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x我一次 翁熄性放纵

  • A+
所属分类:花胶

在这之前,苏忘尘其实对于猎杀天狼元神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难度。

或者说,正常而言,他确实是可以释放一缕仙魂,以修罗冥狱镰刀抑或者是罪月幽魂剑,直接杀死琅霄寻之流。

可若对方身上准备了大量的这种一次性法宝的话,这一切便只能说没那么容易了。

对方还真就没那么好杀!

他苏忘尘杀大位面的守护者级天骄姜天心都跟屠狗一样轻松,结果猎杀小世界的守护者级神灵琅霄寻的天狼元神,反而变难了。

这说出去都难以有人相信的!

是大位面的那些天骄变捞了,还是小世界的这群存在在以恐怖的底蕴和特殊的成长方式走向变态级了?

苏忘尘有种深深的自我怀疑。

不过,他也的确没有真正的出手,真论战力,他杀这些人无非也就是稍微麻烦点儿罢了。

此时他不出手,仅仅只是想看着狗咬狗,坐收一点儿渔翁之利罢了。

此时,在苏忘尘的记忆禁区之外,地脉上方,琅霄寻已经冲向了涟漪之中,眼看就要随着一起消失。

便在此时,黑鲨和灰熊同时动了起来。

其中,黑鲨更是再次汇聚血光,以极致的速度杀出了一件强大的法宝。

这法宝是一柄剑,剑为血红之色,有两尺来长,一制来宽,薄如蝉翼,剑身两面之上,各有三条极细的血槽,剑身与剑柄浑然一体,却是一种材料所铸,剑柄之上,纹理做螺纹状旋转下来,相互交叉,细细一看,仿佛镶嵌了无数只血淋淋的眼睛,诡异到了极点。

这柄剑蕴含修罗魔气,一杀出的刹那,黑风呼啸,席卷虚空。

琅霄寻一行人原本是立刻就要逃脱,却在瞬间被猛然蔓延而出的黑气侵袭,顿时头晕目眩,元神烦躁,一身逃遁的本事竟是没有立刻能施展出来。

而这时候,那血色长剑猛的一震,竟是化作血目罗网,笼罩一方虚空,将琅霄寻一行四人都全部困锁在了罗网之中。

“就等着你们逃呢!不逃还不好使!”

黑鲨语气阴沉,话语之中带着冷厉之意。

灰熊见罗网生效,也不由赞绝道:“这血目剑,不愧是真正的法宝碎片凝练,效果显然极好。这蕴养这一击耗尽无数天骄本源,却也是值得的了!”

黑鲨微微点头,然后看向了那罗网之中的琅霄寻四人,

琅霄寻四人对于这般突发情况虽然没有预料到,却也不慌不忙。

“不急,这血目罗网也不过是碎片级法宝,困锁我们一时片刻还行,却困不了长久的时间。再者,稍等片刻,待我激活了这杀破狼三星手镯,便可直接杀出去!”

琅静依沉声开口道。

“我一点儿都不急,其实我也未必是挡不住,但总得给对方一个机会才是——我们背后有独狼大人,但是这群人背后必定还是有特殊的存在的!

那蕴含强大红莲气息的那位神秘的莲花之主都一直没有出现过。”

琅霄寻传音道。

“不错,不过我们的手段也都等着,她若是不出现,反而有些遗憾了。”

琅岩柏的语气有些狂傲嚣张。

“估计实力也不会太强,不然不至于连出现也不敢的——真要是有碾压级的实力也早出手了,说明其颇为忌惮。”

琅问道也是如此分析道。

四人虽被困这血目剑化作的血目罗网之中,却显然没当回事。

黑鲨和灰熊则在此时相视了一眼,忽然和先前出现的黑袍男子汇聚在了一起,自虚空冲出,猛的杀向了另外一方。

那一方,原本什么都没有,此时却在三人一起联手的时候,猛的塌陷了一片。

塌陷的区域,一道光影极速的汇聚,那是一缕元神,却极为强大。

很明显,隐藏着的‘独狼’被发现了,并被黑鲨、黑熊和黑袍男子联手逼出来了。

与此同时,琅霄寻四人所在的血目罗网之外,忽然出现了一朵异常恐怖的黑暗血莲,血莲直接燃起了毁灭血光火焰,火焰之中还蕴含着血色的毁灭雷霆之力。

“轰——”

这血莲出现的刹那,猛的一张一合,直接就如食人花一般,一口将血目罗网整体的吞了下去。

“啊——”

这一幕,事发突然,直接让琅霄寻一行人完全没有预料到。

不过,等琅霄寻四人意识到了的时候,也已经迟了。

那血目罗网之内,并不仅仅是血目罗网,而是暗藏了一幅山河社稷图的仿品。

虽是仿品,其山河社稷图内,却也自成一方小世界。

而这样的小世界,其中蕴含着红莲血莲无敌的掌控力——在那样的小世界,他们就是造物主级别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对付进入其中的任何存在,那都是一念就可以抹杀的结局!

“去死吧!”

