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个加工厂 输了下面随便处置

  • A+
所属分类:花胶

幽冥海。

阙德默默的看着忘尘寰之中诸多因果的变化,神情非常的萧索。

许久之后,他才长叹了一声,默默的关闭了忘尘寰。

忘尘寰之中,并没有显化出镜的任何因果来。

但是镜的因果被逆转,却具有极强的冲击性,以至于连带忘尘寰的权限,似乎都变得松动了。

“镜加入了洪荒皇族。”

“成了苏离身边的人。”

“而且,被苏离放入壁画世界之中去培养了,这是洪荒皇族的培养之法吗?以自身的经历创造真虚天禁,结合壁画,让对应的族人去测试因果?”

夏心宁默默开口,说了三句话。

每一句,都蕴含着强烈的情绪。

显然,对于忘尘寰开始失控,他非常的重视。

“不明白啊不明白,不过再看吧。”

“看这情况,苏人皇多半也是被那啥了吧,被逆命?”

“确实无法判定,不过我们可以等,等洪荒皇族是否愿意拉苏离一把就知道。”

龟真子道:“可能不是拉一把,而是拉几把。”

龟真子说着,龟脑袋还一伸一缩的,一如既往的滑稽。

夏心宁闻言,脸微微一黑。

而阙德更是冷声道:“迟早有一天,拿你脑袋当灯笼。”

龟真子道:“那就是大红灯笼高高挂了。”

夏心宁道:“你是真下贱。”

龟真子道:“我要把女儿嫁给他。”

夏心宁道:“那是我妹妹,不是你女儿,占你妹的便宜啊!”

龟真子道:“不错,我就是占你妹的便宜。”

夏心宁见状,背后顿时显化出帝气化龙吞天神术的气势来。

龟真子龟壳飞出,显化八卦图腾,根本不虚。

两人显然又是要打一场的节奏。

阙德抬手一拉,虚空拉出一座黑棺,冷声道:“再闹,将你们两个全部镇到黑鸢里!好了,我们也该准备搭建天池血河了。”

夏心宁道:“镇魂秘境因果还没出呢,也不清楚,这一次的命运轨迹怎么扭曲成这模样了。”

阙德道:“那是因为早没有遇到苏忘尘和苏叶,早遇到早就成这样了。”

夏心宁道:“那现在,如何收场?”

阙德道:“看苏忘尘表现,不过以他的能力,多半不会再亏欠我们了。”

夏心宁道:“那是好事。”

阙德道:“不错,那的确是好事。”

……

天池血河。

苏离默默的关闭了彼岸书。

或者说,彼岸书他都不需要关闭,他的脑海之中冥想《皇极经世书》,那鸿蒙研究基地的一切就都会呈现出来。

如今就是这么逆天,这么厉害。

苏夏不再了,但是有了大轮回术之后,彼岸书存在过的地方,一旦‘苏夏’没有真正消失,那效果就依然存在。

而真正的消失代表了什么呢?

代表了‘苏夏’不再被任何人记得。

但是……

很糟糕的是,如今苏夏不但有人记得,还将永垂不朽。

成为真正的英雄。

所以,苏离倒是对这李娟的因果颇有兴趣。

而李娟所到之地,所有一切也都在‘监控’之中。

另外,因为可以对有休息之中的因果全程把控,苏离也见到了曜的那一番骚操作。

特别是他歪改的一首诗,暗中戳中了华紫嫣文青、傲娇的隐藏喜好点,因而非常顺利的活了下来不说,还被华紫嫣赐予了一道紫气,加深了传承。

不过——这是好事,但是也是隐患的开始。

华紫嫣的紫气那么好接的?

曜当然也知道不好接,可是他能说不吗?

他能有选择吗?

他没有。

所以他只能接着,而且还认认真真的修行了。

“这李娟,不作就不会死,而且——王城既然都说到那个地步了,最后一次的了结因果的做法,了结因果就是互不亏欠。

不会有人在这样的因果上还去算计的。

李娟,终究还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可惜——可惜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没有了一定的命数,扛不住后面的那诸多因果的。所以她必定会失败。”

“至于这什么并夕夕的模式——我只是灵机一动的想法加了点而已。当然,也不能怪我,因为不加这种想法的话,你们也只会提前死,而不是卡时间的死。

反正都是死,给你们加点儿了乐趣也是正常的。”

“所以这因果,与我无关。”

苏离看着这一幕,摊了摊手,于冥想《皇极经世书》中的《洪荒皇族》世界中,喃喃道。

……

鸿蒙研究基地。

这一次,李娟当真是铁了心,一定要拼一拼。

她在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其实一旦让曜知道了,曜就会认定她依然是在利用他而不是真心道歉。

