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偷乱 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 A+
所属分类:花胶

沈菀笙听那婆子口音也不是本地人,又看看自己的肚子,知道身边必须得有这么个人,万一哪日要生了,自己又去哪里找稳婆去,所以便将她留了下来。

后来熟悉了,见那婆子果然勤快能干,又懂膳食调节,每日里变着花样给她做吃的,倒让她丰腴了不少。

那时候她们也有些放松了,常常会让婆子自己出去买吃食,但她自己是不会出去的,也不让紫藤出去,怕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婆子的来历,她只说自己姓赵,原先在宫里照顾嫔妃,后被家中接回。

因家境不大好,央人打听照顾怀孕妇人的活计,结果被魏长卿雇了来照顾沈菀笙,但赵婆子从来不问什么,嘴巴倒也严实。

沈菀笙甚至怀疑赵婆子是不是当自己是魏长卿的外室,但怀疑归怀疑,她也不可能真的去问去解释。

冬去春来,魏长卿参加了春闱,不负他多年的努力,终于考中了第二名,顺利进入殿试。

沈菀笙也终于在初夏时节生产,在婆子和紫藤的帮助下,顺利产下一男一女两个婴孩。

生产当日,魏长卿焦虑地在小院里转来转去,仿佛在等待自己孩子降生般难熬。

小院里热闹起来,原本几个月来,沈菀笙又逐渐恢复了成亲之前那恬淡的性子,但是孩子来了后,她脸上倒是更多了些发自心底的笑容。

比别的产妇恢复更快,还未出月子,她身材便已经恢复得如未生产般苗条,原本因为生产而憔悴的面容,在赵婆子和紫藤的精心照顾下,反而被养得白白嫩嫩,仿佛能掐出水来一般。

连那赵婆子有时也会呆呆看着她道:“夫人真是好颜色!老身哪里见过生产后还如夫人一般娇嫩的女子,简直就像是还未出阁的小姑娘一般!”

沈菀笙便害羞低头,面颊上还多了一丝绯红颜色。

那对儿女更是生得如玉如珠,娇娇嫩嫩,可爱至极,连魏长卿也忍不住抱着两个孩子傻笑,仿佛那真是他的孩子一般。

只是有时半夜,孩子会突然从梦中醒来大声啼哭,仿佛是被什么人惊到了一般,沈菀笙以为是孩子太小睡不踏实,倒也没有特别在意。

不过有好几回她睡得正酣,也感觉似乎有一只手在抚摸她的面颊,只是那只手的温度和气味令她感觉无比熟悉,惊醒过来时,眼前除了黑暗却什么也没有。

她只能叹息,看来自己这一世,是真的忘不了那个人了。

又过了几个月,宫里传来皇上驾崩的消息,南楚举国哀悼。

随后又传来皇后娘娘要废掉太子赵墨,改立赵钰为太子的消息。

消息传来时,沈菀笙张大了嘴巴,她怎么也没料到,皇上刚驾崩,皇后便按捺不住了。

此时朝廷也乱纷纷的,据说以宇莫璃为首的一派倾向于太子赵墨,而以皇后为首的另一派则倾向于赵钰,并且皇后也做好了垂帘听政的准备。

这些都是魏长卿来看她时告诉她的。

那时京城已经开始乱了,有人向城外逃,也有军队开始集结,有不好的苗头在滋长。

周围的人家或多或少都被流民或官兵骚扰过,但她们住的小院却异常安静,从来没有人过来敲门。

大家私下都以为运气不错。

沈菀笙暗暗有些担心起来,自己在这小院中安心过活,可宇莫璃却在朝堂之上四面楚歌,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帮趁他。

再然后,听说两派僵持不下,宇莫璃趁机带人发动了宫变,在封太子大典上,将皇后和赵钰一并抓住并囚禁了起来。

因先皇的遗诏在,七岁的太子赵墨顺利登基,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封宇莫璃为摄政王,辅佐朝政。