这时候,红莲和血莲的身影已经出现了,一出立刻就极其的凶残恐怖。

两人看似像是一朵并蒂莲,实际上却又有着美女人头,蛇一般的身体,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更诡异的是,她们的身体相互缠绕着,呈现出暗紫色的辉光。

原本血色和红色反而蕴含在内部,并不那么清晰可见。

“啊——”

“大人救我!”

这时候,之前还有些嚣张的琅岩柏立刻感应到了无比致命的死亡危机,顿时尖叫连连。

而琅静依此时也绝望的发现那杀破狼三星手镯竟是无法炼化,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这意味着这杀破狼三星手镯在天皇子苏忘尘被杀死之后,其实就已经被这血莲红莲截获了一定的掌控权限!

可对方却装作完全无知,任由他们引过来!

不,甚至对方不是任由他们引过来,而是主动的将这杀破狼三星手镯送了过来。

“该死!”

“中计了!他们准备得极其充分,就是针对我们而来!”

琅静依沉声开口,随即立刻释放出手中的底蕴级法宝——太阴灭绝神球。

这太阴灭绝神球,传说乃是太阴金仙之物。

此时,琅静依也已经毫不犹豫——这个时候,任何犹豫就会凶险万分。

“嗤嗤——”

陡然之间,琅静依眉心血光一闪,接着其眉心便飞出一粒斗盆大小、碧光深深的圆球。

圆球上的碧光陡然照出,一个旋转,分化开来,形成千万条深深光华,呈现出一张网状之物包裹向了琅静依四人。

此时,那圆球已经化作网心,溜溜旋转。

圆球在内,似乎一个活物,一个绝世凶胎于网中。

而这网,则是像极了孕育孩子的妇人的胚胎形体。

这胚胎形体如宫殿,将琅静依自认笼罩其中之后,陡然之间阻挡了来自于山河社稷图的镇压。

只是,虽然暂时拥有了一丝守护之力,可是那恐怖的血莲衍化的雷霆血火,依然蕴含毁天灭地的威凛。

而山河社稷图此时也直接衍化恐怖的山河之力,朝着内滴溜溜的圆满狠狠碾压而来。

“吱吱——”

圆球发出了如同老鼠被煎炸时发出的惨叫,不过片刻就炸开了。

被守护在其中的琅静依四人,全部脸色狂变。

这时候,诸多手段其实消耗了不少。

而如这样的碎片级法宝,仿品要具有威能,要献祭无数小世界里的诸多生命才能完成。

而真品级的碎片级法宝,就不要要吞噬小世界里的诸多生命,还得吞噬真正的天骄本源,以无数的天骄本源来蕴养法宝才行。

累积出这样的法宝底蕴,好用是好用,但是用一次都是血亏的事情。

只是这一次,杀破狼三星手镯的底蕴实在太强,这是一件完整的法宝!

而且主宰北斗七星!

乃是无上星耀核心之枢纽,无论耗费任何代价,一定要拿下!

没有选择——也没有退路可言!

要知道,这东西出现的时候,其实作为贪狼一族的存在,他们其实也都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毫无疑问,对方是针对天狼元神而来,想要进行猎杀。

天狼元神本身,蕴含着无上的玄妙和无上的因果,贪狼一族的存在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对这样的因果没有感悟。

可其依然出现在此地,却也越发说明,他们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啊啊啊——”

这时候,琅霄寻也忍不住咆哮了起来,挣扎着又连连施展出了两件法宝衍化强横无敌的底蕴,但是却非常无力。

因为这山河社稷图虽是碎片法宝,还是个仿品,但是估计在这片领域吞噬了太多太多的天骄本源!

拿天骄本源喂养仿品的碎片法宝,这简直是铺张级的浪费,但是别人还真就这么干了!

而且这一次,此物发挥出来的强大效果,更是令人绝望!

山河社稷图一旦衍化山河,敌人被困入其中,那真就是等着挨宰。

琅霄寻极其的不甘心,但是不甘心又能如何?

他只能指望独狼大人出手拯救,但是——熟悉独狼的他其实也知道,底蕴终究还是有限的。

别看这一战打得翻天覆地,法宝斗法过程刺激而又神秘,浩瀚而又精彩、惊心动魄,实际上每一次损耗,每一个人表面上没什么大的情绪变化,内心却是在疯狂的滴血。

肉痛啊!

用一个少一个!

关键是,如果生效了还好,用出来被抵消了,效果没有达到,简直就是血亏!

这样的战斗,琅霄寻一行人是不愿意发生的,但是已经没有退路也没有办法。

相对而言,血莲一行人愿意吗?

当然也是不愿意这么损耗的,这同样也是血亏!

