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衣拘束震动束缚导尿 原耽车

  • A+
所属分类:花胶

李寻面无表情地注视他,沉了许久方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颜儿和那个贱仆都已经被本座抓住,现在就还差你一个。这次神岛之行不单能取回归沧海,还能收拾了你这个小混蛋,真是两全其美。”

“少说大话!前天夜里小爷输了,只是因为一时大意,今天可不会再给你机会。”

“大意?如果本座没看错的话,你挥剑一次便会用尽全身力气,大意……呵呵,今天便是你的死期,乖乖将九龙交出来吧。”

“抢到就给你,大混蛋!”

“用不着副岛主出手,我们就能干掉你!”两名头发花白的蓬莱岛上仙越众而出,一左一右扑向叶飞。

“不要去!”李寻出声阻止,但已经晚了。

叶飞右手持朝花夕拾剑,凝目剑上,目含冷光,等到敌人离的近了忽然垫步上前,人剑合一,整个身体化作一道肉眼几乎无法看到的匹练直接穿透了两人。

叶飞和两名上仙同时落地,叶飞完好无损,而两名上仙在落地之后不久便胸口喷血,暴毙当场。仔细看,胸前有着深可见骨的伤口。

“百战之剑,无所不破!蓬莱岛上仙不过如此。”

叶飞将莎莎放在地上,右手紧握神剑,心和眼落于一处,凛冽剑意自体内迸发,如有实质。

娜达在内的岛上所有村民眼见叶飞大发神威,全部张大了嘴巴,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曾经被自己践踏的男人居然拥有如此的实力,居然会以德报怨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凛冽剑意宛若拥有实体,在空间中四处冲啸,所过之处草木断裂,衣服破开,皮肤之上出现划痕,慢慢渗出血来。叶飞剑意无双,霸气外露,而这还不是结束,当他举起剑的时候,剑刃延长线上的所有事物都被斩断,地面和天空全部裂开一道缝隙,仙人们纷纷逃逸,不会动的尸体和房屋则被一剑两段,切口干净整齐。

“百战之剑,无所不破!”叶飞身体微蹲,蓄力于腿,所拥有的气势向上拔起,“看我的有去无还!!”

“刷!”叶飞匹练一般射向李寻,他出剑速度之快几乎肉眼难辨。

“叮咣!”短兵相接,叶飞和李寻交错而过,李寻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伤,叶飞左腿则被扎出一个算不上深血窟窿,这点伤势对他来说很快就会痊愈。

摸摸颈部的伤口,李寻心惊肉跳,记得第一次交手时叶飞用同样的剑技只能斩开自己的衣领,而今天,居然能够真正伤到自己,他的进步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更重要的是,叶飞和自己一样都是那种在战斗中获得成长的人,这样的人不仅享受于战斗而且越战越强,是十足的战斗狂人。

“好,很好!你让本座提起兴趣了。”

“李寻,我今日便取你狗命,然后上蓬莱仙岛救回红娘,把你们的神树烧个干净。”

“你以为自己生了三头六臂吗,你做不到的。”李寻心念一动,黑风返回悬空而立,右手持一把不足三尺的短剑,将身体状态调整到最好。他迟迟不动用领域的力量,因为领域是无差别攻击,置身其中的所有生物都会受到影响,而现在明显己方人数占有优势,用了领域战场上是要吃亏的。

叶飞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他知道这正是自己唯一的机会。领域之下,李寻接近无敌,自己完全不是对手,他不动用领域自己便还有机会,只要一直强攻总能找到破绽。

