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肥岳交换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 A+
所属分类:花胶

余尊大拜之后,请李七夜他们坐定,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在心里面也是十分纳闷,很好奇为什么李七夜是一位古祖,因为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李七夜都不像是一位古祖,甚至连身旁的明祖都不如。

\\t虽然说,余尊在心里面纳闷,但是,他还是能看得出来,那怕看起来更加强大的明祖,都是以李七夜为尊,这也就是让余尊在心里面更为奇怪,李七夜这样的一位古祖,究竟是有什么样过人之处呢。

\\t虽然说余尊在心里面纳闷,但是,不敢说出口来。

\\t“两位老祖到来,不知道有何指教?”余尊抱了抱拳,说道。

\\t明祖笑了笑,说道:“此次前来,乃是有一事麻烦贤侄。”

\\t“老祖请说,只要我们余家力所能及的事情,余家上下,必定是全力以赴。”余尊十分热情,毫不推卸地说道。

\\t余尊如此的热情,也是让明祖有些意外。

\\t在某各程度上来讲,余家的确是与四大世家有着某一种联系,这样的联系可谓是渊源流长,特别是后来余家与陆家联姻,两者的关系更加的紧密。

\\t但是由于余家乃不是什么正常世家,也不是什么常规大教疆国,所以,使得四大世家与余家之间的这种联系,乃是若即若离,双方不表明,也不去明说,使得这样的联姻在某一种程度上来说,是十分脆弱的。

\\t这一次明祖前来讨要道石,明祖在心里面已经准备好被余家为难的情况了,毕竟,若是让余家知道这一块道石对于四大家族而言,乃是无比重要之时,说不定以余家的强盗禀性,会敲诈他们一笔。

\\t但是,现在余家上下招待,还是热情,而且招待也算是周到,这也的确是出于明祖的意料,特别是此时余尊如此的客气,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t明祖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直说,不转弯抹角,说道:“当年陆家的祖姑嫁于余家的时候,曾有一批嫁妆,其中有一物乃是我们四大家族所共有之物,所以,今日我们前来,乃是想取回这件东西的。”

\\t“陆祖姑的嫁妆呀。”听到明祖这样一说,余尊也不由为之意外,他也没有想到明祖他们到来,会为了这样的事情。

\\t虽然说,余家与四大世家之间有着某样的一种关系,但是,彼此之间,甚至往来,两家的弟子不会往来,简货郎这个怪胎是一个例外。

\\t现在四大家族两位老祖亲临,那就是事情非同小可,一开始余尊还以为是发生什么惊天大事,没有想到是为当年的嫁妆而来。

\\t想到这里,余尊不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这事,只怕有点难办,老祖宗也应该明白,这一桩联姻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祖姑这一脉,子孙早早凋零,若是需要找出当年所留的遗物,只怕是十分之难。”

\\t“所以,今日就来麻烦贤侄。”明祖直说:“希望贤侄能鼎力相助。”

\\t“不知道是何物呢?”余尊只好问道。

\\t“一块道石,不一般的东西,这对祖姑而言,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简货郎立即说道:“你仔细想想,当年有没有类似的情况,或者问问老人。”

\\t“这个——”余尊不由沉吟了一下,不确定,说道:“这事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虽然我也知道一些,但,也不是很确定,当年祖姑的嫁妆也不少。”

\\t说到这里,余尊干笑了一声,说道:“我们余家的情况,你们也是应该了解的,往往很多时候,不论是族中的弟子,带是族中的老祖,若是去逝,多数是就地为安。当年祖姑这事,去逝之后,已是族中诸位老祖操劳,我们作为子孙后代,已经不清楚了。”

\\t余尊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余家作为在天空上飘荡的世家,而且是一群强盗,他们是一群十分特别的群体。

\\t如果说余家的某一个人,不论是无敌的老祖,还是普通弟子,若是不愿意火化,那么,他们去逝之后,往往就地安葬,所以,他们飘泊到哪里,哪里都有可能是安葬自己的弟子或老祖。

\\t如此一来,时长月久,这就使得余家子孙后代,往往都不记得哪里安葬了自己先祖了,毕竟,在某种程度而言,余家弟子或先祖,在天下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安葬在那里。

\\t“一定是有很特别的东西,祖姑既然会带走它,那一定是有特别的情感。”简货郎立即说道:“大胖子,你可要好好想想了,这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