而且这种亏损是没有任何办法弥补的——只能说,如果彻底镇压这四只天狼,拿下独狼,再夺取杀破狼三星手镯,那才有得赚。

不然少任何一点,都已经亏了。

这样巨大的底蕴,其实已经可以谋划更多的好处了。

可惜,开始似乎谁也没有想到会拼出这样多的法宝来,等发现这样拼上了,也已经没有退路了。

红莲和血莲已经开始施展摧毁级的处理,要以山河社稷图来炼死四只天狼。

而独狼却被黑鲨和灰熊以及神秘的黑袍男子拦截,同样也无法支援,也无法出手了。

这时候,苏忘尘还是忍住了没有出手。

琅霄寻一行四只天狼的天狼元神效果只是一般,独狼的稍微好一点。

但是独狼目前也只是被辖制住了,却没有被控制住,也就是说,此狼其实随时都可以跑路的。

苏忘尘锁定四方虚空,然后默默的在记忆禁区反复修炼了几次《天枢古镇天机神术》。

“浅蓝,加3点造化点到《天枢古镇天机神术》上。”

苏忘尘在心中直接下达了指令。

他如今的造化点已经达到了15点,因为本体暂时放权,苏忘尘也是可以动用属性点的——说到底,此时的苏忘尘就是黑暗版本苏离。

所以他是非常清楚,这《天枢古镇天机神术》能力必须得提升上来。

而如今他更是明白,这造化是什么东西——造化点1点,代表了一道造化本源,也代表了一层造化奥义。

在这样的造化级奥义的加持下,《天枢古镇天机神术》的层次,忽然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

那是一种源自于造化级的镇压之力。

这种力量,结合《八九玄功》之中的定身术,那效果简直是炸裂。

索性,苏忘尘开始冥想,将这《天枢古镇天机神术》所携带的‘古镇’镇压效果加入到了定身术之中。

造化点其实也可以加在《八九玄功》上,但是加了和没加的效果差距也并不大。

就像是往大海里加一碗水,海水增多了吗?

增多了,但是要说有什么用……那也没什么卵用。

但这一碗水如果是加在一根试管里,却能将一根两米长的试管都灌满。

《天枢古镇天机神术》这种功法,唯一的核心就是‘封镇’,就是一种封印之类的手段。

这样的手段,用造化点来加,那就是真正的专精,一点造化点都能带来极其恐怖的效果,更遑论是3点造化点了。

苏忘尘其实是想直接干5点造化点或者是10点造化点上去的——但终究还是怕被本体活生生打死,所以有点儿不太甘心的加了3点。

这3点一加,利用《皇极经世书》冥想感悟,再以天机混沌和天机玲珑功能适当修正,加入‘定身术’之中,效果果然炸裂。

做完这些,苏忘尘又继续关注起外界的战斗来。

血莲和红莲以毁灭血火倒逼独狼,独狼只能拿出全部的实力和灰熊、黑鲨和黑袍男子一起战斗。

这一战也相当的精彩,但是也都没有动用法宝战斗了。

不知道是已经用光了还是留着更强大底蕴的法宝舍不得用,反正打着打着,画风就恢复了正常。

苏忘尘看到这正常的打斗,撇了撇嘴——就这?

就这种级别的战力?

老子一拳能打死十个。

苏忘尘有种自己又变强了的错觉——没办法,不动用法宝的话,那么你们真就是一群蹦跶的蚂蚱了。

那这点儿战力就真不够看了。

这时候,苏忘尘甚至生出了一种很荒谬的感觉——洪荒道统其实不应该立的,真该干掉,这简直就是个挂壁啊!

这也难怪天道厌恶而修士爱之如命了。

有这法宝还修炼什么啊,法宝都能有自己的灵智,什么都能干了!

这种情况甚至有点儿像是曾经的那个现代世界里,那些修行武功和枪械相关的类比。

所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抑或者‘功夫再高,一枪放倒’,显然不仅仅是一个玩笑,更是一种深深的无力和无奈。

在一个以‘武功’立道的天道世界,结果都开始玩起了‘枪’,那武功还有未来吗?

毫无疑问,苦苦修行十年的武功,被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一枪干掉了,这种事情发生的多了,那肯定是没人干了。

那就都跑去学枪甚至是制造更厉害的枪算了,还学什么武功啊,浪费时间,得不偿失!

人人抱着这样的想法的时候,那开创武道流派并将之发扬光大、形成了传承的‘天道’,那能乐意吗?

自然也是不乐意的。

这就是眼下的形势。

苏忘尘一眼就看出了这种情况——这是在这一战之后,实实在在呈现出来的东西。

这就很诡异了。

这些人的真实战力,在苏忘尘看来,还真就不堪一击,比姜天心之流还弱多了。

结果拿了法宝的他们,随便一击都有可能将姜天心杀穿……

可惜姜天心死了,不然苏忘尘还真想将他的元神抓出来,让他看一看,他眼中的这些下等位面卑贱的蝼蚁们,随时都可以拿着‘枪’一枪将他给毙了!

这时候,这姜天心又会是什么感觉?

一定会很痛快淋漓,爽的飞起吧?

苏忘尘已经想到了姜天心那死不瞑目、嫉妒愤恨得睚眦欲裂的模样了。

“啧啧啧,早知道适当的留你一缕命魂的,这样你就可以看到这样的法宝争斗的场面了,还是很精彩的。”

“看到没,强大如我天皇子苏忘尘,都暂时蛰伏了呢。”

“唉,小蝼蚁小蚂蚱,你还是死得早了些,颇为遗憾吧?倒是有些可惜了,没见到这样的一幕,你多半是死不瞑目了。”

“不过也不用嫉妒,更不要睚眦欲裂,看你大爷天皇子我如何教训这些小蚂蚱。”

“记得泉下有知,给我鼓掌喝彩啊!”

