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影院 阴阳和合散猛烈

  • A+
所属分类:花胶

“再见——”

胡老八对着胡媛媛露出一个诡异莫名的笑容,然后高举菜刀,就要对着胡媛媛的脑袋砍下去。

我咬咬牙,劝说无效,只能逼我出手了。

我踏前一步,一记破杀拳轰向胡老八后背心。

胡老八面浮黑气,反手挥刀朝我砍来,尖声叫喊道:“滚开!”

那刀来得好快,根本就不是一个老头的反应速度,幸好我的反应也是奇快,只见一道雪亮的刀光飞旋而来,间不容发之际,我赶紧一低头,刀锋几乎是贴着我的头皮过去,削掉了一大撮头发。

好险!

我惊出一身冷汗。

不等我缓口气,胡老八大喊大叫地冲了上来,手中的菜刀挥舞得就像风轮似的,刀刀都是奔着我的要害而来,稍不注意,我就要变成刀下亡魂。

胡老八连续砍出十多刀,我被他逼到墙角,退无可退。

胡老八咧开嘴角,露出极其古怪的笑容,我看见他的瞳孔里面射出幽绿色的光,他的脸颊上面也生出一层黑毛。

此时的胡老八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猫!一只黑猫!

就在胡老八高举菜刀,对着我劈砍下来的时候,我抢先出手了,一张驱鬼符悄声无息地拍在胡老八的胸口上。

胡老八微微一怔,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我大喊一声:“咄!”

砰!

胡老八的胸口炸起一团金光,手中菜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与此同时,房间里传来“呜哇”一声猫叫,猫叫声撕心裂肺,充满怨气。

一团黑影从胡老八的身体里面飞出来,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我定睛看向那团黑影,但见那是一只长相丑陋的黑猫,它瘦骨嶙峋,眼睛还有残疾,尾巴上的毛都掉光了,仅剩的那一只眼睛里面,射出极其怨毒的光。

黑猫?!

我想起赵龙说过,胡老八诈尸的那天晚上,灵堂里来了一只模样丑陋的黑猫,而赵龙描述的黑猫特征,跟眼前这只黑猫一模一样。

我突然反应过来,原来胡老八是被黑猫附了身!

胡老八之所以会吃耗子,不正是猫的饮食习惯吗?

这只黑猫还是有点道行的,它占据了胡老八的身体,将胡老八变成了一个活死人,然后利用胡老八的肉身来作掩护,从而瞅准机会对胡媛媛下手。

来找胡霸天报仇的,就是这只黑猫。

胡霸天当年对这只黑猫做过什么,才能让黑猫对他如此地痛恨?

黑猫蹲在角落里,愤怒地咆哮着,后背上的毛全都倒竖起来。

它亮出锋利的爪子,突然向我冲上来。

我暗吸一口气,正准备使用破杀拳迎敌,岂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黑猫突然腾空而起,伸足在墙上轻轻一点,飞行轨迹立马发生了变化。

我心中暗叫糟糕,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黑猫并不是想要攻击我,它对我只是佯攻,它真正的目标,是五花大绑,不能动弹的胡媛媛。

猫科动物都是跳跃飞行的好手,黑猫以一个不可思议的灵巧跳跃,成功避开了我,飞身扑向胡媛媛。

我扑了个空,想要回身救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黑猫的速度太快了,兔起鹘落,所有的变故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眼看胡媛媛就要命丧在黑猫的利爪之下,危急时刻,二蛋再一次挺身而出,从地上飞扑到床上,用自己的身体做肉盾,替胡媛媛挡住了黑猫的致命一击。

“啊喔——”二蛋发出痛苦的惨叫,黑猫的利爪就像钢爪一样,直接将二蛋的整个后背都撕了开,鲜血飞溅在墙上,触目惊心。

刚才这一爪,若是抓在胡媛媛的脖子上,胡媛媛已经一命呜呼了。

我暗自松了口气,关键时刻,二蛋英雄救美,成功救下胡媛媛。

胡媛媛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满脸惊愕。

对于胡媛媛来说,这绝对是奇幻的一个晚上,为什么她的爷爷变成了猫?为什么有两个陌生男人会闯入她的卧室?为什么还有个男人奋不顾身来救她?

“风刀!”

为了阻止黑猫二次进攻,我动了动手指,祭起风刀扫向黑猫。

黑猫被风刀扫中,从床上翻滚下来,身上明显多出了几道血口子。

黑猫狠狠盯了我一眼,它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带着满满的遗憾转身跳上窗台,然后没入了漆黑的夜色中。

黑猫前脚刚走,后脚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胡老八直挺挺倒在地上,尸体都变得僵硬了。

失去了黑猫的操纵,胡老八的尸体,真的就是一具尸体,大片大片的尸斑呈现出来,皮肉也开始腐烂,房间里面充斥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气息。

但是,我现在顾不上处理胡老八的尸体,而是快步走到床前。

我看见二蛋的后背都被鲜血染红了,皮肉撕开的地方,深可见骨,二蛋也因剧烈的疼痛而昏死过去。

二蛋昏死以后,直接就趴在了胡媛媛身上,胡媛媛四肢被绑,动弹不得,想要推开二蛋都没办法,不一会儿就被二蛋压得面红筋涨。

我把二蛋从胡媛媛身上拖下来,胡媛媛这才缓过一口气。

我赶紧扯下胡媛媛嘴里塞的毛巾,胡媛媛终于长出一口气,她的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

胡媛媛张了张嘴巴,再也绷不住,哇的放声大哭。

我拾起地上的菜刀,给胡媛媛松绑,胡媛媛瘫软在床上,无法动弹,她应该是被吓懵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女

天一影院 阴阳和合散猛烈

孩,在自己的卧室里经历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会傻掉。

我把胡媛媛抱起来,让她坐在床头,然后转身取来卫生纸,递给她擦眼泪。

就在我把卫生纸递给胡媛媛的时候,胡媛媛突然扑上来,就像一只小猫,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她的娇躯颤抖得很厉害,看样子被吓得不轻。

胡媛媛此时也不说话,就是一个劲地发抖,我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试图帮她平复情绪。

这时候,原本昏迷的二蛋,突然睁开一只眼睛:“师兄,窃取别人的劳动成果,是不道德的行为!”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