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依的哀羞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 A+
所属分类:花胶

由于无人破坏,这片红树林生长的十分茂密,而且其中植被多样,草木繁盛。

这片红树林很高大,进入其中,光线一下就暗了许多,王志打开安全帽上的手电,用来照明。

“妈呀!吓死我了!”

王志一回头就看见一个黑乎乎的狼一样的东西盯着自己,要不是那小眼神太熟悉,王志差点一水桶拍死它。

“小黄!你行啊!你是不是觉得吓死我,你就解放了!”

此时的小黄,满身都是烂泥,只有眼睛还偶尔翻出一些白色,其他地方都是黑乎乎的。

刚进入红树林,脚就陷入淤泥,足足漠过脚踝,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大家放心吧,这片海域绝对能承受直播间的海鲜供应量,我们与当地的合作是基于生态环境保护基础上的捕捞,这片海域可能与你们所知道海域是隔离的。它独特的地理位置与丰富的资源,会源源不断向大家输出更多的海鲜。

妈呀,这才刚进来,主播就觉得脚底像沾了胶水一样难受!你们看见没,这里的海鸟大多是鹭类、鹬类,远处草丛里还偶尔有几只信天翁,信天翁可了不得,它们是世界上飞翔最高、飞行最远的鸟类之一。”

王志用力将脚拔了出来,她看到脚旁有什么东西在动,“哈哈哈哈!你们看,上大货了!看到没?其实就在我脚边。”王志用夹子从脚边夹起一只大青蟹,因为蟹子太大,夹子夹不住,青蟹又掉回烂泥里了。

逃脱的青蟹立刻卧沙,再次与淤泥化作一体,王志戴上手套,猛地一扑,直接将对方抓在手里。

“哈哈哈哈!跟姐斗,你还嫩着呢!任你穿上忍者隐身衣还是卧沙,姐都能把你抓出来!”

这只螃蟹足足有一斤多重,蟹腹部和蟹腿都有些泛黄了,一看就是上了年份的螃蟹。

是只公蟹,这个季节公蟹比母蟹还好吃,绝对个个上膏!”

王志将青蟹放进桶里,在一个小水弯里,捡了一些海草覆盖桶底。

“抓螃蟹时候,你可以适当的往桶里放一些海草,因为这样螃蟹就不会互相夹了,就不容易短腿。”

果然,被海草覆盖后的青蟹没有之前那么挣扎了,安静的躲在下边,好像这样就不会被发现,就能安全。

“在当地有个关于红树林的故事,这个故事代代相传,在很久以前,这座岛曾经发生过一场很大的海啸,海浪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很多沿岸的居民被卷入其中丧命,但生活在红树林后边的村庄距离海岸最近,却无一丧命,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其实海啸最可怕之处不是淹没村庄,有船会游泳是淹不死人的,其实大多数人是被海浪冲击发生意外而死的。嗯,就好比火灾,被烧死的人远远不如被浓烟呛死的人多。

而他们之所以能幸免于难,就是因为这片红树林救了他们,红树林有很强的减浪的作用,这样一片茂密又广阔的红树林,就像是防风减浪的金刚一样,保卫了这里的村民,当然这也是当地村民对红树林保护很好的回报。”

王志的案例是根据前世的一场世界级海啸改编的,当时沿岸城市一共死了23万多的人,但真有一个渔村,因为有一片红树林的保护,距离海岸几十米远的172户人家,竟然无一死亡。

越往里走烂泥越深,但海货也越多,不一会,王志就捡了半桶的海货,主要是海螺、贝类和螃蟹。

这时,王志看到不远处有密密麻麻的小螃蟹在活动,等走近了,发现这些螃蟹个头不大,但非常的好看,是彩色的。

“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和壮观所在,眼前海滩这一片的小螃蟹,主要有两种蟹组成,一种是招潮蟹,它们是橙黄色的,而且神奇的是,它们的螯一只大一只小,差距非常明显。

它们的大鳌呢,是用干架和吸引配偶的,而小鳌是用来干饭的,所以也叫取食鳌。但不是所有的招潮蟹都是一大一小两只鳌,母招潮蟹只有两只小螯。当雄招潮蟹的大鳌不慎断掉时,它们原本的小螯就会长大,而在原大鳌断腿处会长出一个小螯,真的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当然,人类完全没有这样厉害的再生能力。”

王志抓住了一只雄性招

小依的哀羞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潮蟹向网友展示,“招潮蟹平日靠汲取淤泥中的藻类和有机质为生的,是天然的环境保护者,所以,这种蟹子在当地是禁止捕食的。那招潮蟹为什么叫招潮蟹呢?就是因为他们每次涨潮时就会举起大鳌对着大海,看起来好像是它们召唤了潮汐,其实它们这是在警惕同类,涨潮了,该回洞穴了,退潮时它们才会在海滩上活动,出来觅食。”

王志放了招潮蟹,又抓了另一种小螃蟹,它通体是红色的,整体看起来非常圆润可爱。

“这是一种红色相手蟹,在世界各地热带、

小依的哀羞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亚热带海域生存,很多人把它和招潮蟹当做是宠物养。这种螃蟹在当地也是被人们保护的,它和招潮蟹一样,穴居,有利于环境。而且,到了繁衍的季节,它们会不辞辛苦,沿着河道进入山上湿地,在那里排卵,过程非常的艰辛和危险。向生命的捍卫者致敬,尊重它们,主播不会捕猎它们。”

小心越过招潮蟹和相手蟹的活动地区,王志进入了红树林的深处,“这里的淤泥简直是太厚了,红树的落叶和枯枝常年在此腐败转变,地上的淤泥就会更加肥沃,更有利于海洋生物栖息,但每走一脚都会陷进去,直到我半个小腿这么深!主播发誓,再也不会来这里了!太糟糕了!随随便便就能在海滩上赶海,真没必要来这里。”

王志艰难的将水靴从淤泥里拔出来,但刚拔出来,下一脚带起的淤泥会更多。

从淤泥里抓了几只超大的青蟹和猫眼螺,王志就不打算再继续深入了。

“海货是真多,但主播是真不想走了。”

王志扶着一棵树休息一下。

“啪!”

手臂上感觉到针扎的刺痛,王志一巴掌拍下去,手上沾着一只超级大的花脚蚊子,看着像一只小蜻蜓。

血花立刻隔着衣服渐渐晕开,这件衣服是她娘给她新买了,现在搞成这样,肯定会被唠叨的。

喜欢赶海直播她有一扇时空门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