尽管,她道歉其实也有部分诚意,但是利用也是真的。

她要的从来不是如何破局之法,而是如何解决华紫嫣之法。

要的是定义那个18点的因果。

所以,权衡之后,李娟还是拼了。

各种佛经什么的她已经看得眼睛都红了,身体状态也一直靠丹药调整。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娟的状态再次调整到了极限的状态,然后她再次的开始了。

差一点,又差一点,还差一点。

不知不觉,死了也不知道多少次,丹药消耗了也不知道多少。

每一次,无论是魈还是魁,抑或者是魀,都同样的有些惊喜激动,然后最终又化作失望。

真就那么一点点,却终究是成功不了。

慢慢的,李娟也渐渐有些麻木了。

在那一分钟快到的时间里,她尝试了各种尝试,什么呵斥,什么发疯,什么狂乱,抽搐,麻痹、呆滞等等。

所有的手段用尽了,都不好使。

该死终究是该死。

死的方式也一样,脑袋炸开,血水在雪白的画壁上涂出了一朵鲜艳的梅花。

就像是雪地里盛开的梅花一样,鲜艳而且刺眼。

这样的一幕,甚至都快要烙印成为印记了。

可偏偏,无论如何李娟都避不开这样的结果。

随后,等李娟还想再次尝试的时候,这时候,魁忽然道:“只有两次机会了,别再尝试了,没希望的。”

魈道:“恰恰这一次,确实感觉最有希望,之前又有了新的突破了。”

魁道:“没希望的,这种情况其实和先前的情况一样,就是个死循环,显然是打开的方式已经不对了。”

魀道:“咦,你竟然也看出来了。”

魁道:“那……确实是啊,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我也跟着读了很多书的好不好。”

魀尬笑着:“哈哈哈哈哈,也是。”

魈道:“李娟,放弃,拿10点或者8点或者7点,选一个最稳妥的!按照曜的说法,还有两次机会,先拿简单点的——7点这个。”

李娟非常的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呢?

这一次,她确实已经没有了拼尽一切的资本。

99次,又被浪费到剩下两次机会了。

“好,我知道了。”

这时候,李娟依然有些不死心,想要拿10点。

最后的一次机会,不行就留给7点。

但是,她依然有些犹豫。

可……

沉吟片刻之后,李娟还是作出了决定,没有拿10点。

她妥协了一些,所以她拿了8点,并按照曜所说的方法,进行了一次无比专注而认真的尝试。

这一次,在五十七秒的时候,她的身体仿佛出了问题,忽然一阵莫名的心悸。

然后,一缕神性莫名的出现了。

那一股神性之力自远方飞来,非常突兀的从华紫嫣身边经过,将她钉死在了古庙画壁上。

血水散落,画出了一柄战斧模样的画面。

这一幕,让李娟也怔然了。

这就是命。

这一次,华紫嫣明显没有任何的试探和不耐烦,甚至对于她的忏悔无比的感触,并且牵引出了另外一个身份——华紫漓!

成功就在眼前。

选择往往就是如此艰难。

这一次她挖出了隐藏线。

可是……

依然没有可是。

只剩下最后一次了。

选8点,有经验,但是害怕时间线上的神性杀机。

选7点,没经验,要历经试错的结果。

这时候,李娟无比后悔,后悔没有押后测试,让自己多多少少接触一下这个游戏抑或者说是这个世界的本质,这样的话,她至少累积了经验。

可惜,此时已经没有了如果。

也没有后悔药可言。

甚至,更不可能还有什么机会了。

而且,就算是重来一次,有了接近两百次的机会,以她的本性而言,也一定会赌那个18点的开局!

因为这就相当于多了两百次机会。

她在无限接近成功的时候,其实也隐约在无限死亡之中感应到了关键,那关键的一点她并没有想通透。

但是隐约之间她其实已经把握到了,却没有真正的理解。

应该是曜提醒过的。

不过,她还是没有开窍,没有想明白那一点关键。

在这样的心态和情绪中,李娟终究选择了求稳——她害怕时间线的影响,导致那一道神性之力又会在57秒左右杀来。

而这种杀机,不可能因为她换个地方站位就能避开的。

这一点她早就在面对象作龙的时候测试过了好几次,换位置,躲避规避等等都没用。

那种杀机都是锁定模式的,必中的那种。

对方想她怎么死,她就会怎么死。

哪怕她趴在地上,对方要将她钉死在空中,那就会被钉死在空中。

没有例外可言。

是以,这一次李娟选择了7点。

7点的开局,当真是压力极小,而且真的很顺利。

顺利得超乎想象。

而且因为内心的变化,甚至是有些绝望,遗憾等负面情绪,所以这一次也因为压力太小了,又太用心太投入,害怕出错。

因而,李娟完全投入到了忏悔之中。

在讲述的时候,华紫嫣和沐雨兮认真的聆听,李娟则一边回忆过往,一边讲述因果,然后甚至讲到了苏夏因为她而殉情而死。

太投入了。

太用心了。

以至于李娟彻底悲痛万分。

在五十七秒的时候,华紫漓已经提前出来了。

沐雨兮也悲伤落泪,牵引出了无比巨大的因果。

可是,也因为太悔恨太痛苦太绝望,李娟觉得自己不配活着。

“噗——”

