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万买花胶海参回国被查扣

新西兰归国,浙江永康90后女孩小璐(化名)买了6万多元的花胶海参。谁知在机场检疫过程中被查获,最终上海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以该批物品为禁止进境物,予以截留销毁。

这让小璐非常伤心,她认为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于是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起诉索赔。

早报记者了解到,因上海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截留处理携带禁止入境物而引发行政诉讼,这在沪上尚属首次。

小璐带回国的鱼胶和海参是新西兰特产之一。2013年12月12日,小璐从新西兰乘坐N2289航班飞机回国,到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出关时,随机托运的36公斤鱼胶和0.6公斤海参被机场检验检疫局检查。执法人员唐某、孙某某告诉小璐,依据相关法律规定,鱼胶和海参应当予以没收和销毁。随后,执法人员向小璐开具了《出入境人员携带物留验/处理凭证》(下称《处理凭证》)。

这批鱼胶和海参价值6.74万余元,还没到家,就被截留并予以销毁处理。小璐实在心有不甘。执法人员现场检疫处理时,她就提出,既然自己携带的物品属于禁止进境物,那么她可以联系新西兰那边的人,把东西退回去,但遭到了拒绝。

事后,小璐查阅了相关法律。按照她的理解,在查获禁止进境物时,首先应作退回处理,如果当事人不同意,再销毁,而不应当直接销毁。

2014年3月11日,小璐向浦东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作出的《处理凭证》,并赔偿经济损失6.74万余元。

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认为,对于禁止携带物品做退回或者销毁,应该由被告根据货品性质、检疫风险高低、现实状况做处理。原告认为可以根据其意志选择销毁或者退回,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携带36公斤鱼胶和0.6公斤海参进境,数量较大,来源不明,加工不明,进境时也没有主动申报,对正常进口贸易也会带来冲击,被告根据货品性质、检疫风险高低、现实状况,对这批物品予以截留并销毁,是合法合理的。被告作出的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因此,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全部的诉讼请求。

本案审判长胡玉麟认为,本案中,原告所携带的鱼胶及海参属于国家禁止携带进境的产品,她的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被告根据法律及涉案物品的特殊性,作出“禁止入口,销毁”的具体行政行为,符合法律规定。

至于原告认为退回与销毁之间,被告应优先选择退回,然后再考虑销毁的说法,胡玉麟认为,被告作为检验检疫机构,根据物品性质、风险高低、现实状态,对携带的属于《名录》所列各物,具有作出退回或者销毁的自由裁量权,法律并未规定退回与销毁的优先等级,因此对该观点法院不予采信。因此,原告据此主张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处理凭证》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法院驳回了原告小璐的全部诉讼请求。小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审判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