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皇叔我错了疼

  • A+
所属分类:花胶

巍峨古朴的殿堂里鸦雀无声,杯盏悬在半空,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新帝登基之日,你白夜剑圣一个男人说要去看女皇洗礼……这等于是白夜骑着帝国的脸疯狂输出。

可现场谁也不敢拦,谁也拦不住,甚至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可见在强拳面前,再神圣的礼仪,再高大上的规矩,都是狗屁,一文不值。

好在老皇帝心里也明白,这个女婿只是好色,并无权欲,人还是站在沉鱼这边的。

为了避免尴尬,澹云皇妃给老皇帝使了个眼色,自己主动领着李遥,穿过南宫祭祀台和长廊,走向四面宫殿合围的瑶池。

来到瑶池外围,云山雾绕,宛如仙境。

澹云皇妃识趣的停步,让李遥一个人进去了。

丈母娘领进门,修行靠自人。

李遥独自步入雾中,感觉像是来到了西游记里的天庭。

圣音袅袅,仙雾覆膝,假山如庭,曲径通幽,奇花异草馨香满山,奇珍异兽飞绕不绝。

往前十几步,有一片桃树林。

桃树林中央有一琥珀绿色的清水瑶池,水雾氤氲,宛如神境,据说是公主出生时沐浴洗尘之地。

瑶池所在地,正是其余圣山神柱所在之地,灵气浓度极高,同时也隔绝了神识探入,看不清雾中里细节,更看不清女皇的容貌与身材。

于是李遥凑近点……

突然,一只手挡在他的眼前。

李遥没管这只手,顺着手臂往下一探,抓到了不该抓的东西。

咦,怎么洗澡还穿衣服?

手一瞬间覆盖了黑金装甲,给李遥锤翻在地。

“你他妈要不要脸啊!”

说话的并不是沉鱼,而是雪莲。

女皇在瑶池里洗礼,雪莲在岸边候着。

雾有点大,还隔绝了一点神识。

所以……

李遥拍拍屁股起身,为掩饰尴尬忙干咳两声,佯装看瑶池的风景。

“想不到还能把圣山的神柱所在地改造成瑶池,搞得我也想在家弄一个这样的池子。”

雪莲第一次被男人抓了胸,气的炸毛,感觉这货就是故意的。

堂堂剑圣,连这点小雾还能看不破?

要不是在圣女山上瑶池边,她要亲手给李遥嘴巴里塞几个墟灵弹!

“大胆刁民,见到女皇,还不快叫陛下……最好跪在搓衣板上叫!”

李遥笑了笑。

“你这单身狗懂的还不少。”

雪莲:

“你——”

沉鱼就在不远处,一袭奶奶灰染成了纯银发,与浓雾完美的融于一体,怡然自得,很平静。

“我以为你会更早点来看我,这样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这一步了。”

李遥凑到沉鱼旁边,盘膝坐下,杵着下巴,欣赏帝国女皇的风采。

光洁的雪额印了一个很漂亮的银花帝纹,显出帝王的巍峨与贵气。

清纯的侧颜还挂着点泪痕。

娇瘦的身段在琥珀绿的清澈池水与袅袅水雾中,折射出了一抹凹凸有致、任何女人见了都会羡慕的弧度。

魔方星球会时,李遥确实说过会来看沉鱼的,但事后沉鱼没主动说,他懒癌发作,也就没动弹了。

现在想想,哪有女孩家主动要你来人家闺房看看?

“这样不也挺好的吗,反正只是个象征,谁当皇帝不是当?”

雪莲也平息怒气,盘膝坐在沉鱼右侧,与李遥隔雾相望,继续怼:

“我看占便宜的是你吧,给我负起责任来,当好你的国父!”

皇帝登基,皇后就是国母。

女皇登基,女皇老公就是国父。

在沉鱼之前,银河帝国的二十三任皇帝中,已经有两任女皇了。

“你想当我国父吗?”

李遥手搭在沉鱼光洁的香肩上。

不知道用的什么沐浴香料,那是真的香……

沉鱼眸光平静,飘着淡淡的愁。

“我不会逼你的,你连在白夜都没任职,又怎么会想被国父之名束缚?”

李遥耸耸肩,说了实话:

“挂个名还是可以的,但要我帮忙治国……我没那天赋。”

“你就是懒!”

雪莲隔着雾一针见血、劈头盖脸的骂道。

李遥也不辩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国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你能帮我救出维多利亚姐姐,她是被冤枉的。”

沉鱼有些激动的说。

李遥连续关注了好几天新闻,也和沉鱼、维多利亚的腿有过深入交流,感觉事情还是有点蹊跷的。

“我的直觉是……维多利亚可能不是被冤枉的,她的锋芒太盛,仿佛是专门吸引军部火力的,好把韬光养晦的你推上皇位。”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了……

咋咋呼呼的雪莲也都沉默不言。

许久,沉鱼才道:

“是你自己看出来的,还是星澜姐姐告诉你的?”

