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警花被迫献身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 A+
所属分类:花胶

众人听罢都深以为然,同样也不敢此事再提悟风城的事情,仿佛周围就有人谁和悟风城有关似的。

“悟风城那件事后,大家就默契多了,也不敢无故就提及那件事情,当然,也不敢真的拿风岚城的事当真了。”青年长老冷笑道。

“那是呀,连悟风城都在风岚城面前栽了跟头,再贸然去招惹风岚城,那就太过愚蠢了。”

“我也听说了,风岚城剩下的长老精锐们虽然督促其他宗门围起风岚城,消耗风岚城的资源,等待风岚城的复仇,不过大家显然也不蠢,知道现在什么情况,故而阳奉阴违,根本不尽全力。”

“对,据说都跟在风岚城后面跑呢,骚扰时常,却一点用处都没有,人家风岚城还好好的飞在天上呢。”

青年长老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因此这次风变后,大的宗门无法走开的虽然依旧执行悟风城的命令,但一些小的宗门本来就混个脸熟,要让他们出尽全力,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看似跟在风岚城背后,实际上已经有不少人心思活跃要找些偏门了,你们想呀,有些宗门本来就偏离自己宗门的航道,现在这件事又没有个着落,自然要寻些事情来做,而恰巧风岚城正在我们这条云梦仙宗的路线附近,你说会不过来凑个热闹?”

“你这么一说,我就理解了,怪不得这次云梦仙宗来了那么多面生的,原来是风变这件事。”一位老太轻哼一声,当然是对这些临时加入进来的仙家很是不满。

我暗道这次事情原来是连锁反应,倒也间接让云梦仙宗的情况变复杂了,现在我还是得悠着点,不能干太露脸的事,免得又让人盯上。

其实我并不怕他们看出我是谁,因为当时有资格在风岚城叫阵的,都是些顶级宗门的精锐,他们现在怕还不敢公然忤逆悟风城跑到这里来开小差,所以我面对的仍然是一些下级宗门。

想到这,靠在树上的我缓缓闭上眼睛,而就在这时候,另一边人群中出现了一些骚动,我看向了那儿,发现似乎又来了一拨人。

而往往这种反应可能代表什么,当然得看向千菊坊这等宗门。

此刻,几个女子已经面露一丝沉凝,看得出来,这些人来头不小。

这次来的男女都有,带队的那位面容刻板,而跟随他的青年男女也表情认真,看来是个行事雷厉风行的宗门。

“连盛世盟也惊动过来了,这次云梦仙宗里面的遗宝岂不是要都给翻出来了?”

“呵呵,也好,这次大家努力一把,下次也不用再惦记云梦仙宗了。”

“哼,你们懂什么,云梦仙宗就是个吞噬人的怪物,里面还有没有遗宝,你们觉得重要么?”

“什么意思?”

“这么多年过来,自称找到

新婚警花被迫献身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云梦仙宗遗宝的有多少?可为什么这些遗宝都还能正常使用?那可是几千年,不是几百年!”

“你是说这些宝物都是新的?”

“要不然呢?看来你是第一次来吧?这云梦仙宗遗宝是肯定还有的,但真的不是几天就能翻出来的,所以总有的仙家自持力强,不信邪带了丹药和各种宝贝,想要在云梦仙宗里一住就是一个魔气潮汐,但他们的结果如何了?”

“都死了,而身上的宝物,可能就在云梦仙宗里?”

“嘶……竟还有这等隐晦。”

“那可不是?所以待会能够最先进入云梦仙宗寻宝的,必定是这批宝贝的所有者,据说以前还有好些一级宗门的大长老在里面殒落的,所以云梦仙宗的遗宝就没那么吸引人了吧?毕竟那不过是镜花水月。”

“你这么一说好像也对,不过我们这些元婴仙家进去,岂不是危险了?”

“呵呵,自然是危险的,所以实力弱,跑得慢的可就得想好了,云梦仙宗到底是自己的埋骨之地还是机会之地?”

而就在这时候,一脸严肃的中年人站在了高山上面,冷声说道:“我知道大家都在,那我盛世盟在这里就只说一次了,据我们盛世盟调查,上一次魔气潮汐,我大长老便坐化云梦仙宗,所以,无关人等,此次不得再进入云梦仙宗!若在秘境遇上,可就不要说我们盛世盟不给颜面了!”

喜欢养鬼为祸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