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母互换体验 爱爱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花胶

“你刻意让颛阳约我,有事?”

隔日和颛云见面,彭禹就没那么多小心思了。

什么先拉去皇子宫,卖惨后再去花园,颛云不配这待遇。

他俩就在文华殿简单见了一面。

打量颛云,他脸色有些苍白,精神萎靡。

但也就随意一瞥,彭禹继续翻账本,心算下个月的族俸。

颛云坐下后,看了一眼门口,沉吟问:“顾玉怎么来了?”

他进来时,刚巧顾玉出门,两人在文华殿门口碰了一面。

颛云暗搓搓怀疑,这莫非是昭王故意的?明知自己要来,还把顾玉拉过来找麻烦?

“顾王伯让顾玉过来商讨宗府的事。”

昆吾氏内务,彭禹自然不会傻乎乎跟颛孙氏的人讨论。且刚才照面,他印证了一个推测。

“说吧,找我干嘛?”

颛云看看四周,自己二人坐在殿上,旁边还有几个昭元殿的宫人随侍。

“我们就在这里说?”

“元骐、紫婷皆是心腹,有什么不能说的?更何况,我可信不过你。”

这时,紫婷上前奉茶。

颛云笑了笑,婉言拒绝,从腰间取下水壶喝了一口。

瞧见这幕,彭禹眉头一皱。

“殿下既信不过在下,也就别上茶水了。万一中毒或者有点什么事,殿下解释不清。”

拧上水壶,颛云转回正题:“昨日你划定地垒司,可知后续如何?”

“如何?”

昨日朝上没有阻力,彭禹暗中让萧暮妘派人打听,似乎百官对此没有什么反应。

“打个比方,如果金吾城门口多了两座大山拦路。你要怎么做?”

“两座山?一个‘搬山咒’的事,还需要怎么做?”

“换成陛下,会派遣武圣将山体打碎。”

那又如何?

彭禹直勾勾盯着颛云。

颛云苦笑一声:“昨日,罗天六宫的仙人们聚在一起议事。李圣跟周通两位天师商量,据说还有一些仙道出身的官员也在。此外,武道出身的官员回去后各自邀人饮酒商谈。”

见彭禹依旧摆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颛云苦笑:“殿下,你就不怕仙武之争吗?”

争,有什么可争的?

左手右手还能打起来不成?

但仔细琢磨,心里转了几个弯后,彭禹表情变了:“这群人有病吗?鬼帝威胁在侧,还有心思考虑这些?”

猴年马月的事?

待神皇苏醒,还有几百年的执政期。这就开始考虑昭王登基后的事了?

“正因鬼帝在侧,所以当下还有另一个选择。如果武道人士得知自家前途无路,且未来仙道大兴。那么,他们会选择这条己身无望的道路吗?同样是放弃武道,他们可有一个依旧身处高位的法子。”

自杀。

成为鬼魂。

在鬼界占据高位。

彭禹脸色依旧平静:“我不认为,天底下的人都那么蠢。活得好好的,竟然跑去自杀?”

这不是智障吗?

“是吗,你可知已经有两户人家死了?”

颛云从袖子里掏出一份情报。

紫婷过去把情报接过,靠近颛云时,闻到一股冷冽醇厚的熏香味。

下意识看了一眼他腰间的香囊,紫婷收回目光。

看绣工,似乎是倪姑娘亲手做的?

不露声色,她把情报呈给彭禹。

“钱震,传统武道家族,全家十二口俱死。”

“刘芬,传统武道家族,全家五口死亡。”

看到情报,彭禹难以维系冷静,冲元骐道:“把孙政

和父母互换体验 爱爱的故事

叫来!”

很快,孙政上殿。

“自己看!”

彭禹将情报扔下去,孙政接过瞄了一眼,立刻回忆起今早接到的消息。

殿下这么快就知道了?

孙政下意识瞥了一眼颛云。

颛云又拿起水壶喝了一口,一脸平静地对他点点头。

孙政心中暗火,面上恭恭敬敬回禀:

“回殿下,确有此事。臣一大早接到相关报告。但这两户官员及家属为何而死,还在侦查中。据现场看,钱震一家似是钱震持剑,自己发狂杀死全家。而刘芬一家更像是昨晚中毒而亡。”

这等事情,没查明白前,怎么好呈报昭王?

“那就回去好好查,三日内拿出结果。孤要知道,这些人的魂魄在哪?”

魂魄?

孙政愣了一下,小心翼翼问:“殿下怀疑鬼帝当日之言?”