苏忘尘嘀咕着。

姜鸾在一旁听着,顿时也不由苦笑不得——这天皇子,当真是杀人诛心啊。

这姜天心这般大位面神子幸亏是死了,这要是没死也都气得七窍冒烟啊,这是真的就不当礽子了。

不过,这样的天皇子越发有魅力了呢,她又有些激动了。

……

红莲和血莲终究还是以极端的狠辣手段,活生生的利用山河社稷图和血目罗网,将琅霄寻四人炼死了。

独狼的诸多手段施展出来,也全部的被克制,是以独狼在无法救出琅霄寻四人的时候,不得不逃遁。

说到底,这片地脉之地属于红莲一行人,在别人的领地、别人的领域以及法则手段之中,他的确是难有大的发挥。

他虽然还有些底蕴,但是对方一定也有,拼到现在,其实差不多也都相互摸清了。

是以,独狼已经准备撤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一次失利,但是未必没有下一次的机会。

独狼异常果断,栽在了山河社稷图手里,他也没觉得太丢人。

只是这般法宝的痕迹应该早一点摸出来的,不然,这等法宝再来几个,只怕是不得安宁。

“这神笔马良,无论如何要抓住,即

错一题学长就x我一次 翁熄性放纵

便是不属于我们,那也一定要干掉,不然什么法宝都能画,实在是顶不住!”

“而且,这群人也足够疯狂,一直在通过小世界豢养各种天骄,再以他们的天骄本源来充当粮食,来蕴养这些画出来的法宝。”

“不好对付!”

独狼一番强力进攻也依然无果之后,顿时也就完全的放弃了。

他已经不想拼了。

独狼开始在攻击之中放水,但同时浑身的法宝气息反而浓郁了几分。

这意思很明显——别逼迫我开大招,这样的话你们也得开大招应付,都是血亏的事情!

所以,放我走,那四只天狼就当是我的诚意了,不计较了!

独狼的意图表现了出来,那黑鲨和灰熊、黑袍男子却在一番强势攻击也依然不讨好的情况下,渐渐同样开始放水。

这打着打着,就从精彩的生死战变成了演戏一样的假打了。

这一幕,也同样一直在被投影着,所以很多天骄都看到了这一幕。

但旌阳村下方的地脉小世界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却也没有什么存在有心思去抢夺那杀破狼三星手镯——那是特殊的领地。

甚至,可能整个领地都被套了一层山河社稷图,就是真正的套中套,这样一来,进去的话,没拿到机缘还好。

要是拿到了机缘,多半就会被炼死,给他人做了嫁衣,得不偿失。

是以,这样的战斗虽然已经接近了尾声,却明显也不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血莲和红莲此时也已经将那四只天狼直接炼死,其天骄本源和法宝本源都全部喂养了杀破狼三星手镯,妄图以此来建立一缕联系。

果然,在这样的献祭手段和‘诚意’之中,血莲红莲感应到了杀破狼三星手镯的玄妙之处,立刻抬手一伸。

“轰——”

杀破狼三星手镯顿时飞来,并逐渐的汇聚,化作普通的手镯大小,呈现出紫红色,晶莹如玉。

手镯到手,血莲和红莲皆露出了满意的笑意,接着,血莲猛的一摧杀破狼三星手镯,这手镯便直接汇聚凶猛之极的攻击,猛的朝着那独狼杀了过去。

独狼眼瞳一缩,立刻就祭出了一把伞,就要进行防御!

这把伞并不是以无尽明珠串联而成的混元伞,而是摩罗伞!

摩罗伞属于大梵天/轩辕法王,其原本的法宝乃是防御至宝。通体漆黑,合拢起来,也只有两尺五寸来长,伞面非丝非麻,流畅自然,面质十分柔软,如轻柔之水打造而成,十分离奇。

此时,独狼显化的伞便是这样一把伞,当然也同样不可能是正品。

而这般摩罗伞能在此时拿出来,本身就表明其蕴含着极其强横的防御能力——多半也是炼化了好几个小世界里的亿万生命、抑或者是无数的天骄本源而形成的底蕴。

用一次固然自保无敌,但是却绝对会肉痛之极。

这伞此时祭出,黑光汇聚,柔韧之力弥漫,带着一层淡淡的辉光韵意,十分神秘。

不过这把伞的防御效果并没有开启——因为独狼察觉到了不对。

此时不仅独狼察觉到了不对,便连红莲血莲都察觉到了不对。

但是已经迟了。

这杀破狼三星手镯非但没有杀向独狼,反而猛的杀向了黑鲨、灰熊和黑袍人。

这无比突兀的一击非常无比快速,同时还无比凶残狠辣。

杀破狼三星手镯乃是正品法宝,而且还不是碎片级法宝,是完整的法宝!

虽然只是个后天的至宝,但是此时其中蕴含着仙魂之力!

被以纯粹的仙力摧动之后,这杀破狼三星手镯直接笼罩了黑鲨三人,并狠狠一砸。

“噗噗噗——”

三人的神体、元神直接当场爆裂,那场景简直是凄惨得不像话。

不仅如此,这刹那之间,杀破狼三星手镯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就连天道似乎都没有想到的人——天皇子!