\\t“这——”被简货郎这样一说,余尊就更不敢怠慢了。

\\t简货郎这个怪胎与余家其实有着很深的交情,只不过四大世家不知道,简货郎也不敢告诉自己家族的人,否则,他会被他父亲打断双腿的。

\\t余尊也当然知道,毕竟,在这些年来,简货郎可是没有少帮他们销赃,这份交情,那的确是不小。

\\t现在简货郎这样提醒,那就意味着这事非同小可。

\\t“若是有,那真的有一件东西。”余尊一番仔细思索之后,说道:“这不在祖姑身上,是在拓祖的身上。”

\\t拓祖,乃是祖姑所嫁之人的余家老祖,也是余家对他的尊称,他曾经余家一位叱咤风云的存在,曾经横扫八荒,实力强悍得一塌糊涂。

\\t“拓祖身上曾经带着一件东西,一直都戴着,听族里的老人说过,拓祖那怕是临死下葬之时,身无他物,但是,这东西却一直戴着。”余尊仔细想了之后,向李七夜他们说道:“从刚才所形容来看,很有可能就是你们所说的道石。”

\\t“拓祖葬在哪里。”简货郎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

\\t“这倒问对地方了。”余尊不由露出笑容,说道:“拓祖是我们诸多老祖之中,极为少数指定安葬地方的人。”

\\t“指定安葬地方。”听到余尊这样一说,连明祖都不由为之惊讶。

\\t余尊点头,说道:“老祖宗也知道,我们余家历代以来,乃是死于斯葬于斯,所以,当我们先祖也好,普通弟子也好,若是去逝,都是就地安葬,而且,世代以来都是如此,这也使得,我们很少能记得先祖是葬于哪里。但是,拓祖不一样,他在生前,就已经指定了安葬之地。”

\\t这一点,明祖他们也都明白和了解,作为像他们这样的人,若是去逝之后,一定会葬在世家的祖地之中,那怕在外面去逝之后,或者惨死,子孙都会寻找尸骨,以带回来安葬。

\\t“葬在哪里?”明祖问道。

\\t“阴阳渡。”余尊神态一收敛,说出了一个地方。

\\t“阴阳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简货郎也不由吃惊地大叫了一声。

\\t算地道人也不由神态一震,吃惊地说道:“阴阳渡,你们老祖宗这是要干什么,想重活一世,还是想轮回转世。”

\\t“这个,我等弟子就不清楚了。”余尊苦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听族中的老人说,拓祖不仅仅是少有指定安葬地方的人,更是唯一一个指定安葬在阴阳渡的人。”

\\t“阴阳渡,那是死人的地方。”明祖听了,也都变色,说道:“要进阴阳渡去挖坟,那就困难了。”

\\t“这个,这的确。”余尊干笑了一声,说道:“听闻说,拓祖生前便已经设好死后进入阴阳渡的道路,所以,死后族中弟子只是把他送到阴阳渡的入口,也不敢进去。”

\\t“那地方,非同小可,若仅仅是进去一趟,或者还不会发生什么问题都不一定。”算地道人摇头晃脑,说道:“但是,若是要进去挖坟,那就性质不一样了,这会惊动阴阳渡的死人,那地方,不知道葬了多少无敌之辈,一旦惊动了那里的死人,那有可能会引起尸变,一旦尸暴发生,那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这些无敌之辈在生前已经是强大无匹了,一旦是尸暴的话,那就是一场灾难,就算再强大之辈,也休想活着出来。”

\\t“这地方,的确是邪门。”胆大包天的简货郎也不由苦笑了一下。

\\t明祖不由沉吟了一下,想到了一件更为可怕事情,说道:“阴阳渡,每一个死人都有可能一渡,万一,你们拓祖已经渡了呢?那

疯狂的肥岳交换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那岂不是不可能找到道石。”

\\t“这倒还好。”余尊说道:“族里的老人说过,若是拓祖真的渡了,他留在族中的那一盏灯就会熄灭,他老人家有可能轮回转世,但,到目前来说,这一盏灯还没有熄灭,所以,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拓祖并没有渡。”

\\t“那还是要去一趟阴阳渡了,要进入这死人的地方挖坟了。”简货郎不由说道,想到在死人堆里挖坟,特别是阴阳渡这样的诡异的地方,他心里面都有几分发毛。

\\t“只能是如此。”明祖也只好这样说道。

\\t算地道人就是十分感兴趣,瞅着余尊,说道:“你们拓祖是得到了怎么样的机缘或者知道什么东西不成?竟然把自己葬在阴阳渡,难道真的是想轮回转世。”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