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 A+
所属分类:花胶

茶迎节面目渐渐变得狰狞。

那股冰冷的气息越来越浓。

韩穆凛将现场这些普通人全部扫冲了出去,神家这里,立即站出来应对。

洛桑迦叶回头看向韩穆凛的这边,忍不住还是跟着出手了。

被牵扯进来的那些古武者发现自己被无形的力量冲击后,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

危北辰并不打算加入。

可是。

洛桑迦叶的加入,让他又收住离开的步伐。

肆意扫荡全场的那股无形之气,冲来无穷无尽的压迫力。

那种压抑感,是危北辰活了数百年里第一次感受到。

这和上次是一样。

“司羽。”

司羽刚对茶迎节出手,茶殊白就过来了。

司羽退开两步,避开茶殊白的阻挡。

对茶迎节扫来霸道的劲气。

茶家的人还没过来,就被这股力量冲击得头晕眼花。

紧接着,就是韩穆凛补上。

所有人的重心,全部放到了茶迎节的身上。

修为不到位的人,被无形的力量扫得当场晕死过去。

最后只留他们这几个能力强悍的古武者。

他们各站一位。

对着茶迎茶就攻去。

巨大的冲击力,如数冲向茶迎节。

“轰!”

巨大的声响传来,是力量冲撞的爆发。

“砰!”

洛桑迦叶被冲了出去,危北辰挡到她的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这股冲击。

洛桑迦叶回神,扭头看过来,眼中有震惊:“你……”

危北辰面无表情的将她推开,重新向茶迎节发难。

司羽和韩穆凛的配合天依无缝。

即使其他人被冲开,他们两人依然巍然不动。

茶迎节身体里藏着一个人,不,应该说,那个无处不在的人用茶迎节的身体蕴养他自己。

茶迎节这个人,早就死了。

司羽与韩穆凛交换了一个位置,与无形的力量对峙。

化作无数道力量冲击着他们,一时间无处可躲避。

结界一层又一层的包裹过来,又一层一层的被击碎。

他们没想到会碰上这样强悍的东西。

神释一出手,神行水就被迫往后。

他察觉到,神释动手后,他的力量在流失。

神行水的身体很虚弱。

呼吸变得困难。

他白着脸坐在一边,看着他们对抗茶迎节。

这样的场面,仿佛在很久远的时代,曾有过。

神行水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了。

“砰!”

神释和危北辰被分化出来的力量冲打得出了内伤。

对方拥有这样毁灭性的力量,他们再强悍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韩穆凛被冲得口中泛起腥膻味。

每一下,都挡在了司羽的面前。

一场对峙下来。

也只有司羽是完好无损的。

“你是什么人,”司羽站在前面,冷冰冰的盯着已经失控的茶迎节。

不,应该不能说是茶迎节了。

是那个人。

茶迎节冷幽幽地对着司羽在笑,笑里仿佛藏着许多秘密。

他不说话,只是直勾勾盯着司羽,仿佛在司羽的身上有他最喜爱的东西。

韩穆凛寒着脸扫过来,与茶迎节对上。

两股无形力量相冲,明显韩穆凛在渐渐落下风。

额头的印记,渐渐变得清晰。

茶迎节在看到韩穆凛额头的印记,眼中突然出现一丝惧意。

要不是韩穆凛挡开了冲向司羽的力量,此时的韩穆凛还保持着最佳的实力。

司羽在背后攻击。

再次夹击,更是让茶迎节疯狂。

幽幽的声音从茶迎节的嘴里吐出来,沙哑得像鬼哭一样,“不论再怎么努力逃脱,宿命就是宿命,你们永远不可能站到一起。”

“轰!”

茶迎节突然自爆,散着庞大的力量往司羽这边过来。

韩穆凛正面也被冲击,想要越过这道强劲的爆发力量,发现自己的动作变得迟缓了。

“小羽!”

他一张口,嘴里的血就吐了出来。

韩穆凛眼睁睁看着司羽被那股力量冲击,睁大的眼眸里映着恐惧。

那种失去的恐惧,瞬间侵蚀着他周身。

司羽拉开无数的屏障,抵挡着冲击。

“喵。”

黑猫庞大的身躯横到她面前,抵挡了一部分的创伤。

“喵!”

被冲击之际,黑猫发出惨烈的叫声。

一只手,倏地将她扯开了。

同时将黑猫踹开。

神释一出现,她就马上反应了过来。

司羽一纵身,以最快的速度迎接分化出来的那几道力量。

韩穆凛迎着这股强大的冲击,闪掠到司羽身边。

一手环过她的人,挥洒出冰冷的劲气。

两股相冲的力量,有很分明的颜色。

自爆后冲来的无形力量,在韩穆凛的力量包裹下,突然变成了黑色。

强光中。

那股黑色力量扭曲得很难看,像是逃跑般,痛苦的冲向天际。

挣脱掉强光的束缚,很快消失得一干二净。

神家恢复了安静。

地上,一片狼藉。

茶迎节死得有些恐怖。

司羽知道,对方没有死。

只是脱离了茶迎节这个养身。

对方还会再寻找下一个。

就像是附身一样。

听上去有些变态恐怖。

所有人都受了伤。

原本好好的神家宴会,因为那个无处不在的人,毁了。

“小羽。”

韩穆凛倏地握紧她的手,紧紧盯着她。

司羽回握他:“对方逃了,下次不知道会在谁的身上出现。”

“扫杀队会找出来,”只要出现,就能发现。

弄醒了扫杀队的人,再对那些普通人进行洗脑,恢复现场。

扫杀队办事很快。

韩穆凛带着人往外查看,司羽就安静的待在原地。

所有人醒过来,一时间都有些懵。

“司神?”

茶殊白按着脑袋,走过来,环视一圈,发现这地方被清理过,痕迹并不明显,但对于他们古武者来说,并不难发现。

“迎节他……”

“他早就死了,”司羽冷淡的说。

茶殊白身形倏地一僵。

“你说什么!”茶雪仙白着脸逼来,欲要找司羽问清楚。

司羽转身看向门外,韩穆凛正领着扫杀队的人,带着茶迎节的尸体离开,他们需要做研究。

只要查到对方为什么要选茶迎节,就更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容易找到对方下手的对象。

“是你……动手的?”茶殊白沙哑的问。

司羽看过来,淡漠的道:“不是也是。”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这是什么意思?”

“哪怕我不动手,他也活不了。你们所看见的那个茶迎节,已非真正的茶迎节。有东西借用了他的身行走在人群之中,应该说是一个近乎神的人附身在他的身上。”

茶殊白不可置信,“这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鬼神之说。”

“我所说的这个人,并非鬼,也非神。不过是修为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以催动鬼神之力罢了。而这,仅是我的猜测。”

“什么鬼神之力,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你们对迎节做了什么?是不是将他杀了,”茶雪仙根本就不相信这种东西存在,叫嚣着。

司羽看向茶殊白,道:“我只是将真相告知,你若还想替你的弟弟报仇,随时来。”

放下这句话,司羽转身往里面的宴会厅去。

除了古武者,谁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记忆还停留在最后一幕。

神释扶着神行水往后走。

神行水脸白如纸,一口血吐出。

他的寿命已到了极限。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