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婆双飞 小雪日记

  • A+
所属分类:花胶

最快更新武逆焚天 !

殷无流从跃起的一瞬间,就催动全力发起攻击,没有任何保留,同时也没有在意如果失败,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他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顾忌,而是殷无流相信,自己如今拥有这么大的优势,就算是追杀失败,顶多也就是放跑了眼前的青年人。

可即便是不能将对方留下,自己也绝不能轻易将其放过,至少要让其付出最为沉重的代价。这样一来对方即便是逃跑了,自己不管是后续的追杀,以及下一次的最后决战,也有绝对把握将其彻底击杀掉。

下定了这样的决心以后,殷无流当然不会有任何保留,同时也不管自身的消耗和损伤。

殊不知他所做的一切,完全都在左风的判断当中,或者说从左风发动逆风行开始,他殷无流的一切反应,就都在左风的计算当中。

唯一没有计算到的地方,恐怕就是殷无流在发疯的时候,能够表现出来的战力,竟然会如此的疯狂和不顾一切,差一点就让左风自食恶果。

左风非常清楚的知道,殷无流绝不会放过自己,从对方出手之前选择偷袭,之后又那副死缠烂打的模样,就可以得到这个结论。

当发现眼下催动云浪掌,可以将各种属性的灵气,从混沌的灵气当中分离出来后。左风想到可以运用逆风行的同时,也同时想到了殷无流后续的追杀,大概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如果自己全力逃走,最多能够暂时摆脱对方的追杀,殷无流是绝不肯就此放弃,那么后续的追杀将对自己大大不利。

毕竟殷无流的伤势能够不断的恢复着,修为更是会逐步提升。这一次见面,自己吃亏在被对方先行偷袭,可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方恐怕已经具备了碾压自己的修为和实力了。

殷无流急于将左风解决掉,左风何尝不急于,在殷无流利用那四只被杀死的虫子大幅度提升之前将其解决掉。

因此当左风发动逆风行的时候,故意压制了自己的速度,好像钓鱼般引诱着殷无流全力攻击。

他倒也并不担心,殷无流会选择不追赶上来,对方在战斗中表现出的急迫,以及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都实实在在的说明,要杀自己的决心有多么强烈。

那么接下来左风要做的,就是尽量加以利用,与对方不断周旋中,消耗其力量,扩大其伤势,等待着反击的最佳时刻。

当殷无流的攻击有所下降的瞬间,左风比起殷无流还要提前一步发现,并且还清楚的知道,攻击力下降的主要原因,就是跃起的力量耗尽,速度下降导致的攻击力下降。

体内的灵气骤然一变,风属性灵气快速的颤动起来,与此同时缭绕在身体之外的强风,也随之疯狂的加速。

所有的变故都在瞬息之间,根本就不给殷无流反应的时间和机会。实际上正在全力战斗中的殷无流,到了此时此刻已经有进无退。

进尚可继续对左风施压,同时也对自己是一种保护,可若是退那可就是束手待毙,将自己的所有弱点,都完全展现在左风的面前了。

也就是说他还有一丝余力的时候,还有选择的余地,到了此时此刻他就已经没有选择,只能够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

继续下去这件事,本来也不是他的主意和想法,特别是在他全力以赴的时候,殷无流也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当殷无流全力发动的震通拳快速逼近,眼看着就要落在左风的身体上时,他也提前做好准备,随时改变攻击的路径,通过微微的调整拳头的攻击点,从而达到向逃跑中的左风,继续追击的目的。

经过之前的战斗,殷无流似乎也渐渐抓到了一丝规律,比如左风移动躲避的时机、距离、速度等等。

之前左风的几次受伤,正是因为自己渐渐摸索到了规律,所以在发动攻击的时候,可以做到后续的追击。

这一次的攻击,殷无流信心满满,他虽然没有把握直接将左风击杀掉,可是仍然能给予对方重创的信心还是有的。

这一击冲入那狂风之中,殷无流还微微有些奇怪,面前的风压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与皮肤接触的部分,也好似有明显的特别触感。

可也仅仅就是这么一点变化,殷无流倒也没有太当一回事。紧接着左风的身体就动了,殷无流凭借摸索到的规律与经验,毫不迟疑的就紧跟着调整了拳头挥舞的轨迹。

虽然只是刹那之间,可是殷无流却非常肯定一件事,自己对左风移动的方向判断是正确的,那么自己这一拳十拿九稳,可以给予左风极为沉重的一击。

他险些就要为自己的准确判断,一击敏锐的反应叫“好”了,然而那个“好”字还仅仅只到喉咙,就被他给一下子咽了回去。

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出人意料,自己的拳头彻彻底底的落空了,这让殷无流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

明明之前连续数次攻击,眼前青年哪怕已经用尽全力,仍旧没有办法彻底躲避开,说明其根本没有办法应付自己的攻击才对,现在怎么就突然又能够躲避开了。

就在这一刻,殷无流突然愣了一愣,然后他马上就震惊的想到了一个可能。

‘难道说……这小子在故意耍我,他从一开始就刻意隐藏了自身的实力?’

