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泄不通》金银花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 A+
所属分类:花胶

初登大宝,千头万绪,总之让陈昀去干吧。

王弃将自家师兄灵机子邀请入了明光宫,然后师兄妹弟三人一同端坐在那明光宫的大殿顶端迎接日出。

“好像气象上有些不一样了啊?”王弃摸索着有些胡茬的下巴说了一句……若说他有什么弱点,这望气方面他真是不怎么擅长。

冉姣掩嘴轻笑道:“阿弃,当然不一样了,现在长安已经龙气汇聚呈现神龙升腾之相……你登基为帝,的确是将大彭朝散去的气运都又重新汇聚了起来。”

灵机子也是赞道:“这新朝的确有新气象,没想到阿弃你也是天命之子……现在想来,那雍鼎落入我五神山手中……不,雍鼎本就是你自己捡到的,这根本就是天命所归的征兆。”

王弃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看着那初升的旭日,的确是很有盼头的样子。

随后他看了眼时辰道:“好吧,我要去早朝了,回头再和师兄聊。”

冉姣也是烦恼地扭了扭脖子道:“我也要去给那些太妃请安了……真是的,明明不是陆氏血脉,但他死了以后我还得要不时向他的老婆们请安……”

灵机子看着这师弟师妹惫懒的表情就是无奈,他说:“你们已经好很多了,我可听说那为你们安排各种礼典的大鸿胪已经两天没合眼了,而相国陈昀更夸张,三天三夜都在处理公务。”

王弃淡定地答道:“可他们乐在其中,我们却感觉到了许多束缚……也罢,让我想想……”

冉姣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他开始想一些骚套路了,对此她也只能又是无奈又是宠溺地一笑了之……骚套路就骚套路吧,以前是折腾五神山,现在该轮到这大彭的满朝文武好好体验一下他们这位新皇的思路是何等之跳跃……

……

伴随着一众大臣手持玉笏整齐地走上未央宫前殿,伴随着那小太监一声雄浑的‘有事早奏无事退朝’,王弃正式登基以后的第一个早朝就开始了。

他百无聊赖地坐在御座上看着下面的群臣吵架。

好家伙,这一次上朝还真是大开眼界,他就没想到这些老大臣们竟然会吵得这么热闹……

不过这次争论的还是那些讨伐军该驻扎在哪里,而哪些州郡该被暂时放弃掉……

倒是没人再继续坚持要发动战争了,京畿地区的糟糕情况使得所有人都知道此时最该做的是让关中地区休养生息个一两年。

只是单靠关中地区恐怕没有办法供给收回天下的资源,所以还要考虑哪些地方可以留下来。

这种事情王弃不关心,满朝文武自然会考虑好这些事情……他又不像那些造反的几个势力,手底下没几个人管事,当然什么事都要自己去操心。

于是在前殿早朝的时候,他转头把身边的太监小黄叫了过来……

这个小黄就是先前那个很机灵地将他引入未央宫的小太监,王弃看他机灵懂事,就留在身边照顾了。

此时这小黄就随侍在旁,他看到王弃叫他,连忙凑上前去相询……

“去,给我找本什么书来看看,随便什么都可以。”

小黄瞬间蛋疼了,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哪个皇帝像您这样在早朝的时候看闲书的?

“陛下,这……”

他很想要提醒王弃一声,这样会惹怒那些大臣们的,到时候来个死谏什么的可就惨了。

“好吧,不为难你……”

王弃无奈地摆摆手,然后回忆了一下自己在御书房之前随手翻过的书,然后来了个‘隔空移物术’……

一霎时,那后殿御书房内的一本书籍就凌空飞来,一

《水泄不通》金银花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路沿着皇宫道路急速飞行,而后直接从小门飞入,侧面落入了王弃的手中。

“天下州郡册?”王弃看了看手里的书册,略略有些无趣地嘀咕一声:“罢了,就这本吧。”

因为他自己制图是专业的,以至于看这些‘写意’的线条图只觉得太过抽象了一些……

不过这各州郡的地理还配有文字说明,倒是不错的。

他看着看着……

Zzz……

隔壁的小黄都看呆了……有这么当皇帝的吗?早朝第一天就能在御座上睡着,这心得有多大啊!!