是的,天皇子苏忘尘。

他出现的刹那,便再次一把抓着杀破狼三星手镯,狠狠朝着独狼的脑袋砸了过去。

独狼身体一动,黑伞撑开。

但,才撑开一半,苏忘尘便直接爆发仙魂底蕴,身影衍化纵地金光,刹那接近独狼的同时,手中的杀破狼三星手镯如提着的战锤,结合定身术陡然施展。

“噗——”

独狼的脑袋直接被劈开,其中的强横天狼元神刚遁出,就被苏忘尘的《天枢古镇天机神术》加持了上去。

这时候,姜鸾陡然衍化五色底蕴,衍化五色之门,猛的一下卷走了天狼元神!

“啊——”

天狼元神惨呼一声,直接被姜鸾吸入五色之门。

那五色之门就是五色神光底蕴,需要以天狼元神之本源来激活并进行蜕变。

如今在苏忘尘的帮助下,这独狼被苏忘尘的杀破狼三星手镯瞬间击碎了神体,重创了元神。

再被天枢古镇天机神术一镇压,毫无反抗之力!

这一幕发生,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

现场,一片哗然。

更令人唏嘘的是——这两方人马耗尽法宝,打了个寂寞,被天皇子苏忘尘一网打尽了!

姜鸾拿到了天狼元神之后,身影陡然之间又消失了。

苏忘尘直接将其送入了他的记忆禁区深处,让姜鸾好好炼化蜕变。

有了这样级别的天狼元神,再加上苏忘尘多次倾囊相授,这姜鸾姜鸾的成就,简直是不可限量之极。

而苏忘尘一举击杀了黑鲨三人和独狼之后,抬手一抓,便将失去了主人的摩罗伞和一颗类似于心脏的怪异宝物抓在了手中。

这摩罗伞防御无敌,倒是不错。

不过这样的法宝,苏忘尘觉得他不怎么用得上。

因为这摩罗伞也挡不住斩仙飞刀,就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而另外一颗心脏般的东西,苏忘尘仔细观察了一下。

此物展将开来,有脸盆大小,如一颗跳动的心脏。

其正中间有一个佛印,四周都是鲜红欲滴的鲜血,仿佛流淌着的鲜血瀑布。

只有脸盘大小,却仿佛蕴含着血池瀑布般的诡异场景。

“这是……这是血神心罗,乃是镇元子的法宝——我靠,这个是正版的碎片级法宝!牛啤!”

“好家伙,这东西乃是冥河教祖化身炼制而成的玩意啊,哪怕是个碎片级法宝,也是威力无穷,凶威滔天,而且专门克制各种修罗手段级别的洪荒术法。”

“这东西能延迟我的《八九玄功》、定身术之类的效果啊,他竟然没有施展出来?”

“我看看——我其,吸了七千万天骄的天骄本源???能用七次,已经用了四次??还能用三次???”

“这些天骄本源就这么不值钱的吗?”

“这独狼有这玩意,没用出来,怕是要死不瞑目了!”

“关键这东西应该也不是他的,而是拿来保底的,结果丢了。”

“顶级的天狼元神也被我砍出来了……”

“我似乎有些残忍了啊。”

苏忘尘喃喃自语,随即将这两样法宝直接收入系统空间里——管你上面有木有囚笼,反正我浅蓝宝宝无敌,娇美可爱,天仙下凡,小仙女……

反正浅蓝一定可以搞定。

等再从系统空间里拿出来,那就是我的了。

苏忘尘心中美美哒,然后他又不忍心看到现场鲜血淋漓如地狱般的场景,一向善良而又有洁癖的他,立刻施展一缕《玄心奥妙诀》中的极道雷霆紫炎,焚烧四方。

很快,在噼里啪啦的火焰之中,一切全部化作了虚无。

虚空中剩下一抹抹的劫灰,也让看不顺眼的苏忘尘抬手一拍,那诸多劫灰也都溃散消散了。

“好了,干净了,就不给你们长歌一曲来超度了,毕竟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虽然善良,却还是记仇的。”

“安心上路吧!”

“那什么黑鲨和灰熊,黑袍无脸人,竟是一个法宝都没掉出来,抠抠搜搜的。”

“你们都死了,法宝就孝敬出来不就好了?”

苏忘尘骂骂咧咧,然后一步步走向了处于呆滞、忌惮状态的血炼红莲。

这是莲花蛇女。

浑身穿着紫色韵意气息的血红莲花纱裙,看起来有种别出心裁的妖艳感。

而此时,伴随着苏忘尘走过来,血莲和红莲默默的收回了山河社稷图,其中的红莲那一面转动了过来,直面着苏忘尘。

而血莲那一面,则只能背对着苏忘尘了。

“天皇子,你想如何?”

红莲沉声叱道。

苏忘尘瞥了红莲一眼,道:“是你把脖子伸出来让我砍,还是我主动砍,连你元神一起砍了?”