她忽然如复苏出来的力量,直接涌出,在华紫漓和沐雨兮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掌将她自己眉心拍炸了。

五十九秒999999。

时间定格在了这里。

李娟失败了。

身体如一朵梅花一样倒在了地上,血水淌出了一条线——对不起,我错了。

或者说,这才是一份真真正正的道歉。

但是……活出了自我,却没有活过这份因果。

华紫漓默默的看着李娟的尸体,随即微微抬头看向了天穹上方。

天空中,忽然飘洒下了大量的红色羽毛般的鹅毛大雪。

莫名的,天降红雪,大地悲鸣。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世界,也在这样的情况下卡住了。

壁画世界,似乎也被李娟这样一手玩宕机了,竟是推衍不出接下来的因果与发展。

华紫漓愣在了原地。

沐雨兮愣在了原地。

天空之中甚至莫名睁开了一双神秘的血眼。

那神秘的血眼看了一眼之后,又神秘的消失了。

……

“失败了。”

李娟醒过来之后,仿佛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开局的某些含义。

说到底,就是四个字——教你做人。

好好的人就好好的当,不要当牛鬼蛇神,妖狐精怪,更不要当魑魅魍魉。

李娟悟了,却不愿意再去提及这份因果。

因为已经浪费了机会,所以只能被系统分配了。

这一次,她也知道,系统分配之后,她能活下去了。

能活下去,其实已经值得了,既然如此,那么——还有什么好要求的呢?

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废物,真的有那么难吗?

若是连这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在这里呆着她也配?

她也配顶替‘影’的因果?

接下来,李娟也没有再去看魁等人的因果,而是默默的看向了系统登录界面。

略微沉吟,她再次的进入了系统界面之中。

随后,她没有抱任何期待的开启了系统加点分配,然后看都没有看,直接进入了游戏。

进入之后,所有的体会完全的都不一样了。

那是一种难言的真实触感,这时候,李娟终于明白,她一直没有想明白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那就是无为而为。

不要太有目的性,不要太刻意,不要太演。

在游戏里要演,但是进入游戏的时候,不要这样做,要真正的道法自然。

可惜,这么简单的道理,往往要历经各种毒打、深入心灵之后,才可以感悟出来。

然后,感悟出来之后,往往太迟。

往后,大抵上也只能以过来人的身份劝导别人:“道法自然,发自内心的自然,无为而为……”

可是,那时候没有历经这些的,又能有几人能听得进去呢?

所以问道、求道求的,到底还是内心的自我突破。

这样的心态之下,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李娟甚至没有想过,她有一天她会自己死在自己的手里。

而她其实也已经明白到——那是一份沉甸甸的情债。

苏夏是还了,但是她,恐怕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影的号被废了,相当于本源也没了。

所以,她还有一份责任和背负,就是还影的债。

而要重新凝聚影的本源,有且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她的本体成长起来,斩出本源,来重新培养出影的本源来。

但是,影却也永远没法进入那个世界了——至少,这个世界的影已经没有机会了。

只能到那时候,她斩出来的影,汇聚本源之后,将这个世界的影直接带过去,融合掉。

这样才可以真正的拯救。

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在破庙里,李娟也没有隐藏想法,而是默默的思考着这些问题。

她已经真的不在乎了。

无非就是一直死。

但是这一次不会了,系统加点稳的一批——虽然她莫名的感应到了象作龙的杀机。

很奇怪的感应——大概也是死多了吧。

但是她感应到了之后,也仅仅只是平静的看了一眼,也没有去羞辱象作龙,也没有去理会。

她一直做她的事情,一直思考她没有想明白的问题。

所有一切都自然,所有一切都与没有断五谷轮回的普通人一模一样。

甚至,她饿了之后,直接找了一些野草,就那么的吃,填充生机。

至于说这些野草是否有毒,她又岂会在乎呢?

