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惜陆靖尧挺入 容岩叶沐车站震哪一章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两人各怀鬼胎!

或者应该说是魏定波怀的是鬼胎,望月稚子不过是憧憬罢了。

“我送你回家。”吃完饭魏定波对望月稚子说道。

“那就走着回去吧,散散步。”

走在路上,魏定波看着一旁的望月稚子说道:“什么时候去见见望月宗介队长。”

望月稚子当然明白,这个见面意味着什么,肯定是要公布两人的关系。

“你安排吧。”望月稚子说道。

“这可不像你。”

“什么?”

“你什么时候是听人安排的。”

“你故意笑话我是不是?”望月稚子有些羞臊。

“挺好的。”

“嗯?”

“你现在这样挺好的。”

“要你管。”望月稚子快步向前。

她觉得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在乎魏定波的话,自己刚才问问题的时候,居然还有些期待。

魏定波快走两步追上望月稚子,说道:“生气了?”

“我可没有这么小气。”

“还说不小气,这嘴都快撅起来了。”

“怎么可能。”望月稚子下意识的去抿嘴,可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怎么可能如此小女儿姿态,怎么可能噘嘴呢。

反倒是抿嘴显得有些娇柔,望月稚子气不过,抬手在魏定波肩膀上打了一拳。

魏定波抱着肩膀笑着说道:“谋杀亲夫。”

“谋杀……我打死你。”

“哈哈。”

望月稚子和魏定波玩闹,只觉得两人关系亲密,可是魏定波呢?

心思完全不在望月稚子身上,他做这些都是给暗中的人看的,他知道暗中的人不敢跟的太近,担心被发现。

但是这些还是能看到的吧?

这就是欺骗感情,但是欺骗望月稚子的感情,魏定波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你和汉奸讲诚信?

而且现在是要活命啊。

不仅仅是魏定波的命,还有冯娅晴以及陈禾苗的命,这种情况下别说欺骗望月稚子的感情,就算是让他杀望月稚子,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来到望月稚子家门口。

望月稚子站在门口,有些奇怪自己的表现,为什么要打打闹闹,和小孩子一样。

但是真的很开心!

她抬头看着魏定波,魏定波同样看着她,说道:“到了,上去吧。”

“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我的身手你又不是不知道,寻常宵小之辈,也不敢来招惹我。”

“别嘚瑟,小心点知道吗?”

“关心我?”

“你明知故问。”

魏定波笑了笑,不过余光已经看到了远处,有人影闪过。

虽然陈柯林安排的人都是好手,可是谁叫魏定波提前就知道,会有人来跟踪监视自己。

如此情况之下,他自然是能发现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不至于什么都发现不了。

看到这个人影之后,魏定

顾惜陆靖尧挺入 容岩叶沐车站震哪一章

波心一横,伸手环住望月稚子的腰,将她拉进自己怀里。

望月稚子面对这样的动作,第一时间是发愣,居然是没有反应,就在望月稚子想要有所反应的时候,魏定波已经是低头。

望月稚子只觉得自己唇间一凉,瞬间又变得温热起来。

眼睛立马瞪大,望月稚子看着近在咫尺的魏定波,她没有想到会这样。

魏定波并未留恋,见好就收,他也担心望月稚子反应过来,当场给自己一巴掌。

让后面的人看到,那不是弄巧成拙。

所以在望月稚子即将反应过来,要有所动作的时候,魏定波已经是提前松开了她。

“晚上睡个好觉。”魏定波笑着说道。

望月稚子觉得嘴唇十分的不自在,想要伸舌头舔舔,可是又担心魏定波误会。

想要抿嘴,也担心被当做自己恋恋不舍。

她只能忍住异样的感觉,点头说道:“嗯,我先上去了。”

望月稚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转身的,她只觉得自己的脚步,好像不觉得就开始加快。

看到望月稚子回去,魏定波也松了口气,起码没有挨一巴掌。

望月稚子回到房间之内,关了门之后靠在门上,忍不住抿了抿嘴。

她现在后悔,后悔为什么自己刚才要装作,好像自己对于亲吻很习以为常的样子。

习以为常?

那是因为望月稚子不想魏定波看出来,她根本就没有和人亲吻过,要强的望月稚子,连这一点都选择要强。

来到窗边,望月稚子想要看看魏定波走了没有,谁知道魏定波还站在原地。

看到望月稚子露头,魏定波一言不发,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并不是很过分夸张的动作,也不是油腻的感觉。

望月稚子见状,直接将窗户关了说道:“再见。”

魏定波叼了根烟,从望月稚子楼下离开,好像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一样。

对于跟踪自己的人,魏定波没有理会,装作不知道。

今天魏定波对望月稚子如此,不过是想要将一切坐实,让姚筠伯相信他的做法。

所作所为必须要合理。

魏定波回到家中之后,还没有开口,冯娅晴便皱着眉头问道:“怎么身上全是望月稚子的味道?”

全是?

那肯定了。

当时只是靠近,冯娅晴都能闻出来,今日可是直接拥她入怀啊。

“我们可能危险了。”魏定波说道。

“怎么了?”

魏定波当即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冯娅晴。

冯娅晴听完之后,脸色严峻,心中不由开始思索。

“你能反应过来,且想到望月稚子这个点,已经是不错。”冯娅晴说道。

她现在可不会埋怨魏定波,大家做情报工作,都心知不会一帆风顺。

且这一次是敌人试探阴险,你不能全部怪在魏定波头上,说他给自己带来了危险。

冯娅晴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现在出了问题,大家要配合将问题解决。

魏定波同样没有和冯娅晴表达歉意,大家是同志,现在不是说那些的时候。

他直接说道:“接下来,我们两人都要保持静默,不要和组织有任何联系,也不能参与组织的任何任务,是一切都要切断。”

“我明白。”

“可能也会有人跟踪监视你,不要表现出来察觉,因为你的身份,不应该有察觉。”

“这一点我会注意的。”

“禾苗这里应该也会被监视,不过不要担心,只要我们不动,禾苗是不会有事的。”

“嗯。”

静默。

他们

顾惜陆靖尧挺入 容岩叶沐车站震哪一章

不会联系组织,组织的联系也要视而不见。

所有任务和他们再无关系,就算是你发现了重要情报,也没有用。

你难道要带着武汉区的人,去找房沛民汇报吗?

那情报送不出去,房沛民还会暴露,所以说接下来,不管发现什么,都要当做没有发现。

能不能活命,魏定波和冯娅晴都说不准,但现在还没有到说放弃的时候,毕竟魏定波利用望月稚子,求得了一线生机。

现在要做的就是牢牢抓住这一线生机,魏定波和冯娅晴,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鼓励。

没有人垂头丧气,只有互相鼓励。

喜欢蛰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