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里沉腰缓缓进入 今晚老师让你桶个够

  • A+
所属分类:花胶

最快更新长夜余火 !

下午时分,蒋白棉的桌上多了一支造型陈旧多有斑驳之处的银白色录音笔。

“现在就听?”她抬头询问起商见曜和龙悦红。

已经把“六识珠”装入战术背包内的商见曜思考了几秒道:

“等一下,先把门关上,把灯熄了。”

“你当这是鬼故事啊?”蒋白棉当然不会答应这么无聊的要求。

龙悦红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这是仪式感。”商见曜努力解释。

“大家自己人,随便一点。”蒋白棉一边敷衍,一边更换电池,摁下了那支录音笔的相关按键。

兹兹兹的电流声后,一道感觉没什么特殊之处的女性嗓音响了起来:

“人类自从出生,就不断地受到后天的影响,渐渐忘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我们的灵魂就像一团海绵,吸收了太多的有害事物,越来越沉重,越来越虚弱,最终在这个灰色的世界永久沉沦,无法解脱,‘无心病’因此而来。

“要想摆脱这一切,要想进入新世界,人类必须回归最初也最强大的模样。

“为此,我们要找出自己天生的喜好和倾向,放弃伪装,回归自然……

“执岁‘监察者’一直在衡量我们是否做得足够好,以决定要不要为我们打开进入新世界的大门……

“‘监察者’面前没有伪装,你最初的心会告诉你答案。

“人类赤裸裸地来,也当赤裸裸地活,赤裸裸地去。”

蒋白棉安静听完,感慨了一声:

“这些宗教组织的理念,在某种程度上其实还是能自圆其说的。

“但如果没有附加额外的力量,这样的说辞是违背大部分人类认知的,不可能一下就被接受,传播开来。”

“是啊。”龙悦红觉得一个人类只要没有陷入非常困难的处境或者精神处于相当迷茫的状态,肯定是不会被类似说法折服的。

即使有相应的事情发生,那也多半是目标周围很多人已经加入“天然教派”,不断地给他灌输教义,三人成虎。

商见曜没有说话,表情颇为沉重,似乎在思考刚才那些话语里隐藏的问题。

“你在,想什么?”蒋白棉开口问道。

商见曜“嗯”了一声:

“我在想,这个教派不太适合冰原,那里的天气对不爱穿衣服的人有很大的杀伤力,所以,必须改良教义来解决不同区域本土化的问题。”

蒋白棉笑了起来:

“你啊,还是看书太少。

“等到了冰原,你脱掉衣服,奔跑一圈,就会发现有别样的满足,这就像旧世界很多人喜欢在冬天下到湖里游泳一样,只要把握好‘度’,这不仅能强身健体,还有突破禁忌、战胜困难的精神享受,很容易被宗教利用。”

啪,商见曜握右拳击了下左掌:

“有机会让小红试一下。”

“为什么不是你自己?”龙悦红当即反问。

商见曜“哎”了一声:

“我身强体壮,效果不明显。

“只有你,做了基因改良才一米七五,长得也普通,成绩还一般……”

龙悦红非常后悔为什么要搭理这家伙。

…………

495层,b区,196号。

商见曜听完“整点新闻”,一手握着“六识珠”和病历还原件,一手抓住“生命天使”项链,进入了“心灵走廊”。

刚出“131”房间的门,他就把两件道具内的气息转移入内,依旧以原本的模样存在。

至于病历还原件,属于普通物品,商见曜只能根据记忆具现了一份。

接着,他套上黄色僧袍,披上红色袈裟,让脸庞泛出了铁黑色,让眼中亮起了红色光芒。

这一次,“生命天使”项链瘫痪的是他的左腿,所以他还是按照老办法,把这条腿挪到屁股后,让原本的位置重新“长”了一条腿。

而直接作用于精神的“六识珠”,代价不是那么好规避,无论佛号“普渡”的商见曜怎么折腾,眼中的红光都如同火焰,越来越炽烈。

“女人!女人!”他低声吼了起来。

“你这样子很奇怪啊。”商见曜随即摩挲起下巴,“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半机械僧侣商见曜一点也没掩饰:

“作为半个机械僧侣,我只有净法禅师一个参考对象,净念大师的代价又不是欲望增强。”

“学谁不好学那个变态!”心直口快诚实无比的商见曜斥责起同僚。

半机械僧侣商见曜转起了“六识珠”:

“我佛慈悲,反正这里又没有真正的女性。”

“你现在这种状态还是不要诵念佛号比较好。”诚实的商见曜低头望向裤裆。

半机械僧侣商见曜浑不在意地说道:

“这个简单。”