饿了就吃。

困了就睡。

想夺舍的来。

想非礼我的来。

我都敞开着,反正我就是个废物,烂货。

李娟这种心态之下,一切安然无恙。

第二天早上,华紫嫣来了。

然后华紫嫣远远看了一眼,忽然定在空中,看了那李娟足足一分钟。

过了一分钟,她忽然道:“那位得道高人今天不是很方便,我们明天再来。”

然后,华紫嫣带着沐雨兮走了。

因为没有耽误时间,来得早走得也

想开个加工厂 输了下面随便处置

早,所谓的傀儡死士的伏击暗杀,也连准备的机会都没有,就完美的错开了。

一种很奇怪的、无比平静的开局就这样诞生了。

落霞荒山也很正常。

神灵雕像也没有灵性。

也没有危险。

李娟也没有什么想法,也没有在乎是否有什么异常。

她就这样又活了一天,到第二天,还采露水服用,并有心思看看荒山上的风景。

而看着落霞荒山的萧索场景。

莫名的,她便泪流满面。

带着这样悲伤的记忆,她忍不住喃喃道: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一段诗词默默念出之后,她眼中已经淌出了血泪。

莫名的难过,以及莫名的忽然觉得意兴阑珊,已经不想活了。

这时候,华紫嫣来了。

沐雨兮也来了。

两人默默的看着李娟,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漓仙子,其实你没有什么命劫,只需要放下一些执念就行了。拿得起就放得下。”

李娟劝道。

华紫嫣闻言,若有所思,道:“放下又谈何容易呢?你若是能放下,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李娟道:“是啊,所以我准备离开了。这里不该是我来的地方,这里从来不属于我。”

李娟说着,默默盘坐,闭上双眼,准备下线。

华紫嫣道:“你的情况很特殊,似乎各项能力都非常的精准平衡,乃是一等一的域外天魔平衡体质。我同样是天魔,但是和你不同。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参悟一番六道轮回。

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去忘尘寰看看。”

李娟道:“不必了,现在我依然不太方便,我们有机会再交流吧,抱歉了,又让你白跑一趟。”

华紫嫣道:“不,已经很值得了——十年生死两茫茫。确实是啊。”

李娟沉默不语。

然后,她没有理会华紫嫣,也不需要卑躬屈膝,更不需要各种忌惮或者是警惕。

终究不过一死,不死自会出头。

而华紫嫣无论是什么存在,首先,她是一个女人。

沐雨兮无论是什么存在,同样也是一个女人。

既然如此,那其实逃离不了一些基本的特征。

那就是——他们还是人而不是凶魂魔魂。

是人,就有三魂七魄。

有三魂七魄,就一定有七情六欲。

这些,李娟全部明白了。

所以她决定做一件事,准备做一件面向大众公布的事情。

而此时,李娟直接的下线了。

下线之后,李娟扫了一眼还没有关闭的加点面板——这是系统给她加的点。

力量(战力)6,体质(血脉)6,灵敏(身法)6,聪慧(感应)6,智力(本源)0+6,根骨(悟性)6。

这一幕,让李娟微微愣了一下。

系统加点,超出了30点的上限,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情况。

六大属性。

各自六点。

代表了华紫嫣所说的——六道轮回!

所以,华紫嫣很可能是六道轮回的守门员,也就是说——此人,将来会应孟婆的因果。

李娟默默的关闭了系统。

外面,魁等人都是狂喜,这简直是绝处逢生,简直是天地绝杀,反杀,干得漂亮!

“啧啧啧,这就是我魁的女人!”

“不愧是继承影的存在!”

“竟是在最后一步实现了完美的反杀,这一次演出了真正的精髓!”

“那最后的一次,死,代表了真正的九死不悔对不对?”

“反而在突破九十九之后,直接打破上限,从30点提升到了36点!”

“先天六道轮回平衡,秒天秒地秒空气!”

魁兴奋得发狂,恨不得立刻拉着李娟在现场干上一场。

而魈和魀一行人,此时也同样无比的震撼——什么鬼,系统加点还加出了超上限的事情?还是六大平衡的加点?

这是什么概率?

李娟当时又是如何保证这样的一种状态,博弈出这样的超必杀解决呢?

这时候,李娟非但没有被废,反而真正的天胡开局了。

这可能比18点智力的偏激加点更恐怖!

这样的开局,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义。

但是,这样的开局,显然也绝不是苏离所希望看到的。

……

《皇极经世书》中。

苏离无法推衍出李娟的任何命运了。

也已经失去了对于鸿蒙研究基地的一系列感应效果。

或者说不是失去,而是渐渐的在消散。

隐约间,一种很不好的感觉生了出来。

那种不好的感觉,就像是大命运术的身体上,长了一个毒疮一样,有些难受。

不仅是大命运术,包括大轮回术也是一样,就是一个毒疮,而且还弄不掉的那种。

好一会儿,苏离才长呼出一口浊气,道:“浅蓝,我们是没有了最后的底蕴对吗?没有了最后的退路对吗?”

