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bu8在线观看视频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 A+
所属分类:花胶

原想起床嗽牙洗脸后去外面早餐店,买两个包子,糊乱对付一下就行了。

六点半温小芹就开门进来,唤他起床了。

“懒虫,起床了,不是说要带潘广春去酒厂带人搬木头么?”

潘大章睡眼朦胧,但是感觉特别温暖。

他痴痴地望着她的脸。

“怎么啦,我脸上有字?”温小芹伸手指戳了戳他的额,被潘大章揽胳膊抱住她脖子。

鸡啄米一样在她酒窝上亲了一口。

一片霞红飞上她双颊。

“别闹,快起床了,我给你煮好面条了。”

她拉着他手,把他从被窝里拉了起来。

把他推着走出了房间。

刷牙后吃过早餐,她又将一千元现金递到他手里。

“不用那么多,给我七百块给就够了。木头四百八,运费一百,口袋留一百多块就行。”

温小芹把另外三百块又放入保险柜。

两人吃了面条。

温小芹提换洗衣服去洗,看她一付家庭主妇的形象,他很想去抱抱她。

刚才在房间就应该抱抱她的。

这时杨石头住的房间门开了,温小蓉抱着儿子,匆匆去了卫生间。

潘大章在录像厅门口接到潘广春。

把一百二十块钱递到他手里。

“一百块钱是运费,卸货后就给司机。另外二十块,去买几包烟,几瓶饮料,给货车司机和几个搬运工。”

“大章叔想得真周到。”

潘广春也在录像厅吃过早餐了。

两人到了拆房工地。

邹叔荣叫的货车已经停在现场,司机和几个搬运工都在。

邹叔荣也站在自家门口,看见潘大章出现,也舒心地笑了。

粮食局的姜主任带着一个会计也来了。

潘大章把剩下的钱交给他,姜主任和会计就离开了。

几个搬运工带了绳索和竹杠,把木头一根根往货车上抬去。

潘大章交待了一些事情就去了学校。

中午放学回到五金店,看见潘广春也回来了。

“木头堆到榨油房了,我也是刚回来。”

潘广春:“那些木头都很重,好象也特别硬。”

温小蓉过来递给他一张邮局送来的汇款单,一千八百块,汇款人就是国光金银首饰店的方言。

这钱还需要去邮局取。

“十点不到就送来了。”温小蓉说。

这时店门口出现二个熟悉的身影。

方向盘和方程式两兄弟。

探着头往里面看,不敢确定的样子。

“方程式、方向盘,你两兄弟鬼头鬼脑的干什么,大大方方进来吧。”潘大章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潘大章,这间店是你开的?”方向盘好奇地问。

“你认为呢?”

不是我开的,难道是你开的不成?

方向盘看见店内堆满的货物,心想:进这些货至少都要几万。

潘大章哪里弄来的几万块,这才多长时间。

“方程式,今天不是星期一么,你不用在学校上课?”

方程式:“下

tobu8在线观看视频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个星期开始安排去单位实习,我和林重生都被安排去坪山矿区干拆卸搬运的工作。何润华那老小子,就由他堂哥出面安排去了矿地质科上班。”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

“方向盘,你去你哥学校干什么?你小子书不用读,到处闲逛么?”

“你都知道我没读书了,到处游山玩水不行么?”

此时他看见买菜回来的温小芹。

“潘大章,你小子说话从来就没有一句实话,还说是你表妹,看来都已经住到一起了。”

方向盘仿佛受了欺骗一样,大声向他嚷嚷道。

潘大章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记:“你这个臭小子,老是掂记我家小表妹干什么?信不信我揍得你满地找牙。”

方程式一本正经地说:“老实说是不是你的小对象,若是就叫他断了念头,若不是,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追。”

温小芹白了他两兄弟一眼:“要乱打主意,今天中午我就不煮你们饭菜,不留你们吃饭了。把我当东西,抢来抢去么?”

方程式:“别呀,弟妹别生气,来了你俞督,一餐饭都蹭不上,很没面子的。”

温小芹:“谁是你弟妹,我才不是你弟妹,别胡说。”

方程式:“我比潘大章大几岁,他叫我哥,你是他小对象,是不是该叫你弟妹?”

温小芹:“不理你们了,我上去煮饭。”

温小蓉看见潘大章回来,就带小孩上去煮饭了。

十多分钟后,她拿几人的饭菜下来,并且让潘大章带客人上三楼去吃饭。

潘大章把120付手串交到方程式手里:“你每付手串都检查一下,没问题了你写张收据给我。”

方程式:“质量问题我不管,我只管点数目。”

点完。

“没错,总共120付。”

同时写了一个收据给潘大章。

“那个坪山矿区真的开始停产,准备给私人承包了?”

开始吃饭,潘大章漫不经心地问道。

方向盘:“我就是去看坪山矿区的,我叔让我去看的。”

“你叔不会是也想去承包矿区挖矿吧?”

他们两兄弟搅不起大波浪,但若是方言掺一脚,就是大的竞争对手了。

“有赚钱的路子,谁不想去?”

