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衣拘束震动束缚导尿 唔不要这样

  • A+
所属分类:花胶

成功与否,就在此刻!

整个大殿一片凝重,气氛庄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漆黑龙影上,充满期待。

能成功么?

人人忐忑。

白莲圣母的牵挂最为直接,除了江小蝉之外再无其他。南蛮巫神对江小蝉的命运倒是不关心,他在乎的,只有李云逸,担心一旦失败会对李云逸造成无法弥补的打击!

李云逸的意志是坚定,但正是因为太坚定了,一旦造成打击,就更难修补!

“成功!”

“一定要成啊!”

风无尘等人的目光紧紧锁定在江小蝉身上道种形成的屏障之上,浑身紧绷,充满严肃。

他们既担心李云逸,也担心江小蝉!

说时迟那时快,终于。

轰!

黑色龙影呼啸而落,蕴藏千锤之力,蜕变造成,如彗星撞地球一般,直接砸在了道种形成的光幕上。

撕!

一瞬间,大殿之中狂风大作,众人似乎看到在这龙影身后,数道漆黑光影出现,正是这狂风的来源。

“空间裂缝?!”

李云逸这蕴藏千锤之力的一击,竟然直接撼动了空间屏障,形成了虚空裂缝?

就在众人纷纷骇然之时,终于。

“咔嚓!”

道种本能形成的防御光幕,裂开了!

呼!

一股至寒的气息骤然腾起,天魄雪灵就像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瞬间化为一道冰霜洪流,朝江小蝉的眉心掠去。

成了?!

李云逸真的成功了!

他打开了神种道种之间唯一的隔阂,两者即将相融?!

众人见状大喜,只是,还不等他们把心中的欢喜展现在脸上,突然。

“不对!”

“糟糕!”

白莲圣母南蛮巫神的惊呼声突然响起,风无尘等人一怔,还未来得及反应,突然。

轰!

李云逸再次出锤,一击砸向那漆黑龙影光影,看他的架势和动作,竟然是要强行扭转后者的轨迹,强行制止这一切!

发生了什么?

哪儿出问题了?

风无尘等人错愕,而就在这时,突然,一道灵光在脑海中闪过,风无尘突然色变。

确实不对!

因为,按照白莲圣母之前所说,天魄雪灵一旦能突破神种屏障,接下来的效果应该是以它为核心,抽离江小蝉体内的道种才是,使得道种脱离她的肉身,从而改变她的命运。

可现在。

反过来了!

天魄雪灵竟然奔向了道种,欲要融入江小蝉的内心,要和道种融为一体?!

出错了!

是李云逸的错误,还是白莲圣母的推断失误?

其实,她得到的这方法,根本就不是帮助江小蝉摆脱命运灾劫的办法?!

意外骤变,这一刻,李云逸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就在天魄雪灵异动的一瞬间,他就立刻做出了反应。

甚至与此同时。

轰!

李云逸脑后,一团光辉骤然爆发,强横的灵魂波动弥漫而出,让一旁的袁清海都不由感到一丝窒息。

元神!

南蛮巫神没有说谎,李云逸果然已经凝聚了元神,并且,竟然这般强大!

袁清海震惊,因为在他的感知下,李云逸的元神波动甚至达到了洞天境前期巅峰层次。

这就是李云逸。

生命一道新的执掌者?!

千锤?

在这等意志加持下,千锤,根本不是李云逸的极限!

“嘶!”

哪怕自己之前已经很是高估李云逸的潜力和实力了,可实际上,他还是低估了!

意识到这一点,袁清海立刻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心中惊骇莫名,更惊讶于南蛮巫神对李云逸的栽培。

可就在这时,他不知道的是,当滚滚元神波动从李云逸的脑后骤然腾起,光辉大作之时,南蛮巫神心中的惊骇,竟丝毫不逊色于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

“神窍?!”

“秋藏?!”

神窍!

是的,李云逸的确开启了神窍,要利用它来镇压突然暴动的天魄雪灵,却没想到竟然没被南蛮巫神直接看穿了。

并且。

秋藏?

它和神窍有关?

甚至,神窍就是秋藏秘术的关键?

若是李云逸听到南蛮巫神此时心底的惊呼,定然会灵光爆起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无意间碰触到了生命一脉的第三个层次。

他顾不得。

因为他发现,自己这次再度尝试借助神窍封禁天魄雪灵的动作,竟然失效了!

轰!

天魄雪灵根本没有收到任何影响,仿佛江小蝉的眉心才是它真正的归宿,是它认定的最佳宿主。

呼!

下一刻,在李云逸震惊的注视下,天魄雪灵直接投入了江小蝉的眉心,神种道种几乎瞬间融为一体的瞬间……

轰!

一股至阴至寒的气息骤然从江小蝉体内爆发,只见她的娇躯猛地一震,身体表面,龟裂之兆再次显化!

危机!

是冰霜规则之力!

它直接加持在了江小蝉身上,后者根本无法反抗,更无法抵挡!

这方法,有问题!

天魄雪灵并非江小蝉的“解药”,更像是最后一份“养料”!

她,要成熟了!

神道?!

掌控规则之力,江小蝉要踏入神道层次了?!

