弄进去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