方程式分析说:“铁珊笼矿把坪山矿区停止生产了,但是拆迁那些设备,估计都要几个月时间,他们肯定要把所有设备全部拆卸搬走后,才会宣布投标承包的。至少要到明年,今年是不可能了。”

“何润华那小子对这件事也很感兴趣,你潘大章也很感兴趣。其中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即使竞标成功了,也不一定玩得转。”

方程式在技校读书,对于当前的钨产品价格还是很了解的。

“今年几个钨矿的效益都特别好,钨价上涨了不少。矿山上的职工福利也不错。潘古山钨矿更是达到了创收最高值。”

潘大章知道现在跟他聊这些也没有实在意义,只有到时候有机会了,再去试试运气。

吃完饭,温小芹收拾家务。

方程式两人告辞,去汽车站坐车返回冈州。

考虑到这个星期事情比较多,又要参加校运会竞赛,又要参加县中学生围棋赛。

所以他决定放学后回一次家。

“我也跟你回去!”温小芹也凑前来说。

“把昨天买的衣服都给他们带回去。”

可是骑单车回去的话,天色黑下来有点麻烦。

“要么我去买一辆摩托车,行不行?”

他考虑有辆摩托车的话,不管早晚,回去或者办事都方便。

“想买就是买呗,又不是没钱。”

潘大章知道此时市场上卖的摩托车一千多到三四万的都有。

但是在县城只有几款价格相对较低的摩托车型。

当然,小小的县城估计也没人买得起售价几万块的摩托车吧。

几款车型,潘大章认为还是那款幸福250有型,不管是外型还是性能上都不错。

两人看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特意拐到国营五金店去看了一眼。

幸福250,车身红色,启动发动机后发出清脆的声音,排气管冒出蓝色的烟雾,整体造型圆润。

标价2850元。

“你们商场几点钟下班歇业?”他问售货员。

商场明码标价的产品肯定是无价可讲的。

“我们商场分两个班,一直营业到晚上九点钟。”

售货员今天心情好,所以耐心地回答他。

“那好,放学后我就来买一辆摩托车。”

说完,他就跟温小芹离开了。

售货员鄙夷地扫了一眼他的背影,嘀咕着说:“现在的年轻崽,脸皮厚得象城墙,在小妹妹面前吹牛眼都不眨一下。你等下买摩托车?我明天还想买吉善车呢。”

几千块的摩托车是你买就能买的。

普通工人拿工资,不吃不喝要三年才能赚够一辆摩托车的钱。

tobu8在线观看视频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现在城市有些结婚的年轻人,新三大件变成了彩电、摩托车、洗衣机,六七千块钱,榨得父母都抬不起头,要命哦。

给个婚,一家人十年都还在还债。

真的不知道图的是什么?

售货员接触了太多前来买摩托车的家庭的故事。

听到刚才背着书包来说买摩托车的两个小年轻,于是她感慨了半天。

跟另外一个同事闲扯了许久。

今天她要替另一位同事的班,所以她一直要上班晚上九点才能下班。

几个小时后,她看见了那两个背书包的男女学生,又走进了商场。

“给我开票,我要买辆幸福250。”

他从书包里把2850块钱,放到收银台上。

财务快速开了票。

潘大章推着新买的摩托车出了商场。

店长李沛文恰好走了过来,看见了潘大章两个。

“唉,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从那里搞来的钱,还在读书的中学生几千块钱买辆摩托车,眼睛却不眨一下。”

女售货员感慨地对店长说。

“你正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刚才那个年轻人是五金店的老板,他店里卖自行车、缝纫机、电饭锅,有没有感觉到我们商场这几款产品最近销量不如以前了,就是给这位年轻崽抢去生意了。”李沛文一眼就认出了潘大章两人。

“啊,这么小的年纪就当老板了。厉害哦!”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此时的潘大章骑上摩托车,心情也格外舒爽。

刚才把摩托车推出五金商场,温小芹还担扰地问:“大章哥,你会骑摩托车么?”

她从来没见过他开过摩托车。

“小意思,别说摩托车,给我一辆小车,我都能开。”

前世骑过单车,会开电动车、摩托车、三轮车,还会开小车,有c证驾照。

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摩托车驾照考试的说话,考小车驾照也只有跟单位挂靠,以单位名义去学习。

这年代有驾照的司机特别牛,工人端的是铁饭碗,人家端的是金饭碗。

他熟练地挂档踩油门启动,一气呵成。

由于两人是骑一辆单车过来的,所以他把速度放慢,把单车骑回五金店。

骑着摩托车到了五金店门口,温小芹上楼把买的衣物都提了下来。

同一个大的旅行包绑在后座。

几个人都走了过来。

潘广春:“好象德东叔买的也是这一款?”

“这款摩托车在俞督卖得最多,也是款式比较好的一款。”

杨石头:“大章,你以前没骑过摩托车,你不先练练,就敢骑上它回家?”

