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1

  • A+
所属分类:花胶

在负责人的指挥之下,其他人这时候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在第一时间开始调配弑神级武器的攻击角度。

因为没有捕捉到徐洛的真实气息,所以这时候他们只能是以对方所在的那一片区域作为攻击范围,弑神级武器,虽然主要集中的是他的单体杀伤力,但是这不意味着弑神级武器,就是单体攻击。

它其实还是拥有着范围攻击的,只不过相比于其他范围攻击手段的话,它的这一个范围比较小,但几乎只要是它笼罩的范围的话,其中任何生物几乎都逃不了。

徐洛指挥着两艘星舰,在攻击的过程之中,发现之前的那一种心悸的感觉似乎减弱了一些,只不过危险的感觉却反而更加的强烈了。

这意味着之前那一种感应似乎即将要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攻击到底从何而来,而且因为这个时候他根本无法离开这里,所以徐洛也只能强行迎接这一次攻击的到来了。

不过徐洛这个时候也并没有让自己的第二支舰队继续停留在这里,第一支舰队因为受到了限制,所以没有办法离开,但是第二支舰队却是没有丝毫限制的,所以他直接把这一支舰队朝着自己之前所发送的坐标点的那一个星域所在传送了过去,正好在那边的保护伞成员这个时候没有人坐镇,显然比较吃亏。

虽然他自己遭受到了攻击,但是作为保护伞的领头人,他不能让自己失信于人,要不然的话以后韭菜就不那么好割了。

只有树立自己的威信,这一些保护伞的人才会听自己的话,指哪打哪,他想要怎么收割就怎么收割,如果他失信于人了的话,那时候这些人做一些事情或者是和他唱反调,那么人心散了队伍也就不好带了。

虽然徐洛并没有任何的官职,但是这一些职场经历他毕竟还是有过的。

哪怕他曾经只不过是一个管着几个人的小组长,但是在掌控了保护伞这个庞大集团这么长时间以后,慢慢的摸索之中,他还是有了一些头绪的,也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

作为一个领头人,平时冲锋陷阵的时候并不需要自己做什么事情,但是在遇到一些大是大非之时,他这个领头人必须要顶上去,如果一个领头的人都没有担当的话,那么底下的人会怎么看他呢?

“倒是精明!”

看到徐洛把第二支舰队给传送走了,只留下了一支舰队,还在虚空之中如同蜗牛爬行一样慢慢的飞行,那一个负责人忍不住点了点头,即使是作为对手,但是对于徐洛他还是比较佩服的。

作为一个真神级强者,他已经见惯了许多的大风大浪,可是对方却是一个年轻人,在阅历上自然不能和自己比拟,正因为对方的年轻,所以在他看来有这种表现才更加的难能可贵。

不过不管再怎么欣赏对方,但是在面对自己敌人的时候,他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放松,更不会因为欣赏对手,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直接给对方放水。

徐洛所在的那一片星空已经被他们彻底的封锁了,这个时候徐洛的移动速度如同龟爬一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这个时刻他们使用弑神级武器对他锁定,几乎是可以直接把他彻底的淹灭了,只不过之前之所以没有那么做,是因为他们想要通过捕捉徐洛的气息,直接针对他本体出手,但现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也只能是把面前见到的这一些星舰全部给摧毁掉。

弑神武器开始进行最后的充能,随后把那一些已经见惯了大量生死,心中充满了恨意的信徒击杀掉,把他们的那一股强烈的怨恨情绪,通过某种手段引导出来之后,注入到了弑神级武器之中,成为这一把武器的养料,让它能够爆发出来更加强大的威力。

而在这个时刻,海量的信仰结晶在不断的被消耗,但是这一些诺亚文明的人丝毫没有犹豫,一把把的抓过旁边的信仰结晶,然后捏碎从中释放出来一股股的信仰之力,注入到了弑神级武器之中。