不!

理论上来说,掌握规则之力就是神道,但也有特殊情况。譬如现在,李云逸相信,不等这沛然冰霜规则之力凝入江小蝉体内成功,她的肉身就会彻底支撑不住,直接身死当场!

“神窍竟然没用?!”

江小蝉再临死劫,自己的神窍竟然失去了原本作用?!

瞬息间,危机爆发,让李云逸都有些猝不及防。

轰!

一道纯白的光辉化成光柱冲天而起,冰霜蔓延,附着万物,直接撕裂虚空,冲上了天穹。一时间,似乎整个楚京都在震动,纯白如雪的光辉不知道照耀了多少里。

规则之力,只能用规则之力镇压!

可是,如何能保证,其他规则之力不会对江小蝉的肉身造成更剧烈的打击?!

李云逸迟疑了。

他很少陷入这种优柔寡断的状态,这一次,是因为对方是江小蝉。纵然掌握两大规则分身,他一时间也难以做出决定。

而就在这时,突然。

“快想办法!”

“为师先帮你稳住她的状态!”

一旁,南蛮巫神低沉的声音响起。

师尊终于要出手了!

但。

这可是规则之力!

南蛮巫神,能扛得住?!

正当李云逸惊愕之时,只见江小蝉上空的虚空极速震颤,下一刻,空间撕裂,一座漆黑如墨的山峰出现,它并不算太高大,可一出现,就如定海神针,镇压了整个虚空。

包括。

江小蝉!

嗡!

南蛮巫神周围的黑色雾气一震,似乎波动了一下,但李云逸的脸色却立刻一变。

这是……

生命波动!

一瞬间,南蛮巫神的本体降临了,替换了他的分身?!

施展这一秘术,竟然让南蛮巫神直接动用了本体的力量?

并且。

“快点!”

“为师最多只能支撑一刻钟!”

一刻钟!

李云逸闻言立刻心神绷紧,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意识到局势的紧迫,更感到一阵无奈。

谁能想到,就在刚才,自己还在绞尽脑汁地撕裂江小蝉身上的道种屏障,这一刻却又要不得不将它封禁了?

不怪他,只能说,白莲圣母被人蒙骗了,这根本不是解决江小蝉命运灾劫的办法!

怎么办?

还是得用规则之力!

因为能镇压规则之力的,只有同样的力量!

但。

是用封天规则之力,还是毁灭规则之力?

李云逸大脑极速运转,正在抉择,可就在这时,他不知道的是,江小蝉突然再生异变,异象冲天而起,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其他人,并不重要。

但有一人,却并非如此!

……

九色池遗迹。

“说!在里面发生了的什么?!”

血月魔教的阵营,薛蛮子魔星等魔君正在拷问折返回来的众魔圣。

鲁言赫然也在其中,和其他人一样正在描述自己等人进入九色池遗迹之后的诸多经历,只不过,他描述的对象,是第二血月。

遗迹。

考验。

闯关。

突如其来的传送还有……

魔教陵墓!

魔煞被克制,甚至连气血都被镇压!

难不成,李云逸说的是真的,并没有隐瞒,这次天地大变,真的是针对他魔教而生的?

第二血月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相信鲁言和其他人说的都是实话。

可是,对于九色池遗迹之下是魔教囚笼一说,他仍然无法相信,只是一时间无法找到其中破绽而已。

“不可能是真的!”

“起码,不会全都是真的!”

“破绽到底在哪?”

第二血月眼底血光闪烁,搜集鲁言在内所有魔圣的说法,在心中反复推演,寻找其中的漏洞。

而就在这时突然。

轰!

一道微弱的波动从极远处传来,在这等嘈杂的环境下,神念稍弱一些甚至都感受不到,哪怕感受到了也不会太在意。

但。

第二血月却仿如触电般身体猛地一颤,血色瞳眸立刻望向远方,似乎瞬间穿破无数空间屏障,看到了一座大殿。

漆黑山峰!

纯白光辉!

江小蝉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南蛮巫神竟然动用了本体压制?!

这一刻,第二血月大骇,被如此一幕震撼,可下一刻,当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紧锁眉头的李云逸身上时,突然,一道锐芒骤然闪过。

发生了什么?

这重要么?

当然重要!

但,和九色池遗迹之下的秘密相比,同神道相比……无关紧要!

之前,碍于南蛮巫神的缘故,自己无法对李云逸做什么,但是现在……

“天赐良机?!”

一瞬间,第二血月眼底血色蒸腾,绽放出一代魔教巨擘最狰狞的一面。

而与此同时。

“封天规则之力!”

李云逸终于做出决定用哪种力量进行尝试,剥夺进入江小蝉体内的神种。

可正当他一念落定,准备施为之时,突然。

轰!

一道血红的因果线突然出现眼前,疯狂跳动,李云逸道心猛地一颤。

杀意!

这一刻,他赫然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疯狂杀意!

源自……

呼!

乳胶衣拘束震动束缚导尿 唔不要这样

云逸蓦地转身,本能望去,只见就在大殿之外,一道雪白身影出现,面带狞笑阵阵,不是第二血月又是何人?!

这是。

洞天杀劫!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