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看我敢不敢c你 紫黑色硕大布满青筋

  • A+
所属分类:花胶

“啧啧!”黄花娘一脸惊奇:“你浑家瞧着不凶恶,发起性子倒难治,你搬回洞这几日,自家神清气爽,她瞧着倒软绵了许多,想是寻回场子哩,没姐妹帮衬,真拉开再放对,她哪还斗得过你?瘟生怎还怕?”

本山数百大小妖怪,再家送来受管教的小圣爷、妖祖后裔们,山上各种事想瞒过黄花娘这般常来往又善于套话的是真的难。

白鹿妖无奈着摇头,她又嘻嘻笑:“怎寻回面儿的,与俺说说!”

白鹿大山主送她记白眼:“那日帮着她,放翻俺老鹿的事,还未与花后计较哩?”

“做了妖王,都改不了小家子气!”黄花娘半点不怵:“真想出气,老娘床上来,管叫你出够!”

瞧鹿魔王脑袋摇成拨浪鼓,她没好气哼道:“成王节不并便不并罢!其实年年过,也无甚滋味,本后今年的节,被离离原战事给耽误,反倒觉着爽利些,明年便不想多请妖王哩!到时瘟生来陪喝一杯,就算你念情!”

“今年起,俺老鹿都有闲,到时定来讨杯酒喝!”

他两个只是闲谈,不想最近心头不畅的彤精一直旁听着,此时出声叫破:“她藏了龙鳞柯精油,就等着给瘟生下药!”

白鹿妖吓了一跳:“你…你哪来的龙鳞柯?”

同样未飞走的龙长孙龘龘把头一缩,小凰妖则“咯咯”畅笑出声。

在这兜风岭,绝对寻不到机会给瘟生下药,这本是黄花娘布的长线,被彤精叫破去,机会便再无,顿让蜂妖王气恼狠了,叉腰就骂:“你个混赖丫头,自家不痛快,便要叫别

小东西看我敢不敢c你 紫黑色硕大布满青筋

个也不

小东西看我敢不敢c你 紫黑色硕大布满青筋

痛快?”

彤精收笑撇嘴,全不落下风:“自家不痛快,倒叫别个痛快,还算个妖么?”

小凰妖的话,让正寻为妖之道的白鹿妖若有所思,那边黄花娘却语塞,左右寻不到话反驳,只能咬牙跺脚地发狠:“俺是拿小圣娘娘无奈,总有治你的罢!”

自家不痛快,便叫对方不痛快,黄花娘转头便向鹿魔王告状:“这位小圣娘娘,趁你还没回山,发了性子,打伤巨海牛不说,归一去劝,又被她诓出本相,拿捉妖网罩了,掀翻丢石子砸,柄儿都被砸肿哩!”

于顽劣的妖而言,捉弄归一算不得罪过,小凰妖所犯,是砸伤白鹿妖下令保护的稀兽巨海牛,这里面又要顾着遵照白鹿山主之命婚配,还不许孩儿化妖的阿娇的情面。

但巨海牛只受轻伤,以彤精妖圣后裔的身份,算不得违背山规,罚与不罚也只在鹿魔王两可之间。

黄花娘也知皮毛罪过,治不了小凰妖,她继续下药:“这位小圣娘娘要配婚龙族,说龙子贪色,她自家便也要做女菩萨,本后不肯教她,方来为难!”

白鹿妖的脸色顿时黑了,磨蹭着偷听的龘龘也有些变色。

自古女妖怪要做女菩萨,都只是自家的事,除了至亲,任谁也管不得,但彤精是焚焱大圣嫡亲后裔,托付给兜风岭照看的,妖圣不点头,白鹿妖敢让小凰妖在自家山场变成个女菩萨?

火山群与北海龙宫联姻之事,两家已吹过几嘴,老凰妖看中的就是踏实稳重的龙长孙,龘龘也已知晓的。

自家躲着风流不打紧,正室娘子可不能娶个女菩萨,平日瞧着小凰妖还好,哪知也是这般女妖!

黄花娘这不要脸的,妄为一方妖王,因坏了她的好事,就敢胡编乱造来冤姑奶奶俺!

果然是自家不痛快,就要叫别个也不痛快!

姑奶奶…你给姑奶奶等着!

蜂妖王荤素不忌,被她这顶大黑锅扣下来,若不靠老祖宗撑腰,一时真想不到报复的法子。彤精气急败坏,俏脸憋得通红,才发现鹿魔王皱眉盯着自家,一副就要发作的样子,顾不得寻回场子,急先开口辩白:“俺没有!黄花娘胡编排,要烂舌头的!”

小圣们各有顽劣,但少有敢做不敢当的,白鹿妖想问个仔细,黄花娘又道:“凤女的威风,也当不输龙女,本后醉花居里的北海恩客,这几日都说,小圣娘娘求着十六娘,就要与她学本事哩,白鹿山主的桩桩短处,早全搜干刮净倒给龙女!”

最近确实在向十六娘讨教龙女御夫术,小凰妖撇撇嘴,没辩白的。

十七娘本只有七分凶恶,被十六姨姐挑拨着,就变成十二分,对那位强硬的黑龙女,鹿魔王有些怵,又很有想报复叫她出丑的心思。

彤精好歹算俺兜风岭的妖,去与那黑龙女亲近,那是亲疏不分、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

即便对方是妖圣后裔,身在兜风岭,拥有管束权的白鹿妖自家就是道理规矩,起身抽出桃木棍,就要公报私仇!