客观来讲,李寻实力领先叶飞太多

乳胶衣拘束震动束缚导尿 原耽车

,叶飞想要赢他只能以彼之长,攻敌之短,不断用进攻逼迫他,导致他出现破绽,只有如此才有机会。

李寻明知叶飞的想法,但仍然求稳,因为刚刚那一剑确实让他感受到了威胁,所以他要稳扎稳打,等到叶飞强攻力竭之时,再给予致命的反击。

两人想法不谋而合,所以场面上叶飞攻而李寻守。

李寻一生从不畏战,他倒要看看叶飞有几斤几两。战场上的厮杀暂时停止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叶飞和李寻的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到村长的眼睛在一阵厮杀过后反而越来越有神了,他看着叶飞,意味深长地道:“你能来,老夫很高兴,但命运是不可改变的,我的孩子。”几乎没有任何人察觉到,村民们死后其躯体化作沙尘飞扬,其中夹杂的晶莹剔透的颗粒却全部注入到了村长的身体里。

如果想想他早前说过的话便能明白,神血中的力量只能转移不能消失,而转移的对象往往是同样血脉的神。当半神死去,他们的力量大多数都会回到村长这个真神体内,小部分会去其他半神身上,所以村民死的越多,剩下的半神越强,村长越强。

“在下,蜀山第十四代弟子叶飞,请赐教。”

“我,蓬莱仙岛副岛主李寻,刀剑无情,莫说我以大欺小。”正式开战之前李寻能够自报家门,算是认可了叶飞的实力,是要和他公平较量的一种表现,而这份认可,完全是叶飞自己争取来的,他的实力已然让李寻不可小视。

战吧!战!

只有在最残酷的搏杀下活下去的强者,才能走到更远的地方,才能在未来的倾世之战中建功立业。

自报家门之后,叶飞垫步上前,手中剑水平向前递出,剑刃延长线上的一切事物都被斩断。

“百战之剑,无所不破!”这是历经千锤百炼的最强之剑。

李寻这一次提前做好了准备,举起手中那平平无奇的短剑,往前方一送。

“砰!”朝花夕拾剑与那短剑激烈交锋一瞬,下一刻,朝花夕拾剑居然碎了,化作片片飞花离散天地。叶飞被反震之力击飞出去,落地后五内俱颤,咳血不止。

“这,究竟是一把什么剑,能将让萦绕着有去无还剑意的朝花夕拾剑崩碎。”

“蜀山有星魂、魔教有九龙,本座手中的这把剑从未在历史上出现过,但它的威力足以和星魂、九龙媲美,甚至更胜一筹!这是连桐生都无法拔起的绝世之剑,已经十一代了,本座是自第三百三十三代家主之后唯一一个将其拔出的人。”

“它的名字是什么!”

“无名!便如同蓬莱仙岛若干年来的生存法则一样,这把剑没有名字,你可以称呼它为无名。”

“悄悄存在于九州之外,无声无息地完成自己的发展!好一个无名,真是好名字。”直到第三次尝试,叶飞才终于站起,“既然那是一把与九龙和星魂同等实力的仙剑,那我便要用九龙和你斗一斗。”

“来吧,叶飞!本座刚刚未尽全力,便是怕一下把你打死了!本座要见九龙,本座要和九龙较量。”

“让你如愿以偿。”

“不行叶飞。这座岛上不能使用我的力量。”九龙却在此时开口,“岛上的村民都是水神,你一旦释放本王的力量他们都会不同程度受到伤害,没有这些人做依托,你战败想走都没机会。”

“你怎知我一定会败。”

“叶飞,你醒醒吧,副岛主李寻根本不是你现下能挑战的对手,他的实力甚至不在蜀山之虎、蜀山掌教之下,你用尽全力,蓄势待发,虚张声势半天,到最后被他一招就给打败了,还看不出实力的差距吗。你该是时候想想该怎么收场了,该是时候想想应该怎样逃跑了。”

“我刚刚登场,你却让我逃?”

