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ome+hearts日本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 A+
所属分类:花胶

原本受阵势压制,无法侵近佛兵的瘟毒、烈焰,宛如有狂风相助似的播洒了出去。

那毒哪怕只沾上一丝,就能不断衍生,沁骨侵髓。

那烈焰哪怕沾上一点,就如附骨之蛆,甩脱不开。

此次随惧留孙、马元、毗卢三佛来天庭宏法的八千佛兵,都是灵山精锐,修为深厚。

他们之中修为最低的也是天仙巅峰,可是这毒和火,对他们来说,也不是全无威胁的。

而赵公明的财神大散财,更是中招者无数。

虽然这个世界的人道发育的太晚,受到了天道的彻底压制。

但是就和圣人一样,人道地道,这种大道规则级的生命,是无法彻底抹杀的。

人道规则,在许多地方,还在悄无声息地影响着这个世界,影响着三界众生。

“财神散财大法”,内中便有隐隐然的人道法则力量,所以中招者无数。

只这一刹那,一火、一毒、一财,三个群攻大招,便令至少三分之二的佛兵中招。

而陈玄丘的混元两仪锁呐,也在持续不断地发起着声波和神念攻击。

惧留孙、马元两人早早防备,闭了耳识也没用,声波的震荡依旧在,只是比起那些佛兵来,承受的攻击小了些。

而神念攻击,可是靠修为无法屏蔽的,只能靠自己强大的神识来对抗。

数管齐下,至少有一半的佛兵丧失了战斗力,不动明王十方如来阵,顿时告破。

就在大阵被破的刹那,压制在金灵身上的力量瞬间消失。

这专门克制神魂力量的伏魔大阵,阵中被困者修为所越,承受的压力越大。

此时大阵压力一失,金灵顿时恢复了修为,手指连弹,三道气劲如剑一般,接连射出。

卻水尊者、赋花尊者、现相尊者,一时躲避不及,被三道指力接连弹中。

下一刻,失去大阵,无法继续从众佛兵身上借力,也无法加持灵山之力的三位尊者,整个金身便炸得四分五裂,就连慌忙逸出的元神,也被这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击碎。

“金灵你敢!”

惧留孙狂怒大叫,将降魔杵狠狠向金灵捣去,捆仙绳儿更是祭在当空,想要捆缚金灵。

可是,有四象塔镇在头顶,压制着地水火风,捆仙绳儿一样属于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制造,如何能够逞威。

金灵的指劲能够灭杀尊者,却杀不了惧留孙这等高手,金灵擎着龙虎玉如意,便向惧留孙迎去。

刚刚弹指间灭杀了三位尊者,于金灵而言,却是如辗蚂蚁,毫无影响。

龙虎玉如意为攻伐之器,它是兵器,却也是一件法宝。

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法术攻击和物理攻击可以相互转化。

法力攻击可以及远,物理攻击近战破坏力更大。

有了这种转化能力,这件法宝不仅可以克制擅长法力和体术的对手,而且远攻近战皆宜。

金刚杵与龙虎玉如意一碰,惧留孙被震得倒飞出百丈之远,唇边逸出一缕血丝。

马元手持三股戟,大喝一声,杀向金灵腹心,脑后一只骨爪,也突然探出,抓向金灵头顶的四象塔,想把那宝塔攫在手中。

三霄一见,纵身就想去为金灵师姐助阵,却被陈玄丘张开双臂拦住。

“机不可失,这些罗汉、尊者、佛兵,就交给你们了!”

碧霄担心地道:“玄丘哥哥,金灵师姐只有一人呀……”此时,不仅惧留孙和马元冲向金灵,被连杀三名尊者的二十尊者悲愤莫名,也围向金灵。

毕竟,他们从灵山而来,一直的目标,就是毁了灵山两位准圣的金灵圣母。

陈玄丘微微一笑,道:“金灵师姐,不需要帮手!”

是啊,失去大阵加持的惧留孙、马元,再加上众罗汉、尊者、佛兵,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金灵?

陈玄丘是有意阻止三霄,这一战,就让金灵以一人之力,击败这些灵山的精英吧。

截教是真正贯彻了有教无类、众生平等信念的一个门派,重情重义方面,截教也是做的最好。

人教讲究无为,练着练着,七情六欲没了,人情味儿也没了。

阐教呢,不但讲究出身跟脚,同门师兄弟里,还要排出个十二金仙,上下尊卑的观念、蔑视众生的态度深入到了骨子里。

哪怕是陈玄丘与截教全无渊源,作为一个拥有后世价值理念的人,他也最欣赏截教。

金灵刚刚说过,她要重开碧游宫,再立截教名号。

当初道祖鸿钧本就是将通天道人禁足,可没有说过,截教要从三界中除名。

只是,截教高手尽失,死的死,封神的封神,被西方引渡的引渡,已经没有什么人来撑门面了。

没有高手,谁能守得住金鳌岛碧游宫这处圣人级别的洞天福地?