以前凭着机灵,不与鹿魔王叫板,彤精很少吃小圣们畏之如虎的桃木棍打,眼看今日躲不过,鹿魔王淫威下,逃又不敢逃,小脸顿时白了。

“彤精,早与你说,左右只顾淘气,总有记打时!”

半空突然传来的声音,叫鹿魔王老实藏起桃木棍,黄花娘也挤出一副笑脸:“圣爷们来哩,想是有要事,俺们先下山去!”

之前编排种种,于鹿魔王都可有可无,黄花娘只是知晓白鹿妖小心眼所在,最后几句挑动火气,给他递动手的由头而已,气急败坏下算计已不差,可惜时辰不对,恰逢小凰妖妖圣长辈到场,反给自家惹一身晦气。

妖族就少有不护短的,焚焱大圣到场,再多逗留就是傻缺,急提起裙边向半空行个礼,蜂后仓皇飞逃。

老凰妖闪出,先冲远去的女妖王咧咧嘴,再觑着白鹿山主骂:“老鸹啄的,俺们把后辈放你家,是任你耍威风的么?”

白鹿妖讪讪笑着:“闲来无事,与她闹了作耍!”

焚焱大圣不理他,先向山顶跪伏行礼的妖众们:“都起来,各去忙自家事!”

待龘龘与妖众们作鸟兽散,她拉过彤精,责问:“白鹿儿,这么些大妖怪后裔送你山上,原指望着你带得勤勉些,教些神通道理,不想没多少光景,你这山主倒没正行起来?”

“娘娘知晓的,俺正学做妖哩!”

老凰妖送他一记大白眼:“奇了怪哉!妖王还有不知咋做妖的?你们师徒俩,真真都是妖中异类!”

“俺觉着也是!”

鹿魔王装傻着嘿嘿笑,又问:“娘娘咋又来哩?”

老凰妖盯着他:“男妖没有不贪色的,老娘想着不甘心,才再来问一遭,彤精化形得也俏,身段不差,你真瞧不上眼,还是畏浑家不敢要?”

鹿魔王恶名昭彰,当家奶奶娘家后台又硬,堂堂妖圣后裔,嫁他家来也只能做小!

小凰妖瞪大眼,紧张着等答案。

还好白鹿妖摇着头,如实回答:“俺浑家和洞里妖姬都无生产,她这些打小瞧着长大的,便与俺孩儿一般,不想纳她!”

彤精心里一松,老凰在场,嘴上倒不肯服输,炸毛跳问:“哪个是你孩儿哩?”

以前已问过两遭,白鹿妖只推畏惧浑家,这次的答案不同,老凰妖倒相信是真心话,不由叹气:“妖圣后裔做妾都不得,尚不敢强求,放百年前,哪个能信?你既不愿,本圣就与你丈人家结亲罢,瞧着龘龘也稳重!”

彤精撇嘴,只是不敢顶撞老祖宗。

揭穿也无用,天下男妖,面上装得再正经,几个不是瘟生?

鹿魔王倒笑嘻嘻地先回嘴小凰妖:“龘龘需叫俺老鹿姑父,你与他做亲,不就是俺孩儿一般?”

小黄鱼妖石头曾经想做彤精长辈,被她送了个满脸桃花,但面对鹿魔王,她只有咬牙忍了。

怼怂小凰妖,白鹿妖再对老凰妖道:“娘娘,俺老鹿瞧着,把她许给龘龘,小彤精倒有些不乐意的样儿!”

老凰妖皱起眉,转过头问自家重孙女儿:“你不乐意么?”

待小凰妖点头,她又问:“龙宫家底厚,龘龘又是长孙,势必更得宠些,为啥不乐意?”

幸得鹿魔王提起,才有老祖宗面前辩白机会,彤精忙道:“任他宝贝多本事大,俺也瞧不着,只想嫁个好拿捏的,但凡不听话,也能送他一头包!”

老凰妖哭笑不得,白鹿妖则直接无语,得,又是个一心想着管夫君的。

想想,焚焱大圣觑着鹿魔王,哼声道:“也是这理,凭啥龙女专打日龙包,俺们凤女就不如?”

赞了一句,她再道:“那你等着嫁石头吧,那孩儿被你压得死死的,只是还要些日月才得成年!”

“老祖宗,由小打大的,石头在俺眼里,也与自家孩儿一般,再说老祖宗和他家结了老亲!”

原本小凰妖绝不敢忤逆自家老祖宗的意思,今日借着鹿魔王的面儿,倒否了两次,惹得焚焱大圣瞪眼:“你想嫁哪个?”

旁边有看好戏的鹿魔王,彤精咬着牙:“孩儿想嫁个兜风岭山妖,血脉也不差的!”

这下连白鹿妖都瞪大眼:“你砸伤归一的柄儿,倒要嫁他?”

彤精反瞪回去:“是毕方血脉的赤纹!归一是玄武,连‘万象星辉术’都不能学,哪个愿意嫁他?”

鹿魔王噗嗤笑了:“两个鸟妖,倒登对!”

“啪!”

“啊……”

是焚焱大圣中指在白鹿妖额头上弹了一击,任白鹿大山主再皮粗肉厚,妖王也受不住妖圣这一击,惨嚎着翻滚出七八丈去。

额头瞬间鼓起,却与十七娘的恶龙杵造成的鼓包不同,这包鼓得厉害,倒像多了个长角。

“你学做妖哩,可不是学嘴快!鸟妖怎的?”

喜欢鹿妖逐鹿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