“叶飞,你他妈清醒点!你自己想想,就算你侥幸把李寻打败了,他旁边还站着个蓬莱岛主的分身呢,你打的过?快想办法逃跑吧,这浑水你不该趟,你应该听村长话乖乖躲起来的。”

“不行,我不会走,我已打定主意,你不帮我,我就用那一招。”

“归元寂静剑是范围攻击,你一旦用出归元寂静剑,在场所有体力稍弱的都会先死,也包括莎莎。”

“照你的意思我就该等死喽。”

“你该马上逃跑,呆瓜。”

眼见叶飞大放厥词之后迟迟不动作,李寻出言嘲讽道:“怎么?九龙的力量使不出来了?还是在想着其他什么鬼主意!你我二人可是自报家门之后的正式较量,你可不要让本座笑掉大牙了。”

看叶飞还是不言语,李寻往前挥出一剑。

那平平无奇的剑刃挥出,居然带来山洪海啸般的破坏力。他剑刃往前挥动的方向上,无数凌厉的剑罡、无尽呼啸的狂风夹杂在一起,将地面都卷起了,将草屋都掀翻了,将生长了千百年的椰子树削斩成一段一段的,将一切一切全部连根拔起切的粉碎。

这一击过后,仿佛天地之间留下了一段空白地带,比之叶飞的有去无还不知强了多少倍。

李寻手中的剑绝不寻常,李寻手中的剑或许真的能和王剑九龙和寿剑星魂并驾齐驱。

这一剑斩出,任何拦路之物都被连根拔起切成小块,你只能躲,不能抵挡。

直觉告诉叶飞,躲避是唯一的选择,他本打算遵从直觉逃开,毕竟李寻压根没尽全力,逃开是完全可行的,但是叶飞又发现,在这一剑的延长线尽头,娜达就躺在那里。

怎么办?逃还是不逃?

怎么办!

想到莎莎真诚的心愿,叶飞决定冒一次险,足尖一点像飞鹰那样急速后退,凛冽的剑意紧追着他,凶险万分的情景引起莎莎的尖叫。

叶飞一路向后退到娜达身边,一个后空翻身体向下右手摁住娜达的肩膀,大喝:“缩地成寸。”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来到三米之外,成功躲过了剑气的斩击。

“呼!”有惊无险,叶飞大汗淋漓。

娜达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无比艰难地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莎莎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叶飞回答。

“妈妈!”莎莎狂奔过来,扑在母亲的怀里痛哭流涕,她是真的害怕的,害

乳胶衣拘束震动束缚导尿 原耽车

怕母亲出事。

娜达目光几度变换,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跪下,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向叶飞下跪,用右手贴住自己的胸口道了一声:“谢谢。”

其他村民学着娜达的样子全部向叶飞下跪,用右手贴住左胸:“谢谢!”这是他们发自内心的感谢。

叶飞有点感动,虽然他从没想过这样做可以得到什么回报,但当村民们从最初对自己充满恶意,到现在单膝跪地道谢,总还是觉得温暖的,“战斗还没结束,等击退了敌人再谢我不迟。”

叶飞说的没错,她们的感谢虽然具有意义,但实在选错了战场,这里可是两军交战的前沿阵地,她们如此行为实在太过大胆,等于将性命交给了敌人。

果然,身经百战的蓬莱仙人不会放过这难能可贵的绝佳机会,手起剑落,又有两名村民人头落地。

局势越来越不利了,无法战胜的李寻,伺机而动的蓬莱岛岛主,数量占据优势的蓬莱上仙,确如九龙所说,战胜对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然而叶飞并无逃走之心,叶飞还要再战,不单单是为了莎莎,还因为蓬莱仙岛丧尽天良的举动让他不能容忍,叶飞要为了正义拔剑。

在这黑暗的年代,只有手中的剑能维护心中的和平,能开拓一片极乐净土。

长剑向天,我要战!

