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跟你做到死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 A+
所属分类:花胶

白雪皑皑。

路平背着苏唐大步向前,在这深可及膝的深雪上行走依旧健步如飞。

紧随他身后的玄武学院这时就难受了。若在平日,以他们这些人四魄贯通的境界,在这片冰天雪地里行走也足可像路平这样健步如飞,奈何眼下他们之中仅营宿一人状态完好。其他二十五人,八人重伤,十人挂彩,还有七人眼下已是安静的尸体。这无疑加大了行进的难度,追在路平身后很是费了些力气。

此去雁荡山入关还有些路程,他们这些人当中许多其实比苏唐的状况更遭,更需要休养,眼下互相支撑,要走完这段旅途眼看是有些不可能了。

这让营宿很是为难。眼见路平走得头都不回一下,显然不可能对他们有什么体谅和妥协。一起跟,跟不上;分开走,留下的这些重伤者,再遇到暗黑学院的人岂不是要糟糕。

正纠结如何处置,重伤昏迷已有一段时间的许川却在此时徐徐醒转,同门惊喜地围拢上来,许川在得知非但神武印没有取回,反倒连万化筒也一起落到路平手中,险些又直接晕死过去,好在有同门飞快把路平已经承诺要将两件超品神兵归还的事告知。许川这才振奋了许多。

“那现在这是?”许川问道。

又有人把情况简明扼要地说明了一下后,许川迎上了营宿此时正在纠结着的目光。

“大局为重,老师尽管跟去,带几个还能帮上忙的得力助手。我们余下的在这里静候救援就是。”许川说道。

有他起头,其余重伤难以坚持的门人也纷纷表示不必再顾忌他们。

“好吧。”营宿一咬牙,也便做出了决定,“盖明,江运城,你们两个同我一道。余下的尽力救治伤者,等候支援。”

“老师……”

“就这样了,我带太多人也无必要。”营宿猜到了许川要说什么,直接打断道。

许川看了看路平头也不回的身影,想想也确实。论实力,路平本就强横,现在又有两件超品神兵在手。眼下这些伤兵,带多无益。多两个人去无非就是为了遇到变故,总能有那么一人两人的可以送些消息回来。营宿所点的盖明和江运城,就是在这方面颇有建树的两位。

“如此,老师请多保重。”许川说。

“你们也多加小心。”营宿说着,下意识地看了眼他们的身后。一路上他都小心留意,自感是没有什么人尾随的。

“放心,我们理会得了。”许川说道。

所有人都神态轻松,但是心底都清楚他们此时可能会面临些什么。只是所有人都以学院为重,深知这两件超品神兵意味着什么,早有牺牲的准备。更何况眼下的情况不过是未知,倒也大可不必就要死了一般。

“我们走。”营宿说着,领着盖明、江运城二人,瞬间赶到了路平身旁。这两位玄武门人受伤都不太重,此时大可跟上路平的速度。

“怎么?”路平这时察觉到有异,回头看去,就见除这三人以外的玄武其他人都已经停步不前了。

“他们伤势过重,跟不上你了,在这里暂歇。”营宿说。

“那我走慢点?”路平问。

这话随风飘进了正目送他们的许川等人耳中,脸上那副牺牲者的悲壮神情顿时有些撑不住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一起看向营宿。

“如此……甚好。”营宿艰难答道。

这当然是最好的状况,只是可惜了大家已经到位的情绪。已经停步的众人重新启步,带着重伤者还有死去者的尸体跟了过来。路平接着果然走慢了许多,所有人都变得没有那么辛苦了。

玄武众人情绪复杂。

这本是与他们有深仇大恨的家伙,可眼下却如此体谅着他们,之后若是再顺利归还了两件超品神兵,今后该如何相处?