而在虚空之中控制着自己的星舰飞行中的徐洛,再一次感受到了那一种心悸的感觉。

只是如同之前的时候一样,他根本察觉不到攻击到底是从哪里降临过来的,但是和一开始相比的话,这个时候他再也感觉不到那一种沉重的如同一整座山一样的压迫感。

之前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他的这一支舰队几乎已经是保不住了,所以这个时候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刻不停的让斯塔姆射线虫爆发出最强大的威力,时时刻刻都在朝着四面八方进行扫射,想让自己被摧毁之前,尽可能的将更多对方的星舰带走。

即使是自己死亡,他也要造成更大的破坏,让对方承受更大的损失,我不好过,但是你也不要想着我会让你好过。

没有给徐洛丝毫反应过来的时间,只见天际之中一道红芒瞬间穿透了虚空,然后朝着徐洛所在的那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这一道光实在是太快了,快的甚至于让人没有丝毫的反应空间,他直接就降临到了徐洛所在的那一片被封锁的虚空之中。

即使那里被拉伸了很长的距离,这道红芒在飞行的过程之中,速度不可避免的降低了下来,但是以光的速度这一种缓慢在外人看来有着些微的区别,可是对于徐洛来说其实根本没有任何的差距,毕竟以光的飞行速度,他丝毫没有躲避的空间。

此时此刻徐洛的眼中只剩下了那一道红色的光芒,然后下一刻他的意识直接就被这红色给定格了,随后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直觉。

他的这一个意识在这道红芒降临的那一刻,已经被他提前收回到了自己的本体之中,而这一整支舰队则是被他彻底的舍弃掉了。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段,但是却能够明白这种手段无比的可怕,因为即使是他在最后的时刻命令所有的斯塔姆射线虫爆发身体之中所有的能量,把它们三次攻击机会在那一刻全部汇聚到一起,释放出来生命之中最璀璨的光芒,而且无数的舰队之中的斯塔姆射线虫,它们的光束全部汇集到一起,然后朝着那一道飞来的红芒射了过去,可是最终斯塔姆射线中虫的光束打击并没有能够阻止这一道红色的光芒降临。

只不过是稍微延缓了一下这一道红色光芒降临下来的时间而已。

“那是什么东西?”

哪怕自己的意识已经回归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但是这一刻,徐洛还是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一阵心慌,那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在他的心里面久久环绕。

现在仔细想想,那必然是诺亚文明的某一种强大的手段,只是他搞不懂的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之前的时候,那一股力量降临之前,他其实是有过分析的,可是那似乎并不属于任何一种元素攻击,也不是自己想象之中的神秘侧的打击,那纯粹就是一股庞大的能量汇集而成的。

只是因为之前的时候他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方式,所以这个时候自然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头绪。

这个时候徐洛心里面才开始心疼起来。

要知道自己,可是损失了整整一整只舰队的,他现在手里边也只不过就是拥有五支舰队而已,只是这么一下子就把自己的五分之一的星舰给废掉了,更不要说在星舰之中配置的那诸多虫族数量了。

这一次他可以称得上是损失惨重,这还是他在带领保护伞的人入侵其他人这么久以来,第一次遭受到这么大的损失,也让他彻底的收起了之前的那一丝自满的情绪。

毕竟一直以来所入侵的那一些都是低端文明,四级文明,这时候还是真正的第一次。

结果对方就给了他迎头痛击,也让他明白了中高等级的文明确实是非常的厉害,这也是为什么能够屹立这么长时间却依然不倒的原因。

每一艘星舰的价格无法估量,而他一整支舰队的数量是三千艘,只要想到这个数字徐洛就觉得无比的心疼,那可都是钱堆积而成的呀,更不要说除了星舰之外,还有那众多虫族也都是他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点一滴积攒出来的,想要再一次重新恢复到这个规模的话,即使是他如今神域中的虫族数量,也还是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的。

不过这个时候徐洛没有闲心情疼痛自己的损失,这时候他的意识直接降临到了另外一支舰队那里,毕竟现在保护伞的人还在外面征战,他可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更何况对方刚刚给了自己这么一下狠的,他可不是一个吃了亏之后就会善罢甘休的人,也不会说别人打了自己的左脸之后还要把右脸给伸过去,他还没有那么的贱。

他基本上都是有仇不隔夜,当场就给他报了。

现在既然诺亚文明的人给了自己这么一下狠的,所谓礼尚往来,接下来他把自己的行程稍微改变了一下,把第三个坐标点位变成了诺亚文明的星域,既然是礼尚往来,对方让自己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怎么能够不好好的回报一下对方呢?

