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女主被强迫群np肉

  • A+
所属分类:花胶

第二纪1444年秋,拜耶兰与兽人氏族联盟为了争夺进出敖德萨的颈泽河谷,投入超过十二万军队展开会战。拜耶兰军队从颈泽南部的条顿堡出发,经过激战重创兽人军队,进一步向鲁姆要塞逼近。

就在即将展开要塞攻势之际,位于拜耶兰战线右翼的赫尔曼·迈耶公爵突然叛变,放任莽古鲁斯督军指挥的一个方面军通过领地,突袭拜耶兰大军的侧后方。战局急转直下,腹背受敌的拜耶兰军队迅速向着南溃败。

迈耶公爵的叛变对于拜耶兰而言是可怕的军事灾难,同时也是重大的政治灾难。公爵做出这一选择的动机尚不得而知,但是可以确信的是,公爵与氏族联盟的协议不是临时达成的。莽古鲁斯督军甚至携带了一头体型骇人但是缓慢的上古巨兽“比蒙”,造成拜耶兰方面巨大伤亡。

督军和他的军队乘胜急追,通过前所未有的运动战连续击败拜耶兰军队,并且占据了威胁拜耶兰军队侧后方的贝里米翁山下渡口,准备发起决定性的一击。

在拜耶兰军队溃败之际,一支败军发动反击,重伤比蒙并且维持着秩序撤退,沿途收拢了许多溃军。这支部队出乎意料的重整威胁着氏族联盟的右翼,并于随后突袭了贝里米翁山下渡口。莽古鲁斯督军的部队发起反击但是初战不利,营地前的鹿角也遭到毁坏。危急关头,督军亲临前线组织反击,试图恢复阵地。事先隐蔽在贝里米翁山上的拜耶兰骑兵突然从侧后方发起冲击。督军和他的军队遭到了彻底的粉碎,本人也当场战死。

氏族联盟的胜利进军至此画上了休止符。但是,在战局稍稍稳定之际,敖德萨城内的几十万圣光信徒却突然放弃了他们的信仰,在城市广场上举行宏大的仪式,祈求某位不可言说的古神降临。

在诸神教会和拜耶兰方面的迅速干涉下,古神的降临仪式被终止,拜耶兰主力军团随后抵达,数万信徒在混战中丧生。

陨石坠落于敖德萨城北。

战线又回到了一开始的位置。人类王国北境最美丽的都市敖德萨在战乱中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大批的名门显贵从那里撤离。

拜耶兰与敖德萨达成了新的协定。

……

“你们要永远忠于这位如此伟大、如此可怕、然而如此仁慈的主。”

有位身穿金线修饰的净白长袍的圣女。她被许多美丽的少女簇拥,穿过香气迷人的蜡烛和华丽的壁画,来到露台上。

她抬起白皙的胳膊,仿佛受到了神灵的启示,对着海一般的人群问道:“你们答应我吗?”

一位少女在被褥间睁开眼睛。梦幻般美丽的景象还在眼前。她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泪流满面。

第二纪1444年12月16日,混乱和悲伤的一年即将过去。距离敖德萨两天路程的小镇梅蒂尼正落着冬天的细雨。这里是北境高等魔法学院的所在地,位于宁静海北岸,沙滩外有几条短短的防波堤,小镇祥和、惬意的时光和沙沙拍岸声几百年都没有改变过。

一群青春洋溢的少女穿着装饰秘银丝线的修身长裙和学院袍,撑着小伞穿过沿街的白石小路,男孩们身着笔挺制服,把装了课本的手提包顶在头上跟在后面。他们刚在镇上过完周末,迈着轻快步伐,调皮的雨水躲开了伞落在胳膊和发梢上,还沾湿了鞋尖。附近的平民和士兵看见他们的衣袖上绣着的纹章,纷纷低着头让开路。

学院在海边的缓坡上,远处的海面游荡着几艘拜耶兰的军舰,张开白帆,像天边的云朵一样飘在深蓝的海面上。雨渐渐小了,许多漂亮的马车正往港口驶去,每隔一段时间,便有几艘轻便帆船在军舰的陪伴下消失在海面上。

“这些景象,可比魔咒演算有趣多了。军舰上的年轻军官会来参加寒霜节的舞会吗~”奈芙蒂转着手里雨伞,把跳跃的心思收拢回来,往学院的教室走去,“不行不行,我已经过完十六岁生日了,是可以管住自己的见习女巫!”