所有人内心都处于极度撕裂中,他们从未想过轻易收回超品神兵竟然会是一件让他们极其难受的事。

但是不管怎样,此时此刻的撕裂着的他们,对路平的抵触情绪总算没有那么强了。

轰隆隆…………

就在此时,远处界川方向再次传来天崩地裂般的声响,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更加巨大,声响之中竟然蕴含着魄之力的威力。许川这种重伤晕迷不好容易醒转的人,来不及抵抗便又被震晕,其他人也纷纷色变,停下脚步,一起朝着界川方向看去。

在可视条件极其糟糕的风雪之中,他们赫然看到界川方向弥漫

真想跟你做到死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起了浓浓的尘埃,不住地向上翻腾,直至触碰到天空。轰隆隆的声响也随着这翻腾一刻不停地传来,只是冲击相比起之前那一波渐渐开始弱化。

“这是什么?”玄武门人议论纷纷,如此距离都能感受到如此冲击,这要身在其中,怕是直接就成碎片了。

“是界川里的大定制。”路平说道。

此时就在界川边上的各大学院人士,更是饱受冲击,那一声巨响掩盖住了太多的惊呼。无数攀上冰峰查探状况的修者如下饺子一般从峰上急速下落。他们的身后,魄之力聚起的冲击巨浪,沿冰峰滚滚而下,落得稍慢的瞬时已被吞没,尸骨无存。

而驻扎在界川外的各大学院也察觉到了这巨浪的冲击不会止在山脚,纷纷大呼着向后撤离。这当中免不了有些境界低,动作慢的,被砸下的巨浪淹没。而逃过这一劫的人也无法就此松口气,巨浪触地后淹起滔天雪花,就如海啸般接着向前扑来。所有人都在拼命退却,生生逃出了几里,巨浪的冲击渐消,弥留的强劲风大对普通人而言仍然凶险,但对修者而言已是可以抗衡的小灾害了。

真想跟你做到死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各家学院急速抢救着自家的伤者,几个身影在数个起落间聚到了一起,正是为首的四大学院院长。

“伤亡如何?”刚一碰头,南天学院的院长周晓便劈头盖脸地问道。

“还好,但是有些学院……”徐迈担忧道。学院实力不一,抵御各种状况的能力自然也不同。虽然打头阵的始终是四大学院,但这大定制的爆发却是无差别的。许多实力偏弱的学院在这一波冲击下损伤极其惨重。

“这还仅仅是在外围,如果此时已经闯进去……”缺越院长海月生那也是一等一的大人物了,此时说话的声音竟然有些发颤。刚见这大定制时,只觉声势惊人,着实非同小可。但等到了这收尾的最终爆发时,才发现他们终究还是小瞧了这大定制。若说先前的发动身处其中还有侥幸脱逃的可能,这最后一波却是让断绝了所有生还的念想。

这时,来自三大帝国的头号人物也纷纷在护卫的保护下来到了四大院长面前。

“四位院长,无大碍吧?”青峰皇帝的皇子严鸣急忙问道。

“有些伤亡。”玄武牵宿答道。

“可有任何线索?”昌凤中诸院的院长朱协问道。

四位院长齐齐摇了摇头。他们都各派了人手去周围探查,但目前为止没有收到任何回报。

所有人都面沉如水。这已是聚集了天下所有势力的修者军团,可目前为止,却连对手的一根毛都没有碰着,便已经伤亡了一大片,可称笑话。

“当务之急,还是要摸清他们的下一步动向。”严鸣说道。

就在这时,一位青峰帝国服色的修者疾驰而来,但在看到严鸣是与四大学院还有另两位帝国高层在一起时,立即变得欲言又止。

“有什么发现但讲。”严鸣说道。

“是,属下在西南方向发现些许战斗痕迹,尸体若干。”来人道。

“何人尸体?”

“应当是暗黑学院的人。”来人道。

“我方呢?”严鸣问。

“没发现,但现场留有南行的痕迹。”来人道。

“南行,目前为止,我们都没有向南的指令吧?”严鸣看向眼前几位。

所有人摇头。

“那这向南的一行,或许正是我们的目标?”严鸣道。

“属下已经派人沿痕迹追踪。”来人道。

“做得好。”严鸣点点头。

“那么诸位。”严鸣又看向众人,“这条线索,大家以为如何?”

喜欢天醒之路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