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难以启齿的性事自述 还在体内乖吃饭h

  • A+
所属分类:花胶

那是什么表情?那是什么眼神?那是什么态度?

从来都是她小剑魔给人脸色,何曾被人这么看过?

这个新冒出来的家伙还懂不懂规矩?

便是本尊也不曾给她小剑魔甩过脸色……

小剑魔越想越气,但那家伙已经蜷缩回本尊体内睡了。

“一看就是个没用的废物!”

小剑魔半晌憋出这么一句,但还不解气,她抬头一看天外,眼神刹那变得凌厉,小剑魔脚下一震,拔地而起,长发笔直贴背,身姿笔直直插天外。

石矶眼皮跳了跳,终未睁开。

此时,她已是无限接近三十六重天,小剑魔的实力也随着水涨船高,战力应在三十六重天上下,尤其是在这四杀之地,她的杀力只会更强,当为三尸之首,在一定条件下,甚至会超过她这个本尊,突破极限,达到混元杀力。

石矶指下琴音从尸山血海流过,留下彼岸花开朵朵,从古至今,再到未来,此花必将经久不衰,贯穿整个生命长河,以生命为土壤,以死亡为怒放,生死一花,分割阴阳。

太初琴音也一直流向远方,从春秋争霸,到七雄战国,杀戮何曾间歇。

岁月悠悠,杀戮永恒,只要还有人活着。

石矶心如止水,不喜不悲。

小剑魔已杀破苍穹,杀入天外。

一柄绝世之剑,纵横无敌,杀力极强。

“我去会她一会。”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出声的不是九辰,而是一个眼睛透着妖异黑色的瘦削男子。

他所站的位置并不靠后,但一众神魔之主却与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这是下意识所为。

男子盯着小剑魔,轻轻舔了一下嘴唇,眼中的贪婪毫不掩饰。

混沌魔尊沉默了一下,说了声:“小心。”

男子嘴角笑容扩大,留下一道残影,消失在一众神魔之间。

他走后,才有人出声:“他真能吞下?”

没人回答。

最后青洛神尊才懒洋洋的说了一声:“我们要相信莫游。”

混沌也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共同看向那个方向。

一剑纵横,深陷神魔围杀汪洋之中,却游刃有余。

除了混沌青洛,他们并无自信将其拿下,除非他们能将其引入自己大世界,再以世界之力镇压。

但前提是她要跟他们走,他们还要先不死在她剑下,他们虽不怕,也不愿去尝试。

只有莫游……他们有些期待,也许他可以。

小剑魔忽然调转剑尖,毫不犹豫杀向奔她而来的瘦削男子,疾飞之中,男子张口,四周神魔无论大小,都毫无反抗被他吸纳,神魔快速减少,他却不见变大。

镇元子挑眉,腹中有乾坤?

鲲鹏老祖眼睛微眯,他已知道他跟脚。

吞噬之主。

天上,天下,都盯着两人不断接近。

吞噬之主的吞噬范围已经越来越大,恐怖的混沌漩涡卷席卷八方。

小剑魔疾飞当中,也是一剑分化万剑,万剑化无极,漫天绝仙所过,神魔皆死,何止百万。

混沌漩涡与茫茫绝仙相遇前,已各自清出了一条长达数万里的真空。

死者皆是殃及池鱼。

茫茫无极数的绝仙之影刺入混沌漩涡,混沌漩涡来者不拒,尽数吃下,这一吃,仿佛无穷无尽,一方吃不尽,一方剑无尽。

竟陷入了僵持。

天上,天下,无不凝重。

便是石矶指尖的琴音也出现了片刻的凝滞,如流水微顿,复又流向远方。

漫天尸雨也是一顿,复又垂落天空。

她终究还差一步,还有一份执念在那方天空。

那是另一个她,也是另一个“我”。

那个“我”,她终未找回。

问身局中,不管她说得如何理直气壮,终是差了一点,还不圆满。

这也是洪荒诸道都会选择收回转世分神,而不是任由分神再此转世历劫的原因。

并且非不得已,绝不会分出元神。

因为分神久了,又是一个自己。

融合会很麻烦。

也就有了昊天先前提出的:她不愿回来怎么办?

也就生出了“我”不愿再做我的问题。

更有甚者,甚至还会生出反客为主的念头。

凭什么我就不能为主!

这就是有舍有得,不能尽得。

还是取舍之道。

端看怎么选择。

喜欢洪荒之石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