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老公领导来家里

  • A+
所属分类:花胶

“你是在找茬吗?”

叶天低声说道,目光终于从窗外收了回来,对小侯爷一行人望去。

他的声音不高,却让人有一种惊悚的感觉,隐隐中感觉到一种气吞万里,唯我独尊的气势。

“此人是谁?”

酒楼中的人面面相觑,低声议论。

他一身气息内敛,没有一丝的力量波动,根本看不清境界的深浅,但越是如此,越让人心惊肉跳。此刻仅仅是自然的气概散逸而出,就有如此的威势,真正的实力定然不可小觑。

锵!

就在这时,突然,小侯爷动了,手中的一杆银色战矛划过一道耀眼的弧光,宛若一条银色的大龙洞穿虚空,一截鲜红的矛锋吞吐而出,慑人心魄。

噗!

叶天的身后,一道血花绽放,一位食客的身体四分五裂,被一矛洞穿,而后震裂,血肉横飞。

噗噗噗!

这才只是开始,紧接着小侯爷的矛锋抡动,快如闪电一般,接连将同桌的另三位食客镇杀,全都血溅长空。

小侯爷是循声而来。刚才这一桌客人枉议朝政,对当朝太子评头品足,以至引来了杀身之祸。

现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所有人都脊背一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涌起,直冲天灵盖而去。

大家本以为小侯爷要对叶天出手呢,没想到是杀其他人。

这四人都是修士,且修为都达到了先天,可是在小侯爷的手中,连一合之力都没有,一瞬间全都被一矛挑死。

小侯爷的神勇,可见一斑!

嗡嗡嗡!

粗长而冰冷的金属矛杆在轻轻颤动,矛锋血淋淋,触目惊心。

这种一种强大的威慑,现场压抑的气氛让人窒息。

四股鲜血在长空中飞溅,刚才小侯爷出手,故意将战矛抖向叶天的方向,以致这四股鲜血全都对着叶天喷溅而去。

小侯爷嘴角带着冷笑,分明是故意的,为一种强势的挑衅。

所有人都望向了叶天,想看看他会怎做,是忍气吞声,还是奋起反击。

这时,就见到,叶天动也不动,只一空酒杯举了起来,那漫天的血花竟然全都冲进了杯子里,连他的一丝衣角都没触碰到。

全场所有人都是一呆,就连小侯爷嘴角都微微抽搐。

刷!

突然,叶天又将这一杯血水泼了出去,威势比之刚才强势了何止十倍百倍,只一杯血水而已,竟然像是一挂血色的瀑布一般,铺天盖地,猩红凄艳,予人一种茫茫无边的感觉。

如果说他刚才接住血水还不足以让人惊艳的话,那现在泼出去的一杯血水足以说明他的强大,因为里面蕴含了他的道力,还有壮阔无边的无敌意志。

锵!

刺目的光飞出,小侯爷一矛劈了下来,银色的战矛扫出一片银光匹练,让这片虚空都摇颤了起来,光辉漫天。

银河匹练般的血水直接被劈开,从他身体两侧冲过,没有伤到他一分一毫。可是他身后的一群铁甲兵士,全都被血水冲击得倒飞了出去,仿佛是被突然爆发的山洪袭击到一般,狼狈不堪。

“此人到底是谁?竟然敢挑衅小侯爷?就不怕死吗?”

“这里可是皇都啊,小侯爷的地盘,十万御林军都归他统御,挑衅他,只有死路一条啊!”

……

现场没有人不惊撼,全都摒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叶天和小侯爷两人,一场惊天大对决,随时可能发生。

“你很强,但是你在大商的皇都挑衅我,很不智。”小侯爷说道,并没有即刻出手,因为看不清叶天的深浅。

血淋淋的战矛被他持在手中,攥得很紧。

“不问青红皂白,当街杀人,看来你也是肆无忌惮惯了。我看这大商皇朝,总有一天会毁在你们这些二世祖的手中。”叶天冷哂。

说着,他站了起来,用一块纸巾擦了擦嘴,准备要离开。

“大胆,你敢在大商皇都撒野,冒犯小侯爷,这乃是死罪!”

一个一身染血的铁甲兵士冲了过来,对叶天大声怒斥。

能追随在小侯爷身边的兵士,又有哪一个是凡俗,修为至少也有神境,多半都在先天。刚才被攻击到,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起来。

同时有人放出信号,更多的御林军从四面八方疯狂赶来。

啪!

叶天只一挥手,这个先天修为的铁甲兵士就如稻草人一般横飞了出去,将酒楼的墙壁都撞出了一个大窟窿,一直飞到外面的街道上,身体痉挛,吐血不止。

“什么?”

“这真是,……太恐怖了。”

……

全场所有的人再次被震撼到了。

“你该死!”

小侯爷怒喝,目眦欲裂。

他一身银色战衣闪烁绚烂的光辉,汹涌而出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动,身上的气息不断攀升,身体也在不断膨大,一身肌肉鼓起,大筋条条如龙,整个人变得越来越可怕。

嗡!

银色长矛像是一道闪电一般穿透虚空,对着叶天的心口刺来。

他的动作太快了,如一轮光团在疾射,攻杀向叶天。

这一矛惊艳而霸道,光耀天地,银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像是连天上的星辰都可刺落下来,神威盖世。

砰砰砰!

铿锵之音不绝于耳,火花四溅,道痕纷呈,酒馆中各种光芒闪烁。

叶天挥出一道元磁神光,宛若仙光一般神威浩荡,崩碎了冷冽的枪芒。

咔!

紧接着,一声轻响传来,叶天探出两根手指,就在锋锐的矛尖距离他的心口还有一尺之距时,精准夹住了银矛。

任小侯爷奋进全力,银矛却也不能再寸进分毫。他想抽回战矛,却也抽不回去。

这种情况下,试探出叶天的深浅,看出彼此的差距后,他应该即刻离去,方有可能捡回一条性命。可是,他却不知死活的继续对叶天发起攻击。

他拿出一个银色布袋,法诀一掐,布袋瞬间鼓荡而起,袋口大开,弥漫出一股强大的吸摄之力。

“不好,这是乾坤袋,王家的镇门至宝。”有食客大声说道,疯狂对外面冲去。

可是已经迟了,银色布袋的口子像是化成了一口黑洞,传出强大的吸摄之力,对范围内的一切之物鲸吞牛饮,疯狂吸收。

狂风大作,整间酒馆都像是要被拆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