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谢怜厄命扩张 一滴都不许漏出来+主人

  • A+
所属分类:花胶

桔红的火光跳跃,和着“吱吱”的柴火断裂声,温馨可爱。

火堆下的兔腿渐渐被烘出香气。

唐小白嗅了嗅,眼眶潮热:“你真的是来找我的?”

他没有回答。

“雁门关那边怎么办?你走了,刚得的军队交给谁?”

“交给秦容了。”

唐小白点头。

对哦,还有女主大人在呢!

“你带的那些人,看起来好厉害,阿宵现在了不得了,这么会调教人!”唐小白笑眯眯夸他。

他冷冷淡淡瞥了她一眼,道:“二小姐也厉害了,一个人还能跑这么远。”

这话唐小白就不同意了:“我怎么一个人了?不是还有我顾表哥他们?”说到这里,唐小白忍不住埋怨,“你干什么装神弄鬼地把我一个人掳来?吓死我了!还不知道顾表哥他们要怎么着急呢!”

也不知她说错了哪一句,小祖宗突然冷了脸。

唐小白愣了愣,自己回忆他出现后的一系列表现,很快得出一个结论——

小祖宗他不高兴!

从一开始出现就是不高兴的。

“怎么了?”唐小白蹙眉,“有话就说,不许阴阳怪气的!”

李穆看了她一眼,突然将她拉到怀里。

“哎……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唐小白窘迫地挣扎。

他闷不吭声地抓了她右手,三两下就把她绑在右小臂的袖箭拆了下来。

又三两下拆开,看了看。

袖箭筒里一共可装六支箭,现在还剩下五支。

“用过几次?”李穆问。

“在京城——”

“出塞后。”

“就今天用了一次。”唐小白答。

答完就见他脸色又沉了几分。

唐小白这才摸到点边:“你就为这个生气?难道你给我袖箭不是让我防身的?”莫名其妙!

李穆看她一眼:“你防身了?”

唐小白回忆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他:“顾五表哥遇险,我拿袖箭替他挡了一下,不行?”

“嘭!”他手里的袖箭突然被捏碎。

唐小白眼皮狠狠一跳。

“你是拿袖箭替他挡,还是拿自己替他挡?”李穆道。

他的语气没什么变化,却听得唐小白不自觉缩了缩身子,磕磕巴巴道:“我……有吗?”

她真不太记得了。

当时情况危急,都是下意识的动作。

“如果我没有赶到,是顾五遇险,还是你遇险?”李穆一想起那一幕,便怒不可遏,将捏碎的袖箭狠狠扔进火堆。

唐小白眼皮又跳了一下,不敢吭声。

沉默须臾,他缓缓将她收拢在怀,低声道:“你要是有个什么,我可怎么办……”

嗓音微微沙哑,既脆弱,又深情。

唐小白只觉心里软成一滩,握住他的手,闷闷道:“我以后会小心的。”

小祖宗能有什么坏心思?他就是担心她,被吓坏了而已。

“你没认出我。”

“呃……你长高了……”

“难道你没长高?”他还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声音也变了,还遮着脸。”唐小白继续想理由。

“摘掉幕篱也没认出。”

“谁让你突然多了颗痣?”

他沉默片刻。

“你没认出我。”又回到了第一句。

唐小白投降了:“我错了,我不该没认出阿宵。”

他这才满意地松了手,拿了树枝将烘烤得差不多的兔腿扒拉出来。

用手摸一摸,揭下两片树叶,包了一只兔腿拿起,送到唐小白面前。

唐小白正要接过,他却手一收,道:“还有点烫,我拿着你吃。”

“那你戴着手套拿。”唐小白说。

他听话地戴起手套。

唐小白便就着他的手吃起来。

女孩儿细白整齐如编贝的牙齿咬在兔肉上,撕下一条,卷入口中,秀气地咀嚼着。

李穆就这么喂着她,看着她,心中逐渐温软,说不出的满足。

等到唐小白想起,其实她可以自己戴上手套拿着兔腿啃时,已经吃得肚子滚圆了。

她站起来舒展了下四肢,道:“我们出去吧!”

李穆蹙眉:“出去干什么?”

唐小白不解:“找他们去啊?”

得知黑衣人是小祖宗后,她当然就没再担心李行远、顾缘他们。

不过吃也吃过了,话也说完了,也该同其他人见个面吧?

小祖宗一见面就把她掳走了,还没跟其他人打过招呼呢!

“他们就在山下。”李穆淡淡道。

诶?

唐小白跑出山洞,果然见山下火光点点,几十顶帐篷如星罗棋布,其间隐隐人声。

就在她往下看时,笛声悠悠缓缓扬起。

银河悬于天,清曲漫于地。

美得令人恍惚……

……

唐小白往山下看的时候,山下的李行远也正仰着头往山上看。

看得出洞口站了两个人,大概就是太子殿下和唐小姑娘了。

“你们家少主把人家小姑娘掳到山洞里干什么呢?”李行远纳闷问。

花城谢怜厄命扩张 一滴都不许漏出来+主人

把人家小姑娘掳到山洞里,这话他说着都觉得有点羞耻。

“能干什么?就是说说悄悄话呗!”莫缓抱臂似笑非笑睨了他一眼。

他们家小殿下,从小到大,眼里就只有唐二小姐一个小姑娘,想学坏都没机会呢!

除了说悄悄话,估计都想不出有别的事可做。

“悄悄话也说得够久了吧?还不下来吃点东西?”

“放心,我们少

花城谢怜厄命扩张 一滴都不许漏出来+主人

主天天带着最新鲜的野果和烤肉,就怕遇上二小姐的时候没东西喂!”莫缓笑道。

李行远摇摇头:“那也该下来了吧?他这是要霸占我们二小姐多久?”

抢了人就藏起来,太子殿下剿匪剿得自己也沾染匪气了?

“你们二小姐?”莫缓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我们少主来了,就是我们二小姐了,奉劝阁下收敛一点,上回的事我们少主已经知道了。”

“上回?什么事?”李行远一头雾水。

莫缓“呵”了一声,转头喊住朝这边走来的桃子:“有没有二小姐需要的东西,我送上去!”

“送上去?”李行远叫了起来,“什么意思?他们俩还不下来了?”

“睡山洞不比睡帐篷舒服?”莫缓道。

李行远皱眉:“男女有别,睡山洞可以,让你们少主给我下来!”

莫缓打量了他一眼,笑道:“要不你自己上去说?”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