下一秒,他直接让那个部位机械化,变成了可以发射弹丸的电磁炮。

炮口穿过布料,伸了出来,黑幽幽的,闪烁着金属光泽。

“怎么样?我一直是优势火力学说的拥护者。”半机械僧侣商见曜很有点得意地询问起同僚们,“我佛慈悲,优势火力渡世人。”

“我就知道你这个和尚不正经。”诚实的商见曜叹了口气。

说到底,普渡禅师并不是真正信仰菩提的和尚,商见曜无论哪个人格,都没有虔诚信仰这回事。

半机械僧侣商见曜的本质是男人爱好机械的浪漫一面与同情心、平静状态的融合。

当“六识珠”的负面代价让后两者直线衰退,前者就完全凸显了出来。

多了一管炮,对半机械僧侣商见曜几乎没什么影响,他拖着屁股后面那条腿,步伐稳健地找到“522”房间,走了进去。

有了之前的经验,商见曜顺风顺水地抵达了“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精神消耗极少。

他放弃已经探索过的一楼,挺着电磁炮,一步步登上了二楼。

途中,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莫名其妙的,不知来自何处的注视。

如果不是当前控制“身体”的是“普渡”禅师,换成求新求奇爱唱歌爱跳舞那个,商见曜肯定会给暗中的注视者来一段舞蹈,邀他一起。

或许是因为比上次来到二楼早很多,商见曜使劲晃动电筒光芒,却未在走廊尽头发现那道女性身影。

他只能按部就班地检查起这里多个房间,发现以办公室为主,有不少陈旧的文件资料。

可惜的是,“522”房间的主人当时根本没去看相应的内容,商见曜拿起之后,发现文件上面或前言不搭后语,或直接一团乱码。

来到走廊尽头时,商见曜听见了轻微的脚步声。

他眼中红光闪烁了几下,关掉了手里的电筒。

紧接着,连那红光也熄灭了。

商见曜就这样缩到了黑暗,双腿蹲了下去,背部静静地贴着墙壁。

他熟练地如同年幼时玩捉迷藏。

没过多久,一道人影从走廊尽头的另一组楼梯下来,进了商见曜侧前方的房间。

然后,那房间朝向街道的窗户处,不断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商见曜耐着性子,一直等到各种声音停止,才缓慢起身,靠近那个地方。

眼见目的地已在咫尺之间,他猛然蹿了过去,抬起挂“六识珠”拿手电筒的左掌,推动了开关。

偏黄的光柱照入了里面,映出多道身影。

盘腿坐在中间待客沙发上的是商见曜上次遇到的那位“职业女性”。

她穿着打扮未变,初看只有二十出头,细看已三十好几。

此时,她结跏趺坐,眼睛半闭,双手搁于膝上,很有点宝相庄严。

她的周围,四五名衣着破烂的人类以同样的姿势坐着,几只老鼠和一堆蟑螂安静地绕于他们旁边,似乎同样沉浸于房间内的祥和气氛。

随着商见曜的电筒照入,那女性睁开眼睛,“啊”了一声。

然后,她以极快的速度起身奔向窗户,跃了出去,往上攀爬。

她动作敏捷的就像是一只猿猴,但眼睛并不浑浊,只是多有血丝。

与此同时,围绕她盘腿而坐的那些人类也有了反应,他们或直接跳起,或扑向旁边,展现出了不错的身体素质和反应速度。

借着电筒的光芒,商见曜发现他们一个个表情扭曲,眼睛浑浊,嘴巴半张,牙缝里多有血肉。

“无心者”!

刚才安静盘坐的那些人类全都是“无心者”!

老鼠、蟑螂乱跑中,商见曜使用了“四肢动作缺失”。

扑通扑通扑通,那一个个“无心者”倒在了地上。

“这里看来是存在‘无心者’的,但为什么外面那些不进来?”半机械僧侣商见曜走到窗边,望了眼外面。

下一秒,他诧异地发现自己在三楼,而不是原本的二楼!

商见曜摩挲起下巴,为同僚们寻找起原因:

“房间主人和我上次进来一样,在二楼遇到了那名女性,将她吓跑,然后,于三楼又一次碰上,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因为我这次选择隐藏,没有吓跑那名女性,所以,后续发生的事情已经不在房间主人的经历里,他的潜意识不得不更改楼层,用自己看到的场景来填充?”

“大概率是。”懦弱胆小的商见曜抢在爱反驳的同僚前表示了赞同。

半机械僧侣商见曜随之环顾了一圈,发现近门的墙上有员工介绍栏,贴着一张张照片。

他抬起电筒,挨个审视了一遍,竟发现了刚才那名女性的照片。

照片上,对方青春正好,样貌精致。

“刘璐,销售经理,铁山市人……”商见曜快速阅读完介绍,没觉得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

他的目光又一次移动起来。

突然,半机械僧侣商见曜“咦”了一声。

员工介绍栏偏角落的位置,缺了一张照片。

ps:月底求双倍月票~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