不过王弃那能叫睡着吗?

他只是一不当心进入了‘修行状态’。

嗯,他的阴神离体了。

因为经常离体修行,他现在都有些‘习惯性脱出’了。

出都出来了,那总要做些什么吧?

于是他想起了自己先前翻看的那份关于上党郡的郡志,心念一动,阴神便已经跨越无穷空间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

上党郡属并州,他当时翻看这资料的时候就是因为朝堂至少有提到过这上党郡。

阴神在高空之上俯瞰大地,入眼的便是一片群山环绕。

这上党郡可谓是群山环绕下的高地平原……此时刚刚入秋,在那似乎能与天比高的高地平原上已经千里一片金黄。

再俯瞰那莽莽青山,却见太行、王屋、太岳、中条几座大山将这高原给围得严严实实的,四方想要入上党或者上党想要下来都必须穿越大片地势险峻的山岭。

王弃在高空看着这一幕,心中则是对这上党的地势有所评判。

大彭京畿地区除了长安周边的京兆尹、右扶风、左冯翊三个直辖区外,还有弘农郡、河东郡、河内郡、河南郡四个郡治。

这些地方合起来便是自古所称的‘中原’,也即是大彭政治文化中心的关中地区。

而上党便是在河内郡更北,以王屋山分隔……好家伙,从上党郡这边看向河内郡,那就是居高临下一目了然的地势。

这便是那‘得上党可得中原’的说法来源了……

然后王弃又再往北飘了一飘……发现在这上党东侧的太行山脉处,竟然还有一个较为开阔的山口能够直接沟通隔壁的冀州哎……

他的阴神瞬息之间就飘了老远,将这上党郡的地形都给看了个够。

不过就在他要返程的时候,意外地被人拦住了去路。

“道友慢走……”

王弃看到了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模样的人也飘飘忽忽地上来了,应该也是阴神出窍。

他微微一奇就明白,这里太行、王屋、太岳几座大山汇聚,肯定是有适合修行者呆的灵地……说不定这又是一个规模不小的修行界呢。

王弃正想要和对方接触一下,却忽然受到了来自身体的拉扯……他无奈地对那老道说:“道友有礼,有缘下次再见吧……”

然后他的阴神就一下子散去,意识回归本体。

他懵懵地回神,就看见满朝文武都是一脸无奈又尴尬地对着他躬身。

“啧啧~”他砸吧了一下嘴,把嘴角的口水擦干,然后一派自然地说道:“诸位爱卿这是怎么了,朕刚才正在想些事情。”

这话还真是有够不要脸的……看他手上摊开了一本书,这分明是在趁他们讨论要务的时候在看闲书……好家伙,看闲书不算,还直接睡着了!

一众大臣还真觉得他们当初会觉得新朝新气象简直是瞎了眼……

于是他们一齐看向陈昀,示意这个百官之首出来打圆场。

陈昀这时候其实也不太想说话,但谁让他是王弃亲自拜为相国的呢?

他只能说道:“先前臣等争论的,便是上党郡驻军与否的问题……”

王弃听了直接打断道:“驻军啊,肯定得驻军……你看着书上都写了,‘得上党者可得中原’……要是我们不驻军,那不是将自己的软肋暴露在外吗?”

众臣正好看到了王弃手中指着的那一页……还真是在讲上党郡的。

所以他们先前真的误会了?

他们的皇帝陛下真的是在认真学习朝堂政务,那睡着了其实也不是真的‘睡着’,而是在‘冥思苦想’?

大家面面相觑,勉为其难在自己心里着补了一下皇帝的形象,胸中郁郁之气就平顺多了。

在朝为官,这一手技能可是必须的。

不过上党之地虽然重要,可现在朝廷的困难也必须说清楚。

他们再次看向陈昀……心说你是百官之首,泼皇帝冷水的事情当然也得你来做!