“但愿是孤多想。”

打发孙政离开。再看向颛云,彭禹道:

“这两件事是昨夜发生。但你让颛阳约我,是昨个白天。所以,你要说的,便是仙武之争。”

“对。我本想提醒殿下,小心处理仙武双方矛盾。但事实上,这件事的影响比我预想中更加剧烈。”

颛云怅然叹了口气,脸上带着几分忧郁。

“不见得。说不定这两户人家的死,仅仅是巧合。”

彭禹不想,也不敢相信,有人会这么蠢,这个时间点全家自杀,跑去投靠鬼帝。

颛云神情苦涩:“的确,可能仅仅是巧合。但仙武矛盾,还是殿下出面给个说法吧。最好安抚一番,免得波澜扩大。”

“这简单,不久之后便是重阳节。”忽然,彭禹说了一句。

颛云瞬间想到一事:“武举?”

大昆选才举试有文、武、仙、法、制科等名目。

其中,武道举试比文策考试更得推崇。

“父皇醒不来,我亲自主持武举,足以彰显对天武神道的看重。”

……

白塔,三位天师聚在一起商量。

陈天师:“昨个儿,有不少人来寻我商量殿下的政治立场。”

周通嫌弃道:“你们儒术一脉急什么?眼下该着急的,不应该是我们仙道?天地良心,贫道可没想过什么仙道一家独大。仙武并立,挺好的。”

不止是儒门通道,陈家老祖也来了啊。

陈天师不好细说,摇了摇头,看向李圣。

“昭王才几岁,成人礼都没弄,想这么多干嘛?先顾着鬼帝之祸吧。”

“但这两日,大家心思有些乱。”

李圣翻阅折子,头也不抬:“乱不起来。不久之后便是武举。昭王只需做出姿态,展现自己不歧视武道的一面,就可安抚人心。”

“武举?”

两位天师皱眉。

陈天师犹豫道:“我们原本打算,不是停罢武举,推迟到明年?”

举试后,那些人以“神皇门生”自居。昭王插手武举,拉出自己的门生,会壮大声势,引起不必要麻烦。

“要不怎么说,昭王动作高明呢?”放下一份折子,李圣看向两位同僚,“先弄出一些乱子,惹得人心浮动,武道众人惊慌。再由我们主动劝他主持武举,安抚天下武者。”

正巧,彭禹派人来请,商量不久后的武举。

听到来意,李圣冷笑,冲二人道:“瞧见没,一切都在殿下预料中。怕是金吾城这两日的波澜,也跟殿下脱不开干系。”

周通、陈天师默然。

想想几日前,神皇刚刚昏迷时,昭王惊慌失措的姿态。再看如今算无遗策,把弄人心的模样,仿佛是两个人。

“若真是如此,只能说王伯正教得好。殿下的帝王心术学得好。”陈天师叹了口气,率先前往文华殿。

李圣拉着周通,冲他道:“你平日还看好他,觉得他心情纯正。如今再瞧瞧?走一步瞧三步,你几辈子的心眼,都没人家一百年多。”

周通迟疑着:“许是巧合?也可能是殿下刚刚想到武举之事?”

“那昨日,他为何偷偷派人来我府上窥探?说不得,你我昨日说话,都在他桌子上呢。”

的确,那份资料的确在彭禹桌上。

但不是他派人弄来,而是颛云给的。

颛云把昨天各家动向,和不少人的商谈密报交给彭禹。

大略翻过后,彭禹斜眼道:“这些玩意本应‘天瑜’送来。你抢先送来,什么意思?”

“天瑜是神皇的情报组织,纵然孙政帮你,你用起来顺手吗?”

至少,昨天城内的动静,孙政就没吭声。而死了两家官员,孙政也没来禀报。

彭禹沉默,说到底,天瑜不是他的人。

“所以,你劝我自己弄一个?”

“你有这时间?且在神皇昏迷的当下?”

真敢弄这玩意,神皇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拆了这个情报部门。

彭禹坐正身子,看向殿上的颛云。

“敢情,你是过来推销颛孙氏的情报组织?”

“只是在这段时间稍微帮一帮你,且是我个人的名义,和颛孙氏无关。”

“哦?我还以为,表哥这次帮我撑场,连‘渡鸦’也愿意借我用。”

“父侯……”

摇摇头,颛云脸色有些难看。但一闪即逝,又正经商谈起来。

“你眼下坐镇天宫,如同一个睁眼瞎,外面的消息根本不了解。所以,你需要‘耳目’。但你自己无法短时间内组建,所以,你需要找人帮助。

“我帮你,自也有我的打算。我和婉茹的婚事,你来主婚如何?”

彭禹目光幽邃,望着颛云道:“你该知道,我不喜欢你二人的这桩婚事。”

那个傻白甜,真嫁给你,不是被你坑一辈子?