此时在另外一个星域之中,保护伞的人依然在进行肆虐着,只不过之前的时候徐洛稍微耽搁了一下,他们还是受到了一些损失的。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之前没有徐洛的到来,所以不可避免的让保护伞的人产生了一种惊慌的情绪。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一直以来都是徐洛在天空之中帮助他们顶了大量的压力,所以现在没有看到徐洛的时候,他们反而不习惯,而且没有他如同定海神针一样的顶在最前面,让他们无法放心的去掠夺。

好在因为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暂,只是这么一点时间的话,对方根本就没有机会召集援军过来进行支援,所以在徐洛的第二支舰队到达的时候,保护伞的这一些人并没有经历太大的伤亡,而在他来了之后仿佛吃下了定心丸一样,这些人总算是心满意足的前去干自己的活了。

而有徐洛在场的情况之下,对方的那一些过来支援的星舰也在第一时间就给他给改掉了。

“可惜!”

看着漂浮在星空之中的那一些残骸,基本上都是一些星舰的零部件,而所有的虫族基本上都在那一次的攻击之下灰飞烟灭了。

那一个诺亚文明的负责人看着这一幕只觉得非常的可惜。

之前的时候如果自己能够再坚持一下的话,让其他人把徐洛的气息捕捉了的话,这一次的弑神级武器打击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大的场面,到时一旦把对方的气息给锁定了之后,弑神级武器发出的攻击就会如影随形的穿过重重阻隔,直接降临到对方的身边,他有再多的化身也无法阻挡这种伤害,这本身就是指向性的攻击,属于根源上的抹杀,专门用来对付神灵的。

而现在这一种终极武器,最终只不过是灭了对方的一个化身而已,即使在这一战之中,他们打下了对方的众多星舰,可是相比于他们整个文明的损失而言,这一点战力又算得了什么呢?并没有完成最开始的目标,所以这一次的战略计划最终还是宣告失败了。

负责人忍不住垂头丧气,接下来等待他的将是一场命运的抉择,这个时候他几乎能够想象得出来,议会的那一些老头子们将会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各种咒骂声,几乎都能够把他给淹没了

只是此时此刻他的面容倒是显得比较的坦然,事已至此,他没有能够改变最终的战局,既然如此的话,也就只能是耐心的接受这一个命运,接下来不管自己将会遭遇什么样的情况,这本就是自己选择的道路怪,只怪自己的运气太差,居然碰到了保护伞的人跑过来肆虐。

看到满地的残骸,这个时候也根本没有人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东西,此时整个西域之中到处都是破损的神域,或者是那一些已经破灭了的神域,虽然核心被破坏或者直接被人挖走,导致他们的那一些神域失去了保护,最终在虚空乱流的吹拂之下烟灭掉了,但是在虚空之中还是漂浮着一块块的板块,这一些板块的面积都不大,但终归还是有一些身影存活了下来的。

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负责人直接带领着整个诺亚的人开始前去其他地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1

方查看情况。

这个时候既然他还是整个新手神域的总负责人,那么他就有必要了解自己的这一些后辈们到底有多少损失。

那一些神域彻底破灭的没有办法,最终只能等候他们文明之中如何处理,是直接给他们重新分配新的登录资格,还是怎么样就不是他能够处理的了。

而现在最重要的是那一些神域破损的人,他们的神域还在,只不过因为经历了惨痛的洗劫,而且自己手底下的那一些兵种几乎也是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消耗殆尽了。

他们必然需要资源的支持,才能够修复自己的神域,然后重新发展自己的兵力,只要一想到这个数字,他就无比的头疼。

而在这一些人离开了之后,却没有人注意到的是那漫天的残骸之中,其实并不是所有的生物都已经死亡了的。

之前的时候,毕竟那一道红色光束打击主要是针对徐洛所在的那一艘星舰,其他的星舰只不过都是一些被攻击的余波给波及的而已,最中心的那一些虫族,在面临那等攻击的时候,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死亡了,可是那一些在边缘之中的虫族却是相对幸运一些的。