陈昀太阳穴跳动,他可是赞成驻军上党的,凭什么这种事情也要他来说?

谁让他是相国呢……

只是陈昀还没说什么呢,王弃就已经自己琢磨着说了下去:

“哦,上党一地应该可以自己养活一万兵卒,只是以一万兵卒日常驻守还好说,若是冀州那边的伪赵倾力攻击恐怕还难以长久……所以我们还得要想办法打通河内郡与上党郡之间的联系。”

“等等,取纸笔来。”

王弃随手吩咐身边的小黄。

小黄连忙跑到了一边,没过多久就叫人将一套笔墨纸砚还有几案都搬了上来。

王弃看了看手中的毛笔以及几案上的大白绢,心中一边琢磨着什么时候将造纸术也弄出来,一边挥毫便画……

同样是寥寥几笔,他将王屋山的山脉走势都画了出来。

并说:“这是王屋,时间紧我就不细画了,反正大家知道意思就好。”

“嗯,大概是在这个地方,有这么一条还算平坦的山路……”

他划出了一条曲折的山道,波波折折全身怕是有一百里的样子,一路穿过了王屋山从河内郡直通上党。

随后他将这图给了陈昀说道:“按照这条线路让人去侦查一下吧,还好王屋山的山势不像蜀山那么夸张,找条运兵和运物资的路线还是可以的。”

陈昀一脸忧郁地接下了这张图……好家伙,这是认真的?

他们先前争论了那么久,不就是因为物资运送困难么,如果真的能够实现,那这争论是的确不用继续下去了。

虽然不知道这事真假……可是无论真假他们的讨论都应该告一段落了,至少在实地考察结束之前是不用再争论了。

好在这段山路并不长,结论很快就能得出来。

一群大臣无比纠结地看着王弃,他们询问王弃意见那只是看到这货居然在御座上睡着了然后给他找些事情来做。

就好像老师上课的时候总要时不时地给学生们提问回答的机会来调动课堂积极性……但皇帝是不一样的啊,一言一行都会得到各种解读。

若是王弃是个傀儡皇帝也就算了,陈昀估计就会直接来一句‘皇帝还小,什么都不懂’敷衍过去。

可王弃是给予陈昀权利的人,那么在陈昀的权势彻底稳定前,他必须得要维护王弃的权威。

于是今天早朝就这么不了了之,早朝之后各方斥候出动,按照王弃早朝上那‘眯着眼睛’画出来的地图去探寻。

不管如何,在下次议事之前总要有个结果了。

三天,只是三天的时间!

斥候们已经找到了王弃所描绘的那条山道……主要还是王弃所画的王屋山走势图其实十分准确,众人对照着当地地图以及山势情况稍稍一找就有了方向。

而后又花了两天的时间来回探路……

第六天早朝的时候,陈昀就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汇报了成果。

“启禀陛下,王屋山道真的可行!”

他看着王弃,就觉得这世上莫不是真有生而知之的人吧?

谁知王弃摇摇头道:“相国,诸位爱卿,你们当知朕与修行势力有所瓜葛吧?”

陈昀点点头,这也是他此前对王弃的心病之一……他好不容易招募到的幽影门和黑水门,竟然都被王弃给折腾没了。

黑水门那是被直接灭门的,而幽影门则是在知道王弃最终登基为帝之后就吓跑了……什么幽影魔主,根本就是无胆匪类。

王弃说:“相国也招募过修行势力,怎奈并没有掌握修行者的真正用法……须知,修行者高来高去的,不是最擅长这种探路的工作吗?”

众人:“……”

没人信王弃的鬼话,修行者是那么低端的斥候吗?

不过他是皇帝,大家又不能驳了面子,只能不约而同地表示沉默。

只是他们转念一想,或许这也就能够解释王弃为何能够知道那条王屋山道了……他们是没办法让修行者做那么低端的事情,但王弃可以就行了。

这么一想,众人不由得对王弃生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依赖感。

‘他们的难题不是陛下的难题’,这样的概念渐渐开始深入人心……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