虽然彭禹和倪婉茹交情不厚,但也不能看着人家入火坑。

颛云扫了一眼旁边,彭禹打发其他人离开,布下浑天罡气。

“你要查的事,根本查不出来。既然已经过去,何不往前看。”

昨日彭禹派人去李圣府上找李璟风,消息瞒不过颛云。

“颛阳入金吾卫的事,加上今天的事,还有未来一段时间帮你收集情报。换你一个让步,如何?”

彭禹敲击桌子,目光落在一个微微打开的抽屉上。

当然,因为角度的关系,颛云并未察觉。

“我不会帮李璟风做主。李家村的仇怨,如果他查出来,找你报仇,我不管。”

怎么可能查得出来。彭禹这些年都没查出东西,所有线索指向凌阳侯家以及百里氏。

颛云在整件事干干净净,不仅唬得倪婉茹团团转,李璟风至今都没想到过云阳侯府。

“至于倪婉茹……”

想到这段婚事,彭禹便觉腻歪。

“我对她的确有感情,你大可放心。她嫁给我,不会受委屈。”

彭禹嘴角扯出讥讽的笑:“她出自儒门,性格秉正,要是知道这件事,必然不会原谅你。”

“那就是我们夫妻的事了。”

“……”

也是,至今倪婉茹不知道真相,他俩相处的确不错。如果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过一辈子,或许对她是最好的结果?

但万一这件事暴露,自己岂非当了帮凶?

从道德角度,彭禹嫌弃颛云的做法。

从感情角度,这些年颛云的确帮了自己不少,欠下不少人情。自己主动挑破这件事,着实办不到。更别提,牵扯着颛阳呢。万一李璟风发疯,要灭云阳侯府全族,颛阳岂非跟着遭殃?

当然,最大可能是颛阳一巴掌拍死李璟风吧?

而从利益角度,自己想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稳定局势,的确需要一个情报部门。

颛云恰好可以给予这个帮助。

至少他比那群人好相处……

想到这,彭禹轻轻一推,抽屉彻底关上。

“我不会帮你害人,主婚什么的,别做梦了。在这件事上,我顶多做到不开口,冷眼旁观。但我觉得,就算我不阻碍,你的婚事未必顺利。毕竟,顾玉还在。”

“那就不劳殿下费心。”

“哦,是吗?看来,这私生女的事,你知道?”彭禹突然八卦问,“你俩之间,真有点什么?”

颛云眼神变了,上下审视彭禹。

彭禹呵呵一笑,没有言语。

“刚才顾玉过来,你猜出来的?”

“我也没想到

和父母互换体验 爱爱的故事

,她的变化之术如此高明。若非我修行精进,怕也发现不得。”

彭禹不插手,但却乐意顾玉去搅黄颛云的婚事。

“此事我有分寸,只要你不插手即可。”

因为三位天师前来,颛云没多留。

拿水壶喝了几口,在天师进门前离开。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彭禹忽然叹了口气:“难得糊涂啊……”

打开抽屉,里面是一个铁盒。

这是神罗王送来的东西,里面盛放昨日朝会后,百官回家后的各种商谈情报。

此外,还有一些私人情报。顾玉乃神皇天后所生的消息便在其列。

正是有神罗王提点,彭禹才刻意检查顾玉的情况,最终发现这位便宜姐姐。

随便翻了几下,神罗王送来的情报比颛云交给自己的要详细许多。

“颛云的根基,怎么也比不上血盟会。”

纵然彭禹排斥血盟会,但也不得不承认。

真好用啊。

血盟会扎根千年,情报势力比颛云强了太多。

但是——

如果彭禹对颛云本人是提防,那么对血盟会就是深深的厌恶。

他宁可选择颛云,也不会选择血盟会帮助自己。

他不容许血盟会这个毒瘤继续在昆吾氏吸血。

“父皇对许多事睁一眼闭一眼,或许也是这个感觉吧?”

……

很快,三位天师进来,彭禹打起精神,端出昭王的架子跟他们商谈武举。

而三人见彭禹这番做派,更确信这两天的计划,完全是昭王的策略。

但木已成舟,他们只能顺着昭王的想法,让他主持武举。

但在三人离开时,李圣忽然扭头:“殿下可知,这两日城中爆发一些关于‘仙武纷争’的谣言?”

“既是谣言,自当止于智者。天师为人臣之极,慧通三朝,又何必在孤面前谈论可笑的谣言?”

“但谣言扩散,信者众多。据传,云阳侯府父子反目,世子如今已经离开侯府,搬出来住。”

说完,李圣带着两位天师离开。

咣当——

听到后面桌子踢到的声音,三人快步离开。

元骐听到动静,匆匆进来。

只见彭禹站在殿上愣神,漆桌翻到,墨汁流了一地。

喜欢禹道乾坤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