苏忘尘给的两个选择,都是死路。

几乎都是羞辱,没有多大区别。

红莲的脸色阴沉之极。

而此时,镇魂碑的投影又没了。

原本似乎很有意思的投影,在苏忘尘忽然出现并瞬间反向掌控杀破狼三星手镯并秒杀了黑鲨、灰熊、无脸黑袍人以及独狼之后,投影就很没有意思的消散了。

甚至连投影都已经彻底的没有了——没有其余的场景取代。

这给人的感觉就是,每次都是希望归墟皇族、洪荒皇族或者是洪荒神话世界的传承者们丢人现眼,结果每次天地都被打脸,让这些存在装了一波又一波。

这就很尴尬了。

而没有投影,现场会发生什么,也就不得而知。

但这样的地脉世界,也没有人敢真正的深入,是以引起的轰动和讨论也极大。

在这样的议论和讨论之中,地脉之中的红莲,脸色是真的极其难看。

这次是真的血亏——这天皇子竟是被斩仙飞刀葫芦杀而没有杀死?

这就很离谱很不可思议了!

更恐怖的是,此人竟是——利用他们的手段来蕴养了杀破狼三星手镯,然后又利用这杀破狼三星手镯击杀黑鲨三人!

如果黑鲨三人没有被杀死,那也会以为是她红莲和独狼联手,背后捅刀子干他们!

这歹毒的手段——谁踏马和我红莲说苏忘尘是个莽汉,根本不喜欢动脑子,只知道莽撞行事的?

对于灰熊和黑鲨提供的这样的信息,红莲也是恼恨之极!

两个废物,提供这样的信息,如今死了也是活该!

红莲心中也是极其生气,更生气的是——黑鲨一行人也太废了,竟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干掉了!

即便当时都处于假打的状态,并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但是也不至于假成这样吧?

这就真的是装弱状态下被人摧枯拉朽、被毫无悬念的干掉了呗?!

所以这是生的窝囊死的憋屈?!

红莲也已经不想吐槽了——你们死了不要紧,结果滋养了敌人,并将敌人留给了我???

红莲盯着苏忘尘看了好几眼,沉声道:“天皇子,你可知晓——”

苏忘尘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红莲的话:“我不知晓,我只是喜欢别人吹箫。”

红莲脸色难看了几分,道:“这地脉世界是什么世界天皇子你知道吗?”

苏忘尘嗤笑道:“威胁我?你配吗?你算什么东西?我现在抬手一击就可以连你元神全部打爆了!交出来吧,有什么法宝都交出来,不然直接打死,搜魂!”

红莲闻言,脸色铁青一片:“我乃——”

苏忘尘甚至都不给予她机会介绍,定身术陡然之间施展了出来。

这一次,苏忘尘因为为了避免对方出法宝,是以直接是以仙魂为底蕴,施展《八九玄功》中的定身术。

仙魂底蕴施展,那就真正的仙!

真正的仙家手段。

别说这个地脉世界的实力上限就是化神境九重圆满,便是更强一些,面对真正的仙家手段,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苏忘尘出手就是仙气汇聚的手段定身术,那红莲哪怕是极其强大而特殊的存在,也挡不住这样的手段。

是以,刹那之间她才说出了个‘乃’字,就被定身术定住了!

而原本她以为这种定身术她能轻易的挣脱,却不想,她反复挣扎了几次,竟是纹丝不动!

“这怎么可能!!”

红莲内心狂叫!

显然这一切超出了她的判断范围,她在内心狂叫都叫不出来了。

“你乃该死!”

苏忘尘毫不迟疑,他可不会真的等着对方准备一些法宝之类的手段,这一次他激活的杀破狼三星手镯不过就是个障眼法。

论好用——他发现,还是修罗冥狱镰刀好用。

专门屠戮元神的存在。

这些神灵好好的天道规则不修炼,去修炼‘元神’,那就别怪这种恰好克制的法宝了。

“咻——”

在这种被控制的状态下,还有什么悬念可言?

红莲和其一体的血莲,几乎瞬间就被忽然窜出的修罗冥狱镰刀狠狠砍在了眉心上。

“噗噗——”

两道炸裂的声音响起。

随后便是元神之血炸散四方的场景呈现。

和先前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这一次,苏忘尘可是异常凶狠,生怕这红莲血莲有什么厉害的法宝,是以拿出了足足百分之一的仙魂底蕴!

要知道,如今的仙魂底蕴可不是原来的的仙魂没激活的那种状态。

如今的仙魂底蕴层次可是地仙级的仙魂,层次都达到了地仙境的‘炉火纯青’级别!就相当于地仙里的中档存在了!

别小看只是个中档,那也是地仙啊!

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底蕴拿出来,摧动这修罗冥狱镰刀,那都绝对是炸裂级别的恐怖攻击。

果然,一击之下,红莲和血莲几乎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瞬间就被杀穿了元神,就这么的元神崩裂,死在了苏忘尘的身前。

其坐下的莲台,此时也当即溃散,像是被修罗冥狱镰刀给彻底的击碎了一般。

这时候,苏忘尘心神一凛,顿时发现,他又收获了不少好处。

近乎于本能的打开了系统面板,苏忘尘也不由心中一喜。

这红莲血莲,总共杀出了2点造化点,功德个因果各有7点,而天机值,竟是杀出26亿!