便在此时,一个历尽亘古岁月,万年沧桑的声音出现在叶飞身后:“无需再勉强了,作为我族的希望你的表现已足够好。然而现在敌人势大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你需要继续成长,成长到足以称王的那一天才行。”

这个声音的突兀出现令李寻和蓬莱岛岛主同时生出警觉,叶飞望向声音的来源,但见身材高大的村长全身变成蓝色,体内闪耀出一阵又一阵的强光,见面以来从未睁开过的眼睛此刻竟然圆睁。

当半神全部死去,神将收回原本属于自己的血,促使力量达到巅峰。

“带莎莎离开,叶飞!快点走!”村长大手一挥,站在他身前的几名半神全部身首异处,体内怀有的神血反向注入村长体内,“快走,叶飞,听我的!即便恢复最强状态,我也未必是那两人的对手,快走。”

吸收了更多的半神之血,村长体内的光芒闪耀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体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大,慢慢变成小山大小。

“叶飞,保留下最后的香火比全军覆没来的有意义的多。”他大脚踩下,草屋内的孩子们全部粉身碎骨,更多的力量注入让他接近完整。

娜达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万万想不到村长在最后时候选择牺牲半神找回力量,和敌人进行鱼死网破的对抗。

她放下莎莎,不顾一切的奔跑向丈夫的尸体,村长一脚踩下想要收割她的生命,却被叶飞在最后关头救下了:“莎莎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村长见他执迷不悟终于动了气,横跨万古的声音如同雷霆霹雳炸裂:“叶飞,快走吧,命运是不可抵挡的,就算你强行做出一些看似能够改变命运的举动,到头来也是于事无补,无论你怎样做结果都是一样的。

老夫早就看到了,这座岛上只有你和莎莎能够活下来,快离开吧,快离开这里,离开蓬莱仙岛不要再做傻事,快点走吧。”村长右手虚握,远方的山洞传来强烈的震动,“嗖”一下,流光划过天际,水神战枪飞来为村长紧紧攥住,水神战甲自动穿戴在他的身上。

村长手持战枪,身披战甲,挺立于天地,重现远古大神的威严。

或许,或许此刻杀了莎莎能让他的力量达到最大,但是村长没有那样做,他选择让莎莎活着,让叶飞保护莎莎带着归沧海离开,或许莎莎身上除了归沧海之外还隐藏着什么其他的秘密。

叶飞从村长的行动中看出了他的决意,被万年孤独折磨的体无完肤的村长在最后时刻亲手杀掉儿女们一定心如刀绞,他一定是准备战死在岛上了,陪着儿女一起葬身海岛。他最后要做的事情是为叶飞和莎莎的逃走创造更多的时间,要给予妄图弑神的人类更加沉重的代价。

在村长面前,李寻和蓬莱岛主为护体罡气庇护,缓缓升起,他们的体积还不足村长的眼球大,但是体内的力量却是不可小觑的,人类居然真的想要杀死货真价实的神明吗?人类真的已经成长到如此的地步了吗?

村长手持战枪舞了个枪花,一式横扫千军将曾经其乐融融的村落彻底夷为平地,将弱小的仙人全部灭杀。然而,李寻和蓬莱岛主根本不在乎,仙人的战斗从来不是数量的比拼,仙人的战斗是主将之间的对杀,主将对战的胜败才是关键。

他两人为护体仙罡庇护缓缓升起,一人手持无名剑,身旁悬浮着一道黑风;一人全身金光灿灿,并指成剑,用的是指中剑。

两大高手对战远古之神。

一方瀑布从天而降,瀚海铺开,副岛主李寻已火力全开。

叶飞知道是时候离开了,此时此刻已没有自己插手的余地。他使用缩地成寸术出现在莎莎身边,抱起女孩御风而去。李寻还想阻拦,但被水神的战枪拦住了去路。

“邪恶的人类,你们终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雷霆、霹雳、腥风、血雨,叶飞抱着哭成了泪人的莎莎,背着昏迷不醒的娜达,脚踩花瓣云向着地平线上的夕阳去了。渐行渐远的岛屿电闪雷鸣,腥风血雨,力量夸张的释放,大地激烈的颤抖,达到顶点的人和逐渐没落的神展开时代更替的最后之战。

这是为了捍卫生存的权力而展开的战斗!

究竟谁才是众生之王!

叶飞不知道结果如何,但他起码做到了一点,给了莎莎一个完整的家!

谁说天命不可更改。

……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