浅蓝小精灵飞了出来,认真而凝重的道:“嗯,是这样。”

苏离道:“大命运术隐约感知,这一局像是被反杀了,这怎么可能?但是真正的关键点是,她这个六道轮回的点是怎么能加上的?系统分配的是0点智力开局但是自动加了六层!”

浅蓝小精灵道:“或许是源自于19之上的干涉吧,不过无论是否陷入逆风状态,都没有关系的,大命运术还在,这个李娟,可以不用去管她。

因为她终究还是动了情。

只要确定了这一点,就没有关系——

我们开始布局大因果术吧,拿到了之后就可以激活大时间术。到时候,顺应时间的源头去除掉那一刻毒疮就行了。”

苏离道:“看来你也感应到了。”

浅蓝道:“是啊,所以那最后一条退路其实我不愿意开启也不愿意你开启就在这里——不过,嗯,具体就不说了,这些也是有准备的。

其实我们若不拿出一些底蕴来,那么别人也不会动手。

但是别人察觉到了什么,自然也会开始博弈了。”

苏离道:“我明白了,所以如果我不走那一步,就没有现在的情况,但是哪一种情况也是迟早会出现。到时候反而我们会更加被动。”

浅蓝道:“是这样的。”

浅蓝说着,又道:“主人也不必担心什么,其实能感应到就说明,问题还是可以控制的。若是连感应都感应不到,那才比较麻烦。

眼下,这件事差不多可以按照这样的方式定下来了。

而且,李娟这种人——怎么说呢,越是恶劣之人,醒悟之后,其实越是不错。反而是那种今天悔改明天悔改的两面三刀之人,恰恰才不堪造就。”

苏离道:“这个的确。”

苏离轻呼出一口浊气,然后默默的关闭了《皇极经世书》。

既然那边已经无法清晰的感应,那么,他也不需要再去了解那么多了——毕竟玩家在游戏里的经历,他还是依然可以知晓的。

有这一部分权限就够了。

至于说为什么鸿蒙研究基地的因果消失了——其实也很简单,李娟自杀的时候,其实就相当于斩断了因果。

而她被系统分配加点的时候,以及在游戏之中打开的更普通的开局,才更加契合游戏世界里的天道所希望的开局。

所以被天道眷顾了,所以也同样的被那些真正的神秘存在看中了。

六道轮回级别的完美体质,所有属性均衡,这是天生的无暇碧玉。

放在现实里,这样的碧玉就是价值连城之物。

对比其重要性和珍贵性,李娟这一手放下放得相当完美,反而直接杀出了一个惊世开局。

如果这只是巧合,那只能说是李娟确实是很厉害。

但如果不是巧合,而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只手推动、衍化出来并且让李娟如此,以开辟六道轮回属性的先天完美开局的话,那就是真的极度恐怖了。

虽然在这期间,苏离一直都是看而并没有参与,但是这也几乎是被反算计到了极致!

因为很可能别人也知道他在看着。

这一切几乎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妥。

但是唯有一点不妥的是——忽然爆发出的一缕神性之力,将李娟杀死的那一次。

那是李娟8点属性开局的经历。

那一幕就很奇怪。

正常情况下,那一次李娟是必定会成功的。

甚至包括苏离都认为,她会成功。

但是这一缕神性的出现,却改变了结局。

也是因为断了这一次的希望,李娟才彻底投入,逆天改命。

而这一缕神性,不是来自象作龙,也不是来自于雕像——其来自于什么地方,苏离作为游戏之主,壁画世界的主人,都看不到,也无法确认。

因为这一道神性之力,仿佛来自于壁画世界之外,通过一点红点,直接印入其中的。

另外一点也非常重要,那就是——李娟将整个壁画世界都玩卡宕机了。

但是宕机的时候,神秘的血眼在壁画之外显化了刹那。

那一双眼睛,苏离没有去看,但是大命运术有显化。

所以苏离知道。

这也是一次异常。

一次异常已经够了,两次就说不过去了。

苏离直接联想到的——就是曜在壁画上画镜子的经历。

如果将壁画世界里的经历联系起来当成时间线。

顺序就是,苏夏成功,苏夏身死,李娟各种死,然后进度无法推衍。

曜画了镜子和镜在壁画上,曜成功了。

然后李娟继续失败,李娟被来自于壁画外的神秘力量杀死了,李娟体悟到了‘红尘之心’的奥义,看破红尘,然后在必死之后,被壁画世界的天道直接赋予六道轮回属性,李娟自己不在乎,也没有看属性,却成功了。

这其中的一切,牵扯有些复杂,也有些多。

但,曜在将镜子画在壁画上的时候,是否代表了镜子里可以呈现出杀机和因果来?

是否可以衍化出别的东西来?