她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模拟魔咒课程的实验——以蓝宝石为衬底,用秘银或者铝镀上薄膜,再反复启动光系魔咒刻蚀演算模型。如此这般就能得到纠缠态和叠加态的灵能模型。

据说,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智慧的巫师遇到了凶残的坏蛋,在危急关头很难施展自己强大的法术。预先刻蚀在宝石和其它介质上的演算模型可以跳过吟唱构型的步骤,有效避免灵能扰动,相关研究得到的重视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好难啊!这要浪费多少宝石呢!我觉得还是做成项链更好呀~奈芙蒂有些忧心的路过学院大厅的时候,发现有许多人站在公告板前面,还有很多不认识的陌生人在附近走来走去。

最近几个月,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公告板本来只是发布学院通告的地方,却成了坏消息的大本营:败仗啦,征发啦,灾难啦,拜耶兰的条约如何如何不讲道理什么的啦~

“又出了什么事呢?”奈芙蒂拉拉一旁望着公告板的哥哥的衣角,“我们先去上课吧。”

哥哥奈拉和孪生妹妹长得几乎一摸一样,也是秋季刚刚入学的新生。他长的高高瘦瘦,精致的五官里却没有这个年龄应有的稚气,整洁的银发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成熟、高雅。他默默的看了妹妹一眼,不紧不慢,眼眸中平静的表情仿佛在说——我的妹妹哟,不着急,我们今天怎么都是来得及的。

奈芙蒂顾不得这些,挽住哥哥的胳膊,拖着他往教室走。

距离上课铃只有几分钟了。平常日子,教室里肯定闹哄哄的。启动魔咒、添加施法材料的噼啪作响,还有背诵课题的声音直到教授出现才会消停下来。

可今天教室偏偏是安安静静的,跟周末早晨的餐厅一样。奈芙蒂来到门口,看到同学们稀稀拉拉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邻座提亚拉的座位出乎意料的空空荡荡,她可是连生病都不会缺席的好学生。

她怎么就生病了呢?昨天她的身体,噫,昨天她怎么样了来着?我不记得,我怎么没有去探病?也许是她不想让我看到身体抱恙时的样子,这个可以理解……

奈芙蒂觉得像是刚刚从睡懵的梦中醒来一样,迷茫又恍惚,竟然记不清昨天自己做了什么。

啊,这,自己昨天是偷偷溜出去逛街了,还是看小说看到深夜,莫非是偷喝甜酒喝到不省人事了吗!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肯定没好好复习功课。

她的心当场就紧了起来。今天课上可能会抽查的课题都是好朋友的提亚拉在做,没有了她,奈芙蒂连报告写到了哪里,框架是什么都不知道!今天课上要是被教授问到进度,那可如何是好啊——!

提亚拉你去哪里了呀!奈芙蒂低着头,抱着课本飞快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努力不引起别人注意,祈祷等会教授不要发现距离讲台不到三米远的自己。

今天我要低调……

“哦,奈芙蒂小姐?”不远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女主被强迫群np肉

处的课程助教注意到她,有些惊奇的说道。

“早~”奈芙蒂用极小的声音说道。

“早上好,冯·葵曼莎小姐。”另一个伯爵家的少爷也向她打招呼。

奈芙蒂正忧愁着如何可以从教室里隐形,根本不理他,还在心里扣了他五分。

“这,这位就是葵曼莎侯爵小姐?!”

“唉?我听说……”

“闭嘴蠢货,这是何等的荣幸!”