略微思考过后,殷无流便立刻摇头,暗自道:“不可能是耍我,之前那攻击时拳头和手掌传来的触感,都清晰的说明一个事实,这家伙在我的攻击下受伤了。

只是单纯为了耍我,他根本没有必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更没有必要放弃他的优势,……”

思绪到了这个时候,殷无流感到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意,一瞬间那股寒意就从脚底直接窜到了头顶。

而另外一边的左风,在完美躲避开殷无流的攻击后,稳稳的停在了空中。只是那眼神与表情,跟之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这让殷无流的心底愈发冰寒了。

可是下一个瞬间,殷无流就朝着左风发动了攻击。若是有任何选择,殷无流情愿此时先搞清楚状况,或者是先小心试探一下,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测是否正确。

可现在的情况是,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去验证,甚至都没有时间犹豫和思考。冲天而起的时候,殷无流的速度的确快的惊人,去势也极其迅猛,可那毕竟不是御空之法。

殷无流凭借的是瞬间爆发的跳跃力,直接冲向左风,此时此刻冲势正在下降,自己的这次攻击将要结束。

这个时候若不发动攻击,那么连这一次的机会都可能将彻底失去,殷无流不愿意也不甘心就此放弃。

所以他几乎没有迟疑,就全力朝着左风继续发起了攻击,只不过这次发动攻击的时候,殷无流的身体变得比之前还要鲜红了一些,皮肤下方又一次好似被充血了一般。

另外在殷无流的皮肤表面,还有着一缕缕的蒸汽,缓缓的升腾而起,并快速的向着周围缭绕开。

身体在空中猛的抱成一团,然后舒展开的一瞬间,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般,径直朝着左风冲了过去。

在殷无流身体舒展开的一瞬间,他的双掌和双脚,全力的朝着空中轰击过去。好像手掌与脚掌,落在了某种实体上一般,就是凭借这样一击,殷无流的速度陡然间再有提升,而且是快速朝左风逼近过去。

面对追杀过来的殷无流,左风眸中精芒闪烁,表情上却是看不出明显变化。眼看着殷无流故技重施,一拳一掌朝着自己攻击过来,他的身形再次化作轻柔的羽毛般,朝着一边躲避开。

殷无流似乎早就有了准备,他在飞行的时候,能够小幅度的调整方向和轨迹,从而紧随其后的追杀左风。

本来若是放在古荒之地,炼骨期的强者能够在空中改变方向,这就已经是非常惊人的手段。基本上一个宗门内,也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寥寥几人,才能够拥有如此能力。

殷无流原本当然没有,他也是因为修行到了凝念期巅峰,所以即便是炼骨中期,他还是能够做到在空中调整方向,甚至是拥有一丝丝的滞空能力,可这绝对不是御空,二者有着本质上的差异。

发挥出这样的手段,殷无流相信左风就算是真的有所隐藏,保留了专门针对自己的手段,现在也该被自己彻底击败了。

可是当殷无流真的再次接触到,缭绕在左风身体外的强风时,他才突然间明白过来,自己想的好像太简单了。

眼前的青年人,保留的不是一星半点,而是隐藏了极大的实力,起码在这项御空武技上,他隐藏的太深太深。

那灵气凝炼的风,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与估计。就是这片刻的功夫,自己就明显感觉到,这灵气所化的风,强了两三倍都不止。

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殷无流根本就没有其他选择,拳掌毫不犹豫的朝着左风攻击过去。可是还未等他的攻击释放,空中那年轻俊美的青年人,就那样缓缓的融入到了风中。

殷无流大呼“不好”的同时,知

岳婆双飞 小雪日记

道这个时候收招已经来不及,他唯有咬着牙,朝着面前一大片区域发起范围攻击。

可是攻势才刚刚展开一半,身体侧后方疾风骤起,紧接着势大力沉的拳脚,就落在了殷无流的身体上。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