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妇科老中医的春天

  • A+
所属分类:花胶

可能觉得躲在缅北,天高皇帝远,没什么好担心的,林承保等嫌疑人的警惕性不是很高。

有包括徐军在内的几个很专业的同行一起盯,再加上另外几个同行还有线人,监视工作变得非常轻松。

韩昕不但忙里偷闲回小拉勐城区买了几身衣服,找个地方洗了个澡,好好刮了下胡子,换上一身干净行头去看了看正忙着搞直播事业的杨哥,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跟踪监视,基本掌握了林承保团伙的活动规律。

他们对台湾老板交代的工作很负责,每天都要去各自负责的窝点。

他们对待“员工”比较好,只看见赏没看见罚,三天两头带员工去小拉勐花天酒地,疫情防控措施也落实的比较好,专门给员工去采购口罩、洗手液、消毒液等防疫物资。

这可能跟他们的运营模式有很大关系,不像专业冒充公检法、冒充领导或别的那些全靠“客服”忽悠的诈骗团伙对“员工”那么刻薄粗暴。给人的感觉他们要高端一些,至少在做事方式上有那么点像南派传销。

他们玩起来也很疯,不是去城区找小妹,就是把小妹带到别墅玩。

从“程疯子”反馈的情况上看,他们几个全有老婆孩子,但把老婆孩子都留在国内。而他们之所以不带上老婆孩子的主要原因令人啼笑皆非,居然是考虑到国内的教育医疗等条件比较好。

总之,他们过的很潇洒,不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而且在老家的亲朋好友眼中他们都是大老板、大能人!

去年春节因为疫情没能回去,今年估计也回不成了,但之前每到年底都要回老家过年。

每次回去都要大摆流水席,见人就发红包,参加林氏宗亲的大聚会,甚至捐钱修缮祠堂,资助村里的有出息的孩子念大学……

对外声称在东南亚做生意,事实上他们在菲律宾和印度是有两个看上去像那么回事的公司。

他们老家的党政领导不知道他们的底细,县里每次举办招商引资的经贸洽谈会都会给他们发邀请函。

县委统战部、工商联和侨联对他们更关心,通过检查上次抢到的手机就能看到,林承保居然被统战部门拉进了好几个群,甚至让他们填表,准备给他们社会职务。

而从群聊记录上看,林承保的比较低调,虽然没少在群里发红包,但对官方的活动和官方打算推荐他担任的社会职务不感兴趣。能想象到他们应该是受到了台湾大老板的指点,知道树大招风容易出事,还是闷声发大财比较好。

徐军之前一直忙着缉毒,协助侦办网络犯罪还是头一次,跟野餐似的盘坐在树林里,喝着韩昕盯嫌疑人时顺便买回来的可乐,感慨道:“这帮混蛋,如果喜欢出风头,喜欢混圈子,说不定真能在他们老家混个政协委员。”

“主要是他们老家的领导不了解他们的情况。”

“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呢?”

“听程支说他们跟别的电诈团伙成员不一样,在这边很浪,但在老家很谨慎,口风也很严,别说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甚至连他们的老婆孩子都以为他们是在外面做正经生意。”

“连老婆都隐瞒?”徐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韩昕一屁股坐了下来,从背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这说明他们的专业化程度高,整个黑灰产业链从国内到国外,一环套一环,各负责各的,分工明确,可以说他们是真正的高智商犯罪。”

徐军想了想,不禁叹道:“跟他们一比,感觉我们以前抓的那些毒贩,真是一群土鳖!”

韩昕喝了一小口水,无奈地说:“并且来钱比贩毒快,风险还没贩毒那么高。所以这边的大小军阀都在转型,连一些老毒贩都看着眼红,准备试水干这行。”

“这么说我们也要转型?”

“你肯定是要转型的,至少要一专多能。我就不需要了,我只是碰巧遇上这个案子,以后估计不太可能再过来。而且我也不是那块料,反电诈的专业性太强了,人家的那一套我是学不会。”

“我比你好不了多少,在这方

你的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妇科老中医的春天

面我们哥儿仨也就老吕可以,他将来肯定能当领导。”

吕向阳现在不只是侦查队的业务骨干,也是支队的重点培养对象。

老部队这两年只要遇上大案要案,“陈老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而且参加过南云出入境边防总站和南云省厅禁毒局组织的几个大行动,在大领导那儿都挂了号!