所以,莫如将碧游宫封印起来。

如今,金灵要重开碧游宫,她的师父已不可能出世,大师兄多宝,已经成为娑婆世界教主,她做为大师姐,就是重建截教后的最

chrome+hearts日本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高领袖。

这一战,就让她用西方佛驼来祭旗吧!斩杀两尊西方佛祖,歼灭惧留孙、马元两位佛陀,以及十八罗汉、二十尊者、八千佛兵……她的名望,才能重新响遍三界,为销声匿迹很久的截教,打响声名!这份心意,赵公明想不到,吕岳罗宣想不到,三霄姐妹也不会想到。

但陈玄丘想的很清楚。

他在西岐凤凰山闯荡声名,在中州帝京被拜作上大夫,为了让满朝文武心服口服而建立威望,在奉常寺中为了站稳脚跟而大刷存在感……他太清楚现在该怎么做,对金灵才最有利了。

三霄姐妹很听陈玄丘的话,他一说,琼霄便祭出混元金斗,碧霄便亮出金蛟剪,杀气腾腾地冲向众佛兵。

现在失去了大阵的镇压之力,她们已经全无顾忌。

赵公明有些奇怪,他这三个妹妹……他这三个妹妹,不但心高气傲,而且调脱活泼,不要说他这大哥的话一向是左耳听右耳冒,就算是师尊当年有什么教诲,若是不合她们的性子,这三个丫头也是阳奉阴违呢。

仗着师尊的宠爱,回头撒个娇,她们便也蒙混过去了。

现在怎么这么乖的?

别是那被消磨了的七魄,还没完全恢复?

这样一想,妹控财神爷便不放心了,赶紧追了上去。

陈玄丘见吕岳和罗宣也杀向众佛兵,这才转身看向金灵,为她掠阵。

大阵虽已破去,远处却仍站着九天玄女及其所属。

眼见大局已定,九天玄女轻轻一叹,神念传音,告诉陈玄丘事了之后,且去贪狼星君府一唔,随便转身离去。

这群叛了天庭的截教修士,现在正在屠杀西方门人。

截教中人,个个随了他们师父,生就一颗泼天的胆子,刚刚与天庭明确了对立关系,却对于又和西方教成了死敌,毫不在乎。

玄女只能走了,虽然她早说过两不相帮,可是站在那儿眼看着西方教众门人被屠戮终究不好。

不忍看,那便不看了。

陈玄丘答应一声,目光依旧定在越打越勇的金灵圣母身上。

他知道,不出意外的话,阐教叛徒惧留孙和妖仙马元,今天恐怕都走不了啦。

金灵,真的很能打啊!陈玄丘暗自赞叹,如果她肉身尚在,如果她不是被拘在封神榜上这无数岁月,今日的金灵,该有何等修为?

啧啧啧,看起来要说教徒弟,三清之中,还得是通天啊。

人教二代,就出了个玄都大法师。

玄都本是人族,当初投到人教门下,是为了救上古年间饱受妖修、巫修、魔修和恶兽天灾折磨的人族出苦海,结果修着修着,就没了人味儿。

chrome+hearts日本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至于阐教,he~tui!还得是截教,旁人且不说,只是修为,便惊世骇俗的,至少有多宝、金灵和无当。

对了,无当……无当圣母当年可不曾受到两位师伯惩治的,也不知她如今隐身何处。

若金灵重开截教山门,她会归来的吧?

无当……当年就已是大罗巅峰,如今也该修成了准圣?

这样一想,陈玄丘顿时心花怒放起来。

他的盟友,自然越强越好,不然的话,对抗天庭……隐性势力且不提,光是明面儿上,三尸准圣昊天、瑶池,二尸准圣四御,以及不修玄宗仙道,不存在斩尸一说,但修为不比四御差的真武大帝,这么多的准圣高手,陈玄丘想起来就牙疼。

陈玄丘盘算着敌我双方势力差距的时候,正有一尊准尸,自西方化一道流光,飞驰而来。

燃灯佛祖,出得八宝功德池时,毗卢遮那佛一丝真灵不泯,刚被送了来,泡进了池子。

燃灯返回灵山,这才知道惧留孙、马元和毗卢前往北极天捉拿金灵的消息。

自己的金身就葬送在金灵手上,燃灯一向睚眦必报,如何舍得放过这个报仇的机会。

不过,燃灯一向谨慎,就算对付修为远不如他的对头,都喜欢再三试探对手底细后,尽可能地用偷袭手段,如今要对上已经让他“死过一回”的金灵圣母,而且他已法宝尽失,如何放心得下?

燃灯便厚颜向多宝求宝。

多宝道人大概也是怕燃灯再死一回,太削西方颜面,所以很是大方。

赐下了锦襕袈裟一件,物防魔防俱属上乘。

又赐飞龙宝杖一柄,可化八爪金龙,擒敌拿敌。

再赐金钵一只,内藏十八粒金丹砂,可以拿人。

多宝修的是慈悲道,法宝大多不是攻伐类法宝,而是防御类或控制系法宝。

大概他也是为了藏拙。

毕竟三清都有杀伐类至宝,比杀伐,你怎也高不过他们去。

此刻,燃灯就穿着锦襕袈裟,持着飞龙宝杖,左手托着金钵,钵中盛着十八粒金丹砂,一身的珠光宝气,一脸的宝相庄严,兴冲冲的直奔贪狼星而来。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