李遥微微一怔,他就不负责任的随口一说,结果还真是这样!

甚至连星澜也……

“咳咳,我就是随口一说,真没有意调查你们公主间的秘密。”

李遥尴尬的说。

沉鱼也不在意。

面对和三位公主都有善意接触的李遥,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其实维多利亚也并不是为了保我登基,我们都是银树计划的执行者,走的是不同的道路,我们既是竞争者,也在暗中合作,这是身为皇族的使命……也是为了死去的菲雅姐姐。”

“等等,你让我捋捋。”

李遥皱着眉,一边说着,一边捋起沉鱼的柔顺的银发。

“在我去翼海星之前,星澜委托我杀你,你委托我拍广告……你们俩搁这唱双簧管呢?”

想起翼海星的事,沉鱼手里拨弄着落水的桃瓣,清澈、忧伤的脸上难得浮现一抹发自内心的温柔的浅笑。

“星澜姐姐一直在制造三姐妹反目成仇的假象,好让军部放松警惕……而且当时,她目的并不是为了你。”

“不是我?”

李遥这就奇怪了。

沉鱼道:

“按照星澜姐姐的计划,你会接受她的委托来杀我,很自然的就会与无玉发生冲突,以检验他的实力和身份,毕竟那种古怪的运气是不合理的。”

原来她们自己也怀疑无玉……

可提拔无玉的是老皇帝波莱森,这不等于是怀疑自己亲爹吗?

李遥感觉事情有点小诡异。

雪莲终于开口道:

“可惜你太好色,放着十亿的委托不接,为了公主一吻,执意要来翼海星拍广告,也就没当成无玉的质检员了。”

李遥四下看了看,今天好像还真没看到无玉。

“说起来,无玉人呢?”

雪莲道:

“因为在九格仙宫里不太寻常的举动,他被军部抓去切片研究了。”

“这小子确实是有古怪。”

李遥点了点头,旋即又问:

“他被关在哪?”

沉鱼道:

“和维多利亚姐姐一样,都被关在银甲星,由晷古真人亲自监押。”

李遥故作沉思。

“这么说,我必须要去银甲星救出维多利亚了?”

沉鱼红着眼,也红着脸,紧抓着李遥的手。

“这是我唯一求你的事。”

李遥笑道:

“你爹和维多利亚的母妃也是这样求我的,他们甚至把女儿卖了,要我把她带去湖畔星避避风头。”

沉鱼也没什么意见。

“这是最好的办法。”

雪莲撇了撇嘴。

“又便宜你了。”

李遥道:

“半个身子便宜什么啊?我刚辛辛苦苦把她的腿找回来了,回去还得找银月教授帮她组装起来。”

沉鱼蓦的兴奋起来:

“真的吗?”

李遥点了点头。

“当然是真的。”

雪莲也吃惊道:

“你可真刑哦。”

沉鱼还是有些担心。

“这件事没那么轻松,银甲星早就对你有所防范,设下重重陷阱,甚至可能会出现两位九曜围攻你的场面。”

李遥假装皱眉,长叹了口气。

“看来要九死一生了,我今晚要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去,如果救人前能有女皇服侍我,我就死而无憾了。”

沉鱼红着脸,低下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雪莲板着脸,故作威吓道:

“你应该服侍女皇。”

李遥一愣。

“那不一样吗?”

沉鱼仔细想了想其中区别,脸红的都快发烫了。

……

晚上,李遥参加了皇宫举办的登基晚宴。

虽然还没有国父之名,但所有人都明白他的国父之实。

这让军部的一些人,和亲近军部的某些人为之胆寒,不敢轻举妄动。

比如罗曼皇子。

他已经完全放弃了野心,决定保持中立,既不当军部走狗,也不再掺和沉鱼的事,安心享受老年生活。

六皇子菲利克则另辟蹊径,取代哈法斯,成为使徒的新神。

他还决定,将使徒总部搬迁至湖畔星,使徒要走世俗化道路,遵行当地的法律,不再搞神秘主义。

其余三位护法本来是反对的,但暗中听说李遥是菲利克干爹,也都敢怒不敢言。

加上哈法斯长期没有回应——这说明哈法斯是七狂猎的传说,并非空穴来风。

最后,使徒高层也只能默认菲利克的封神行为。

菲利克还提携自己的姐姐,圣修公主为新任四大护法,接他的班。

然而,圣修公主非但不领情,反倒在宴会休息时,来找李遥告状。

自从哈法斯上神被李遥镇压后,导致圣修公主信仰崩溃,修养好长一段时间,才勉强恢复了精神。

此后,她决定不再信仰具体的神,而是信仰信仰。

只是菲利克的做法,实在是太离谱了,身为姐姐,她必须要说话。

“菲利克暗示你是他干爹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皇叔我错了疼

,以此自封使徒新神,取代哈法斯上神,甚至还把使徒总部搬到湖畔星……”