这就是肯钻肯学的好处,韩昕羡慕但不妒忌,笑看着徐军问:“上次听李队说,老吕可能在队里干不了多久,到底有没有这事?”

“有这事,不过下一站到底去哪儿不知道。”

徐军顿了顿,又笑道:“有人说他会调到情报中心,有人说支队党委打算让他下挂边防大队副大队长,还有人说会去检查站。”

“看来等部里组织的这个专项行动结束,他就要高升了。”

“高升好啊,他官做得越大我越高兴,到时候就可以抱大腿,就能在大树底下乘凉。”

韩昕追问道:“你呢,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徐军探头看了一眼对面山腰上的别墅,若无其事地说:“我能有什么打算,我跟你以前差不多,除了干这个还能干什么。”

韩昕似笑非笑地说:“可只要是从我们侦查队出去的干部都能高升。”

“话虽然这么说,过去这些年的实践也确实是这样的,但首先是要能出去。你也不想想,现在队里剩下了几个人,你说我能出得去吗?”

“还真是,看来你要再熬几年。”

徐军不想聊这些,立马话了个话题:“兄弟,这一转眼已经盯了十几天,你有没有问程支,我们到底要盯到什么时候!”

开始说只要坚持三天,后来说再盯一个星期。

前天又忍不住问了下,“程疯子”居然说他也不知道。

真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韩昕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事,正不知道该怎么跟老战友解释,“程疯子”突然打来电话。

“程支,什么指示,是不是要收网了?”

“收什么网,反正我是没接到命令。”

“上级到底是怎么考虑的,究竟想让我们盯到什么时候。”生怕“程疯子”不高兴,韩昕又笑道:“我不是不想盯,是觉得这么下去浪费资源!毕竟我们不是普通民警,我们是宝贵的境外侦查力量。”

程文明被逗乐了,禁不住笑道:“你小子也太把自个儿当回事了吧,还特么宝贵。”

“就算没那么宝贵,我们也不能就这么干耗着。有这个时间,我们至少能多抓几个毒贩。把民警当辅警使,这算什么事。”

“如果在国内,让你们总这么盯,是有点大材小用。但现在不是在国内,上级除了让你们盯还能找谁?”

程文明也被耗得有些心焦,干脆说起正事:“别东拉西扯了,有两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又来了!

又是好消息!

见徐军一脸好奇,韩昕干脆放下手机点开扬声器:“既然都是好消息,您让我怎么选,那就一个一个的来呗。”

程文明意识到这个选择题出的很失败,立马换了个方式表述:“我刚才没说清楚,这两个好消息一个是关于工作的,一个是关于你家的,想先听哪一个?”

“当然是先听工作的,肯定是工作要紧。”

“算你小子有点觉悟。”

程文明满意的笑了笑,接着道:“贺主任刚收到公安部反电诈中心下发的一条线索,昨天上午,有人在西港的一家酒店无意中看到了姚庆庆,还帮我们偷拍了三张照片。”

韩昕大吃一惊:“他挺能跑,居然跑柬埔寨去了!”

“我还没说完呢,更搞笑的是今天下午,他居然跑到我们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申请补办护照,而且想回国。”

“他这是玩的哪一出?”

“从大使馆那边反馈的情况看,他知道他因涉嫌电信网络诈骗被通缉了,在申请补办护照时声称要回国自首,不过他在大使馆交代的情况显然是在避重就轻。”

韩昕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低声问:“他是不是在缅北呆不下去了?”

程文明同样觉得很奇怪,紧锁着眉头说:“如果在缅北呆不下去,那他在柬埔寨更呆不下去。据我所知,柬埔寨那边的消费比缅北高。可能钱花得差不多了,不想坐吃山空,想回国接受处罚,然后重新开始。”

“就算他真想回国,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不从缅北回国,反而跑柬埔寨找我们中国驻那儿的大使馆自首。”

“这个不难理解,你想想,从缅北入境不但要排队,而且要接受调查。去柬埔寨找我们中国驻那边的大使馆自首,虽然一样要接受盘问,但主要是问在柬埔寨那边的情况。”

韩昕反应过来:“他知道他自己干过的那些烂事很严重,从这边回国自首很容易被查出来,但从柬埔寨那边回国就不一样了,说不定真能蒙混过关。”

程文明深吸口气,摸着嘴角说:“贺主任和唐支刚跟我视过频,他们怀疑姚庆庆不是在境外呆不下去,而是已经赚足了钱,想避重就轻交代点小事,象征性地接受下处罚,然后开始享受生活。”

“那现在怎么办,让不让他回去?”