苏离无法获取答案。

他可以施展大命运术进行推衍。

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去做——因为如果是真,那么能将‘李娟’一手这样‘推’出来,那无疑是一位异常可怕的存在。

而且,这种念头苏离都没有生出。

因为这样的念头生出,那样的存在就会生出一种被‘针对’的感觉,从而会引出一系列恐怖的因果。

此时,苏离在一番沉思之后,还是放弃了使用大命运术。

“浅蓝,大命运术之类的能力,会被窥视到吗?”

苏离问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都说,命运不能被窥视,那么,对方如何弄出一个毒疮般的东西来?

而此时,苏离绝对有理由相信,李娟成了一个棋子,一颗无比漂亮的反杀局的棋子。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致命一击!

这也显示了对方那无比恐怖而又高明逆天的手段。

这样的手段,绝对是19以上的存在才能玩得出来的。

而苏离甚至感觉,有可能——苏梦已经暴露了。

这才是可怕的事情。

不过,苏梦也不简单——背后是炎炎和穆清颜的因果。

再就是,魅儿也绝不会那么普通。

浅蓝之前的话意思其实已经点明了——那第一层她放开了,也同样是在投饵钓鱼。

所以,看似没有最后一条退路,浅蓝却还有保留。

毕竟有一点其实很早就证明了——系统升级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其实是不难的。

但是如今简直是难破了天际!

多半不是难,而是系统在累积底蕴。

而且浅蓝小精灵之前在狂吃通天道痕!

这就说明了,系统同样在蓄积。

同时,当时浅蓝小精灵对通天道痕的爱好是极大的,也就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主人快去弄通天道痕!

如此一来,关键点又回到了主要的问题上,那就是——通天塔大位面世界之下的诸天小世界试炼!

“看来我即便是以元婴境废物的身份出现,也是要出山的。

一方面承接鸿蒙研究基地送来的好处,进行提升和累积。一方面,要在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麾下的诸天小世界累积因果,夺取通天道痕壮大浅蓝。

这应该是对于浅蓝最好的壮大之法。”

苏离沉吟,随即看了浅蓝小精灵一眼。

浅蓝美眸含笑,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什么,苏离都已经清楚了。

片刻之后,浅蓝小精灵才回答道:“主人,三千大道不可窥视,而且上下级非常严明,就是相互有一定的克制——除了为首的大命运术没有这个限制之外,其余都有些相互克制的情况存在。

三千大道虽然不可窥视,无法衔接特殊的因果,但是一旦相互克制的彼此,却又会有一些特殊的感应。

这感应不是窥视,而就是纯粹的感应。

另外,这世间但凡事情也都有例外,包括例外也有例外。

有一说法是,三千大道殊途同归,三千大道的来历具体是什么且不提。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三千大道呈现之前,必须要打开造化之门。

为什么这世间包括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都无法真正的领悟造化?

是因为造化之门关闭了。

造化之门也被称之为‘不朽之门’,抑或者被称之为‘天脉之门’,再简洁一点就是‘天门’。

天门中断。

地脉不开。

造化难寻。

不朽寂灭。

造化之门以及造化相关的因果,可以打造出特殊的造化之门类似之法宝。

如果结合忘尘寰等轮回体系,加持三千大道的某些能力,就可以汇聚一些造化之门的碎片。

这种碎片,会不断的收集,分量够了之后就会被打造成为蕴含三千大道气息的镜子。

这镜子,其实并不是镜子,而是碟!

这是什么碟?

造化玉碟!

造化玉碟在洪荒神话之中是什么?

造化玉碟:来自于盘古以及鸿钧的因果,乃是蕴藏三千大道奥义的无上宝物。

本为盘古所有,开天时破碎化为二十四片,不知所踪。

开天之后,被鸿钧老祖收取所得。

造化玉碟记录下大道三千天道至理!鸿钧为无上大道,有诗云: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袖,一气化鸿钧。”

“而主人为什么能立人皇的因果?为什么能有‘我已为青帝,一气化苏离’的因果?因为主人已经顶了造化玉碟的因果。

所以主人拥有盘古血脉,拥有大命运术,拥有大轮回术甚至大时间术等等。”

“但是,如今这些,都还只是一部分,甚至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这条路还很长。”

“现在,我们一方面要拿住三千大道的核心部分。”

“一方面,要夺取诸天万界小世界的通天塔试炼评价,夺取通天道痕和造化丹!通天道痕之中就有造化气息,造化丹就不用说了,一样有造化气息。”

“造化,夺天地之造化,这才是根本。”

“主人现在既然已经接触到了,那么这些,将会陆续呈现,无法避免。

不过主人不适用大命运术推衍李娟因果,这是对的,因为就和主人想的那样,都是安排,这一局——包括苏夏都被算计了。

就像是苏梦被打出去一样,对方用同样的手段把苏夏打了过来。”

“所以,镜必定反水!”

