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老师写作业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 A+
所属分类:花胶

在战场上,只要能躲避危险保存性命,别说是什么满是尖刺的灌木丛,就是个臭烘烘的粪坑,你也得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跳进去。

面对即将喷涌而来的子弹,久经训练并且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日军步兵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完美。

然并卵,这并没什么鸟用。

唐刀只用一发迫击炮,就毁灭了他们企图爬在地上就能躲避危险的美梦。

因为马上就要捕捉到猎物的兴奋,也为了不让猎物漏网,日军的队形稍显密集,基本每隔个一两米就有一名日军。

所以,在匆忙的避险中,他们的脸,都快挨着同伴的肥臀了。

这对于一颗爆炸后的碎片杀伤半径达3米的榴弹来说,简直不要太爽。

“轰”的一声,三个不幸被炮弹光顾的日军无助的挥舞着双手飞向了空中,然后再落下,沉重的身躯甚至把没挨到炮的同僚都快活活砸晕几个。

“八嘎,他在那里,射击。”因为掩体的缘故,日本陆军少尉虽然没看到炮口的火焰,但并不能否定他的能力,从炮弹出膛的声音,他就很准确的判断出了唐刀大致的方位和距离。

那是距离他们大概100多米外的山丘上。

日军的战术素养很强,趴伏在灌木丛中的步兵们迅速架好枪,位于后方的一名掷弹筒兵也发射出照明弹朝着唐刀所在的山丘打去。

将山丘照得犹如白昼,密林中几块大石头组成的天然工事隐隐约约出现在日军的视野中,让他们得以确定目标。

三八式步枪和歪把子机枪迅速开火,子弹顿时瓢泼般的朝唐刀所在位置洒去,打得唐刀呆的临时石材掩体火星四溅碎屑横飞。

面对如此密度又如此精准的弹雨,是人终究不是神的唐刀也只得把头埋在掩体里不敢露面。

“照日君,你的左边,田边君,你的右边,能捉活的最好,若不能,杀了他!”日本陆军少尉脸上浮出狰狞和兴奋,命令临时提拔起来当小队长的两名军曹。

在他看来,那名躲进石头掩体里负隅顽抗的中国人其实很愚蠢,如果凭他强悍的身手,抛掉那门沉重的迫击炮,他也许都已经遁迹在这片荒原中无影无踪了。

但现在,却只能体力耗尽,依靠着一个并不怎么坚固的掩体负隅顽抗,等到另外两个步兵小队从左右两翼绕过去将其彻底包围,无论其火炮有多么犀利,枪法又如何精准,他都是死定了。

等他将此人的尸体拖回去,旅团长阁下一定会开心的吧!这样一想,这家伙来偷袭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儿。

不然的话,他这个陆军少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向上更进一步不是?尤其是还有小阪那个死鬼压在头上。

只是,在生起这种对于敌人的判断和各种浓浓野望的那一刻,日本陆军少尉心里也有一丝说不出的恐惧隐隐浮现。

那名敌人胆子大到敢独自一人来捋23步兵联队的虎须,强悍到一人扛着一门火炮,如此可怕的敌人,之前别说见就是想都没想过,自己都能想到的,他难道想不到?

“砰!”一声枪响。

刚刚发射完照明弹正按照标准姿势半蹲着开始装填榴弹的掷弹筒兵一头栽倒在地。

陆军少尉猛然扭头看向右翼,眼中一片惊骇

含着老师写作业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那一枪不是来自正面,而是来自于他所处的右翼,也是位于三角形山丘正中的那一个。

到此刻,陆军少尉终于知道那名可怕的敌人为何不跑了而要选择在那里据险以守了。

因为,他不是一个人,这里有他的帮手。

一枪就能命中被灌木遮掩的掷弹筒兵,来自200米外的子弹精准的让人心悸,但这还不是让日本陆军少尉的一颗心迅速下沉的主因。

他麾下可有着三个步兵小队,几个所谓的神射手根本形成不了足够威胁,拥有极高战术素养的步兵们会以多个战术小组的形式将其围杀在野地里。

而是,还有敌人,而且竟然装备的还有机枪,可怕的重机枪。

两个步兵小队刚刚在他的命令中被迫起身,冒着被炮击的危险弓着腰朝两翼开始运动,“哒哒哒”隶属于MG34的声音响起。

就在日军背后山丘上,两侧都是简易沙包的MG34机枪被‘黑子’平端着,一只手紧握着扣动扳机,枪托狠狠顶在肩窝上,多达200发子弹的弹带则被‘黑子’另一只手稳稳的平端着。

没有副射手,来自山东的主力机枪射手就靠自己一人完成了弹道极其稳定的长连射。

短短的三秒钟,剧烈抖动着却被山东大汉死死控制住的MG34就向前方喷吐出了近60发子弹,强有力的臂膀将机枪的着弹点控制得如同步枪,队形过于密集的日军在这可怕的三秒钟时间里直接被60发机枪子弹干翻了超过1

含着老师写作业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0人。

一片血雨腥风。

不断喷溅出的人血,甚至让深秋夜间的风,都带上了微微的腥气。

“八嘎!射击!”醒悟过来的日军机枪手,迅速调整枪口朝黑夜中喷吐着弹焰很亮眼的火力点射击。

只是,不光是可怜的大正十一年机枪不过300发每分的射速在射速是其三倍多的MG34面前只能跪着唱征服,‘黑子’独自花费了两个多小时所构造的机枪掩体很隐蔽更坚固。

子弹打得机枪周围的石屑纷飞泥土四溅,普通人或许早就将头埋下去躲起来,却一点也没影响‘黑子’专注射击的姿态。

他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这样的情况,对于经历过淞沪战场,被誉为死亡率最高兵种的中国重机枪射手来说,都只能算是小儿科。

为了给前方步兵们提供足够火力支援,被迫成为重机枪射手的他不光是要和日寇轻重机枪对射,还有随时会飞来的榴弹和步兵炮。

死,才是正常的!

不死,是老天开眼!

在淞沪战场上都奇迹生存下来的山东大汉又如何会惧怕区区向他射来的两挺歪把子机枪?

一方射速足够高并且有掩体和足够坚定的意志,另一方除去意志之外则要啥没啥。

这样对射的结果显而易见,不过十秒钟,两挺执着的歪把子轻机枪火力点就被MG34打成了渣,正副射手双双毙命。

正如战后军事砖家们对战争中日本陆军装备的众多军械评价的那样,大正十年轻机枪足有30厘米、使得机枪射手几乎将上半身都半直立的三脚架根本就是让他们去送命的。

不过,令人唏嘘的是,在北方,中国军队缴获了这种渣渣机枪,也如获至宝。

实在是,敌后作战的装备补给太困难了。

幸好,在这里不是,至少在这个黑夜中不是。

唐刀四人小组不管是人员素质还是装备,都吊打日本人,也就是人数有点少。

但,这或许是这个时空中第一次,以特种小队形式和正规军的正面对战。

双方兵力对比为4vs160,将近40倍的兵力对比。

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其实交战双方指挥官心里都没有底。

唐刀准备好了退路,随时可以由骑兵接应着跑路。

而日本陆军少尉现在是不知道对手究竟埋伏了多少人,更要命的是,他们所处的地形实在太不利了。

正好位于对手的三角交叉火力中心。

喜欢从八百开始崛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