“他想回来是好事,为什么不让。至于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只要他敢回来,肯定能查清楚!”

“这么说姚庆庆那个案子,没我什

你的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妇科老中医的春天

么事了?”

“跟现在协助侦办的这个案子相比,他的事再大也大不到哪儿去。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他是我们现在协助侦查的这个案子的同案犯,那么他在整个团伙中的地位并不高,他的犯罪行为在整个犯罪产业链中只是一个小环节。”

“这倒是,他是高技术的,只是给菠菜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程文明话锋一转:“由此可见,你们现在所做的工作有多么重要!”

韩昕楞了楞,旋即笑道:“程支,您说了那么多,绕了这么一大圈,原来是想给我们打气。”

“不只是打气,也是通报情况。”

“好吧,那说说我家的好消息,我妹的高考分数是不是出来了,考得是不是挺好?”

“除了你妹妹的高考成绩,你家还能有什么好消息?”程文明反问了一句,笑道:“我知道你很关心,一看到今天可以查询高考分数的新闻,就托王燕帮着给小悦打电话问了问。

小悦说你妹妹发挥的不错,考了三百七十一分。虽然一本分数线暂时没公布,但按去年的录取分数线,并且对学校和专业没特别高的要求,真有希望上一本。”

“真的?”

“骗你做什么,知道这不是小事,王燕帮我确认了又确认。”程文明笑了笑,又感慨道:“这次你们陵海考得比我们思岗好,在全市也是最好的,在全省都能排的上号。”

“有多好?”

“高分段考生多,听说考到四百分以上的有八十多个,你们陵海一个区就能吊打整个盐海市!”

江南高考,总分才四百八。

小韩露居然能考到三百六十八分,在韩昕看来已经非常非常厉害了,不能跟那些考四百分以上的人比,毕竟学霸终究是极少数。

想到小韩露的愿望,韩昕急切地问:“程支,小悦有没有说露露这个成绩,能不能被医学院录取?”

姜悦还真跟王燕提过这事,程文明无奈地说:“如果搁去年,以现在这个成绩应该能被外省的医科大学录取,甚至能念临床专业。但因为受疫情期间的那些最美逆行者鼓舞,今年有好多考生想报考医学专业。

虽然各医学院校的录取分数线没公布,但听那些具有丰富填表志愿经验的老师说,今年只要有点名气的医学院校,录取分数线都不会低,往年的二本院校录取分数线甚至可能超过普通一本!”

韩昕急了:“这不公平,我妹考三百七十多分容易吗,凭什么不让她去学医!”

“你妹妹和你爸你妈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虽然这分数有点尴尬,但基本可以肯定能上一个不错的大学,用小悦的话说,这个成绩已经远远超出了预期。”

“这倒是,开始我们只是希望她能考上个正儿八经的大学,没想到她这么争气,考得这么好!”

好什么好?

就算好,也只是对你家而言。

如果在陵海,孩子如果没考到三百八十以上,家长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孩子考的怎么样。

可以说这个成绩,不只是在陵海,就算在整个滨江也只能算马马虎虎,摆谢师宴和宴请亲朋好友都要低调点,不然会被人家笑话的。

程文明实在羞于评价,干脆笑道:“我知道你收到这个消息之后一定会很高兴,就委托王燕转告小悦,让小悦告诉你妹和你爸你妈,你已经知道这个成绩了,你非常高兴,你以你妹妹为荣。”

“谢谢程支,我真以我妹妹为荣,她真是我们家的骄傲!”

“是啊,能出一个大学生太不容易了,等这边的行动结束之后,她也该放寒假了,到时候当面祝贺,好好表扬。”

妹妹考得好,韩昕已经不能用高兴来形容了,简直欣喜若狂。

之前没能送妹妹进考场,接下来又没机会送妹妹去学校报到,韩昕别提有多遗憾,无奈地说:“只能这样了,到时候我多给她点零花钱。她想吃什么我就带她去吃什么,她想买什么我就帮她买什么!”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