又听说,新帝登基第二日,卫国公府发生了一件震动京城的大事件,涵月公主被她的夫君宇莫璃捉奸在床,而奸夫竟然是宇莫璃的二堂兄宇清廉。

国公爷和摄政王大怒,涵月公主被休,二房一家被赶出国公府。

据说二房一家极为不甘,大公子宇清尘还一度去找已经和离的柳尚书女儿柳明珠,要求重归于好,但是不仅没见到柳明珠,还被柳尚书和夫人乱棒赶出了柳府。

春暖花开之日,小院里的枣树抽出了嫩绿的芽儿。

两个粉妆玉琢的龙凤胎也已经开始“呀呀”学语了。

而改朝换代后,京城的一切又归于宁静。

沈菀笙正式将离开京城回扬州的事情提上了日程,魏长卿一口应允。

彼时魏长卿已经参加完了殿试,并被陛下钦点为探花。

而如此年轻有为又芝兰玉树的朝廷新贵,顿时成为京城贵女们追捧的对象。

沈菀笙看着缓缓走来的魏长卿,意气风发,翩翩少年,依旧是她记忆中那个风光霁月的俊俏公子模样。

她含笑逗弄怀中的婴孩:“安儿安儿,你快看表舅舅来了!看表舅舅多好看!”

一旁赵婆子怀中抱着的平儿也睁着滴溜溜的黑眼睛愣愣看着他。

魏长卿从怀中掏出两副赤金的长命锁,戴在两个孩子的脖子上,轻轻点了点安儿的鼻尖道:“平儿安儿,今日舅舅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沈菀笙蹙眉:“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你不是想要回扬州去吗?今日便是个好日子

大炕上的偷乱 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不如今日出发吧!”

魏长卿眼角含着笑意,只是着笑意中却透出几分浅淡的缱绻之意。

“今日便走?我……我还没来得及准备啊!”

沈菀笙顿时有些慌了,回头往屋子里看了一眼,她的全部家当还都在里面呢。

“不用收拾了!就让紫藤把值钱的东西带上便好,过去什么都准备好了,孩子交给婆子,你们分开走妥当些,码头那里还有官兵在查马车,就怕万一有人认出你来就不好了!”

魏长卿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要……分开吗?都这么久了,他……他还在找我不成?”

沈菀笙低头嘟囔了一句。

“是啊,他还在找你跟孩子呢!”

魏长卿说着拿出一个帷帽来:“你把它带上,把脸遮住。”

沈菀笙接过帷帽戴上,薄纱掩盖住清秀面庞。

两人走出门外,沈菀笙忍不住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

她在这个小院里住了一年,这一年从未曾踏出过院门,她都快忘记外面是什么样了。

不远处停着一辆样式很普通的马车,她猜测应该是送她出城的车子。

沈菀笙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小院,住的时间长了,对这小院都生出了感情。

她嘲弄地勾了勾唇,朝着马车走去。

马车前面坐着个身材高大的车夫,他带着个宽大的斗笠,将脸完全遮了起来。

沈菀笙并没有太过于留意他,只是在目光停留的瞬间,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魏长卿搀扶着她上了马车,自己却并没有跟上去。

沈菀笙奇怪问道:“我一个人坐这个马车吗?”

“嗯,这样稳妥些,不会让人产生怀疑!我在码头等你。”

“好吧!”

马车飞快启动起来,行了很远后,沈菀笙忍不住掀开帘子想看看外面的景色,却发现这条路似乎是进城的路,她有些慌了,忙喊车夫:

大炕上的偷乱 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快停车,我要下去。”

但马车依旧快速行驶,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沈菀笙急得正要大喊救命,却发现车速慢了下来,车渐渐停了。

她忙掀开帘子,正好看见赵婆子和紫藤抱着她的一双儿女往一个院子里走去,她心急如焚,根本来不及看那是什么地方,还未等车停稳,她便掀开帘子从车上跳了下去。

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小心!”

她已经膝盖着地,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感袭来,但是她来不及看膝盖上的伤口,双臂撑着就要爬起身去追孩子。

下一秒,只觉得一阵天翻地覆,她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她惊讶抬头,眼前赫然出现了那个车夫的斗笠。

他依旧带着那个斗笠,低下头,五官隐没在斗笠的阴影之下,沈菀笙被他打横抱在怀中,阳光照在她脸上,将她细腻如白瓷般的肌肤照得闪闪发光,也让她的眼睛一时没有办法看清斗笠下的那张脸。

可是没来由的,她心中一颤。

那种感觉太熟悉了,就好像她已经被这个人抱过无数遍,甚至连他身上的气味,也是那久违了的熟悉味道。

“你……”

她呆呆看着他,终是没忍住,询问出声。

“夫人,好久不见!欢迎回家!”

戴着斗笠的头终于缓缓抬了起来,朝她展开一个笑颜。

正文部分终于结束了!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祝大家国庆节假期快乐!

喜欢重生成小狼狗的世子妃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