“但是——镜的底蕴是我安排的,我自斩出天枢晶石和轮回镜自保,是故意走的一条绝路,这样,轮回镜的存在才不会有问题。

无论如何衍化出镜来,都能反杀一局。”

“这已经不是主人层次的博弈,主人不如很正常——相反,主人能在第一时间想明白这些,已经是极为优秀了。”

“但是,如苏忘尘所言——当然那也是主人的智力的表现。

一旦我利用昆仑镜反杀,固然成功,同样也算是失败——因为那同样暴露了更多的东西。

我们所有存在,底蕴都是有限的,底蕴揭开一部分,那就是是永久的损失。

如这样的方法,我们又能用几次呢?

一次几乎就是极限,第二次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不过这方面,主人尽可放心,目前也并无大碍。

若是真顶不住了,还有一次机会,之前浅蓝也说过的——那一次机会,就是真的最后一条路了。

也是唯一的路了。

一而再,再而三。

三从来不是什么理想的状态,三往往代表了下坡路,下下策。

走到这一步,就是无路可走的路。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若是走出第三步,那就是既分高下也定生死。”

浅蓝这时候倒是也没有隐瞒苏离。

因为苏离已经有触碰这些的资格了。

很明显,系统方的博弈也在进行,而且在未知的神秘之地。

这是最恐怖的手段。

或许,如果苏离和合系统交心,不会这么快。

那系统底蕴更多,更安全一些——但是相对,他苏离成长更慢,然后会更加危险。

可这样的事情,系统是不能催苏离的,只能苏离自己成长。

此时,苏离也知道了这样的因果,因而非常庆幸自己的开诚布公。

如今,出现这种事情,苏离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李娟的因果,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就像是苏梦哪怕是暴露了,也没有人能奈何她一样!

怎么做?

所有一切都是规规矩矩发生的。

就像是李娟的经历一样,包括李娟最后的加点,都是在天道规则之下正规存在的规则之中。

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就是罪大恶极,但是你有证据吗?

这就如同在现实之中的那些恶贯满盈的恶徒一样,哪怕是那些巡捕知晓其恶毒狠辣,知道很多事情就是他做的,但是拿不到任何证据,那也奈何不了他

现实的情况就是这样。

苏梦是苏离这边杀出的一局,完美。

再加上苏离斩断了因果,以三千大道抹平了一切,所以连一点儿瑕疵都查不出来。

同样的,苏忘尘也是——如今唯一的胜点,就在苏忘尘那里。

可以确定,苏忘尘没问题。

苏叶也没问题。

苏梦必定出事了,她大意了,不能前往那个归墟世界的。

那必定就是下的一个套,她踩上去了。

也是如此,接下来才有天池血河的推动和进展。

也才有了李娟的情况的反杀。

所有人都认为李娟必定失败。

而且最终的结局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反而,系统加点最不可思议的好处送了上了。

可如果没有李娟先前的所有经历,这一切就不合理。

关键是,李娟自杀的那一笔,就是直接模仿的苏离在苏梦面前自杀的场景。

一比一的还原。

这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苏离何止觉得是一个‘艹’字了得。

到现在还被这样的手段打懵逼了。

这一点,浅蓝多半应该察觉到了,但是也没办法阻止。

所以浅蓝其实不惊讶,相对而言,苏离确实是好一会儿都无法接受。

但如今也渐渐释然。

最可怕的博弈出现了,还出现得很早。

而且这是一种平衡——你苏梦、炎姬要想好好的。

那么,李娟也得好好的,那么镜在你身边,你也得好好的守护着。

那不然,那边炎姬和魅儿就别想有好果子了。

二换二。

换还是不换?

对方就拿捏死——你苏离必定会救妻子和女儿。

但是我这边,牺牲的两个也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一个镜,一个影!

影已经废了,但是李娟更强。

已经完全超越了影,累积了底蕴。

这样的存在,以那边的能力,也同样没法打造出第二个出来!

所以,苏离哪怕是真舍得拿苏梦和魅儿去换镜和李娟,那么对方也是不愿意这么干的。

可以说这就是个死棋,谁先动手,那就是双方全部死伤惨重,杀敌一千,自伤一千。

这样的事情那边不愿意干。

但是苏离同样也不愿意干。

这就是大能博弈,小扑街只能跪着看着然后瑟瑟发抖。

在这个局中,苏夏也就是镜够牛逼了吧?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残酷的真相。

相对而言,苏梦还算好,苏离有点良心让她知道了。

但,即便是苏梦不知道,也一样是暴露了,结果不会不同。

李娟觉悟之后够牛逼了吧?她没有这样的六道轮回的底蕴,那么她也同样扛不住这样的先天六大属性。

但是她同样根本不知道,她从头到尾都被利用了!