几个陌生中年人发出惊讶的语气,赶紧从座位上起立向奈芙蒂行礼,然后又向后面走来的孪生哥哥恭恭敬敬的问好。

啊——!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跑到我们的教室里来了,为什么不先介绍下自己?是来给我找茬的吗?奈芙蒂窘迫的如同被架在火上烤,转过头,生气的瞪了他们一眼。

她刚刚过完十六岁的生日没有多久,少女的曲线已显窈窕,顺滑的银色长发如天空淌下的银河。她的容貌极美,却没有一点傲慢和专横。明亮动人的双眸像鲜红的红宝石,在银色的及腰长发掩映下闪闪发光,用撒娇一样可爱的目光狠狠责备大家。虽然这双眼睛的主人很不高兴,但是不知好歹的陌生人们完全没看出来,还是一脸激动的盯着她看,荣幸的好像在等待垂青。

这些男人怎么可以盯着我看,都是一副什么眼神,真是太讨厌了!女孩气呼呼的扭过头,不去看这些莫名其妙的失礼的人。

这个时候,教授走了进来。教室里依然还有许多人的座位是空的,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点名点名,快点他们的名吧!奈芙蒂在心里小声喊起来。只要缺勤的人足够多,等会回答不上问题就不算事啦!

突然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女主被强迫群np肉

,目光敏锐的少女惊奇的发现拉法耶教授洗了头发,不再是那么油腻腻的,身上的巫师袍也熨烫一新,还戴上了一枚敖德萨荣誉公民勋章。这个小小的勋章是他因为刻蚀研究的成果获得的,只有在重要的日子才会戴上。

这种外形上的变化是少女最在意的,非常非常显眼。

奈芙蒂察觉到整个教室有种不一样的严肃气氛。她扭头看看后排的哥哥,想要从他的眼睛里了解一些什么,可是奈拉像个陶瓷娃娃一样面带无可挑剔的认真表情一动不动;教室两边坐着那些刚刚向她问好的成年人都是一脸忧愁又肃穆的样子。其中有一个还带着一本皱了皮的魔咒学教材,他把书翻开,摊在膝头上,用眼眶架住眼镜仔细看。

银发少女正诧异着,拉法耶教授用柔和又严肃的对大家说:

“各位小姐、先生们,各位尊贵的巫师和领主,这是我在梅蒂尼高等魔法学院的最后一次授课。拜耶兰已经来了命令,看来是不准备放过我们的产能和研究组。我的小组已经被接管,今天的课程结束,先进魔咒演算研究的相关人员和设备就要登上前往霍蒙沃茨的快船。

“今天是我在这里最后一次教授魔咒演算理论,希望你们多多用心学习。”

啊,那些坏家伙,他们停在海面上的军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奈芙蒂一时间难过极了。大白帆的军舰在她心里变得邪恶又丑陋。

魔咒演算与载体设计的课程我才刚刚入门,以后再也不能学习了吗?难道就这么算了吗?我之前总是在购物,旷了课去听歌剧,晚自习的时候在看小说……想起这些,多懊悔啊!梅蒂尼最好的课程就这么没有了。我本来还觉得让人疲惫,现在都好像是我的老朋友,舍不得跟他们分手了。还有教授,虽然他又老又不注意打扮,我可能再也不会遇到他了。

奈芙蒂努力想把教授的每一个字都听进去,刻在心里。可是,她和往常一样,依旧有好多听不懂……就好像缺席了整整一个月那样什么都听不懂。

时间过得飞快。

忽然校铃响了。拉法耶教授脸色苍白。

“我的朋友们啊,”他说,“我——我——”

但是他哽咽了,说不下去,手上仿佛挂着成吨的重量,只能背靠着黑板,勉强做了一个手势:

“下课了,你们走吧。”

奈芙蒂和很多女孩子都哭了起来。

哥哥奈拉慢慢收拾着东西,没一会,他似乎发现自己再也用不着手里装订精美的《先进魔咒演算》,随手就扔到了桌上起身离开。这让伤心的妹妹特别生气,急忙追上哥哥的脚步,想要批评他。

他们走出教室,学院里的一位长者,尊贵而博学的尤里安教授正好遇到他们。教授向两人轻轻点头:

“奈拉,带上你的妹妹,拜耶兰方面已经要求你们今天必须登船,时间很紧张……”

什么?登船!拜耶兰?我!轻声啜泣的银发少女一时间呆住了。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