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女主的绝色闺蜜 开学第一天被老爸干了

  • A+
所属分类:花胶

“女帝……凤瑾?”

虚弱的声音从沈毅口中溢出。

凤瑾用最后的力气,抬起手臂,以气成刃,划破了自己的手腕。

“秦鹤长老,你说朕的血能做药引,那就请你,救他。”

成了女主的绝色闺蜜 开学第一天被老爸干了

说完之后便彻底昏死过去,胸膛的起伏很小,竟比一旁重病的沈毅还要微弱。

洞中的阵法,早因凤瑾运起真气,全力一击而破碎,甚至这个培育了天星蕊数百年的山洞,也开始迅速坍塌。

秦鹤哪还有心思管什么假白术,连忙喊了赶来的沐永年,让他先行将沈毅救出去。

临到凤瑾,他心有愤恨,却也因她的言行而动容,更因救死扶伤的准则在心中,让他没有办法见死不救。

即便再不愿,也只能吩咐郑氏兄弟赶紧将她背出去。

洞中人手已够,沈恪便放下担忧,一门心思的朝假白术追去。

他的医术虽难比沈毅,但因一心向武,又跟着谷中武学第一人的沐永年寒来暑往的修习,让他的武功成了谷内弟子中顶尖的存在。

没追多久,就成功的将假白术捉住,关进了由沐永年亲自看守的密牢。

远在几千里外,正骑着赤雪,奋力往云都行去的谢玄,忽觉胸口一烫,心慌的感觉不可遏制的从心底升起。

他顾不得多想,下意识的抓住衣领往下压去。

硬实的胸膛之上,梅花上方的位置,渐渐浮现出一缕金光,然后凝成一道玄之又玄的花纹。

他曾经见过这道光纹,在他正式成为凤瑾影子的那天,同样的光纹在他的胸口,与凤瑾的左臂闪现,最后隐入了各自的血肉之中。

光纹隐,契约成。

凤瑾的喜怒与伤痛,他皆能感同身受。

如今这突然浮现,究竟是为什么?

他不敢去深想,怕得到自己难以接受的答案。

然而光纹却不受他内心情绪的影响,自私又决然的碎裂,逐渐化作星星点点的光,往四周散去。

他拼命的抓住胸口,几乎是带着与敌人殊死一搏的勇气,想要将开始消散的光纹抓住。

纵然胸口出现闷痛,纵然嘴角溢出鲜血,他还是没有能力阻止这一切。

在金光完全散去之后,他的灵魂忽然变得空落落。

他知道,他与他的陛下,最后的联系都没有了。

“陛下,你究竟怎么了,属下不是让你……等属下回来么?”

谢玄骑在马上,整个人宛若行尸走肉,只知道念这一句话。

陛下吩咐他的事,他还要继续完成吗?

波诡云谲的云都,他还继续往那里去么?

尖锐的破空之声,从后方山坡上迅速逼近,正欲狠狠刺入他的后背,却被刀枪不入的外衣所阻拦。

到最后,他只是受到巨大的冲击力从马上坠落,不受控制的往斜坡下滚去。

他闭上了眼睛,将生死交给了上天。

族长说过,除非一方身死,不然主仆契约会一直存在下去,如今契约已毁,那么陛下……

如果陛下出了事,他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陛下,你送属下的衣服,让属下连死都变得困难。”

他悲戚一笑,慢慢的抚上了自己的唇,那里似乎还留有凤瑾的余温。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是他不愿再看到这方没有凤瑾的世界。

与北风相反的微风从林间拂来,一道杀意凛然的身影忽然出现。

“敢伤我谢家人,找死!”

话语一落,微风四起,冷箭袭来的地方,开始有血气弥漫。

树枝轻晃,尖端上的枝条悠然落下,却又在半空中,受了不知从何处拂来的微风,一分为二,二分为四……

到落在地上时,已经看不到枝条了。

大长老单手负于身后,垂首端详着自主沉睡的谢玄,长长的叹了口气。

“情之一字,于暗卫来讲,就是夺命的利器。

“谢弘如此,你也如此,落在凤家人身上的是诅咒,我觉得谢家应下的也是诅咒……是为情咒!

“罢了,先跟我回去吧。”

微风渐停,从北刮来的风再次称王。

呼啸声中,是大长老沧桑低沉的叹息:

“一切,终将走上正轨。”

……

沈毅以为,饮下白芨送来的汤药后,就可以撒手人寰,以后无需再拖着病体,苟延残喘。

可是,他竟然再次睁开了。

眼前,不再是一成不变的黑暗。

他看到了围在周围的好多人,看到了外边照来的天光,看到窗下的寿松落满霜白。

“谷主,你醒了,你快看看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秦鹤双眼血丝遍布,整个人疲惫得厉害,即便如此,他努力的瞪大眼睛,希望亲眼看到沈毅好转。

沈毅皱了下眉,有些不悦的反问:

“秦鹤长老,你这是做什么,我脑子又没病!

“还有,全都围在床边做什么,闷得我头痛!”

“谷主,谷主,你好了,你没事了!”

秦鹤转忧为喜,险些老泪纵横。

看见周围人皆是一副喜极而泣的模样,沈毅紧皱眉头,心中极为疑惑,下意识的探上自己的脉搏,结果更让他震惊。

脉搏强劲有力,周身气血充足,只是因为缺乏锻炼,稍微有点儿虚弱,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不,不可能!

他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已经到了药石难医的地步,根本不可能有转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毅掀开被子就要下床,众人担心他还没彻底好转,连忙着急的上前搀扶。

哪知他只在开始脚步有些久躺后的虚浮外,过后每一步都稳重有力。

“太好了,太好了,谷主你真的没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毅沉声逼问着白芨,白芨目光躲闪,时不时的就朝秦鹤看去。

沈毅见此,几步迈到秦鹤的面前,厉声问道:

“秦鹤长老,本谷主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你还把我当谷主,你就认认真真的回答我这个问题!”

秦鹤侧过脸,两手纠结的揉搓着,他发自内心的不想让沈毅,再跟凤瑾有任何瓜葛。

他原本做的打算就是,待沈毅的身体好转之后,他就派人将凤瑾送出去。

一个是心地善良、救死扶伤的神医,一个是心机深沉、狠辣无情的暴君,他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待在一起,只会害人害己!

沈恪有些看不下去了,是爱是恨,都该由沈毅自己做选择。

侧过身子,指了指西厢,低声说道:

“你去看看吧,凤瑾救的你。”

“凤……瑾?”

沈毅将拳一握,在原地停顿片刻后,转身便朝那里跑去。

见此,秦鹤不由得大怒:

“沈恪,你谁让你说的?”

沈恪摇扇轻笑,不以为意的回道:

“你隐瞒又有什么用,以谷主的聪慧,迟早都能发现这一切。

“再者,谷中这么多人都知道女帝

成了女主的绝色闺蜜 开学第一天被老爸干了

在此的消息,你以为,你瞒得了么?

“秦鹤长老,有些事,顺其自然更好,尤其是感情。我们终归是旁人,一叶障目的事,还少么?”

喜欢穿越之男主个个想杀我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