试想——一个女神愿意跟着一个‘钓丝’,而且愿意走向婚姻,必定是有真爱的。

因为最开始的时候,计划都还没有开始。

那么,从苏夏发奋,再到李娟变心,以及从爱变成了深深的厌恶,这不是被算计了是什么?

一个能为爱自杀的人,真的能有多恶心多坏吗?

爱之深,恨之切。

李娟最开始的本性如何?真的是那种薄情寡恩之人吗?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就是说,苏夏是个什么人,他的性格和本能,几乎会汇聚大多同类型的存在在身边。

翔的旁边,必定是成堆的苍蝇。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凤栖梧桐。

所以你是身边,你身边汇聚的多半就是什么。

苏夏无论如何,身边是有王城的,也有李娟。

这两人是最初一直不离不弃的,那么这两人为什么忽然性格大变?特别是李娟的性格近乎扭曲的变了。

一个智商达到213点的女人,真的就这么白痴吗?

而能从一开始就以这所有的一切去布局,仅仅为了打造这样一个结果的存在,其能力就不必说了。

这般过程之中,李娟的挣扎与血泪,苏夏的痛苦与轮回,包括王城化作曜的因果,以及和李娟关系极好的魁莫名其妙就显得很冲动很蠢。

所有一切,从结果反推,就会发现,这个布置厉害得一塌糊涂!

“浅蓝,不必担心!我相信,或许他们也知道第三步,也不愿意走那一步。

就像是这一次他们也不想走出这第二步一样!

他们敢动苏梦和魅儿,那么我一定会摧毁镜和李娟——这点儿能力我也是有的!

另外,我会直接摧毁天池血河,立道《皇极经世书》,撂挑子不干了。

到时候,有你和现在的魅儿他们陪同,也够了。

既然终究要放弃一些,那我先把结果定了!其余也就没所谓了!

拼这个,我不虚的!”

苏离沉声道。

浅蓝柔声道:“是的呢主人,所以这我们至少还有两条退路——只是这样一来,总会有些惨烈的牺牲。”

苏离道:“他们投鼠忌器的厉害,这一步反而恰恰证明了他们的慌乱和无奈,看似完美反杀,实则是末路穷途的手段了。他们应该也知道,这一招施展出来,我们会无比的忌惮,平白生出了我们大量的戒心,得不偿失!

特别是现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更是如此。”

浅蓝道:“是的呢主人,所以浅蓝说不必关心——所以浅蓝之前提及造化玉碟,是因为这碎片打造出来的‘造化玉碟’当然算不得真东西,连法宝碎片都算不上,但是其厉害的地方在于,可以感应到三千大道的气息。

如果有使用三千大道者,就可以通过此物,像是‘探宝仪’一样来探测。

如果探测出来了,主人,麻烦就大了。

三千大道可不是什么不朽道痕之类的虚无的东西,这是真的会不顾一切疯抢的。”

苏离道:“这种气息被造化玉碟感应,那岂不是,这样的能力我不能动用了?”

浅蓝道:“未必,只要主人拥有真正的、强大的造化玉碟就可以了,这就是反压制。”

苏离苦笑道:“浅蓝你这么说,是能有办法弄到?”

浅蓝道:“神笔马良。”

苏离:“……”

苏离的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

神笔马良要是知道要被抓来画造化玉碟,估计真的会剁手。

这特么是能画的吗?

苏离叹了一声,道:“他那笔估计还没开始画,自身意志就吓尿了。”

浅蓝道:“所以主人可以自己画,《八九玄功》变一变,拿造化笔,在《皇极经世书》中画出来,在真虚体悟之中冥想出来,再定向刷新。

反正刷破了天道会出现大量通天道痕,奖励这不就出来了?

到时候拿下评价,一招九层杀招。”

苏离闻言,脑袋顿时都差点儿秃了——好家伙,开口就是套了多少层了这是?

这样的杀机一出,别人还混什么?

不过,这的确是非常恐怖的底蕴和手段,这样的手段之下,一切因果也已经很自然的呈现。

而且,这样定下刷了造化玉碟之后,那造化玉碟也至少是法宝碎片级别的!

更遑论,他苏离身怀造化玉碟因果,直接可以使用,而不是无法摧动的那种。

到时候,造化玉碟在手,所有的三千大道可以镌刻在造化玉碟上,造化玉碟还能进阶!

还有许多许多,许多许多的因果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来衍化、汇聚。

可以说,仅仅一想,这其中的好处就至少是十五种以上。

所以,这就是18以上的智力了。

既然那边走了一招,逼迫了苏离一把,那么浅蓝就再次反杀一招,破解了对方毒疮般的攻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