因为不是在正中心,所以它们面对的伤害就降低了不少,本身之前斯塔姆射线虫全力以赴的攻击,就把那一道红色光束打击的威力降低了一大半,最终降落到星舰舰队的攻击已经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了

而本身虫族就是一种生命力非常顽强的生物,又因为没有处于攻击的正中心,所以当时飞船之上有一部分的异形其实是活了下来的。

而这个时候正是因为对方的离开,所以这一些生物开始爬起来,然后开始吞噬面前见到的一切物质,以此来储存能量,修复自己受伤的躯体。

毕竟现在的情况之下,那些蜉蝣之类的小生物早就已经死光了,异形虽然拥有虫族的大多数能力,比如说断肢重生之类的,对它们来说完全不在话下,可是修复受伤的身体是需要消耗能量的,而现在没有了蜉蝣存在之后,也就没有了后勤补给,虫族只能是回归自己最原始的本能,自己去进食。

虽然不能像蜉蝣采集的进化点那样没有丝毫的杂质,但虫族本身消化能力就很强,所以只要有吃的话,他们其实是饿不死的。

而此时此刻在星空之中,除了那一些星舰的残骸之外,还有不少虫族的尸体,其实并没有被完全的洇灭,只不过因为之前的那一道红色光束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很多虫族直接就被隔空震死了。

庞大的压力降临下来,虫族的实力毕竟不能够强行抵抗这种等级的伤害,所以有一部分实力弱小的虫族,直接就被强烈的压强给压死。随后随着攻击不断落下,直接被压成了肉酱。

此时这一些还活着的异形开始到处吞噬自己同类的尸体,进一步增强自己。

没有了蜉蝣作为自己的后勤,也不再有火蝗在旁边替它们提供进化结晶,想要变强的话就只能依靠自己了。

关于这边的情况,徐洛之前的时候也是注意到了,只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心思更多的还是在保护伞的掠夺行动之上,所以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理会它们,反正死不了,这时候就让它们先在那里待一段时间吧,等之后他再把它们给接回来。

这一些异形开始不断的吞食,虽然它们的等级没有任何的变化,可是身上传来的气息却是不断的变强着。

本身这一些异形是从徐洛的神域之中出来的,而不是那一种由阿尔法同化虫同化的虫卵孵化出来的不能进化的虫族。

哪怕它们已经达到了黄金九阶的层次,但是事实上它们是一直都能够继续提升下去的,只不过因为在新手神域之中有着特殊规则的限制,所以相比其他地方的话,在这里想要更上一层楼的话,因为受到了制约,所以会变得非常的艰难,但是再怎么艰难也并不意味着直接就把这一个晋升的通道给关闭了。

而对于这一些异形来说,这个时候它们只需要不断的进食,给自己的身体之中储存下大量的能量之后就行了。

而且现场的那一些尸体之中,它们就获取了大量的能量,随后开始快速的消化,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储存起来,这一些异形肉眼可见的开始发福发胖。

因为那一些能量全部都被它们转化成为了脂肪储存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因此看起来就像是这一些异形在短时间之内就变肥了。

以异形对于自己身体的掌控能力,这一点对于它们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没有任何人在关注这一个战败者所在的地方。

是的,对于诺亚文明的人来说,他们一击之下直接就把徐洛的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1

一整支舰队给干掉了,所以在他们看来所谓的保护伞首领就是他们的手下败将,如果不是对方跑得快的话,这一击之下他们直接把对方给打回姥姥家了。

就是这么的豪横,也是强大文明与生俱来的骄傲。

之前的时候面对保护伞的入侵,他们确实是被人打的哭爹喊娘的,但是这个时候毕竟找回了场子,当然可以让他们骄傲的对任何人说,面对保护伞入侵的时候他们没有屈服,而是大胆的站起来反抗,并且最终直接把对方给打回老家了。

喜欢众神世界从虫族开始崛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