李遥看了眼圣修公主,上一次精神崩溃时,给她灌输了点精纯灵气,精气神看起来还可以,面色甚至不再那么苍白,变得有些女人味了。

对修女来说,这可不是好事,加上湖畔星风言风语不少,让她感到了一丝焦虑。

“搬到湖畔星的事,菲利克提前跟我说了,他说保证遵从湖畔星法律,还要建立更多学校和教堂,保护全宇宙鱼人与被压迫的獸人,为穷人发声,对抗资本殖民……如果能做到的话,也算是功德一件吧。”

这一点,圣修公主其实并无意见。

她憋了半天才道:

“可菲利克是陛下的兄长,你当他干爹,还能娶陛下么?”

“说的也是哦……”

李遥假装之前没在意。

“他当时说,要给艾尔恒星系推行平等信仰,跳出资本社会的消费主义陷阱,让穷人苦修学习技艺以救世,填补贫富差距,促进人口生育,而且他当了新神,我是他干爹,就是神父……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神父……

见李遥一脸庄严神色,圣修公主心里感觉怪怪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在这时,芈滟皇妃也端着酒杯过来了,自来熟的勾住了李遥的手臂。

“干爹什么的都是谣言,公主莫要轻信哦。”

李遥微微皱眉。

芈滟皇妃穿着高贵的玫红礼服,露出不符合年纪的胸怀,不是很大,却雪白细嫩,宛如少女。

模样、声音更是娇滴滴的似能掐出水。

皇帝还在旁边呢,你也太胡闹了!

我跟你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啊,你别凑过来好不好?

李遥板着脸问:

“菲利克人呢?”

芈滟皇妃道:

“他都没个人形了,还怎么出席宴会……他现在做的事,也是某种程度的治国实验,是帮陛下和国父分忧啊。”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李遥还是一本正经的呵斥道:

“那也不能说什么干爹……你到底跟他说什么了?”

芈滟皇妃毫不顾忌宾客眼光,凑到李遥耳边悄悄说:

“我什么也没说,就是买了点备孕的东西,被他看见了。”

李遥吓了一大跳!

神识仔细在她身上看了眼,并没有怀孕,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她竟有了他的剑气护体。

难道是本尊分了点剑气给分身?

“你哪来的剑气?”

李遥极严肃的问。

芈滟抿了口红酒,娇声笑着,语气却极为平静:

“依附强者是人类的本能,你不要觉得自己被利用了,你送出的只是近乎无限储量一丁点剑气,然而有些女人却为你奉献了珍藏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第一次……想想看,怎么没见她们献给九曜呢?所谓爱情,有时候就是价值的衡量,只有相信你是最后的赢家,才可能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赌在你身上。”

好家伙!

把出卖女色攀权附势说的这般荡气回肠!

有点文学功底啊……

不愧是生活在智子星的女人。

李遥对这种事其实看得很开。

道理很简单,你是王思葱,你还在意网红们对你是不是真爱吗?

何况他比王思葱帅一万倍,就更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了……

实际上,李遥对所谓的真爱,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追求。

真爱,有时候会发展成虐恋。

而真爱的女人多了,自然会争风吃醋。

爱情淡一点,不吵不闹,男人女人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才是理想的养生状态……

好吧,李遥编不下去了。

他就是好色。

但从芈滟皇妃这么大的怨念,李遥猜测,巳蛇这种千年老怪还保持了处子之身,绝非是为了保持贞洁,很可能为了修行某种童身功法。

……

晚宴过后,李遥在众目睽睽之下恬不知耻的留在了皇宫。

准备服侍女皇,或被女皇服侍。

但在那之前,李遥先被八个漂亮的宫女服侍,享受到了皇家待遇。

宫女们穿着露胸的西洋女仆装,在露天浴池忙前忙后,给李遥擦拭身体,沐浴更衣,把他身上搞得香喷喷的,然后才送进女皇的寝宫。

不过,李遥觉得,还是在瑶池中洗礼过的女皇身体更香……

都说小别胜新婚。

自从在翼海星第一次之后,李遥至今都没找到和沉鱼老婆亲近的机会,恰逢女皇登基,双喜临门,今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皇叔我错了疼

晚要好好表现一下。

来到寝宫,沉鱼靠在奢华的龙床窗边看书。

李遥二话不说,抱着沉鱼就是一顿猛亲。

女皇忽然来了孩子气,一激灵爬起身来。

“别急呀,我带你去看好玩的。”

喜欢剑圣的星际万事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