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办公室娇喘浪吟

  • A+
所属分类:花胶

阳光穿透云层,从西面天空的云缝中透出,粗犷而又壮美。那一大块、一大块铅灰色厚重的云,黑乎乎的很是密集地堆积在天空之上,仿佛下一刻就会有大颗大颗的雨珠落下。

“是不是应当让二小姐歇息一会了,光是站在这里看,我都感觉到腰酸腿痛了,何况她手中拿着一把剑,上下翻飞的,你说呢?”玳瑁跟灰兰咕哝道。

“这是要变天啊,虽然这会儿阳光穿透云层很刺眼,保不准一会儿就要下雨,这,这抚琴者还会来吗?”灰兰犹豫着看向前院书阁二楼上敞开着的窗子。

“若是真的下雨,刘公公就会来关闭窗子,那可真就说明今儿这抚琴者他没来。”玳瑁也朝窗口处看去。

说着话之时,西面的天空的一缕斜阳红光如剑,正打在百尺园中,各色的花朵将头转向西面,花光浓艳。

头顶上忽来的一大块铅云,压得极低,毫无征兆,劈里啪啦的就落下雨来,一个转瞬间,雨水落在花木之上,在阳光的映射之下闪着夺目的光连成串的滴下。

雨水打在灰兰跟玳瑁的脖子上,又淌进衣领之中,一种冰凉的感觉,滋味儿可是不太好受,仿佛冬日里寒风将雪花卷入脖领中一样。

“二小姐呀,下雨了,快收剑进到屋里去避雨。”玳瑁靠不上前,站在一旁边大声道。

眼见着沈梅棠手中拿剑,动作极快,宝剑在夕阳的一片红光中闪着光,极其的刺眼,几乎是只见得一团光球在眼前晃动。

半晌,沈梅棠也没有停下,天空中的雨也没有停下,虽然不大。那一大块的黑云,就在头顶上,而西面的天空却豁然晴朗,出现醉日的晚霞。

不知道何时,二楼书阁的木窗已经关闭上,只剩得靠边的一扇没有关闭,好像关窗者看到了西面天空的晴朗而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

灰兰跟玳瑁两人心情一阵的失落,感觉出来了,今儿或是因为这突来的雨,抚琴者不来了!

两人跳脚大喊着:“二小姐呀,快停下避雨吧,二楼的窗子都关上了,听琴者可能被雨隔住了脚步,今儿不来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办公室娇喘浪吟

了。”

少刻,沈梅棠收剑站稳,转回身看了一眼二楼紧紧关闭上的窗子,莞尔一笑,抬手擦了下顺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办公室娇喘浪吟

着和脸颊而落的雨珠道:

“非是要闻得琴音,而是难得此景此境!手中这一把‘追霞’,剑如其名,其光其速却是要追上这天边的晚霞,此时舞剑,顿觉习剑者的风凌傲骨,真乃一境。”沈梅棠大声道,“你们俩快去避雨。”

话音不落,举剑又起,身形腾挪展转极快,翻飞腾跃,若花间蛱蝶翻飞翅膀,凌空舞剑。

剑法自是以骨、气、风、神取胜,招招式式恰到好处,既有男子的阳刚之劲,又有女子的柔美之处,刚柔并济,恰到好处。

沈梅棠正舞在兴头上,她已然是忘记了这天空中的雨,舞动着手中的剑,沉醉在境界当中。

忽闻得一阵琴音起,不知何时,二楼的窗子全都打开,琴音清晰幽缓,若空山闻流水之音,崖巅听万壑松涛。

沈梅棠却也没想到在此时,琴音起,稍一愣神后,跟随着琴音剑舞,动作皆慢下来,一招一式自是在积蓄着力量。懂得此曲之人,自是明白前半断有多幽缓深沉,后半断就会有多跌宕起伏。

仿佛是知音,在讲述着一个故事,剑舞与琴曲配合得恰到好处。待到琴曲被压得低回不已,将断将续之时,凌厉高音陡然而起。

仿佛是平静的水面,低回不已的琴音消失,突然掀起万丈的波澜,水波直立竖起一面墙,连成一条线,横扫千军。

沈梅棠跃身而起,极快的速度让人来不及看清,只觉凉风扑面,十层瑞彩,万道金光,只闻风声、剑声却不见其影,一时间,眼前金光四射,瑞气迎眸,美不胜收。

‘啪’

一根琴弦断之声,紧跟着琴音戛然而止。

沈梅棠收住手中剑,一个翻转身稳稳落地,转身朝着二楼的窗口处施礼。

头顶上的那一块黑云不知何时飘走了,雨也停了,红彤彤的晚霞散去,只在遥远的天际线上留下一条渡着金光的线。

呆在一旁边的灰兰跟玳瑁还沉醉在刚刚的琴声与剑舞之中,两个人直傻眼。

没有想到关闭上的窗子还能打开,更没想到听到了琴声,而二小姐随着那琴声所演之舞,让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更有因这头顶落着雨珠,夕阳的红光万道,晃若幻境,穿着红色霓裳手持宝剑的仙子前来助舞,看得人是情飞心逸,陶醉其中终生难忘。

室内,灰兰跟玳瑁忙为二小姐擦拭着头发上、脸上的雨珠,衣裳都湿了,自是担心着她着凉。

忽见着刘公公的身影出现在园中,沈梅棠整理好衣裳,至门口处,见刘公公满脸微笑的走上前微笑道:“恭喜棠主娘娘,这一把‘追霞’,陛下亲赐。”

“沈梅棠谢陛下圣恩,谢刘公公!”沈梅棠施大礼道。

“谢陛下圣恩就行了,谢我做什么?舞剑的人又不是我,呵呵!”刘公公微笑道。

“刘公公,快请用茶。”灰兰给刘公公倒了茶,心中自是满满的感激着,知道刘公公在陛下面前为二小姐美言。

自打入了宫,二小姐病了一个多月,各种纷杂乱心之事不断,也唯有今儿算是件大喜事,眼前的刘公公还真是二小姐的吉星大贵人啊!

“棠主娘娘,这一把‘追霞’确为陛下为春霞而铸,说来,春霞末了有二十多年了,但每每看到这把‘追霞’,就仿佛她还活着,许许多多的往事就好像发生在昨天。”刘公公呷了一口茶道。

“刘公公,春霞为何人呐?”沈梅棠问道。

“在没有得到陛下口谕将这把剑赐予棠主娘娘之时,我也是不能轻易说的。”刘公公呷了一口茶道,“二十几年前,春霞贵妃为宫中四妃之首,住春霞宫。之后,她因难产突然而薨逝,陛下哀伤至极,宫人无不悲伤。”

喜欢沈梅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