虽然没有姜天心值钱,但是总体来说,已经相当不俗了。

而之前的黑鲨等一群人,唯有那贪狼杀出了1点的造化点,其余都是因果功德少量,以及天机值总共40多亿。

差不多平均一个杀出了10亿左右。

“闹出的动静这么大,连造化点都杀不出来?什么黑鲨灰熊,一群残废!”

“而且这红莲血莲手中明显是有不少法宝的,竟然没杀出来?去哪里了?”

苏忘尘心中狐疑,同时施展《玄心奥妙诀》凝聚雷霆紫炎,将这红莲血莲的神体尸体给焚烧化作劫灰,然后一掌劈碎。

这一切发生得极快,所以甚至至道红莲血莲死了,都没有闹出什么动静来。

苏忘尘觉得稍微轻松了一些,觉得略微有些不对劲。

是以,他也毫无顾虑——有造化玉碟在身,三千大道直接施展。

苏忘尘直接烧了十亿天机值,利用大命运术和天脉谛听能力推衍了一秒左右。

时间不长,但是足够推衍核心信息了。

推衍的结果……

苏忘尘只能说,他被小看了。

对于独狼一群人而言,除了拥有《八九玄功》的苏忘尘难以对付之外,他们的天枢身法是非常厉害的,足以能逃走。

而且在先前他们推衍的信息之中,那种困人的法宝唯有捆龙索、捆仙绳之类的,但是这些他们还能应对。

但是如山河社稷图这等东西,他们其实也有想过,但并不认为有——如果有,一开始苏忘尘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用了,直接抢夺杀破狼三星手镯,而根本不需要更多的算计。

另外一方面,独狼一群人只要以斩仙飞刀杀死了苏忘尘,那么别人就一定会忌惮他们手中的法宝葫芦,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再加上一行五人形成了连环的守护状态,比如说琅静依琅岩柏和琅问道三人守护琅霄寻,而独狼又暗中守护三人。

这样一来,就更加的有保证。

这布置是没任何问题的,而且他们的成功可能极高。

但红莲一行人则没有想到独狼一群人拥有斩仙飞刀,本想看着他们和苏忘尘两败俱伤,结果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苏忘尘被秒了!

而且天道都‘佐证’了这一切。

是以双方放心的开战了。

本想碾压斩仙飞刀,因而出了法宝,结果对方也再次出了法宝。

如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法宝拼斗的过程,吞噬的底蕴极强,以至于用几次之后,不仅是法宝废了,自身也快被吸干了。

如此一来,最终不想拼法宝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确实是一滴都不剩了。

不过,双方都是心机深沉之人,装得跟真的一样,似乎都没拿出真正的底蕴。

这一幕别说是外人,就是苏忘尘都被骗了。

以至于苏忘尘拿出百分之一的仙魂底蕴杀的时候,简直是摧枯拉朽,彻底的碾压的结局。

算出这一幕,苏忘尘也是无语之极。

好家伙,他还以为只是杀的一些虚幻或者是假人,还有真大佬在背后阴着呢。

结果……竟是真的都杀了!

这就离谱了——比他想象的还要弱而不是还要强!

以为他们只是拿出的一部分,结果都快拼得山穷水尽了?

而那红莲血莲手中明显还有不少法宝,结果被修罗冥狱镰刀一杀,顿时什么都没了。

苏忘尘狐疑的看了修罗冥狱镰刀一眼——别的法宝有灵性,你咋没有?

没有的话,镇压到茅坑里去沉淀几万年试试看?

苏忘尘这么一想,修罗冥狱镰刀一颤,顿时化作流光没入苏忘尘的眉心,老老实实的呆着去了。

“……”

“尼玛真就是你暗中偷吃啊!”

“卧槽,我打生打死,打出来的法宝我怎么说就从没见过——你妹啊!”

“我杀杀破狼三星手镯杀出来的法宝就在,用你杀了那姜天心奖励一大堆就没见爆出法宝来的?!我说怎么你越来越好用了,结果就这?”

苏忘尘召唤了几次,想要将修罗冥狱镰刀召唤出来狠狠踩几脚,结果这东西还真就不出来了。

其躲到系统面板浅蓝小精灵那儿去了。

浅蓝肥硕……不是,浅蓝窈窕而优雅的躺在那里睡着,修罗冥狱镰刀化作了一张凉席,让浅蓝小精灵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

这时候,浅蓝睡得正香,苏忘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都不敢去打扰这小祖宗的睡眠的。

所以,他只能算了。

没办法,修罗冥狱镰刀好用就行了呗,还是正品法宝,专杀元神……

既然如此,那还要啥自行车呢?