潘大章:“石头哥多虑了,小桥车给我开都没问题,别说摩托车了。”

连黎卫国和黄庆生也走了出来。

“大章了不起,你应该是月舟村第一个自己买摩托车的人。”

“我德东哥头段时间都买了。”

“潘德东买的摩托车,很多人说是他岳父帮他买的。”

黎卫国想了想说:“骑摩托车回家的话,最好戴一付眼镜,不然公路上灰尘扬起来,把眼睛都蒙住了,是件危险的事情。”

潘大章认为他这个建议很对。

这个年代骑摩托车的人根本没有戴头盔的习惯。

其实是专门生产头盔的企业也还没有出现。

没有头盔,又没有遮沙的眼镜,在尘土飞扬的公路上行驶,确实不安全。

“卫国说得对,我们先去买一付眼镜去。”

他让温小芹坐到后座,启动后来到一间杂货店。

把摩托车熄火后停在路边。

“我坐在这里等你就行!”温小芹也担心新买的摩托车被歹人偷了,后座上还一大包衣物呢。

潘大章买了两付浅色哈蟆镜,看了商场有藤制安全帽,也买了两顶。

这种藤制安全帽是藤条编制的,矿山上下井的工人都要戴。

轻便又透风,即然没有专业的头盔,戴这种安全帽也能起到保护作用。

付了款走出商店,看见一高一矮两个穿着红色嗽叭裤,白衬衣,披肩长头发的青年男子,一前一后围着温小芹在说着什么。

“小妹妹好有钱哦,哇,是新买的摩托车。”

“可不可以让我坐坐呀?”

温小芹娇声喝斥道:“随时都有城防队员,最好注意你们的言行。当街调戏女孩,定为流氓都有可能。”

“小妹妹太凶了,哥哥跟你说几句话,就说我调戏你了。我又没碰你,搂你……”

高个子长头发之所以有持无恐,是因为自持后面的矮个子后台硬,即使出事也不会怎样。

“你碰她、搂她试试!”一声冰冷的声音让他们两个惊恐地回头。

一个拿着两顶藤制安全帽的中学生男孩正凶狠地瞪视着他们。

“哟嗬,孙晋辉,原来是个小弟弟。这小弟弟厉害哦,几千块的摩托车也买得起。还有这么水灵的一位林妹妹陪,我们哥俩个怎么就没这么好的命呢?”

矮个子一双眼睛盯着小姑娘,用力吞咽着口水。

“原来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一点礼貌都没有,见五哥我来了,也不懂让五哥我分享分享。咦,你瞪眼看我干啥?”

开始还不敢动手,怕小姑娘后面是个金刚般人物。

现在看见潘大章后,把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

伸手就朝温小芹胳膊抓去。

但伸出去的手被另外一只手抓住了两拫手指,如钢钳一样,无法挣脱。

“疼,疼,你放手,我的手指要断了……”矮个子撕喊着叫嚷了起来。

见罗五哥才一招就被对方擒住了。

大个子孙晋辉也扑了上来。

“老子一拳把你揍扁去。”

拳没落到对方身上,脸上就火辣辣地遭对方扇了几巴掌。

都没看见人家是怎么出手的。

矮个子见手受控,恼怒朝潘大章踢去。

被他轻轻躲过,一脚扫到他小腿上。

罗五哥扑通跪倒在地。

“孙子,别下这么大的礼,爷爷没准备红包给你。”

潘大章一脚踩到他背上,让他啃了一嘴泥。

孙晋辉这边也没讨到什么好,被对方一掌砍到脖子上,整个胳膊都瘫软了一起,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若不是看在表叔孙荣福的面子上,今天我就把你废了!”

他听得对方说出了自己老爸的名字。

一时愣住了。

“你是我表弟?”

“滚!”

潘大章刚才听矮个子喊出了他的名字,知道他是孙荣福的儿子。

于是手下留情,没下狠手。

孙晋辉把爬在地上的罗五哥扶了起来。

“五哥,这小子可能是练过的,我们搞不过他。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去找你二叔,让他给我们报仇。”

两人狼狈不堪离开了。

跑了一段路,见后面并没人追来。

“孙晋辉,他是谁?刚才我听见他说你爸是他表叔,他看样子也认得你。”

罗五哥质问孙晋辉。

“我确实不知道他是谁,不过他刚才说话的口音是我老家月舟村的,应该是月舟村人。看来就算知道他是谁,凭你我两人去找他麻烦,也纯脆是没事找虐。我们应该找个更厉害的人去帮我们出这口气。”

孙晋辉此时也毫无头绪,他是谁?

肯定是月舟村人,无奈他读小学时就来到俞督小学读书了,对于老家人,没有几个是认识的。

“找我二叔,现在去找他还早了点。我看先去查清楚,他是谁,他是不是真的拜师学艺练过了,然后再想办法找谁对付他。”

罗五哥颇有主见的说:“你有空问问你爸,你们村有谁家是有祖传功夫的,他叫你爸为表叔,应该不难查。”

“我爸还在铁珊笼矿上班呢,不到星期天,他都不回家。”

孙晋辉本身就看不起他爸一辈子都是一名井下通风工。

一个月才拿几十块钱死工资。

象罗五哥二叔一样,随便传授几名徒弟,轻轻松松就赚几百块。

那才叫有本事。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