好在,手里还有个摩罗伞和血神心罗。

这血神心罗培养一下,多半还是能抵挡一下斩仙飞刀之类的玩意的。

当然,估计可能只能把造化点加再其身上,才可能具备这样的能力。

不然的话怕是有点儿难。

“算了,这东西留给本体算了。造化点,3点加血神心罗。”

苏忘尘杀出了3点自然不会留着,继续用掉。

他吃过一次亏,所以已经有了经验,但是本体方面,还是要守护一下的。

3点造化点加上之后,那血神心罗瞬间变得恐怖之极。

苏忘尘看一眼那跳动的心脏,都觉得毛骨悚然。

“应该是能扛斩仙飞刀一击了。”

“这么算其实还是很亏的。如果不动用法宝,我杀他们像是杀鸡斩草一样轻松。结果用了法宝,他们就有一定的可能一击将我杀死。”

“这就邪门,就离谱。”

“这什么洪荒道统……感觉导致游戏不平衡,武器太猛了。”

“正儿八经的世界,感觉搞成了氪金砸武器比装备的世界,这就没乐趣了。”

苏忘尘仔细回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这情况不行。

无论如何,洪荒皇族若是立道,这武器威能得削,不然就完全失去了平衡了。

这想法,苏忘尘也记录了下来,连同‘血神心罗’和摩罗伞,全部的放入了系统空间之中。

那摩罗伞,苏忘尘拿着也是真的没用。

所以他也不打算要了,本体身边弱鸡女人多……不是,是红颜仙女多,需要一些守护底蕴。

苏忘尘收敛心神,关闭系统面板,自虚空飞落而下。

随即,他直接进入了地脉区域深处。

红莲和血莲死了,那么他们的老巢,应该是有些什么奇葩的东西吧?

还有,这些存在死了,那血色的佛塔之类的秘密,可以搜寻一些出来吧?

即便不能,这里的地脉变化、地脉构筑方式也是要摸清的啊,这可以方便本体打造东泰山神域和《洪荒皇族》世界内的地脉走向,为诞生龙脉、超级龙脉和超级灵脉而进行累积。

是以,苏忘尘飞遁而下,很快就进入了地脉深处。

这一次,循着红莲血莲的气息,苏忘尘很快来到了一处巨型的地下宫殿区域。

这宫殿大门紧锁,但是大门上,却以非常纯粹的天骄本源与魂血,绘画镌刻出了非常可怕的巨型浮雕和壁画。

浮雕都是那种魑魅魍魉魔心的罗汉,罗汉般的身体,各种诡异的头颅。

而壁画则是各种无头鬼怪、牛鬼蛇神,脸上全部带着诡异、阴鸷而狠毒的狞笑。

这一幕,看起来颇为的瘆人。

大门上放,有一层层的小心入口般的门。

这些门,总共有九道,左边四道,右边四道,中间独一道。

这些门大大小小组合到了一起之后,苏离眼瞳微微收缩——曾经在烈焰荒域出现过的乾坤生死门,竟是出现在了这里?!

苏忘尘盯着那乾坤生死门,沉吟了许久。

随即,他调出了《皇极经世书》,冥想查看曾经的记忆。

在记忆记录里,他找到了一段关于乾坤生死门的记忆。

那是另外那个苏忘尘和苏离的一段对话——

当时的苏离道:“这一次的必死杀局经历之后,其实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你苏忘尘之所以成为你,是因为你替我苏离作出了我曾经某一些时候想作出的选择。

过去做错了,不是排斥厌恶过去的自己,而是让当下的自己变得更加的优秀,去覆盖过去的卑微。

当你崛起,无论曾经你如何卑微,将不会再有人能践踏你的尊严,不会再捏碎你一身的硬骨。”

记录中的画面里,苏忘尘深深看了苏离一眼,道:“好,你给了我一条退路,那我告诉你一件事——稍后,烈阳荒域之中的‘乾坤生死门’会开启,同时会激活五大镇魂碑同时降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也会是一场同样惊人的杀局!

后患虽然已经解除了部分,但是永远都不要松懈。

曾经的我局面比你现在还好很多,但是如今的我是什么样子,你该知道了。

土著智力不行,但是他们的团结其实你远远想象不到。”

苏离道:“差不多也已经猜到了,不过你终究还是太过于轻视土著的智力了。

甚至,有些太过于轻视土著了,他们也是人,不应该有歧视的。”

苏忘尘淡淡的看了苏离一眼,道:“所以这就是我不喜欢你的地方,太虚伪太圣母了,你觉得你很看得起他们吗?”

苏离道:“偶尔会因为自身膨胀了而有那么一丢丢,但是这也是正常的,可像是你这样把轻视放在脸上挂着,终究还是欠缺毒打了。”

苏忘尘道:“我和你的最大不同就是你阴险,表面上笑嘻嘻,心里恨不得砍别人到残废。但是我表面上想追砍别人三条街,心里想追砍别人十条街。”

苏离道:“你终于肯正视你自己的问题了,我的确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你不同,不管别人犯不犯你,你就是闲来无事灭人满门。”

苏忘尘鼓掌道:“精辟,精辟,还是我自己更了解我!人活一世,就是要恣意妄为,我干别人还要什么理由?干他大爷的看不顺眼就是理由,看到那些人在我面前装逼我就觉得尴尬,一群装逼不成装成傻逼的废物。”

苏离道:“刚谁被镇压在镇魂碑下,脑袋都被砍了当球踢?别说那是我啊!”

苏忘尘道:“啊?是吗?发生过这种事情吗?我怎么不知道?”

……

苏忘尘默默的关闭了《皇极经世书》,随即盯着那还没有开启的乾坤生死门,双眼眯了眯,眼中精光闪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